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二十一章七

(2021-11-21 15:52:46) 下一个

 

再说赵书记这边,他整了泽文得了手,这时听说李绍玉回来了,便提起了一颗心,等着绍玉带着胡凤瑞和王开山他们闹上门来,没想到等了一个多月竟然没见动静,不禁心里有点疑惑,他原先在站前监狱找了个熟人帮忙盯着泽文,现在找那人一问才知道,李绍玉他们竟然连监狱都没去过,更不要提见到杨泽文的面了!除了在监狱里当政委的王开山的联桥儿李东升对杨泽文稍稍照顾了一点以外,杨泽文的这几个好哥们似乎不准备再进一步帮泽文翻案了。

这个结果真是让赵世杰始料不及,不过他仔细思量,现在各厂的造反派都正闹得厉害,这几个人可能也真的是自顾不暇,这么一想他觉得还是很合情合理的,那么看来这次他是真的扳倒了杨泽文!赵世杰到此时真是心花怒放,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让他把心放到了肚子里,他向二轻局组织部提出的新厂长的任命竟然很快就得到了批准,李绍玉完全没有从中作梗的意思,

赵世杰心里琢磨,人心真是难测呀,平时看杨泽文和李绍玉他们几个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没想到一出事竟然一拍两散,倒成全了自己,哼,说什么“四大金刚”,四个土鳖还差不多!从此这印刷厂便是自己的天下了!他按着之前的承诺指挥着新任厂长把他小舅子的老婆和陈良友的弟弟都分别调到了厂里,安排了既清闲又能捞到实惠的工作,就此皆大欢喜,他也志得意满不再去关心泽文的生死了。

 

李绍玉按照泽文说的话放任赵世杰,不去找他麻烦,让他事事顺遂,之后又等了一个多月,看他不再盯着泽文的事了,这才让李东升安排,找了个人少的时候偷偷去见了泽文。

 

当泽文走进探监室看到李绍玉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上前一步叫了声“绍玉大哥”然后微微低头遮掩了自己泛红的眼圈。

绍玉快步走到了泽文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上下仔细打量了他一回,才哑着嗓子说:“兄弟,你遭罪啦!”

泽文这时抬起头对着绍玉摇了摇头说:“没事儿,我还挺得住,没那么容易被整垮喽!绍玉大哥,你坐!”

说完就拉绍玉在桌边坐下,然后接着说道:“今天见到了你,我的心里终于有底了。”

这话他说得实在,这些年来他一直都是真的把绍玉当成自己的亲哥哥一样看待的。泽文是家里面的老大,十七岁的时候没了父亲,他便开始一个人撑起了全家的重担,从那时起他就是母亲和弟弟妹妹们的依靠,可是谁又知道当年他心底里的慌乱和艰难?

就是在那时他在造纸厂认识了同样当工人的李绍玉,绍玉大他五岁,性格稳重宽厚,他见泽文小小年纪就要养活一大家子人,心中不忍,所以在厂里事事都照顾泽文,而泽文这孩子也上路,脑子灵活,为人也仁义,跟他说不出的投缘,他最后就真把泽文当成了自己的亲弟弟。

泽文对这位大哥更不用说,感情从刚开始的感激慢慢地变成了信任和依赖,李绍玉在泽文最无助的时候给了他父兄一般的肩膀,两个人从那时起成为了异姓兄弟。后来他们因为能力出众工作勤勉先后被提干,一路帮扶着走到了现在。

如今泽文受人陷害,他无论是在审他的人面前还是在家人面前都撑得住,可是唯独这时见了绍玉大哥,泽文紧咬着的牙关松开了,可以让他依靠的大哥来了,他终于不用再硬撑下去了。

绍玉看着泽文微红的眼圈,用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说:“放心吧,一切有我!哥一定想办法给你翻案!”

泽文稳定了一下情绪,点了点头说:“我知道,大哥,这个事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咱们得从哪儿入手翻案?”

