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情系天山(十一)网墙

(2021-11-12 20:24:12) 下一个

 

这段时间,报名上国內的一个系列性的网课,需要用到的小程序总是卡住,下载了一个VPN软件,还是不行。网课的班主任帮我四处打听,终于知道有另一个VPN好用,于是过起了翻墙进国內的日子。但是那个VPN一打开,手机上別的软件却不好用了,文学城也有时能上有时不能上的,只好翻來翻去地折腾。这两天又碰上小程序版本升级,怎么都翻不过去了,只好望墙兴叹。唉,墙內墙外的人苦墙久矣。

 

可我能说什么呢,这墙是因新疆而起的呀。

 

从八十年代那项匪夷所思的民族政策实施以后,长达三十多年的暴乱,终于酿成2009年的七五大屠杀,导致新疆的国际电话与网络全断,跟父母联系不上,只能通过在内地的亲友传话,得知家里平安。电话直到第二年的春节才打通,之后又时断时续了一段时间,而且即便能接通也明显感到有监听,让人很不爽。国际网络断的时间则更长,网络通话也用不成。著名的网墙应运而生。

 

那场暴乱,从天还大亮着就已经开始,一直持续了一整夜,而按照规定,武警要等中央指示才能出动,但负责上报请示的一把手王乐泉却到第二天早晨才现身。等中央开完会下令镇压时,暴乱范围已经太大了,警力不够,而且开始时还只用盾牌和警棍,清缴速度太慢,暴乱分子早摇身变为平民四散到了各个角落,并且继续伺机杀戮。下午,上万名汉族上街游行,抗议政府不顾汉族死活,警方向示威的人群扔催泪弹驱散,逮捕了若干人。与此同时,还不停地有暴乱分子在角落里行凶,防不胜防。忍无可忍的汉族在第三天(七月七日),拿起棍棒、扫帚自卫还击,保卫小区、保卫家门口的超市。新闻照片中乔峰般的人物让我泪奔。

 

但是镇压汉族是不需要中央开会首肯的,武警立刻就出动了,还派出之前对恐怖分子都没动用的直升机。最终,几个领头的汉族也被判了死刑。看到这个消息,我出离愤怒了:他们是因为亲友被杀、警察不管、走头无路才开始报复、自救的,怎么能跟那几个最最凶恶的暴徒判一样重的刑?高效、强硬的手段只用在自己人身上吗?以后谁还敢临危不惧当带头大哥?就不怕汉族造反吗?还是,怕......

 

终于熬到回新疆,见到一众老友,把心里的愤懑一并倒出来:电话和网墙到底是怎么回事?太折腾人了!七五期间的犯罪分子到底抓没抓完?老友们都无可奈何地看着我,其中一位讪讪道:上千名罪犯,不但当时给逃跑了大半,就连那些抓起来审讯的也因民族政策、证据不足等种种原因放了大半。什么?!我两眼圆睁、怒火中烧。另外一位则一脸苦相地说:那些警察们已经尽力了,但对方手段太多、太先进,电话监听还容易些,网络就难了:他们是在脸书、谷歌等社交网站上发布的集合消息,而网站方以言论自由为由拒绝合作破案,所以警方对那些联络与组织无能为力。我立刻反问:你们十几亿人,难道就想不出别的办法吗,非得建个网墙?!他瞟了我一眼,说:不仅网络,各行各业,你们这些当年的尖子生都跑了,剩下我们这些人确实心有余而力不足啊!又有人心疼地说,警察们很辛苦,常常回不了家,孩子的饭都顾不上,更别说管学习。关键是还要按民族政策,这边抓那边放!刑警队与辑毒队最可怜,已经有好几个人过劳死了……

 

没想到以前一直埋怨警察的一拨人,如今这么体谅他们,过劳死的信息也让我震惊。是的,父老乡亲们身临恐怖袭击的时候,我正在温柔乡里过着滋润的小日子。我沉默了,悄悄地把皮袍下的那个小收了起来。

 

2014年,新疆开始建培训教育中心,收入那些或多或少犯了法、但根据民族政策轻判以后不能收监的人员,在里边进行基础知识教育、思想教育与技能培训,其中相当一部分学会一定技能后找到了工作。2019年,迫于国际压力,所有的教育培训中心都关闭,里面一大批本该判刑、当初被从宽的民族政策所庇护的人员,最终被依法送了监,剩余那些不够判刑的则全部放出。之后,已经消失了四、五年的街头打架斗殴案件又陡然上升,警察们至今还在满负荷连轴转,安检门还是不能撤,网墙也还是不敢松。

 

2013年天安门金水桥撞车、2014年广西火车站砍人事件,我没有吃惊:自1992年暴徒从南疆转战到乌鲁木齐的公交车上搞爆炸起,我就明白这是迟早的事。2014年5月22日,乌鲁木齐公园街早市发生长达几分钟的连续爆炸时,母亲正在旁边的公园里晨练。我一看到新闻立刻打电话回去,母亲在那头故作镇静地让我安心,我还是听出了声音里的颤抖。

 

曾经被伤痕文学深深地感动过后来,发现现实中的悲剧就在眼前、就在身边、就在随时随地。羡慕文革中受害的那一代人,拨乱反正后,他们可以尽情发泄,从不同角度、不同程度、不同题材、不同体材、不同时空、不同风格、不同媒介,或写实、或虚构、或控诉、或涕泣,把那十年写了个淋漓尽致、底朝天。在新疆,三十多年的日子里,多少次的暴炸伤亡,哪次不似好来坞惊心动魄的大片?而平时那些借机捅刀子、连统计数据都没有的无数小案件,那些受害者都是路上无辜的行人、小店的店主、街边的商贩,有的人只是出门去买菜、去散步,那些被杀的冤魂、致残的个人和他们的家庭,哪个不是血泪斑斑,哪个不是文人笔下可以渲染出彩的悲剧!可是,朋友,你看到过相关的文学作品吗?这三十多年的苦难,能写成纪实小说、拍成电影吗?即便没有网墙、网络审查,如果发表了,会激起什么样的动荡,会不会引发新一轮的伤亡,这样的后果谁能承担?

