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篇小说连载《此世,此生》第十三章下

(2021-08-23 12:30:50) 下一个

 

长水开始整天待在病房里发呆,有的时候会焦躁地在地上走来走去,从这面墙到那面墙,他反反复复地走,他不停地想,怎样才能给自己找一条出路,怎样才能获得解脱。

然而,也许苦难还远没到结束的时候,命运仿佛觉得加在长水身上的重压还不够重,这一天它让长水走到门口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走廊里护士长和一个医生的谈话。

 

护士长说:“张大夫,我听说你上个周末去参加婚礼去了,是你们家老肖他们政府里什么人家办事儿吧?”

长水听到张大夫略带炫耀的声音说:“是啊,是市委宣传部李副部长家的独生子娶媳妇。那场面,我跟你说,在咱们全市绝对是头一份!别的不说,光是市委一把手李书记主婚就够有面子了吧,更别说那些来贺礼的,市委里面大大小小的干部都到齐了!这还不算,好些工商口上有头脸的人物那也是全都去了。哎,你猜这新娘子是什么人?”

“看你这话问的,这我上哪儿猜去呀!我又不像你,能跟着你们家肖大处长见大世面,我知道的那市委里面的人名差不多还都是你告诉我的呢。快说,到底是哪个干部家的姑娘?”

“哎呦,你还别说,这回这个新娘子的娘家说了你还真知道。并不是什么一般干部家的女孩,大资本家方万山知道不?”

“听说过,啥?李副部长让儿子娶了个资本家家的小姐?!”护士长很惊奇,

“这有什么,”张大夫不以为然地说:“资本家和资本家还不一样呢,那方家虽说解放前是咱长春有名的资本家,可是听说人家方万山当年就秘密地帮地下党做过事情,所以解放后方家毫发无损,后来还成了红色资本家。

你想啊,这李副部长在市委可是和李书记是一条绳上的,那是响当当的当权派,而这方家,别看如今公私合营了,可人家每年都还拿着好大一笔定息呢,更不要提人家原来的家当了!这两家如今结了亲家,啧啧,真是既有权又有钱啦。”

“哎呀,这里面还有这么些弯弯道道,”护士长感叹地说“看看人家这亲结的,那这小两口日后还不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呀。哎,那新娘子你看见啦,长得好看不?”

“当然看见啦,你还别说,这方家小姐还真是长了个好模样,白白净净的,那眉眼儿就跟画儿上的一样,气质特别好,比那大众电影上的女明星还好看。就是不知道怎么的,看起来好像有点没精神,不怎么爱说话,也不笑,倒像是个冷美人!”说完,张大夫和护士长都笑了。

 

长水靠着门坐在了地上,那笑声在他耳边无情地回荡着,他开始跟着它们的频率也笑起来,越笑声音越大,越笑越癫狂。他站了起来,开始疯狂地砸门,他声嘶力竭地喊:“让我出去!让我出去!让我再看看她!”

张大夫和护士长都吓了一跳,赶紧跑了过来,她们看到发了疯的长水,又赶快扭头跑去找周大夫和护理员。周大夫来了后,看到了完全失去了控制的长水,他只好和两个护理员一起打开门,把想要往外冲的长水强行抓住按在了床上。

长水开始疯狂地挣扎,反复嘶叫着的还是那两句话:“让我出去,我要再看看她!”

周大夫也不知道长水到底想看谁,不过目前的情况也没法好好地问,他接过随后跑进来的张大夫递上来的镇静针想要给长水注射。可是长水挣扎得太过剧烈,他仿佛是在用全部的生命去抗争。

周大夫没有办法下针,只好又吩咐护理员去拿绳子,最后他们像对待12号一样把长水死死地绑在了床上,然后给他注射了强力镇静剂。他们在旁边看着长水从拼命地反抗到慢慢失去力量,最后沉沉地睡着了,这才关了灯,离开了病房。

 

长水睡着了,在强力镇静剂的作用下,他睡得很好,连梦都没做半个。他的灵魂彻底休息了,他的精神世界的大门终于关上了。从此后,它们不再会轻易向任何人敞开,世界太冰冷,太无情了,长水只有退回到他曾经的精神家园中去,在那里画地为牢,把自己死死圈住才能感到安稳。就像8号的孙强,在幻觉里给自己找了一条活路。

