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六章三

(2021-09-11 14:54:20) 下一个

 

东北的秋天很短,十月下旬天就开始转冷,到了十一月初,冬天便正式地开始了。在这个闹饥荒的年代,冬天变得尤其难熬。长水他们工厂的待遇还算是不错的,食堂里常常还可以打到一些粗粮混着野菜做的馒头,虽然没什么油水,但是多少也算是正经的粮食。长水虽然整天还是觉的饿,不过对付着活下去倒也不成问题。

自从他正式工作以后,有了固定的工资,他就告诉之华和之怡她们不用再给他寄钱和粮票或者吃的东西了,他已经可以自己养活自己了。他跟之华她们说,还是多照顾还在大学读书的长空和之文吧,毕竟他们都还是在长身体的时候。

之华和之怡听了也都很欣慰,长水可以自食其力,不用再让人操心了,所以之后,之华她们便不再接济长水,而是把钱和粮票都邮去给了长空和之文。长水本想,自己也尽量每个月节省些钱粮出来给长空他们邮去,减轻一些姐姐们的负担,但是一是他刚开始工作挣的钱本来就不多,二是吃饭和抽烟这两项必不可少的开支实在是很大,他一个月的工资只是将将够敷衍,想有剩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他很惭愧地跟姐姐们写信说,等以后他的工资高一些了,他一定努力攒些钱给弟弟妹妹们。结果,之华和之怡分别回信,口气非常一致地告诫他,只要安心工作,照顾好自己就行,弟弟妹妹完全不用他操心。之华还特别着重地说,让他一定把钱都花在自己身上,尽量多吃些东西,绝对不可以再把身体搞垮了。

长水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用,如今两个姐姐只求他能平安就好,哪里还敢指望他来帮什么忙。他自嘲地想,这样也好,我虽然没用,但至少如今能够自食其力,不给别人添麻烦了,也算是一件好处。

 

到了快过年的时候,长水的单位放了假,长水提着行李包踏上了去煤城的火车。虽然他并不愿意见到建洲,可是如今煤城之华的家已经俨然是他们兄妹的新家了,过年全家总是要相聚一次的,长水现在对于过往的一切已经看破了许多,所以并不打算在大家都高兴的日子里做什么讨人厌的事,也不想让大姐再为自己操心,他安安静静地接受了大姐的一切安排,配合她的希望如期返回煤城他们的新家过年。

 

他是最后一个回来的人,长空和之文放了寒假就回到了煤城。他们在这里早就已经像当年在老家那样又找到了归属感,煤城现在有很多他们的朋友,长空不用说,一回来就呼朋唤友地跑出去玩了,几乎天天不着家。

之文虽然不像长空有那样多朋友,不过当年转到这边高中读书的时候也交下了一两个闺中好友,所以回来后也常常约了小姐妹一块上街去。上了大学后,之文变得越来越开朗自信,性格也比从前活泼了很多。总之,煤城现在对于他们兄妹来说,已经是真正的家了。

长水看到这样,真心地为他们高兴,只是他自己还是会常常思念过去有母亲的家,甚至会想念梨树县里的那座老宅。

 

不过,生活当然永远都不会倒退回去,不管你是否痛苦渴求,都只能一步步向前走,而生命也在以一代又一代的方式代谢繁衍。这次他回来,知道的头一件喜事就是他们的大姐之华已经怀孕了!

但是之华的这头一胎怀得并不安稳,在这个饥荒的年代,大人和孩子都营养不良,之华虽然已经怀孕五个月了,可是她的体重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轻了不少。她也常常觉得头晕站不住,有一次还有了轻微的出血。

东城自己就是妇产科的专家,他很明白这全都是因为营养跟不上的缘故。他已经在想方设法地省下钱和粮票去给之华换些鸡蛋和肉之类高蛋白的东西来补充营养,可是他每个月还必须给留在老家的两个孩子寄钱去,现在的这个时候,他的前妻和孩子们也等着他的这些钱在救命,他绝不能因为之华肚子里还没出生的孩子而放弃原来的骨肉,所以东城能拿出来的钱真是少之又少。

而之华的工资还要分出来去帮助父亲来供长空和之文这两个学生。东城眼看着之华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却不知道该怎样开口劝她多留一些钱出来给自己补身体。而之华又好强,这些事从来都不肯跟长水他们兄妹提起。

 

这次过年大家回来后,长水和之文都细心,先开始听说大姐怀了孩子都只是高兴,可是后来就慢慢发现了之华的虚弱。长水几乎立刻就猜到了其中的缘故,不过他不是医生还不敢确定,又知道去问之华她一定不肯说,所以就悄悄地单独同姐夫东城谈了一次。

东城本来不好主动开口说这些事,现在看到长水来问,便实事求是地讲了他们的窘况。长水证实了自己心中的想法,不禁心痛起姐姐来。他思来想去,自己真是没用,工作了有半年竟一分钱也没攒下,此时完全没办法帮助大姐。

最后,他去找了之文和长空,把之华的情况详细说了,告诉他们,东城甚至做了最坏的打算,就是之华有可能流产,而在怀孕五个月的时候流产对孕妇的身体损伤会很大。之文和长空听了都差点掉下泪来,他们都知道是自己拖累了姐姐。

最后几个人商量,长空和之文开学后再不要之华寄来的钱了,他们尽量自己想办法节省花钱。但是长水知道,这个节省就是从嘴里省,可现在大家本来就吃不饱,再要弟弟妹妹这样省,他们的身体怎么受得了!所以他跟他们保证等他回到单位,只要一发工资就会给他们寄一些过去,让他们不要苦坏了身体。

