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九章四

(2021-10-10 10:07:28) 下一个

 

到了人民公园长水看到贵平和另外一个女孩已经拎着冰鞋在大门口等他了,他莫名地松了口气,原来并不是贵平同自己两个人的约会,还好,这样可以避免尴尬,也不用努力寻找话题来减少彼此的心虚了。长水心一松,脸上就露出了明朗的笑容,高兴地朝贵平她们走了过去。

贵平看着长水染了朝气的笑容,心中涌起一丝甜蜜,旁边的秀荣用手指轻轻捅了捅她,在她耳边小声说:“这个韩长水还真是长得一表人才呀!贵平,你有福气!”

秀荣和贵平是打小一起长大的好姐妹,她们两个年纪一样大,一起考上的护专,后来又一起被分配到了第一人民医院当了护士,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形影不离,好得跟一个人似的。当年她们还小的时候,两个人还曾共同立下了“一辈子不嫁人”的志愿,只是秀荣没有贵平那样意志坚定,年纪到了,她架不住家里人的催促和亲戚朋友的介绍,最后还是早早嫁了人,如今儿子已经生了两个了。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她和贵平的友情,她们两个仍然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这些年来她眼看着贵平蹉跎了岁月,饱受了情伤,心中也是充满了同情,如今听说贵平有了这个新的转机,她自然是打心眼儿里为她高兴。今天陪着贵平来见长水,虽说是为了掩饰贵平的不好意思,其实也是她要帮着贵平掌掌眼,考察考察这个韩长水。

秀荣看着远远走过来的长水,心中非常满意,她觉得贵平这回算是苦尽甘来了,不过她不忘自己作为朋友的责任,心里想着,一会儿得想办法好好盘问盘问这个韩长水,一是看他脾气性格,行事做派怎么样,配不配得上贵平,万一要是他空长了个好腔子,里面倒是个酸文假醋的草包那就不行了;

二是如果这个韩长水一切都好,人如其表,那么自己就更要替贵平探探他的口风,看他对贵平到底有没有意思,总之,贵平不好意思出口的话,今天秀荣打算全都承包下来,无论如何也要帮贵平把这件事弄清楚,好的话,就把他们撮合成了。

 

长水笑着走到贵平和秀荣的面前同她们打招呼时可是万万也不会猜到秀荣心里的这些打算,他现在很高兴地在贵平的介绍下同秀荣握了手,彼此认识了,然后抱歉说,让两位女同志久等了,所以今天应该由他来请她们二位游园,边说着也不等贵平她们反对就主动到售票处去买了三张票,同她们一起走进了公园。

 

冬天的公园也没有什么好景致可看,进了正门沿着主路一直往前走,没多久就看到了一个大喷泉,喷泉中间塑了一座哪吒闹海的雕像,贵平停下来对长水介绍说,夏天的时候这里填满了水,从龙口和龙尾会分别喷出水柱,非常好看,可惜现在是冬天,怕水池冻住,管理员已经把水都抽干了,只留下这座高举着乾坤圈的哪吒在闹旱地,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长水笑着听完贵平的介绍,他每年回煤城几乎都是冬天过年的时候,夏天并没来过几次,何况他这些年哪里还有逛公园的闲情,所以这里倒是第一次来。这时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座在空旷的公园里横空出世的喷泉,凭心而论,这喷泉雕像做得还是很生动的,题材也有趣,

哪吒身穿红肚兜骑在老龙身上,双眉倒立怒眼圆睁,他左手按住龙脖颈,右手高举乾坤圈,仿佛立刻就要手起圈落,砸碎老龙头,而他胯下的老龙身缚混天绫,昂首摆尾,好似在仰天长啸。最难得的是整座雕塑只用纯白,只有哪吒的肚兜一抹红色,在近处的苍松和远处的蓝天掩映下颇显干净灵动。

长水不禁赞叹,这哪吒虽然藕臂粉腿,形容好似个团团小儿,可是他骑龙浴血,气势冲天,让人一望便知,他是一个盖世英雄,可以战天斗地。而那老龙虽然受制于人,却仍然百转千折,头向苍天,角露峥嵘,强悍不屈之气迎面扑来。