当长水屏蔽掉这个世间所有的现实,为自己创造一个幻想的家园的时候,他会发现这里有最美的花,最善良的朋友,最好的事业和最想见到的,亲爱的她们。母亲和舒雅会在开满野花的山坡上等着他,这就像是一幅油画,挂在舒雅房间里面的油画,人和花都画得模模糊糊的不太清楚,就像是记忆深处里面的一个最美好的印象,正因为看不清楚,所以才格外的美丽。

幻觉可以把一切都变得模糊,它柔和了现实锋利的锐角,满足了个人对于幸福的全部追求,这是一个魔法的世界,它可以给人温暖,让人陶醉。“庄生晓梦迷蝴蝶”这个“迷”字便道尽了幻觉里全部的魅力。现实的世界和幻想的家园,在这此岸和彼岸之间,如果说我们活的不过是感觉,那么真实二字还有意义吗?

这悬在人类头顶上的千古谜题,无人可解。而在长水躺着的这家医院里面,或许我们可以这样问:“究竟谁才是病人?”

 

长水在接近黎明的时候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片漆黑。他的头还很晕,他想坐起来让自己清醒一下,可是却发现他动不了了。为什么?!他吓了一跳,试着用手去撑床,然后发现自己的胳膊好像是被绳子死死地捆住了,紧接着他就感觉到在他的腿上腰上还有好几道绳子,它们把他紧紧地绑在了床上。

长水先是很震惊,之后意识一点点复苏,脑海里出现了昨天下午的情景。他一下松了浑身的力气,心底里开始冒出凉气。舒雅最终还是嫁给了李建军!她把自己当作祭品献给了命运!

长水再次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眼角滚滚而下。那缠绵的,眷恋的,撕心裂肺的,此时都化成这清泪从他的心里流了出来。他和舒雅的爱情,可刻骨,可铭心,就是不可以圆满。舒雅,亲爱的你,可怜的你,那样诛心的婚姻要锁住你的一生了吗?

 

长水再次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黑暗,他感到胸口很痛,下意识地想用手去按,手腕却被绳子死死地勒进了肉里。动不了,他一动也动不了。除了躺在那里,面对着这片黑暗,别的他什么都做不了。黑暗稀释了时间,被绑在床上的长水现在感到每分每秒都是那么的漫长。天什么时候才能亮呢,他们什么时候才肯放开自己呢?

他开始觉得渴,必须马上喝水,否则就好像会活不下去了一样。长水不能忍了,他张口喊人,然而他的嗓子竟沙哑地发不出声音!他无助地眨眨眼睛,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到天亮,有人想起他的时候。

因为渴和紧张,他的心越跳越快,明知道动不了,却越想去动。他开始来回拧手腕,希望能让勒在那上面的绳子变松一点,他也想翘腿,还想坐起来。因为不停地摩擦,他的手腕很快就破皮出血了,绳子上的毛刺吸着血扎进了肉里面,又痒又疼,这刺激得长水全身发胀。

他的身体越来越不安,精神越来越惊恐。他想跳起来逃,却只是动不了。身体被牢牢地禁锢住,原来是如此残酷的一种刑罚,长水现在觉得从里到外,到处都是尖刺在一点一点扎进他的身体里,这感觉恐怖极了。他大张开嘴,拼命地吸气呼气,生命正在慢慢地从这个身体里面流走,这应该就是死的感觉,身体的一切部分都不受控制了,灵魂里面一片空白。

长水只能在喉咙里只反复翻滚着一个低低的惊呼:“啊——”。就像是一个人在跌落悬崖的瞬间最后喊出口的惊呼,带着极度的惊恐,被迫放弃一切而跌入未知,这是我们自从有生命以来对死本能的恐惧。不幸的是,此时,这个瞬间在长水的身上被拉得很长很长,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结束,也许要等到时间的尽头。

 

当太阳终于升起来的时候,长水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几世几劫,明亮的阳光多少唤回了他些许的意识,他仍然活着,死竟是如此的不易!

周大夫终于来了,他让人把长水解了下来。当禁锢解开后,长水却有好一会儿动不得。他觉得浑身发软,双眼完全找不到焦距,拚尽了全力他才勉强张开干裂的嘴唇吐出一个字“水!”

