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九章一

(2021-10-02 12:49:38) 下一个

十九

长水并不知道大姐关于他未来婚姻的这些计较,他跟往常一样回来和家人过年。早在两年前他最小的妹妹之文也已经大学毕业了,被分配到了沈阳市第一中学当了一名物理老师,现在正放寒假,所以她早早就回来了。

弟弟长空这时参加工作都快四年了,他中专毕业以后就选择回到了煤城,在市里的灯泡厂做了一名机器维修员。现在他已经经人介绍和一位幼儿园的老师确立了恋爱关系,他的人生就此算是开启了新的旅程。

当然,长空爱玩的性子并没有因为成年而改变,他仍然是利用所有休息的时间去找各种新鲜的东西玩,甚至有一度还迷上了踢毽子。只是现在他不再是一个人去了,总是会约上那位眼睛大大的幼儿老师一起骑着自行车奔赴各个场地。

这位小秦老师性子温柔内敛,并不像长空那样爱说爱笑,可是她喜欢看长空踢足球时满场飞跑的样子,或是长空打羽毛球时灵活跳跃的身姿,哪怕是跟着长空一起去踢毽子,她也愿意耐心地在旁边一五一十地给他数着个数。总之无论长空玩什么,小秦老师都喜欢高高兴兴地陪着他,久而久之长空也习惯了这种陪伴,两个人从此便形影不离了。

之华看了好笑,常跟父亲说:“爸,你当年还担心长空贪玩误事,怕他将来生活艰难,你看看现在,他虽然玩心不改,可是老天就是眷顾他,不但让他一切顺遂,还给他留了这么个可心可意的女朋友,你说,这孩子是不是痴儿反多福啊。”

建洲听了也笑着说:“是呀,怎么能想到这个当年最让我和你妈头疼的孩子,原来是自有自己命中带来的福分,如今全不用我们操心了。”

说到这儿,他顿了一下,神情暗了暗,然后低声说:“谁又能想到,那个最聪明的,却原来是个苦命人。”

之华听了,心中一梗,这么多年来,父亲和长水再无半句交谈,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在别人面前再提起彼此。今天父亲的这偶然的低语让之华心酸,表面疏离的父亲内心深处怕是对这个大儿子藏着最深的愧疚和疼惜,还有最难言的感情吧。

之华没有接话,她知道他们父子之间的矛盾已深,今生恐怕无望化解了,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多说无益。不过她想,如果她能竭尽所能让长水过上正常人的生活,对老父亲来说应该也算是一种慰籍吧。

 

长水在之华家跟家人又像往常一样团聚着过了个年,今年之怡和则书因为单位里面事忙孩子又小就决定不回煤城来了,所以家里人显见得少,但是这几年因为多了之华的一双儿女,玲玲和小耀,有这两个孩子吵吵闹闹的,这个年过得还是很热闹的。

小耀今年刚刚两岁半,脸蛋胖嘟嘟的挤得原本细长的眼睛眯眯的,像极了年画上面的胖娃娃。他天生说话晚,这时还只能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蹦话,奶声奶气的逗得大家哈哈直笑。他的姐姐玲玲已经快五岁了,常像个小大人似的领着他。玲玲的性格很像之华,说话干脆,做事利落,人虽不大,主意却不小,在小耀面前俨然就是个大姐姐的样子。

看着这两个可爱的孩子,长水忽然发现自己老了。新的一代已经长了起来,他们正飞快地开启自己的人生,进入那该扮演的角色之中,而我们,长水低头看看自己,已经燃尽了光芒,慢慢地化成灰烬,一点点变得冰冷。虽然他只有三十岁,可是他的人生却好像已经走尽了,剩下来的不过是日子而已。

 

就在长水在心中妄自悲叹的时候,之华却走来对他说:“长水,你有没有空,陪我去趟第一人民医院吧,我想先去见见之前帮爸看病的杨大夫,向她打听点事情。然后再去商店买点东西,你帮着我拿回来。”

原来之华之前就一直打算找个机会自己先去相看杨贵平,刚巧那次建洲有些咳嗽不舒服,她就借这个机会带着父亲到了第一人民医院找贵平看病。当时建洲还纳闷,怎么之华不带自己到她工作的矿总院去?之华也不多做解释,只是说,早就听说第一医院内科的杨大夫不错,想去看看。建洲虽猜不出之华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也知道必有缘故,所以就跟着她一起来见了贵平。

这次相看让之华相当满意,她发现贵平是个很认真负责的人,性格也好,对待患者很有耐心,最重要的是贵平长得还很不错,团团的脸,明亮含笑的眼睛,半长的头发顺着耳后编成了两条辫子,虽然已经三十二岁了,可是并不显得年纪大,她微笑着同之华和建洲讲话,声音柔和低沉,让人心生欢喜。总之,之华认定贵平便是长水今生的良配了。

