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三十二章六

(2022-04-24 08:16:13) 下一个

虽说春天在楼里吃百家饭,不过要问她在这个楼里最喜欢的是谁,那还真不是常常叫她去吃饭的这几家人。春天最喜欢的是跟他们住在同一层上的岳姨。岳姨就是岳玉灵,她和爱人赵孟生这几年一直都住在这里,玉灵跟贵平当年就相处的很好,孟生又曾帮杨越和姜遥牵线,所以两家的关系越来越近,如今玉灵和贵平感情好的就跟姐妹一般,而且她们姐俩还有个很相似的地方,就是她也是结婚多年一直都没有孩子。

贵平太知道这里面的苦了,她也带玉灵到医院去查过,玉灵的身子是弱了些,但是并没有什么大毛病,不知怎的就是怀不上。贵平有心,又到中医科给她抓了不少补气暖宫的中药,让她先养养身体再说。玉灵十分感激贵平,她自己没有小孩就格外地疼起春天来。

玉灵和孟生两个人都不大会做饭,孟生工作的大学就在文教楼的对面,平时他们一般都是去吃食堂,家里并不开火,就算哪天他们想在家里吃饭也就是煮个面什么的对付一口,所以玉灵虽然喜欢春天,倒并没有总是叫她到自己家来吃饭。不过玉灵会常常给春天买糖和点心吃,她还特意在家里预备了一个矮凳子,上面铺了块小格子花布,然后把装满大白兔奶糖的罐子放在上面,方便春天来时能伸手就够到。

春天没事儿时总爱粘着玉灵,她对玉灵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是迷恋,她常常早晨天还没亮就从妈妈的被窝里爬出来,开门一溜小跑到玉灵这边敲门,等睡眼朦胧的孟生起来开门放她进去后,她就刺溜钻进玉灵的被窝里,让玉灵搂着她再睡上个回笼觉。开始贵平说了她好几次,不准她去,可是玉灵不但不介意反而跟贵平说自己特别喜欢这样搂着春天睡觉,春天奶香奶香的,让她觉得做梦都是甜的。这样一来春天得了许可,从此隔三差五就跟着玉灵去睡了。

春天觉得岳姨真漂亮,比自己的妈妈还漂亮,她还比妈妈年轻,她也比妈妈能干,春天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拄着头安静地趴在玉灵的床上看她坐在画架前画画。玉灵曾有一次花了很长的时间画了一幅油画,蓝色幕布背景,灰白色的舞台,上面有一个穿着白纱裙立起脚尖跳舞的女孩,那女孩一只手臂伸向天空,头却微微低垂望向另一边,春天只能看到她的侧脸,她好像没有什么情绪,眉目间淡淡的,可是那曲颈低回的姿态却使春天感到了一种非常高的美感,岳姨告诉她,那不是高而是高贵,是优雅,她还说,这幅画儿画的是一个在跳芭蕾舞剧《天鹅湖》的舞者。

“什么是芭蕾舞?”春天问,

“就是要立起脚尖跳的舞,就像这画上的人那样。”

春天立刻跳下床,光着脚站在地上学着画中人那样踮起了脚尖,可是她怎么也没法像那样把两只脚全都立起来,

“疼!”她叫道。

玉灵一边扶住她一边笑着说:“是很疼的,可是很美,不是吗?”

春天睁圆眼睛盯着画,然后点点头说:“是美,真美!”

从此后她便记住了《天鹅湖》和那个很疼但是非常美的芭蕾舞。这个记忆一直都同画画的岳姨连在了一起,以后不管什么时候当春天看到芭蕾舞,听到《天鹅湖》的时候,她都会想起玉灵,玉灵画画的样子也是高贵和优雅的。

 

中国有句老话叫做“自古红颜多薄命”,在春天眼中如此美丽的玉灵竟也没能逃过这个无理的规律。她求子无子也就罢了,令人没想到的是,她的爱人赵孟生竟然步了同事曹青华的后尘,背着她在外面偷偷有了人。

孟生其实和青华是截然相反的性子,他绝没有青华那样爱张扬,也没有青华那么感情丰富多才多艺,他一般时候是个比较沉默的人,话不是很多,但是也并不像姜遥那样孤僻,他待人很随和也很真诚,正是这一点打动了玉灵,她才在众多追求者中慧眼识中了他。