周大夫连忙让人拿来了水,然后小心地扶起长水,自己坐在后面撑住他,才把杯子递到了长水的嘴边上。长水一点一点慢慢地吞咽,他之前虽然渴极了,但现在喝了几口这冰凉的水,他的胃却开始抽搐,他不可抑制地拼命干呕起来。

周大夫扶着虚弱的长水,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到底是什么事情折磨得眼前这个温顺的青年变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他参加工作二十多年了,各式各样的精神病人也见得多了,但是每当看到像长水这样年轻,本可以拥有远大前程的病人,他还是忍不住地惋惜和可怜。

他知道长水原本还有半年就可以大学毕业了,可惜如今却只能在这里反复地挣扎。作为医生,周大夫有时甚至想掀开长水的脑子来看一看,那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错乱,可以把一个有为的青年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周大夫轻拍着长水的背,然后跟一旁的护理员说:“去给他到食堂盛点大米粥来吧,让他喝了暖暖胃。”

护理员有些为难地看着周大夫说:“食堂现在的细粮有限制,一般打不来呀。”

周大夫叹了口气说:“你去我抽屉里拿一两细粮票给他们,大米粥软和,病人现在这个样子粗粮吃进去怕是胃里受不了。”

护理员答应着要走,犹豫了一下又站住对周大夫说:“周大夫,您家里也有一大家子人呢,就那点粮票还给患者买细粮吃,您自己中午的饭怎么办呐?”

周大夫摆摆手说:“没事儿,你尽管去拿,韩长水的姐姐每个月初都会给他寄粮票的,现在正好是月底用完了,要不也不用我给他垫,再等几天他的粮票到了,再还给我也是一样的。快去吧。”

护理员这才点头走了。长水呕了半天,终于停了下来,他靠着周大夫闭上眼睛缓了缓。周大夫他们刚才的谈话他都听到了,他想,原来大姐还没有完全抛弃自己,而周大夫也勉强算是个好人。

他这些日子一直都听医生和护士们议论,粮食越来越紧张了。他们食堂送来的病号饭也是一顿比一顿少,他猜测,国家艰难的时刻也许要到了。以前舒雅曾经跟他说起过,她的父亲私下里断言,国家的经济如果继续这样乱搞下去,那么离发生灾难的日子就不会太远了。

而对于普通百姓而言,最大的灾难莫过于饥荒,所以当长水看到碗里的饭量越来越少的时候就知道方万山这个大资本家的预测恐怕要成真了。而在这样的时候周大夫还愿意帮他这个精神病人垫粮票换细粮,不能不说他还是个相当不错的医生。

 

经过了整夜的折腾长水的神智此时有了暂时的清明,护理员拿来了粥,周大夫扶长水靠墙坐好,然后一勺一勺亲自把粥喂给他吃。

温暖的米汤终于平和了长水的伤痛,他喝完了粥,对周大夫点头说:“谢谢您!”

周大夫看长水终于清醒了过来,很高兴,他笑着说:“没什么,给我看看你的手吧,全都破了,我一会儿让护士来处理一下,免得感染。这是你的药,先吃了它,然后躺下休息一会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我盼望着你能自己解释,凡事想开些。相信我,你的病只要坚持吃药,还是有好的可能的,你还有机会去把大学念完,以后成为一个对我们国家有用的人。”

初升的太阳洒下金色的光,正好照在周大夫真诚的脸上,长水感觉到了他的善意。也许是因为清晨,天地间都弥漫着蒸蒸向上的朝气,长水的心忽然就明亮起来,几个月以来他第一次有了一种清醒的感觉,昨天那种濒临死亡的经历让他深深的恐惧。这里他再也不想待下去了,既然还得活着,那么就得像个人一样的活着!

他要像周大夫说的那样,再回到学校里去。他相信自己的头脑,如果愿意他随时都可以通过毕业考试。他搞不清楚的只不过是这个社会,而在数字的世界里他仍然可以来去自由。他要好起来,必须好起来!

长水认真地回望周大夫,他再次道谢说:“谢谢您!我想治病,想出院!请您帮帮我吧。”

周大夫这次是发自内心地笑了,他想,太好了,长水终于醒了!他点着头说:“放心吧,只要你按时吃药,你的症状一定会得到缓解的,一旦你的精神情况有了好转,我就打电话叫你姐姐来接你出院。来,现在你先躺下睡会儿,咱们慢慢来。”

长水对着他点了点头,慢慢躺下闭上了眼睛。出院现在是他唯一的目标,他决定以后再也不管外面的世界发生什么了,他只要想办法回到学校里去,把书读完,以一个人的身份生活下去,这就够了。他不会再对这个世界失望了,因为他不再抱有希望。一切美好的东西他都可以自己在幻想里面去编织,向内去求满足感又有何不可。只要他控制住自己不像外人谈起那些幻觉,那么他应该就不会再被当作病人了,这一点上,他知道那些药会帮助他的。这样很好,在快睡着的时候他想,从这里出去就会很好。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