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初识瑞士 – 受托苏黎世

(2021-07-02 13:50:40) 下一个

从巴登返回苏黎世,入住了旅店。这次有惊喜,一进门,发现房间宽敞高大明亮,家具齐全。走到临窗的桌前,向外望去,有一条窄窄的缝隙直通湖边,正对水族馆喷泉,苏黎世的地标。低头看桌上,还有一个手机,说是方便在当地使用。

沿着利马特(Limmat)河追随着水流,在岸边行走,沿途经过几个知名和不知名的教堂,直到Lindenhof(林登霍夫)公园。这个公园在一个高坡上,可以俯瞰城市景观,正对着传教士教堂(Predigerkirche),苏黎世著名的四大教堂之一。远处的格罗斯明斯特教堂(Grossmünster)的塔楼也可以清晰地进入你的视野。人们在公园的座椅上闲聊,孩子们追跑嘻戏,最为抢眼的是,一只小狗用嘴推着一个蓝球玩儿。它使劲一推,球就滚远了,小狗又赶紧追上去,再推,如此反复,乐此不疲。

回到旅店,计划第二天的行程。仔细研究了一下格罗斯明斯特,圣母教堂(Fraumünster Church)和圣彼得教堂(Church of St. Peter),决定明天一早去爬格罗斯明斯特的塔楼。

第二天早早起来,走到格罗斯明斯特门前,发现还没开门呢。门前的空场上有一个教堂的模型,我们就在这等着,看偶尔经过的行人。教堂的大门一开,我们进去后,见刚刚开门的老者正往祭坛走去。我追过去,问他,从哪里可以爬塔楼?他又折返回来,领我们到一入口处,说,从这里就可上去。只见,老者略一犹豫,说,我能托你办一件事吗?你上去后,请帮我把塔楼的门都打开。我说好。

上去之后,发现塔楼有四处门,对着不同的方向。在门中间有一粗壮的黑色金属门闩,我用力扳开它,向里拉开这座有着八百年历史的教堂的两扇厚重的木门。迈过门坎走出去,凭栏看见的是利马特河,及两岸风光。我又折返回去,如法炮制,打开另外三处门。

再次出来,站在六十米高的塔楼上,眺望苏黎世的各个方向。远处群山环抱,近处河水如镜,两岸的房屋鳞次栉比,只有河对岸的两个著名教堂突兀于众房之中。偶尔从远处苏黎世湖中的游轮上,传来汽笛声。

看着不断上来的游客在塔楼的回廊上行走,阳光照在他们兴奋的脸上,也照在敞开的门上。从塔楼上下来,看到老者还坐在桌子后,守着塔楼的入口。他留着整齐的短髯,须发都已灰白,眼神平静而又坚毅还略带笑意。我向他复命道,四个门都已打开。只是,背对河水的那扇门不太好开。他点点头,说,是这样。

出了教堂,又沿着河岸走了一阵儿,蓦然回首,又见塔楼。感觉又亲切又温暖,对这座教堂,这个城市,这里的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