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三十六章三

(2022-06-05 08:47:44) 下一个

那天春天把这块偷来的大理石板拿回家,正好她大舅泽文在他们家,泽文看了春天怀里抱着的石头,笑着问:“哪儿来的?”

春天不愿意撒谎,就如实说是从一个厂子里整来的。

泽文接过石板来看了看,扭头对贵平说:“这是中华路上的那家理石厂里的,你看看,现在小孩儿都会偷进厂去弄东西了!”

然后他又问春天:“春天,这是谁带着你们去偷的?”

“就是几个男生呗,他们说要整几个整块的拿回家卖钱,我就是看着好看跟着去捡了点碎的。”春天解释说。

泽文叹了口气接着跟贵平说:“现在都这样,这国营的厂子里厂长书记什么的都忙着让自己的孩子开小厂,全是给大厂做配套的,一来二去把厂里的钱都折腾到他们自己家的小厂里去了,弄得这国营厂啊年年亏损,效益越来越差,那些没有权的工人眼看着他们这些领导发财哪有不生气眼红的,这不现在全都明里暗里地从厂里偷东西到外边卖,整得这些小孩儿们都学会了,钻墙打洞地跑到工厂去扛东西!这样下去真不知道以后可怎么办!我看有一天这些国营厂子都倒了大家一起喝西北风去吧!”

贵平哼了一声说:“要喝西北风也是那些没本事的穷工人喝,那些当领导的还不是拍拍屁股换个地方继续干,再不济就像你说的,他们不是还有自己家的小厂,怎么都能划拉出钱来!”

“他们想没事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泽文摆摆手说,

“国家现在是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可是他们这样的致富法难免不引起众怒,那上千的工人要是没饭吃了,还了得!我告诉你吧,咱市里现在难办着呢!别的还都好说,就咱矿上那一摊子,要是一旦完了,那才叫天塌下来了呢!”说完他摇摇头叹了口气。

贵平这次认真了,问:“咋的,咱矿上要出事?那影响你不?”

泽文笑了:“看你紧张的,矿上的事儿一句两句也说不明白,总之大家都知道那地下的煤总有一天会挖完,咱这煤城要是不早点找到别的活路,那再过几年可就难办了。”

“哎,我还以为真有啥事呢,煤挖完了咋办那是国家操心的事儿,咱这新社会还能单把咱煤城扔下不管!倒是呢,哥,你当区长也有两三年了吧,邵玉大哥说没说啥时候往市里提你啊?”

泽文低头一笑说:“过完了年吧,昨天邵玉大哥给我打电话说来年春天班子换届,他可能要去人大了,现在几个主要领导都有意思让我接他的班。”

贵平一听乐了,她是打心眼里高兴,自己的亲大哥马上就要进市委当副市长了,这是多荣耀的事啊,以后她在医院里腰杆都能比现在挺的直!她高兴地说:“这太好啦!怪不得你刚才说话里忧国忧民的,敢情马上就要当市里领导了!哥,你真行!咱市里的工作要是到了你手上一定能被做好的。”

“啥叫市里的工作到了我手上,叫你说的好像我就要当市委书记了似的!”

“就是呢,那今年书记是谁呀?”

“目前还没定准,不过我听说好像是要从抚远那边调过来一个原来钢厂的党委书记,据说是个很有头脑的改革派,省里决定派他过来当咱煤城的一把手估计就是要下一步更大力度地推动咱这儿的产业改革。”泽文解释说。

贵平也没全听明白大哥的话,不过她关心的不是什么改革,而是“这人你认识不,今后可得跟他搞好关系啊,他是一把手,可正管着你呢!”

泽文笑起来,说:“行啦,你就别跟着瞎操心了,政府里边的事你也不懂,你还是去厨房看看长水的饭做好了没有,帮他打打下手,一会儿我跟他好好喝两盅。”

“行!”贵平心情好,立刻下地去厨房找酒,大哥就要高升了,是该喝两盅庆祝一下。泽文就坐在屋里乐呵呵地一块块跟春天翻检她捡来的石头,也放松了心情。

 

果然煤城市委到了二月份换届,就像泽文说的那样,那位从抚远来的钢厂书记马天生被正式调到了煤城来当党委书记,而泽文也顺利地接替绍玉被提升为副市长,主管工业。泽文升任了这样的要职,杨家自然人人都喜气洋洋,尤其是振兴和慧芳两口子更是赫赫扬扬起来。