只是女人有的时候是很傻的,当她们在平凡的生活中找不到梦中的白马王子时,就想退而其次找一个对自己好又踏实可靠的人也不错,平庸一点没关系,老实人的一颗真心才是最可贵的,这就是当时玉灵看重孟生的地方。

孟生也的确没让玉灵失望,婚后一直视她如珠如宝,孟生的心很细,常常会于小地方制造些惊喜给她,这让玉灵非常享受。就算是对春天,孟生都爱屋及乌照顾周到,他知道玉灵喜欢春天来家里,居然特意根据春天的身高在门上加按了个把手方便春天开门。

贵平看到了啧啧称奇,她跟玉灵赞叹说:“没想到孟生心这么细,手又巧,竟然为了个小孩子考虑得这么周到!这可比长水强多了,我们都从来没想到要给春天特意安个门把手!玉灵,你有福啊!”

孟生就是这样一个心灵手巧,踏实可靠的人,按说符合大多数女人找丈夫的标准,可是“痴心女子负心汉”,女人的傻就在于忘记了人是会变的,玉灵当年看中的是孟生的真诚,可是当环境变化了以后,真诚的人也是会背叛的,信任是爱情最主要的内核,常常都是因为相信所以才会爱,而在玉灵和孟生之间一旦信任破裂了,那么爱情也就随之碎了。

 

事情说来也很普通,一切都是因为没有孩子闹的。玉灵虽然才貌双全,但是婚后无子,孟生也许还可以不介意,但是赵家两老却已经急得快要火上房了。说起来,自从解放后,历次运动都会反传统反封建反宗法,文革时人们更是连提倡“仁孝”的孔子都挖出来鞭了尸,最后这“仁义礼智信”也真的是给革的差不多了,唯独这个“孝”字因为连着骨血,带着天性中的本能,所以基本上还是扎根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中无法被革命彻底清除,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这句话也是人们耳熟能详的,几乎家家老人都会在儿女结婚后把目光投向媳妇的肚皮,希望早日抱上孙子,为家族姓氏传宗接代。

玉灵婚后多年却一直都怀不上孩子,孟生的妈赵老太太急得发昏,他们家就孟生一个独苗儿,要是因为玉灵而断了香火,她和孟生的爸是万万不能答应的。古时候女人有了这一条大罪就是干犯了七出之条,男人休妻或是纳妾都是理所应当的,现在的新社会别说休妻纳妾了,就算是他们因为这个多念叨了几句,玉灵马上会阴沉了脸掉头就走,孟生又是没个气性的,只会捧着媳妇高兴,全不顾他们老两口的心情。

赵老太太越等玉灵怀孕越没消息,越泄气,最后她偶尔听到街坊里有些小脚老太太说起以前没孩子的人家也有借腹生子的事儿,便起了念头。这个念头虽然荒唐,但是赵老太却觉得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所以她跑了几趟农村亲戚家托人打听,一番折腾下来,真的找到了一户穷得揭不开锅的人家,她亲自去相看了这家的大姑娘,是个眉清目秀的女子,姑娘为了养活有病的爹娘和下面几个年纪还小的弟妹,愿意替赵家生个孩子。赵老太心花怒放,许了这家整整一千块钱!她拿出和老伴一生的积蓄五百块钱先给了姑娘做定钱,说好了生下孩子后再给剩下的五百,姑娘拿了钱后孩子归赵家,从此各自生活两不打扰。

一切安排就绪后,赵老太才找来了孟生,跟他把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孟生听完大惊,自然是不答应。可是赵老太以死相逼,搞得孟生六神无主,最后她又安慰他说,不必怕玉灵,这个事儿压根就不让她知道,等孩子生出来后就告诉她是从乡下抱来的,既然玉灵不能生不必勉强,就把这个孩子收养了就行了,这样一来神不知鬼不觉,赵家有了自己的亲孙,玉灵也不必再为难,而孟生爱妻麟儿都有了,何乐而不为呢!这一番软硬并施的说教让孟生彻底没了主意,最终他拗不过母亲同意了这件荒唐事。

 

