个人资料
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四十三章三

(2022-11-20 11:42:22) 下一个

 

第二天一早春天下楼来找她们,说上午各系的新生要在礼堂前集合,点好名后到大礼堂去参加迎新活动,贵平听了催她快去,眼看着她走了,又回头让小燕也出去找小宾,让他们抓紧时间去玩,中午准时回来,末了贵平看看也没有别的事,就自己也出去到学校附近略转了转,给春天买了个塑料大洗衣盆和几个晾衣挂拿了回来。

春天参加完迎新后贵平就跟她一起上楼去宿舍,把东西拿上去,又帮她好好整理了一下床铺。这时宿舍里全都是人,八个小姑娘都已经到齐了,送孩子来的家长也都在,贵平拿眼睛扫了一圈,谁家什么样就大概心中有数了。

那个住春天对床下铺叫陈淼淼的一看就是家里条件很好的,就她那身穿戴,白纱长袖衬衫下面配了一条深色的真丝长裙,脚上踏着一双半高跟的褐色小皮鞋,刚才进屋的时候头上还戴了一顶薄呢小礼帽,这身打扮要都洋气有多洋气,而且她人长得也精致,唇红齿白,长长的睫毛带点翻翘,一眨眼就像蝴蝶的两扇翅膀忽闪忽闪的,还留着一头披肩长发,非常好看。

贵平再看看春天,她临来时还特意找出块黑地小白花的灯芯绒花布,让以前的老邻居家会针线的五姑娘给春天做了一条背带裤,又新给她买了一双白色旅游鞋,让她穿着这身新衣服来报道,可是如今跟这娇滴滴的陈淼淼一比,那可真是土到家了,更何况春天还是一头硬邦邦的短发,脸上架着个圆框的大眼镜,越显得像个假小子了。

贵平心里暗暗比较着,又见陈淼淼的妈妈也是一副挺傲气的样子,不太跟人说话,倒是她爸爸还比较随和跟另一个女孩的妈妈聊了几句,贵平在一旁留神听了听,才知道他们是从吉林通化来的,他和陈淼淼的妈妈都在那边一个电力大厂工作,虽然他没说具体职位,不过看那做派想来也一定是个小领导了。贵平心想,要说起来自己和长水的工作也不比他们差,就可惜都是清水衙门,除了点死工资没啥别的外捞儿,再加上长水又在家病休了十几年,才让他们和人家比起来差了这许多,想到这儿,她的眼睛不禁暗了暗。

这时不要说贵平心里犯嘀咕,春天看看这各不相同的室友也不说话了,她当然注意到了漂亮骄傲的陈淼淼,其实自打进了大外的校门,春天就已经发现这校园里来来往往的女孩个个都打扮得与众不同,完全不是她在煤城大街上见到的那些姑娘们的样子,这里的女生都穿的特别洋气,气质也好,很多人脸上还化着淡淡的妆,以至于给春天的印象是这里到处都是美女,她的眼睛都快不够使了。

而现在在她的宿舍里她又一下子发现了三个长的特别好看的姑娘,一个是昨天第一个认识的曲景文,第二个当然就是这个陈淼淼了,还有一个是睡靠门下铺的那个高高瘦瘦的梁冰,这个女孩很安静,不太说话,样子看起来冷冷的,可是春天早就留心到她那白白的皮肤和大大的眼睛,梁冰虽然也跟自己一样梳着短发,可是她在前额处留了一抹斜斜的刘海顺着右边脸庞下来别在了耳后,这使她脸上的线条显得更柔顺给她原本就好看的五官增添了妩媚。跟这样三个漂亮的女孩同屋春天忽然感到有些压力,除了景文看起来开朗好相处以外,其他这两位恐怕都不好接近的。

还好屋里另外四个女生单看长相倒是跟自己一样平凡,其中一个叫吴萌的长的矮矮胖胖的,看起来很小,不过家世应该非常好,因为她身上穿着一条奢侈的棕褐色皮裙,这可是非常有钱的人家才能买得起的东西,另外那三个一个高个的叫王楠,住她下铺的是长的很瘦小的史兰,而睡在春天上铺的是从大连郊区来的孟小霞。春天对小霞倒是很有好感,因为小霞一看就是个特别淳朴的女孩,她话不多,性格稳重待人亲切。

 

贵平和春天默默打量完这些室友和家长,各自在心里思量着,

这时景文从外面跑进来跟大伙说:“刚才咱系的导员跟我说下午一点让大家到德法系楼前集合,系领导要给新生开会。现在十一点半了,大家抓紧时间吃饭去吧,到时候别迟到喽!”

