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二十章三

(2021-10-23 11:56:56) 下一个

 

时间在贵平和长水日渐亲密的婚姻生活中流走,而大的政治运动也随着时间的脚步一步步向他们逼近了。到了六六年的八月,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毛主席发表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的文章,指出中央有一个资产阶级司令部,暗喻刘少奇和邓小平等领导人,彻底激化了这场政治矛盾。

这次大会后,全国掀起了声势浩大的红卫兵运动,这些由青年学生组成的“毛泽东的红色卫兵”气血方刚,誓死保卫党保卫毛主席,他们从毛选里找到了行动的理论依据和口号,“革命无罪,造反有理”在当时点燃了千千万万少年少女心头叛逆的火焰,他们带着无比狂热的革命热情开始了一系列推翻一切既有的社会秩序,价值观念,最后甚至是支持国家正常运转的行政体系的运动。

这一切听起来疯狂得不可想象,可是他们却在短时间内席卷了全中国,因为党的伟人毛泽东同志给予了这些青年赞许和鼓舞。他从八月中旬开始连续八次接见了近一千万的红卫兵队伍,这让那些狂热崇拜着他的人们彻底沸腾了!

全国上下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大串联!中国大地上各个角落的年轻的红卫兵们全都穿上军装,带着鲜红的袖标,包里装上红宝书,扒上免费的火车一路慷慨激昂地奔赴北京,所有人那时都只有一个梦想,就是能够站在天安门广场上向着那个立在高高的城楼上面的伟岸身影挥舞手里的红宝书呐喊致敬。

 

贵平的小妹妹杨越这年刚好中学快毕业了,她虽然平日话不太多,但是内心里主意却很正,她不像那个比她还大一个月的侄子振兴,总喜欢在家里仗着自己是杨家唯一的孙子横行霸道,而在学校里却好偷懒,什么活动都退避三舍。

她几乎和振兴正好相反,在家里面对振兴时不时的挑衅和欺负,杨越经常不发一言忍气吞声,可是在学校里她却是个活动的积极分子,倒不是她一到学校就变得八面玲珑,口若悬河了,而是她从来都不怕苦不怕累,总能默默地做好班里交给她的任务,所以在学校杨越要比振兴更得人心,更能和同学们打成一片。

这些日子学校的学生们都在沸沸扬扬地讨论大串联去北京的事,振兴听了不过是心里激动了一会儿,之后一想到要一个人离开家,在外面吃不好睡不好,路上只有遭罪的份儿,就立刻熄了念头。

后来学校开始停课闹革命,振兴除了天天跟着班里的几个人上街喊喊口号溜达一圈,剩下的时间就干脆躲在家里歇着了,上北京去见毛主席这样的事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想,那些闹腾得最欢的也未必走得了,就算真走成了也未必到得了北京,就算是到了北京,天安门广场上那么多人,他们哪里就真能看到毛主席了!所以他乐得在家逍遥,全然不去理会那些来约他一起商量去北京的同学。

可是杨越就不同了,她是真的动了心。在他们这个家里面,她是最小的孩子,完全没有地位,即便是对自己的事情也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力,她妈每天都和大嫂子一起忙着给一大家子人做饭,根本没有时间理她,只有指使她干活的时候才能想起她来,要是她刚好没听见或是不在家,过后儿还要听她妈骂道:“这个小死小越,要找你干活了倒跑没影了!”杨越嘴上不说,心里却忿恨极了,所以有什么心事也不跟她妈去说。

而家里的哥哥姐姐们都忙着上班,并且他们的年纪也跟她相差得太远了,大家都把她当小孩儿,没人真正注意过她的情绪,尊重过她的想法,全家唯一和她年龄相当的就是这个大侄子振兴,可是从小到大振兴除了欺负她,抢她的东西外哪里会好好跟她说上一句话!杨越对这个家早就厌倦了,她从很小就盼着自己能快点长大,早点自食其力,离开这个家,去痛痛快快地过属于自己的生活。

而现在就是个机会,虽然说只是短暂的离开家,可是这是个有着冠冕堂皇理由的离家机会,去北京见毛主席,这个理由没人能反对!所以这次杨越下定了决心一定要从家里走出去,去遥远的北京,去闹革命也好,去见世面也罢,管他能不能见到毛主席,只要能离开这个家出去透透气也是好的!

她打定了主意,先在外面和同学们商量好了,找好了搭伴的几个人,然后才回家来跟她妈和哥哥姐姐们说了去串联的事。赵氏没想到自己的这个一直像个闷葫芦似的老丫头竟然这么大胆,想要一个人跑到北京去见毛主席!