绍玉沉吟了一下,然后说:“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这件事,赵世杰咬死了你就是那份抓捕名单上的特务‘杨哲文’,他就是抓着这个由头在厂里找平时跟你不对付的人来做的伪证,整的黑材料,现在要想让他的证人翻供可能性不大,再说就算咱们推翻了他的那些证据,可是‘杨哲文’这个名字咱们推翻不了,省里要抓的这个特务他就是跟你的名字特别接近,这是事实,也是最难办的一点,最可气的是这份名单上就这么直不楞腾一个名儿,别的啥也没有,想找点跟你不一样的地方都难!

现如今这市里面越来越乱,不管是咱局里,还是市委的领导全都忙着站队,这个时候不会有人出来给你硬做保山,所以我想来想去,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这个真的杨哲文,一旦这个真的特务被抓着了,那么加在你身上的所有罪名就全都能洗清了。”

泽文听他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说:“大哥,你想的和我想的基本一样,这本来是个最难最笨的办法,但是却是目前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只是这就好比大海捞针,单靠一个名字想找到本人,你觉得希望能有多大?”

绍玉望着泽文的眼睛,异常坚定地说:“不管希望有多大,我刚才说了,一切有我,你放心,我就是把咱煤城这地界翻个个儿也一定会帮你把他给找出来!时间可能会长一点,你就耐心在里面等着,别着急。

至于家里面你也不用担心,凤瑞和开山都会帮你照顾,你厂里面现在虽然是赵世杰的天下,但是老董老王老耿这几个车间主任那心里可都跟明镜儿似的,暗地里都替你叫屈呢,凤瑞前几天偷偷找他们喝了顿酒,这几个人都拍胸脯保证一定约束厂里的那些造反派小青年,绝不让他们上家里闹去!

还有市里面我已经跟高副市长打过招呼了,在你认罪之前,或者是在找到更有力的证据之前这个案子不定性,现在赵世杰那边以为没事儿了,不再盯着结案,高副市长的压力也不大,他本来就同情咱们这头,所以立刻就答应了,这样咱们时间上就有缓儿了。”

泽文听了这些话频频点头,绍玉大哥和凤瑞开山他们在外面已经为自己上下打点了这么多,这事这样办下来就有条理了,他心中着实感激,这时听绍玉说到最后:“总之,这外面的事就交给我们,你放宽心,在里面踏实儿等着,少说三四个月,多说七八个月,哥一定能把这个杨哲文找着,生可见人,死也要见坟!”

绍玉最后这几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泽文知道这个大哥平时话并不多,但是这是个顶天立地的东北汉子,吐出口唾沫也是个钉!他能说到便一定就会做到!

泽文的眼里含了泪,他咬一咬牙,伸手紧紧握住了绍玉的手,说道:“大哥,我知道了,我等你回来!”

绍玉也紧紧回握住泽文的手,点点头说:“放心吧!你在里面自己要保重!”

这两个铁一般的汉子双手紧握,一个以性命相托,另一个许下了重诺,这便是生死之交,也许这情谊不会永远不变,但是此时此刻它的确超越了一切物质的世界,让泽文和绍玉都感受到了人性无私和真情的光辉。

 

接下来的日子绍玉动用了自己的全部关系,循着一个个微小的线索在煤城和周围的十里八村四处奔走,开始了艰难的寻找真正的“杨哲文”的工作。

而泽文则在监狱里面忍受着漫长的等待带来的对未知结果的恐惧。他相信绍玉大哥的坚韧,知道不找出真正的“杨哲文”绍玉绝不会放弃,可是他不敢相信命运,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样的幸运,因为那并不是理所当然地事情,一切后果皆有可能。

找不到也许才是命运设在他未来生命中的终结陷阱,而他终将以这样可笑可悲的方式背负着一个陌生人的罪名去结束生命!又或者这个风波只是命运跟他开的一个小小的玩笑,不久它就将让绍玉大哥带着那个 “杨哲文”回来洗刷自己身上的冤屈,使得他重获自由。

面对这喜怒无常的命运,泽文忍着内心的恐惧,倔强地沉默着,他在监狱里卖力地干着重体力的劳动,在跟着别的犯人一起被拉出去批斗的时候顺从地从造反派的棍棒下沿着土坡,爬上爬下,他沉默地忍受着一切屈辱,等待着命运最后的宣判。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