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 園

喜樂的心,乃是良葯。
正文

从”存在即合理“论样板戏

(2021-05-14 08:09:35) 下一个

我的一位朋友是样板戏拥趸,我对样板戏的观点和她相反,因此时有争论,以至于不快。前两天又触及到样板戏,她以萨特的“存在即合理”表达她的观点,这让我沉默。

为什么会出现样板戏,当时是什么样的年代什么样的背景,喜欢或不喜欢样板戏的人,都很明白。把十几亿人圈在一个铁桶之内,抛下八个样板戏,天天看,月月看,整整十年,一整代人的童年,终生的记忆。成年之后,或者迈入中老年之际,怀旧之心日炽,听到旧曲,心里欢喜,感觉亲切。政府当然鼓励,剧团也翻演,说样板戏是京剧艺术发展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

这令我想到德国。
德国明令禁止演唱纳粹歌曲,违反者可判处三年徒刑,德国总理曾为纳粹屠杀犹太人的罪恶下跪,这都是因为违反天理人性的罪行,即便已经成为历史,也应世世代代受谴责,以防止类似的罪恶再次发生。照理,十年文革屈死的无辜,人数远远超过死在纳粹刀下的犹太人。死于文革和三年人为饥荒的中国人, 也远远超过死在日本屠刀下的南京市民, 我们可以严正声讨日本人的血腥屠杀,却无法大声地为死在暴政下的无辜讨个公道。德国总理要下跪忏悔,我们看到前总理反思文革的回忆文字被禁,这是两个国家的政府和人民的霄壤之别。 换一句话说,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从政治角度看艺术,纳粹歌曲并没有杀人,德国为什么命令禁止纳粹歌曲,这当然是政府和人民痛悔反思后的决定。样板戏和红歌也没有杀人,更没有遭遇纳粹歌曲的命运,因为它们出现并存在于一个不同国度。
从艺术角度看艺术,宣扬样板戏的人,颂扬它的艺术成就。举一国之力,十年时间,打造八个样板戏,自然能找到精品片段,就如纳粹歌曲有精粹作品一样。但京剧表演艺术是一个整体,舞台上的艺术是美化了的生活,样板戏在舞台上是否让人感到艺术美,观者根据最基本的美学标准,都可评说。有人说,美是没有标准的,你认为红绿配很美,那对你来说,这就是美。我想说,美有不同类型,而衡量是美是丑,必须有标准。杨柳青年画是一种美,泼墨山水也是一种美,油画又是另一种美,风格不相同,但有艺术准则来规范和衡量,不是谁说美,就是美,否则,真善美和假恶丑就完全乱套了。
再从逻辑思维看。按照萨特的“存在即合理"的逻辑,他认为除了人本身之外,没有先天决定的道德或灵魂,道德和灵魂都是人在生存中创造的,人没有义务遵守某个道德标准或宗教信仰,却有选择的自由。这基本上是否定良心、良知、以及恻隐之心这些生来就有的、区分人和动物根分别的特性。按照萨特之说,那暴政的存在是合理的,屠杀的存在是合理的,泯灭良知的犯罪是合理的,文革的存在当然也是合理的。既然是合理的,不需谴责,不需问责,一切存在皆合理。所以,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时候,出什么样的作品,都合理;艺术需要撇清政治的时候,撇开良知只谈艺术,一样合理。如此看来,德国政府和人民不懂这个逻辑。
再说一句不很相关的话,知识分子的言论,落在当权者手里,常常为虎作伥。马克思强调自己的学说科学,实际他写资本论,是闭门造车,连工厂都没有去过;萨特、卢梭、尼采等人的学说全球风靡,自己个人生活却是一堆狗屎。但当权者要拿来我用,就能够把他们的理论或理论中的片言片语放在真理的位置,自愿或非自愿被迷惑愚弄的民众,不在少数,这是当权者对人民洗脑的显著效果,也可以说是知识分子的罪恶。
[ 打印 ]
阅读 ()评论 (5)
评论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百万庄大侠' 的评论 : 谢谢。同样的感觉。
百万庄大侠 回复 悄悄话 强烈支持本文作者!高度认同本文的观点!
然而:哀大莫过於心死,你再看一看盐碱地的现状,实话实说:没有几代人的脱胎换骨、、、
看不到希望!
青白丹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飞来寺' 的评论 : 我是因为对这样的逻辑,无话可说,所以沉默。谢谢你的来访和意见。
飞来寺 回复 悄悄话 “她以萨特的‘存在即合理’表达她的观点,这让我沉默。”这句话好像就不太对劲。首先,是萨特还是黑格尔说过那句话?其次,就算某大人物说过什么,怎么就会让人沉默?哲学家从来就是吵架,谈民主,谈威权,谈精英,谈大众,从古希腊到现在,哪有统一过,都是自己认知而已,不能作为依据和出发点。那句话从英译版看,理解为“它存在有它缘由”相对比较准也比较能接受。当然有懂德文的朋友从原文来解释原意比较好些,通过语言翻译后总会多多少少脱离原意。
上海大众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好!孔庆东前几天还说样板戏是人类艺术最高峰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