事情进行得出乎预料的顺利,孟生连续去了乡下姑娘家几次,姑娘真的就作下了胎,赵老太自然是欣喜若狂,而孟生在心里也对这个为了全家的活路不惜牺牲自己最宝贵东西的姑娘产生了微妙的感情,更何况如今姑娘肚子里还怀了自己的骨肉,孟生从心理上对她有了亲切感,也不再用他妈催,自己就常常跑到乡下去看她,给她带各种营养品,说是为了孩子,其实他知道也是为了爱惜她。

 

孟生反常的举动没能瞒过细心的玉灵,她悄悄尾随他去了一趟农村就什么都明白了,尤其是当她远远地看到出来接孟生的那个女人隆起的小腹时,玉灵的心碎了,她一路哭着回了市里,在家里呆坐到了天黑。直等到孟生回来,她挑明了事情问他,可是听了孟生的解释后,她连哭都忘了,今时今日竟然还有借腹生子这样的混账事发生,而她一直信任和爱着的丈夫也居然就接受了这种像牲口配种式的交易!就为了要一个孩子!这让她感到无比的恶心!

玉灵和孟生的战争从此开始,玉灵几次深夜收拾箱子独自一个人离开家去单位住,孟生开始还追出去求她回来,后来也许是折腾的累了,兼之他确实放不下乡下那个怀着他骨肉的女人,孟生对玉灵的心渐渐淡了。玉灵是岫岩人,她如今单身一个在煤城,没有父母兄弟在身边撑腰,她这时只能常常到贵平家来哭委屈,贵平虽然想尽办法安慰她,可是事已至此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春天眼睁睁地看着美丽的岳姨哭成那样,她心中恨死赵孟生了,她想去骂这个坏人,可是岳姨不让,看着玉灵垂头拭泪的样子,春天这时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忧伤的滋味。此后晚上只要她一听到对面有压抑的争吵声就会立刻从床上爬起来,扒到门上细听,直到听到那面儿门响,她便拿起桌子上的手电开门出去,她知道这时候一定是岳姨又拎着箱子出来了,楼道里的灯坏了,她得给岳姨打手电照个亮儿,让她好好地下楼。

玉灵就这样每次在春天用手电照出来的小小灯影里悲伤地离开家,而背后春天忧伤地望着她穿着长风衣拎着箱子的背影一点点消失在楼道里,心中难过极了。在春天的眼里,这时的玉灵依然很美,她的背影那么凄楚,春天知道她心里有多苦,可是这个女人即便流着泪她的背也挺得直直的,她拎着小小的衣箱走入黑暗中的时候,仍旧风姿绰约,这样的女人赵孟生如何配得起!春天在心中替玉灵惋惜,不是因为她不得已离开孟生,而是因为她当初竟选择嫁给了他。

 

玉灵和孟生的婚姻最终以离婚收场,因为文教楼的房子是孟生学校分的,所以玉灵收拾了自己的东西离开了这里,搬去了新华书店的单身宿舍。孟生也许是因为愧疚或是因为受不了邻里看过来的奇怪的眼神,他后来也搬离了这里。据说最后他真的娶了那个乡下的女子,那个女人也不负众望给他生了一个胖儿子,孟生的父母至此心满意足,而这个乡下的姑娘当初为了全家甘愿牺牲自己,最后却因此收获了美满的家庭,也真算是意外之喜,这样的结局对于除了玉灵以外的所有人来说都算得上是圆满。

孟生心中虽然依旧留着玉灵美丽的身影,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也只会变成一个越来越淡的剪影,他承认,那样的女子太过美好,他愿意一生都仰望她,但是很后悔曾经攀折了她,背叛她虽然出于不得已,但是最后却真的是伤害了她而成全了自己。孟生清楚的看到了自己的本心,他要的生活不是原来想象的那种诗情画意,而是像现在这样老婆孩子热炕头的实在,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和玉灵离婚孟生有愧却不悔。

玉灵受了这次情伤后便决定独身一辈子,她把全部美好的年华都放到了工作中,她画了无数的图书插画,虽未成名但是一颗心也算是有了寄托,直到后来快退休的时候才经人介绍和一个大学的教授重组了家庭,两个人志同道合,她画画他题字,晚年生活过得倒也很不错。只是可惜玉灵因为一个孟生蹉跎了半世,虽然晚景尚好,可芳龄已逝,青春不再,亦为恨事。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