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三十六章五

(2022-06-12 13:03:50) 下一个

当然话虽如此说,但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比之泽文绍玉马天生这些忧心忡忡的领导者,在煤城还能维持表面繁荣的这几年,普通的市民们还是过着茫然无知,却平静安心的生活。尤其像贵平和长水这些人,他们的工作都跟矿山没有太多直接联系,所以即便贵平听到大哥没事儿时念叨了几句工作难做,也完全没有放到心里边去,她如今烦恼的是春天在十二中里有了点小麻烦,而这个麻烦还跟孩子无关,却是贵平自己给惹出来的。

说起来这还是当初春天小升中时贵平找人帮忙挑班级引起的头儿。之前贵平早早就打听好了,这次初一总共分四个班,其中有一位教英语的季老师是个出名的厉害老师,听说她带的班学生的成绩都是年级里最拔尖的,别的不说,就今年她刚送走的那一届,就有将近一半的学生考上了市里的重点高中!这样亮眼的成绩使很多家长都对她充满了信任,希望把孩子送到她的班上去。毫无疑问,当贵平听说季老师这回要当初一四班的班主任时,立刻就决定让春天去她的班。

而在公布分班结果的前一天,贵平托的那位十二中的教导主任庞主任跑来笑眯眯地告诉她:“杨大夫,你的心愿满足了,孩子分班的事儿已经办妥了,你就放心吧!”

贵平听了自然千恩万谢,彻底放下心来。可是没想到第二天当春天跟着同学一起到十二中去开会等候分班的时候,

一个妈妈在十二中当老师的女孩告诉春天说:“韩春天,今天早上我妈跟我说,你和高远一起被分到三班啦,我和孟静静她们在四班,以后咱们可就不是一个班的了。”

春天听了一愣,她妈昨天明明说她会去四班的,因为四班最好,怎么现在又说是到了三班呢?春天在心里合计了一会儿,觉得不对,这时正好学校喇叭里广播说让大家先回家,下午才能公布分班结果。春天立刻撒腿往家跑,到家先跟长水说了这个事儿,然后爷俩儿一起在家等着贵平中午回来告诉她。贵平回来一听,心里也起了疑惑,她于是饭也不吃,立刻就奔学校去了,找到了之前帮忙的那位庞主任一问,

庞主任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最后坑吭哧哧地说:“杨大夫,对不起啊,我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的,你家孩子最后还是没能进到四班里去,现在是被分到三班了。”

贵平一听火冒三丈,心说,你这办的叫什么事儿啊!昨天还说得好好儿的,今天就全都变了!她越想越气,立刻又转身去找那几个相熟的老师说这个事,她们都是妹妹爱新的朋友,

其中一个吴老师听了后,很肯定地跟贵平说:“大姐,咱家孩子这是叫人给顶了!你说今天上午为啥他们公布不了分班名单啊,那就是有好些人都拿着领导的条子一大早上找校长来啦!”

“是,没错!我早上上班经过二楼走廊就看见校长办公室门口站着好几个人呢!”另一个许老师也接口说,

“另外,大姐,他们把春天给挤到三班去,这真是坑了孩子啊!这个三班的班主任身体特别不好,没事儿就爱请病假,对班里的学生也不怎么上心,咱孩子到她班去那不是坏了嘛!”

贵平越听越气,心想,凭什么呀,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嘛!她一跺脚,跟那两位老师说:“香芹,秀兰,啥也别说了,我明白了,我这就找校长去!没有这样办事儿的!今天这个事儿他要是不给我说道明白了,我就不走了!”说完她转身下楼直奔校长办公室。

到了门口刚巧碰上校长也是吃完饭回来正要进门,贵平就简单自我介绍了一下跟着他一起进去了。到了里面坐下后,贵平便开始申诉关于自己孩子被从四班顶出来的事情。

校长一听连忙摆手说:“杨大夫,绝对没有这样的事,你家孩子分到哪班就是哪班,我们没有进行过调整!你们做家长的要信任学校,也要信任老师嘛,今年初一这四个班的班主任都差不多,没有谁好谁差的说法,而且我们分班也都是根据学生的成绩和其他各种综合因素来考虑的,没有什么私人关系在里面,你不要听外面的那些闲话。”

贵平本来就一腔的火气,现在又听到校长坐在那里眼皮都不抬地打官腔,那个气一下子就顶到了脑门,她心说,你们这号领导可真是说瞎话都不带脸红的,谁不知道现在学校分个班,家长就跟打仗似的,动关系动钱的,有啥本事都往外使,这种时候往往都是你们这些校领导最风光的时候,常听人说,新生开学分个班,学校领导家里都能添好几件家具了!现在在我面前倒撇的干净,装得跟个人儿似的!当然贵平就是再气,这样冒犯的话也是不能出口的,毕竟自己现在有求于人嘛,

所以她勉强笑了一笑说:“庄校长,您也别把话说得那么死,这个事儿我听来的还真不能算是闲话。这么跟您说吧,我在你们学校也有几个关系好的熟人,之前也托她们帮着打听过我家孩子分班的事,就在昨天有人来告诉我了,我孩子被分到了四班,可是怎么今天就变成三班了呢?要是照您说的那样,分了班就不会再人为更改,那我们这个情况又是怎么回事?我没别的意思,现在就只问一个事儿,凭什么把我家孩子从四班给换到了三班?是因为我们是平头百姓,没钱没势,比不上那些手里有条子的家长吗?”这番话尽管贵平竭力控制自己心里的火,但是说的也算是够狠的了,

庄校长气得脸都红了,他拍了拍桌子尖声问:“是谁?你说是谁提前告诉你分班的事儿的!我告诉你,那个跟你透露消息的人他这是在犯纪律!你也不用跟我这儿说什么条子不条子的事儿!我就告诉你一句,这个班已经分完了,绝对不能再变了,你爱咋咋的,我这儿是没啥办法了!”