她想都没想就说:“你做什么梦呢?一个小姑娘家就想扒着火车上北京?!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你老老实实给我在家呆着,要是学校不上课了,你就收收心,我让你婶儿她们帮着给你找一门亲事是正经的。”

杨越听完也不着急,她知道她妈是个大字不识的老派女人,哪里懂得革命和造反这些事,跟她说也是白说,所以她一声不吭地又去找大哥和大姐商量去了。泽文和贵平听了,开始也都不同意,他们都觉得妹妹太小,这样跑去北京要是路上出点什么事怎么办!

可是杨越态度特别坚决,表示这次无论如何都要去,并且说已经在班上报过名了,同同学们也已说好,如果不去会被人看作墙头草,当成是不支持革命,不爱戴毛主席的落后分子,甚至会被踢出红卫兵的行列。

“要是那样对以后升学和找工作都会有影响的。”她严肃地对泽文和贵平说。

听了她的话,又看到她这个坚决的态度,泽文和贵平也有些犹豫了,现在的政治时局他们也吃不太准,如果真是因为这个事儿,落下不爱戴毛主席的口实那还真是不妙。

“可是,”贵平看着倔强的妹妹不无担心地说,“就这么让你一个小姑娘走那么远,我们怎么能放心呐!”

“要不这样,”泽文说,“我让振兴跟你一起去,他到底是个男孩,这样你们两个路上也有个照应。”

杨越一听连忙摇手,她想,带上振兴,那可就不知道是谁照顾谁了。她跟大哥说:“不行,振兴又没报名,怎么能跟我们一起去?我们班都已经组织好了,我们分成三组,我和戴志诚,黄颖他们几个一组,在路上大家必须和自己的组在一起,不能自由活动,这样既可以防止走丢了,也可以保证这次行动的纯洁性,我们是去搞串联搞革命的,不是出去游山玩水的。这是严肃的政治任务,一切都是有指挥有计划的,不是随便哪个人可以做主多加一个人或是少去一个人的。”

泽文听了和贵平对望了一眼,他们都没想到,这些小孩子们搞得这么严肃,这样看来他们还真的是不好反对了,于是泽文只好说:“既然这样,也算是个政治任务了,家里不好拖你后腿,我们可以同意你去,但是你得保证不能离开组织,在路上跟定带队的人,到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更是不能乱跑,我去过那里,那广场贼老大,跑丢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杨越一见大哥松口了,高兴极了,对她哥这些嘱咐的话自然是满口答应。泽文也知道这个小妹是个很稳当的人,心里的主意也很正,所以斟酌了一下,觉着放她出去见见世面也未尝不可以。贵平见大哥答应了下来,自己虽然还是不放心,但是也知道拦不住妹妹,所以索性开始帮着杨越准备路上该带的东西,又从自己的工资里拿出了些钱给她,让她路上用。

过了几天到了他们约好的日子,杨越高高兴兴地和同学们一起坐上火车,平生第一次离开了煤城奔向了伟大的首都。他们满怀激情,一路唱着革命歌曲,念着毛主席语录,带着最虔诚的心去觐见伟大的领袖。

杨越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了这样崇高的使命感,她坐在满载红卫兵的火车上,看着周围这些和自己一样年轻的充满朝气的脸,自豪极了,她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们不再是那些庸俗的家庭里没有长大的孩子,他们都是领袖的红卫兵,是无畏的革命者,是勇敢的造反派,他们将打碎一切腐朽的,狡猾的,走修正主义道路的敌人,他们将成为托起中国红太阳的光荣的士兵!杨越像千千万万个青年一样带着这样伟大的理想坐在火车上一路奔向了首都北京。

 

泽文和贵平送走了小妹,心中虽然都不大放心,可是也没有别的什么办法,泽文因为一直负责厂里的采购工作,经常全国各地走,所以这时宽慰母亲和贵平说:“外面也没那么乱,小越又是个有主意的孩子,应该没啥事儿,再说了,现在他们红卫兵最牛气,平常人还真没人敢惹他们呢!你们就放心吧。”

赵氏和贵平听了这才稍稍放下些心,赵氏虽说平日里对这个小女儿很少理会,但是哪个孩子不是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当娘的心对自己的孩子那都是心疼的。自从杨越走了后,她就天天守着话匣子听毛主席是不是又接见了红卫兵了,掰着手指头算,小越是不是已经到了北京见过毛主席了,是不是就快坐着火车回来了。这些事情是正处在青春期的杨越并不知道也无法理解的,她这时只知道一心一意痛恨着这个毫不重视自己的家庭,兴高采烈地享受着外面自由的空气。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