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正文

小胖子马龙

(2021-10-26 06:07:46) 下一个

马龙第一次出现在我课堂,是开学之后的第三个星期。

班上有二十八个学生,马龙腋下夹着手提电脑走进来,圆肚便便。他环视坐满了人的教室,一脸无所谓,大声问:“我坐那儿?“

他仰脸向着空气和对面的玻璃窗,并不看我。

“你是马龙?“我一边走过去,一边问。这个名字从开学就挂在学生名单中,每天点名都没这个人。现在他突然出现,像一个老熟人,像一个领导,站在那儿,和这个学生聊搭三句,和那个学生对骂两句,毫无生疏感。我马上知道这个个子矮小、肚子滚圆、皮肤白皙、双眼滴溜溜转的西裔学生,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我安排马龙坐在后排一个空位上。“就这儿?“他指了指,左右看看,不太满意的样子,但坐了下去。随即打开手提电脑,戴上耳机,晃头扭腰,手指在键盘上嘀啪弹跳。他的皮肤细嫩,指尖纤纤,指甲里面嵌着脏兮兮的黑色。我听到从他耳机里传出来的音乐节拍。

“马龙,这是上课,不要用电脑听音乐玩游戏。“

他圆圆的眼睛斜斜的望向我,似听非听,轻佻地问:“你说什么?“

“把耳机拿下,不然你听不见我跟你说什么。”我正色看着他,他看我像看面前挡着一堵墙。

他嘟着嘴拿下一个耳塞。                                                                                          

“另外一个也拿下来。”我继续立等。

他拿下另一个耳塞,撇着嘴,说:“你真的很讨厌。”

我说:“你说对了,我待会儿打电话给你妈,你就知道我是真讨厌。你妈不会乐意的,你上学第一天,她就接到老师的投诉电话。”

他一脸不屑,鼓起腮帮子,肉嘟嘟的脸越发有了泡泡的感觉。我在讲课中,隔着距离,看到他微笑地对着电脑,开怀又专注的样子,知道他在玩游戏。我没有办法,下课后,考虑再三,还是给他妈妈打了电话。他妈不能说英文,我请翻译告诉她马龙今天上课的情况,特别强调他对我说“你真的很讨厌“。她妈妈听完翻译的转述,沉默着,翻译也安静地等,但她只回答说知道了,没有再说别的。

不过电话还是起作用了。第二天他来上课,比较安静。第三天他没来。有个学生问我知道马龙的事情否,我说不知道。他便兴奋地汇报,马龙今天没来,是因为昨天放学时,在校车前和另一个学生打架,被那个学生按在地上打了一顿,打到送进医院去了。我听了吃惊,他这样矮小的胖墩,居然敢和别人去干架?但也不奇怪,他通身上下,就是一副无惧天地鬼神的气势。

四、五天后,马龙回来了。我留神看他,上下内外毫无损伤,态度举止也毫无改变。从此,他的声音就是我讲课最大的干扰。要他拿起笔翻开书本做功课,是一件难事。有一次我和他杠上了,铁了心站在他面前等他拿起铅笔做题,他几次要求我走开我就是不走,就对我说了“Fuck”。

他是有IEP的学生,IEP是Individualized Education Program的缩写,是按个人特殊需要制定的课程计划,为这类学生在各方面提供特别辅导。他说了“fuck”, 我心平气和地对他说:”你很快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他摇头晃脑,说:“la~la~la~”。

其实我没有什么法宝,只向特殊教育部门的负责人和他的负责老师投诉。

“哦,这个马龙!“她们先异口同声,又一齐摇头,”每个老师都在投诉他,他到处惹事,没有一天闲着。我们在制定一个计划,等搜集到足够有关他的‘罪状’,就决定采取行动。“

原来这个马龙在我这里的表现已经算是比较收敛的了,我班上有两位老师,总能腾出一个人的精力来对付他。他在别的课上,有时和老师对骂,有时和学生对打,从教室打到走廊,似乎没人对他有办法。她们说的“采取行动“,其实是准备把他踢出学校,这是需要有足够的证据才能采取的行动。

那天他在我班上不停制造噪音,下课后我把他留下。我说:“你上次对我说Fuck,至今还没有向我道歉。你妈肯定没有教你可以对老师这么无礼,你不过是个六年级的学生,从哪里学来这些街上的流气?“

“我听人家这么说,我也这么说。“

我另一班的学生陆续走进教室。一个比马龙高大得多的男学生看到他,说:“又看到你!“

马龙怒目而视,气恨恨指着我说:“是她把我留下来的。”

男学生说:“你准没做好事。“

马龙说:“你闭嘴!“

男学生说:“四年级的时候,你打我,被带去校长室!”

马龙眼神里忽然现出一点怯色,声音弱了下来,说:“那是我不小心失手,不是故意的。”

男学生说:“哼,撒谎。”回头告诉我:“我也揍了他两次,这人!“

看来马龙是从小学一路披挂上阵扑打过来的。但我很惊讶他这瞬间的软化,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个横冲直撞的小胖,谁能知道他强硬无礼的背后,有着怎样的遭遇和背景?他的家庭信息显示,他只和母亲同住,没有弟兄姊妹,这在西裔中比较少见。母亲不会讲英文,父亲不知道在哪里,他的学业一塌糊涂,自己的名字也写得如凌乱错落的乱石台阶。学校不对老师披露他们认为私密的信息,每个家庭,自有各种无法向人言说的难处。

为人师十几年,我最大的改变是对学生有了父母的心肠。眼前这个马龙,他这瞬间的软化,让我对他生出许多怜悯,我决意要帮助他卸下一身盔甲钢刺,在这样天真烂漫的年龄,还原他孩童的天真善良。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