之文很理智,她没有拒绝大哥的好意,因为她知道,单靠父亲的工资真的是供不起她和二哥上学吃饭,但是她也知道大哥刚参加工作不久工资并不高,就算再省吃俭用能攒下的钱也不会多,给了她和二哥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所以她当晚就给二姐写了封信,说明了大姐现在的情况,请求之怡如果可能尽量给予他们帮助。

而长水这边大话说了出去,便下定了决心,等过完了年回到厂里就把烟戒了,再勒勒肚子,应该能省下一些钱,到时希望能帮到大姐和弟妹们。

 

因为粮食的短缺,韩家的这个年过得也是紧紧巴巴的。之华由于身体的缘故也张罗不动了,还好之文长大了又细心,她心疼大姐,把姐姐家和父亲家里所有的活都包了下来,长空和长水也听她指挥,凡是出力气跑腿的事哥俩抢着就干了。之华看到弟弟妹妹们懂事,心里很欣慰,她自己的身子实在撑不住,所以就索性放开手什么都交给他们去做了。

只是她发现,之文他们不管买什么都不来找自己要钱,就有些纳闷,这两年虽然家里困难,但是年夜饭总还是要吃点好的,她不知道之文怎么打算的,怕这是他们兄妹第一次自己张罗过年的事不敢花钱,所以有一天特意叫了之文过来要塞给她钱去买些肉和面,没想到之文竟然很坚决得拒绝了。

她对之华说:“姐,你的这些钱自己留下来养身体用,家里过年的东西我都和大哥二哥一起买好了,你放心,过年保证能让全家吃上一顿有肉的饺子。”

之华愣住了,她紧接着问:“你们哪儿来的钱买这些东西?”

之文一边扶她坐下一边说:“大姐,你的身体怎么样我们都看出来了,你怀着孩子还要苦勒自己,省下来的钱都给了我和二哥,这怎么能行呢!所以我们几个商议了,从现在开始再不能拖累你了,也让你轻松轻松,为自己和孩子多着想着想。”

她看到之华立刻 就要反驳,赶紧接着说道:“你别着急,今年过年用的钱我是跟爸要的,虽说爸平时要供我和二哥也攒不下什么钱,但是多少还是有点积蓄的,这点钱总能拿得出来。我知道你还担心我们之后上学的花销,大哥已经说了,他以后会每个月省些钱来寄给我们,我还给二姐写了信,她现在和二姐夫两个人挣工资又没有孩子,二姐夫家里负担也不重,所以我就请她多帮些忙,想来二姐是不会拒绝的,我和二哥以后生活上再节省点应该就没问题了。”说完,之文认真地望着之华,希望大姐能够认同他们的想法。

之华听完了小妹的这一番计较,心里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小妹小小年纪就没了母亲,如今又赶上这样的年景,孩子瘦得一把骨头一样,说的好听是苗条,其实还不是饿的!如今看到自己身体不好,还主动出来帮着谋划全家的生计。

想到这儿,之华不禁叹了口气,这大饥荒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过去,现在像自己这样在城里挣得并不算少的家庭都活得如此的艰难,那些农村里的农民可想而知会是个多么凄惨的情况,这样的日子真是让人望不到头啊!

之华第一次对这个国家的未来有了怀疑,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家最后怎么还是让老百姓挨饿了呢?她不禁有些悲愤,真的是天灾吗?之华闭了闭眼睛,饱经了世事之后,她没法天真地再去相信这样的解释。

而就是在这么糟的时候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却来了,她感受到这个小生命在她身体里的成长,可是她却没办法让自己和她的宝贝吃顿饱饭!这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之华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无能和软弱,在好似猛兽般的饥饿面前,她再也要不起强了。

她开始认真地考虑之文的建议,她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这样下去不行,只是不舍得因此亏待了弟妹,现在既然他们都长大懂事了,知道为自己分担重量,如果她再继续坚持不放手,倒反而是矫情了,

所以之华抬眼对上之文认真关切的眼神点了点头说:“也好,你们都大了,知道心疼姐姐,我很高兴。现在就先按照你说的这样办,等到我养好了身体顺利生下了孩子后,咱们再商量以后的事。”

之文本来还担心,大姐一直都很好强,不会这么轻易同意他们的计划,没想到之华竟然这样拿得起放得下,看到事实如此,便并不再硬撑,一口答应了他们的提议。之文在心里暗暗点头,到底是大姐,聪明果决。

她笑着对之华说:“你同意了就最好了,以后家里的事你就不要再操心了,好好养身体,别再饿着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了,过几个月后给我们生个健康的小外甥出来吧!”

听之文说起孩子,之华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她用手轻轻摸了摸肚子,笑着说:“你怎么知道一定是个小外甥?依我的心意,最好是个女儿,以后才是和娘最贴心的呢。”

“男孩儿女孩儿都好,最重要的是孩子健康身体壮!”之文欢快地笑着说,“姐,过年那天咱们多包些酸菜大肉馅的饺子,你敞开儿了吃,好好给我们这小宝贝补补!”

之华这次没说话,她冲着之文笑着点点头,只是心中的酸涩却有些按压不住,只好勉强对之文说:“行了,我累了,想睡一会儿,你出去忙你的去吧,过年的事我可是全交给你们这几个孩子了,可别给我整砸了。”

之文立刻笑着说:“放心吧,姐,你就踏踏实实地安胎,我们保准能让你过上一个好年!”边说着边帮之华躺下盖好被子,才关上门出去了。

 

这个年最后在东城和之文他们兄妹几个人的张罗下终于圆满过完了,大年夜的时候他们一家人欢欢喜喜地包了顿肉馅白面的饺子,让大家都吃了一顿饱饭,每个人都很满足,就连彼此不说话的建洲和长水在这个时候情绪都变好了很多。长水再次承认,有时候,胃得到了满足,精神也是会跟着满足的,在这一点上来说,人确实是有动物的本能的。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