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九章五

(2021-10-13 13:26:17) 下一个

 

那天之后,贵平就像是吃了定心丸,一心一意地把长水当作了自己的男朋友交往起来。而长水却还在对世俗温情的向往和理智的强烈自责中苦苦徘徊,他知道自己给贵平释放了错误的信号,可是他却不想这么快地去纠正,人都是自私的,长水明知道自己什么都给不了贵平,未来也可能只会拖累她,可是他却贪恋贵平的温存无法果断地放手。

直到他假期结束快要走的那天,之华同他深谈了一次,长水才敞开心事,详细地跟之华吐露了自己的真实想法。

对于这事之华倒是没有像长水这样多的顾虑,那天她开门见山地就对长水说:“这些天你也同小杨大夫接触过几次了,我看你们玩得很好,怎么样,你觉不觉得贵平是个平实又可靠的姑娘,有没有想过以后同她共同组建一个家庭?”

长水早料到大姐会这样问他,所以他也没觉得为难,稍一思索就回答说:“大姐,其实你的想法我早就猜到了,你一开始就想把贵平介绍给我,如果是以前我可能立刻就回绝掉了,因为你知道,我是真的打算独身一辈子的。

可是这些日子在同贵平的相处中,我承认自己对她产生了好感,你说得对,贵平确实是个好姑娘,我虽然无法爱上她,但是喜欢和怜惜是有的。可是,大姐,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更不能害她呀!贵平已经够苦的了,而我,你是知道的,我现在的这个样子怎么能够配得上她,我以后只会拖累了她,所以我——”

之华不等长水说完,就摇着头打断他说:“你现在的样子怎么了啦?哪里配不上贵平?长水,你不要老是钻这些牛角尖!你是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才生,现在在国有大厂里做助理工程师,还有你仪表堂堂,性格温柔宽厚,你这样的人材,应该是贵平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的才对!”

她看长水要接话反驳,便摆摆手不让他说,自己接着说下去:“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顾虑自己的病嘛,怕贵平嫌弃。其实你的这个病就是个心病,我倒觉得你老是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呆着,每天胡思乱想的对你这个病没有什么好处,相反如果你能和一个谈得来的人,就像贵平,一起组建个家庭,开始新的生活,反倒会对你的病起到治疗的作用。

何况现在你的病本来也控制得不错,只要你按时吃药,以后又有贵平这样有耐心,懂医学的人在身边照顾,就是彻底好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所以,你怕什么,我觉得,你完全可以抛去这些顾虑,踏踏实实地和贵平好好谈个恋爱,差不多半年一载的就可以结婚生子,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了,毕竟人家贵平也是老大不小的了,你们两个这个时候能彼此看对了眼儿,那是多不容易的事呀,你不要再犹豫了,既然彼此都有了心,这事就这样定下来吧。”

长水被之华一番话说得没了主意,他这些天来心里天人交战得厉害,现在听了之华的这话仿佛是为自己屈从于现实的温情找到了实际的理由,他想,如果就听大姐的,闭上眼睛点了头,自己是不是就能收获一个温暖的家庭呢?

可是,他抬起头看着之华,终于还是过不了良心的这道关口,问道:“大姐,你说的这些都是站在我的这边,计算着贵平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帮我逃离精神病的折磨,可是如果我们切身地为贵平想想,我们这样做真的不会害了她吗?她现在之所以认定了我,是因为她还并不知道我有这样的病,而我的病我自己知道,大姐,怕是这辈子难好了,这样对贵平不公平,会让她因为我一生受累的。”

之华看着长水眼中的伤痛,有一些欣慰,也有一些痛惜。她知道,这样看起来长水对贵平是真的动了心了,这让她欣慰,自己的努力没有白费,到底让这个偏执的弟弟喜欢上了贵平;另一方面,她当然痛惜长水,这个最优秀的弟弟为病所累,连和喜欢的人建立个家庭都不敢了。

之华想,这次她无论如何都要帮长水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所以她开口对长水说:“这就是我为什么看中贵平的原因,因为她对感情执着,她也足够坚强,长水,你是知道的,贵平之前的那个男朋友病得都快要死了的时候要求同她分手,贵平不但不同意还想立刻去嫁给他!所以,这样的女人,你觉得她真的会计较你的这点病吗?她看中的是感情,她愿意为自己的感情付出所有!

我觉得,以其你在这里因为这个病而犹豫不决,还不如日后好好地对待贵平,毕竟像她这样的女人是值得人好好去珍惜和爱护的。这样你们也可算是相互慰籍,各得其所,这是多么好的事情!你相信姐姐,你们一定能组成一个很温暖的小家,以后还会有自己可爱的孩子,到了那时你就会知道,自己现在的这些踌躇是多么的幼稚和可笑了。”

之华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长水已经无言可以回答了。他虽然仍然没有被说服,可是他选择了闭上眼睛,他想,我只是一个凡人,软弱,甚至卑鄙,可是我累了,我渴望被救赎,渴望拉一个人来帮我承受这生命之重。

 

长水在回长春前夕同贵平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两个人开始通信传情,之后的一年中只要一有假期,长水就会回煤城来见贵平,两个人的关系持续升温,贵平迷恋长水的才华,长水沉醉于贵平的温柔,他们两个真的如之华预言的那样,彼此慰籍,在现实生活中互相救赎。

这期间长水有几次忍不住想把自己有病的事告诉贵平,可是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他不忍破了这个美梦,他恐惧再次退回到曾经冰冷孤独的世界里去。人是自私的,也是贪婪的,他原先抱定独身的信念,以为自己已无欲无求,可一旦再次掉入温柔乡里,心中立刻起了盼头儿,对于这个俗世的欲念也如野草般丛生,午夜无眠长水冷酷地审视自己,从前的那个愤世嫉俗,万念俱灰的人不过是为了活着惺惺作态而已,一切也许都是给怯懦的内心找的借口罢了,当外面的世界忽然向他抛来春意柔媚时,他同这万千人一样贪恋迷醉,把那一切良知准则抛诸脑后!

事到如今长水知道自己回不了头了,他唯有用之华的话来略做安慰,那就是日后好好珍惜爱护贵平,好好管制自己的病,万不能害她因此生活艰难。下了这样的决定,长水才慢慢安下心来。

后来贵平看时机成熟,就带着长水去见了自己的家人。贵平她妈高兴得简直合不拢嘴,大哥泽文还找了个机会跟长水长谈了一次,大概就是说自己的这个妹妹不容易,希望长水日后能好好待她,长水自然是一一都答应了下来。这样长水也算是正式进入了贵平的生活圈子,没过多久不论是贵平的亲戚朋友还是医院里的同事,大家都知道了他们恋爱的事,这些人里有真为贵平高兴的,也有羡慕和嫉妒的,总之贵平这次是彻底的扬眉吐气了。

只要长水来煤城,贵平他们两个就恨不得天天呆在一起,后来大家都笑称他们俩是“压马路能手”,两个人沿着长长的一条街走过来走过去,仿佛有说不完的话似的。之华看到这样,长舒了口气,终于把心放到了肚子里,这个差点毁了的弟弟总算是被自己拼死拼活拉了回来,现在她也可以告慰母亲的在天之灵了。

 

一九六六年的春天,长水和贵平在亲人的见证下举行了简单但也算是隆重的婚礼,偕手结为了夫妻。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