“谁告诉我的我不能说,人家好心帮我打听消息我不能出卖人家!庄校长,你不用跟我来横的,我还就不怕这个!你有没有接条子你心里清楚,别跟我这儿装得好像啥也不知道一样,这些事儿都是秃脑瓜子上的虱子,人人都有眼睛,能看见!现在我还是那句话,凭啥把我家孩子从四班顶出来,我们不服!你们这么做就是不公正,你得再给我调回去!要不然,我今天就不会出你这个办公室的门儿!”

贵平也豁出去了,她平时不是这样泼辣的人,今天为了孩子是什么脸面也不顾了。

庄校长气得目瞪口呆,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好腾得一下站起来说:“疯了!简直就是个疯婆娘!”

贵平听他竟然大口骂自己,长这么大,还从来没人敢当面这样羞辱自己,她平日里是个受人尊敬的主治医生,这样一个一脸伪善的狗屁校长凭什么骂她!而且居然骂她是“疯子”,须知这个“疯”字是她平生最忌讳的字,所以贵平气得手都哆嗦了,她颤颤巍巍站起来,

拿手指着庄校长咬着嘴唇说:“你凭什么骂人!你们做事做得这么难看,还敢骂别人!你,你,你太不像话了!”说着她委屈得眼泪都下来了。

这时一直在外面扒着门听的庞主任着急了,原来她刚才从楼下上来正看到贵平风风火火奔向校长办公室,心里就提溜起来,很怕贵平一着急把自己跟她透消息的事给捅出去,所以赶紧跟到门口去听究竟,她听见贵平虽然激动但是还是替自己保守了秘密,这才放心,哪知后面两人越说越僵,彻底杠上了,这样恐难善了,于是她急忙推门进去,想打个圆场。她先跟校长点了点头,

然后上前拉着贵平坐下说:“杨大夫,你别着急,庄校长,你也坐下,大家都消消气,有话咱好好说。”

贵平见她来了,心里稍稍稳定了一下,心想,你之前把事儿给我办差了,现在得帮我说两句话了吧。

可是没想到庞主任一张口却是对她说:“杨大夫,其实呢,庄校长也没说错,今年初一这四个班的老师都差不多,也没有谁特别好,谁特别差的,那个四班的季老师也就是个中专生,论水平,并不比别的老师高。”

她说到这儿,看贵平已经变了脸,马上就要开口质问她,赶紧一把抓起贵平的手说,“杨大夫,你看这样行不行,回头我去跟三班的班主任说,让你家韩春天到他们班立刻就当班干部,以后在学习上也多多关照春天,这样的话那不是比到那个四班还要好嘛,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当凤尾’,你说是不是?”

庞主任心里着急,想要尽快说服贵平,平复此事,这时说起话来就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刚说了这四个班没有区别,现在又比出什么“鸡”和“凤”来,别说贵平,就是庄校长在一旁听着,心里都骂“蠢材!”

贵平当然不依了,她说:“庞主任,你这话说的可是够有意思的了,我就问你,凭啥我家春天就得当什么‘鸡头凤尾’的!我们孩子差啥呀,要成绩有成绩,要能力有能力,凭什么就把我们从四班里挑出来!你别跟我扯那些没用的,今天说啥也不好使!我就是得让我孩子重新回到四班去!”

庞主任一看自己是越帮越忙,再这样下去那可就把贵平和校长都得罪了,她转了转脑子,忽然想起来一个事儿,立刻一捏贵平的手,小声说:“杨大夫,这样,你先到外面等一会儿,我这单独跟校长再说说,你放心,这个事儿,我帮你。”

说完还怕贵平执拗,一个劲儿地跟她眨眼睛。贵平看她这个样,好像是又转过脸儿来帮自己了,虽然半信半疑,不过还是顺着她的意思出了门。

这边庞主任走到校长身边,小声跟他嘀咕说:“老庄,要不就想想办法把这个孩子给安排了吧,这个杨大夫的亲大哥是咱市里新上来的杨副市长。因为这点事儿,要是闹僵了关系以后大家在市里就不好见面了。”

庄校长本来还想弄意气,这时一听了这个话,愣了半天,杨泽文可是煤城有名的好汉,恩怨分明,现在又正当权,得罪谁也不能得罪了他呀!这么一琢摩,庄校长用手摸了摸头,

然后露出很疲倦的表情说:“那行,那么多家长在我这儿闹腾了一上午了,我也累了,要不这个事儿,庞主任,你就看着办吧。”

 

就这么着,贵平通过了这样一番斗争让春天又被分回了初一四班。那天她回到家瘫坐在床上半天都没说话,之前被庄校长羞辱的情形还历历在目,当春天分完了班回来后,

贵平对她说:“女儿,你以后可要好好学习啊!妈妈为你能分个好班可是太不容易了。”说完竟流下了眼泪。

春天在很多年后回想起那一幕还能清楚地记得她妈黑瘦的脸上挂着泪水的样子。贵平这些年来为生活所累,瘦了许多,也衰老了许多,那天她偏巧还穿了一条黑地碎白点的连衣裙,越发显得憔悴。这样难过的妈妈让春天铭记于心,她为此愧疚了很久,早知如此还不如就去三班得了,在哪儿学还不是学,何必为了这件小事使妈妈如此为难。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