在回家的路上她向建洲微微透了点意思,建洲心领神会,一路无语走到家门口的时候,扭头对之华说了声:“杨大夫,人挺好。“之华一笑,知道这是父亲也很满意。

所以现在她以帮父亲问病的名义要带长水去见贵平。长水听到是与父亲有关的事本不想理,可是又听之华说还让他帮忙拿东西就不好再拒绝,他穿上大衣陪着之华走去了第一人民医院。

 

贵平今天正值白班,看到之华带着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走进了值班室,她先是一愣,然后立即醒悟过来,这个站在之华身后的人应该就是韩长水了。上次之华带着她父亲来找自己看病,贵平就知道他们应该是特意来看自己的。那次她同之华相谈甚欢,临走时之华曾拉着她的手悄悄对她说,等过完了年就带弟弟来见她,没想到今天他们就真的来了。贵平虽然事先有了心理准备,不过乍一看到长水还是微不可察地红了一下脸。

韩长水真的像小李讲的那样相貌英俊,身材挺拔。这时他穿着一件硬挺的黑呢子大衣,瘦削的脸上架着一副金丝边的眼镜,样子非常斯文有礼,一看就知道是个有文化的知识分子。除此之外贵平还注意到长水隐藏在眼镜后面的那双漆黑的眼睛,那里面就像是凝结着万年的深潭一样,很深邃,甚至可以说有些深沉,他望过来的目光仿佛漫不经心,但是其中包含着的沧桑和哀伤却让人心中一颤,这让她想起了几年前的胡润,在他病重回上海去的前一夜也曾经用这样令人心碎的眼神望过自己,想到这里,贵平不自禁地对长水产生了一种怜惜。

 

这时之华已经开始给贵平和长水介绍认识,她特意把话说得慢些,好让他们两个都有时间好好打量一下彼此。长水并不像贵平一样已知底里,他平静地望着面前这位穿着整洁的白大褂,微微仰脸安静地打量着自己的杨大夫,

他向她伸出了手说:“杨大夫,你好。”

贵平一笑,垂下了眼帘,也伸出手去同长水轻轻地握了一下手说:“你好。”

然后她礼貌地请之华他们坐下,等之华说明了来意,才微笑着开口向他们详细讲述了建洲的病情。当然建洲的身体并无大碍,不过就是寻常的着凉感冒,所以她很快就讲解完毕,最后又说了些应该注意的事项,然后看着之华一笑说:“韩主任,您自己就是专家,其实这些不用我说,您也是都知道的,韩大爷的身体很好,没什么大事,我估计再有两天也就差不多全好了。要是不发烧,其实药吃不吃都行,毕竟‘是药三分毒’嘛。”

之华立刻笑着说:“小杨,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虽说我也是大夫,不过‘医者不自医’,给自己家人看病心里总是有顾忌。”

说完,她又扭头对在一旁发呆的长水说:“长水,你不知道,小杨大夫在这里的内科是出了名的细心,又是个热心肠,对患者可好了,我听说有很多患者最后都把她当亲人一样看待了呢,是少有的好医生!”

贵平听之华在长水面前这样盛赞自己,有些不好意思,微微低了低头。长水看到大姐忽然转向自己夸了一通贵平,知道现在应该自己接话说些什么,

他忙抬眼望向贵平客气地点点头说:“对患者好的医生一定是好医生。”

贵平感觉到长水温和的目光,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回答道:“这是我们当大夫应该的,再说很多老患者后来也帮了我不少忙,俗话说得好‘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嘛。”

长水眨了眨眼,他觉得贵平这话让人听了心里透亮儿,好像世界在贵平那里变得无比简单,我为人人,便人人皆可为我一样。这样自然朴实的处事哲学让长水佩服,他不自觉地仔细打量了贵平两眼。

贵平虽然没有那种让人惊艳的美丽,可是她的样子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她的颧骨略有点宽,显得脸圆圆的,可是她很瘦,眼睛也大,所以配上这样的脸型倒并不显得臃肿,她的眉很淡,鼻子不高,嘴唇薄而小巧,这时她轻抿着唇,嘴角稍稍上扬,看起来和蔼可亲,让人不由地认定,她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也许倒退十年,贵平这样的样貌会给人一种娇小,俏皮的印象,不过现在,长水在她的眼角眉间看出了隐含着的岁月的沧桑沉淀,一切曾经青春飞扬的东西,这时全都落入了尘埃,现在的她多了一份沉静和圆润,使人望之心安。

贵平察觉了长水默默地打量,心中一跳,随即对长水露出了微笑。长水看到贵平好看的牙齿,才惊醒过来,自己这样盯着一位女同志看有些不妥,他连忙也对贵平报以笑容。

之华在旁边看着这两个人的情形,心中满意,看来第一次见面两个人对彼此的印象都不错。目的达到了,她便带着长水起身告辞,同时嘱咐贵平,过两天一定要到家里来玩,自己要好好感谢她给父亲看病。贵平虽然满口谦辞,但最后架不住之华的热情相邀,还是点头答应周末的时候去韩家做客。一切可以说是非常圆满,之华高高兴兴地带着长水走出了第一人民医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