长水一时兴起指点着这座哪吒闹海跟贵平和秀荣略说了几句自己的看法,秀荣听得一愣一愣的,她笑着对贵平说:“到底是知识分子,这哪吒闹海我看了这些年了,也没看出这么些个门道来!就是觉得夏天时喷出水来热热闹闹的挺好看,具体怎么个好看法却说不出来,今天听了韩同志的这分析,可真是长见识了。”

长水倒被她说得不好意思起来,笑着说:“我不过是看这座喷泉有趣,一时胡说的,让你们见笑了。”

贵平担心长水窘,赶紧说:“你说的那么好,怎么是胡说呢?我们都很爱听。”

秀荣听了一笑也跟着说:“是呢,我就佩服你们文化人这点,不像我们这些人看到的东西,心里虽然有但是嘴上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就是说出来也不如你们说的那样好听!”

长水被她们两个这样一捧虽然连连摆手说过奖,但是心里还是很舒服的。他们就这样说说笑笑一路来到了湖边。

 

到了湖边换上了冰鞋,三个人开始在湖面上溜了起来。长水虽然会溜冰,但是并不像弟弟长空那样精通,他这时看着贵平和秀荣在冰上好像一双自由飞翔的燕子,迎着风踩着冰灵活自如地飞舞,特别是贵平让长水大开眼界,平时她总是一副稳重安静的样子,没想到在冰面上她竟是这样的飒爽,充满了生命的活力!长水的眼睛跟随着她四处飞舞的身影,看着她颈上的黄纱巾随风飘扬,给她填上了一种娇艳的美丽。

这样的贵平点燃了长水心底里的激情,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开心了,这时他仿佛忘掉了近十年来发生在他身上的所有悲剧,他抛开了那些压在心中的重石,让自己又回到了可以凌风而舞的少年时代,他敞开怀抱踏着冰追上了贵平和秀荣,同她们一起在冰面上飞奔,旋转,嬉戏,放肆地大笑,在身体的加速度中,在扑面而来的冷空气里面他感觉到了久违又久违了的朝气从胸中蓬勃而出,他在心里情不自禁的哼唱起那浪漫的,充满了激情的《西风颂》:

 

是你,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

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

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

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

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

在水天辉映的波影里抖颤,

而且都生满青苔、开满花朵,

那芬芳真迷人欲醉!

……

请把我尘封的思想散落在宇宙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心声,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巴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哦,西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他知道是贵平唤醒了他,使他又重新有了追求光和火焰的勇气,他望着贵平笑意盈盈的眼睛,终于对这个女人产生了依恋之情,如果他今生还有希望得到平凡的幸福,那么这把打开他心灵枷锁的钥匙就一定握在贵平的手里面,长水看着贵平瘦弱的肩膀,她真的能帮自己撑起一个温暖的未来吗?

当贵平再次滑过他身边的时候,长水鼓起了勇气快滑了几步跟上了她,然后伸出右手轻轻地拉住了贵平的手,他能感觉到贵平轻抖了一下,可是她并没有挣开,反而是任由长水拉着,跟着他的速度调整了脚步和长水并肩沿湖一路滑了下去。

长水握着贵平纤细的手,领着她在冰面上漫无目的的滑着,一切都很好,很顺利,他有意不去深究这画面背后的那些含义,把所有的理智都推的远远的,他希望时间就停顿在这一刻,他和贵平就做两个没有过去和未来的人,甚至是没有思想的人,他只想要这种感觉,轻松,舒服,忘乎所以。

 

秀荣在后面看到他们两个手牵着手并肩在湖面上踏冰而行,只是觉得好看,她心中暗暗高兴,看来并不需要自己再做什么了,贵平的婚事这次是真的要成了。秀荣抿着嘴儿笑了一会儿,之后忽然意识到,他们两个已经成双成对了,自己还在这里岂不多余!

可是要找什么借口溜走呢?她实在不忍心这时叫住贵平他们,那样恐怕这两个人都会不好意思的,那她可就帮了倒忙了。所以秀荣眼珠一转,心想,干脆自己就这么悄没声儿地开溜得了,反正这时他们两个都没心思注意自己。于是,秀荣悄悄地倒滑了几步到了岸边,换下了冰鞋,猫着腰蹑手蹑脚地走了。

沉浸在喜悦中的贵平和迷醉的长水果然都没有发现她的离开,他们两个就这样拉着手在湖上随意地滑着,谁也没有说话,他们在这种默契的沉默中找到了两情相悦的感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