慧芳这几年虽说没给杨家生个儿子但是也三年抱俩,生出两个水灵灵的大姑娘来,所以那气焰是一天比一天高,她在从前还没分家的时候就已经有心要放出雷霆手段来在杨家立威,但是几次都碍于公公泽文的威势没敢真的耍起来,后来公公分了新房子,把老房子单留给了她和振兴,她立刻找到了当家作主的感觉,和振兴一起欢喜了几天后,就认真施展出厉害开始摆布振兴了。

家里的大事小情她都要做主,振兴稍有不乐意就跟他吵闹个天翻地覆,振兴本来也是个有火气的,从前在杨家除了他爸吝过谁?所以一开始是两个人对打,常常是先对着骂娘,骂祖宗,这样还不解恨,慧芳泼劲儿上来了就扑上去撕打振兴,两个人能从炕上滚到地上,再从地上打到院里,甭提多热闹了!吓得他们那两个四五岁大的女儿坐在地上哇哇大哭!几次过后还是振兴心疼孩子,先软了下来,慧芳从此就算是在家里把棍给立下了,成了他们这个小家真正的主事人。

振兴那时本想着慧芳要强,又有病,拼着命给自己生了两个孩子,家里的事能让着就让着她吧,可是没想到慧芳不知道见好就收,反而以为振兴软弱可欺,越发变本加厉起来,甚至有几次竟然跑到振兴的厂里去闹,这一下就把振兴给真的惹恼了。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个车间主任了,在厂子里也算是有头脸的人,整个媳妇像个泼妇一样跑到厂里跟自己打架,岂不是让工人们都笑掉大牙嘛!

所以那次振兴下了狠心,拼着不要脸了,就在厂里当着所有围观的人跟慧芳说:“钱慧芳,你他娘的就是个泼妇!你摸着良心说,这些年我杨振兴对你咋样!当年人人都跟我说你有病,不让我娶你,可我说啥了,不管你钱慧芳是好是病,我都娶定了!”

慧芳这时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犹自要在众人面前逞口舌之利,她尖着嗓子回敬道:“那是你看我长得好,整天跟个馋嘴猫儿似的在我屁股后面转!再说,你还敢说我有病,你咋不说说你那胎里带来的兔唇!没那两撇胡挡着,你就是个三瓣嘴儿!我不嫌弃你就不错了!”

人群中有人开始偷笑,振兴气得两眼圆瞪,“行,钱慧芳,这些年我疼着你,爱着你,忍着你,让着你,看来这好心都让你当成驴肝肺了!行,行,算我眼瞎,娶了你这么个不知道好歹,狠心歹毒的婆娘!你也不用闹了,你现在就跟我到厂里开介绍信去,咱俩今天就上街道去把婚离了,完了,你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从此咱俩一辈子都别再见面!”说完他就上前去拉慧芳,

慧芳到这时才醒悟过来,自己把事儿给闹大了,振兴这次是真急了眼,她的心立刻虚了,可是又不能马上在大家伙儿面前认输服软,所以她佯装跟着振兴走,嘴里还虚张声势地说:“离就离,谁怕谁呀!”

可是出了人群,她就立刻摔掉了振兴的手,扬着头说:“杨振兴,凭啥你说咋样就咋样啊!你今天想离婚,我还就偏不成全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样着急要跟我离婚,连孩子都不顾了,是不是在外边有相好儿的了?我告诉你,你为了别的骚女人想跟我离婚,门儿都没有!”说完,她转身飞快地逃走了,留下振兴在众人异样的眼光里灰溜溜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那次之后,振兴的心真的灰了,他回家继续闹着要跟慧芳离婚,可是这次慧芳不似之前强硬了,倒先放软了身段,坐在炕上眼泪巴碴地不说话,然后背地里她调教了两个孩子,振兴收拾了东西要走,两个姑娘就一边一个扑在地上抱住他的大腿哇哇哭着求:“爸,不走,不走!”这样的情形让振兴最终软下了心,没了气性,只好又重新收拾心情同慧芳继续过日子。

只是经过慧芳的这一阵闹腾,振兴在厂里的威信是彻底没了,他自己在车间也觉得抬不起头来,从前的那些干劲和雄心壮志被一点点地给磨没了,再加上后来厂子的效益也是一天不如一天,振兴每天上班就变成了混吃等死。

而就在此时,当他开始对生活失去信心的时候,父亲泽文却高升了,成了市里主事的领导,这一下子又使振兴燃起了对未来生活的希望。慧芳得知公公当了市长后对振兴的态度也变好了很多,她如今当然想牢牢抓住振兴,攀上杨家这棵大树,要知道这些日子在纺织厂里那些工友们对她眼红得不得了,谁见了都得奉承她两句,慧芳感觉飘飘然,很是受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