说完她走到自己的抽屉前拿出饭盒,然后对着站在桌子对面正看着她的春天说:“别愣着啦,走吧!我刚才经过食堂,看见已经开门了,你和阿姨跟我一块去打饭吧!”

春天这才回过神来,她好笑地想,景文可真逗,这一屋子的同学和家长她都满不在乎,说话的样子就好像她已经是新生班的班长了。贵平也觉得景文是个碴愣的姑娘,不过她看到陈淼淼一家脸上骄傲的神情这时有点僵,心中倒升起一种快意,

于是她笑眯眯地对景文说:“景文啊,你先去吧,我们等春天的表哥他们回来再过去,你放心,一点我让春天准时去开会,误不了,你快去吃饭去吧!”

景文笑着说好,然后又跟其他几个人打了个招呼才拎着饭盒走了出去。

那边史兰的妈妈这时笑着问贵平:“这个曲景文是从哪儿来的?可真是个泼辣的性格,一看就是当干部的料!”

“她是从哈尔滨来的,可不是嘛,这孩子看着就大气,到底是大城市来的,是不一样!”贵平极口夸赞景文,

旁边其他的几个家长也跟着附和了几句,然后大家就都张罗着带孩子出去吃饭了。贵平和春天也下了楼,刚好小宾和小燕这时也回来了,正走到楼门口,于是贵平叫上他们一起去食堂吃饭。陈淼淼一家从他们身边走过,人家出门左拐奔校门去了,是要到校外找饭店吃饭的,贵平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笑了一下,才带着三个孩子向食堂去了。

 

吃完饭,春天去开会,而贵平和小宾他们就要坐车回煤城去了,贵平心中抑制不住的难受,这是平生第一次把孩子一个人扔下在个陌生的地方,虽说在大学里有老师导员看着,还有热情的杨玉声帮忙照料,可是从今后她便不能天天见到春天了,这当娘的心里真是有一万分的难过,一万分的舍不得。她强忍着离愁别绪又对春天千叮咛万嘱咐了一番,这才眼看着她去了德法系开会,自己跟小宾他们回去收拾了旅行包坐公交车去了火车站,这回家的一路上不消说她是泪水涟涟,好在小宾的对象小燕能言善道,想出话来百般安慰她,贵平才稍稍好了点。

不说贵平这当妈的送别了孩子难过,就是一向心大的春天开完了冗长无聊的新生会回到宿舍里也是坐在床上发呆,这次是要真正一个人独立生活了,看着这些陌生的室友,她心里发堵,今后就要跟这些人共同生活三年了,她甚至不知道怎样去跟像陈淼淼或是梁冰那样的女孩说话,景文虽然大方爽直,但是她干练强势的行事作风实在是给人无形的压力,而另外那几个人,王楠看起来也不太好说话,史兰暂时和吴萌成了朋友,唉,对未来的大学生活,春天一时间有点无所适从,好在还有个孟小霞看起来温厚可亲,所以春天最后决定先跟小霞做朋友试试。

事实上那天晚上不只是春天心情不好,这些小姑娘都刚刚跟家里人分别,大家的情绪全是比较低落的。当然景文除外,她这一天跟着导员忙前忙后,又认识了几个高年级系学生会的同学,现在脑子里想的都是第二天的课程和活动安排,完全没有新生想家认生的这种自觉。不过她也看出了春天的失落,因为前一天跟春天聊的挺好,她还挺喜欢这个看起来有点可爱的小姑娘,所以晚饭后她特意拉着春天到校园的石阶上坐着,安慰她,叫她不要想家。春天被景文的热心感动了,之前心中郁结,这时就跟景文好好地哭了一鼻子,两个小女生从此交了心,成为了要好的朋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