 

叫一声新疆太沉重!

 

可是,每一次的暴乱,甚至在七五时的中心爆发地,总有善良的维族兄弟冒着被同族砍杀的危险,为四处逃命的汉族庇护。对他们,人们心存感念,却不能曝光。也正因为他们的善良与仗义,人们强作欢颜,说着民族团结一家亲啊,忘却话凄凉。

 

从2014年开始实施,到2015年遍及全疆各地、随处可见的安检门,巡视在每个街头巷尾的警车,各学校门口荷枪实弹的士兵,警察也终于被允许不用考虑民族成分而行使正常的职能了!这些措施总算让人们的怒气消了一部分:政府终于开始顾及老百姓了!到2016年,北疆安全了!2017年,南疆安全了!欣喜若狂的新疆人逢人就讲:你知道吗,现在可以安心地出门去买菜了!街上连小偷都没了!

 

2018年回去,在南疆的库车等地放心大胆地畅游,真叫“白日放歌需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一出城,就把车里的音乐放得震天响。三十多年了,本已经不再抱幻想,忽然间希望竟然就在眼前,而此时塔里木河沿岸已经干枯的胡杨也终于盼到了水,重新发出嫩绿的新叶。

 

但是这些安全都是有条件的:2016年,就在人们刚稍稍舒了一口气时,又冒出已经在全疆普及使用了十三年的维文版疆独教科书事件,可谓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十三年前的一年级小学生已经毕业走上社会了,加上前后的年级,跨度高达二十多届!人们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恐怖活动愈演愈烈,想想都后怕。

 

只是,每天出来进去都要过若干个安检门,着实不方便,被X光扫来扫去的还不知道有多少辐射,而且新疆的网速还有额外的限制,比别处都慢。对于这些,人们怀着对未来的憧憬,默默承受着、等待着。

 

此外,每个国有单位的行政、技术与管理人员都要到偏远贫困的山里、乡下去结亲戚。偏远穷困户也有汉族,所以也有少数民族结亲到汉族人家。结亲,是要真地把对方当亲戚,婚丧嫁娶生病住院都要出份子,可怜那点位于全国垫底的工资。又因其它种种因素,下乡受的是跟当年的知青不一样的罪。好在伙食比那个年代好多了,再加上大面积的扶贫,不久就显出成效:民汉之间又开始像一家人了!毕竟普通老百姓里反对极端分子、愿意过好日子的占绝大多数。老同学、老朋友在微信上时常发些帮乡下结的亲戚找销路、找商家、找医生的信息,以及老人家与孩子们的笑脸。

 

年初时,我开始写关于新疆的文章,写完后在网上找了一圈,评价比较高的腾讯博客和简书都显示美国电话号码不能注册。又试新浪微博,看似可以,点击发送验证码,可是用手机、电脑分别试了好几天,左等右等也收不到。上网查到有人抱怨相同的情况,才明白是傻等了。还没发帖呢,开个账号怎么就这么难......

 

五月时,父亲突然走了,家里办完了丧事才告诉我:那时新疆的隔离政策是五个礼拜,他们没指望我能赶回去。我其实有预感,在那之前向公司请假,申请在旅店里一边隔离一边VPN上班,不耽误工作,却被告知公司新的政策不再允许从中国大陆、波兰等一些国家VPN。原来网墙是双向的。长叹一声,这两个国家什么时候才能重新握手言欢......

 

现在正上的网课资料都被同学们上传到百度网盘上,大家共享,挺方便,但下载简直就是龟速,并且网盘三天两头显示更新软件版本,有点闹腾,而且还常常切断微软Teams软件的音频,影响我上班。而谷歌Drive、Dropbox则安安静静地在那里等着人用,好用、不花哨,还兼容。不禁想,网墙是不是也在为国内的软件公司争取时间?百度呀,你能不能成长得再快一点,不然等新疆用不着网墙了,你怎么办......

 

不管怎样,抱歉了,朋友!新疆让您跟着受累了。美国警察闲到慢悠悠、笑眯眯地帮居民去救树上的猫,那是沒有內忧外患时的怡然自得。什么时候新疆的警察也能这么悠哉悠哉,就不但不需要安检门,网墙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盼着那天早日到來。

 

2021年11月12日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
评论
snowandlotus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刘大仁' 的评论 : 谢谢您的真知灼见!是,要看大势,新疆越来越好,真让人开心:)

对,美国警察也要看片区,好区的很悠闲,差区的就不行。至于控制枪枝,目前来看做不到......
刘大仁 回复 悄悄话 纠错:为了的人 - 为乐的人
刘大仁 回复 悄悄话 读了一声叹息,新疆真地不容易。

不过经历这些曲折,现在能如此安定,平和,应该高兴才是。

人真不能像林黛玉那样多愁善感,见到什么都叹息不已。主要看大势,新疆如今局面好转许多,生活生产都安定,新疆人自己也开心,网络不通这等小事实在不必那样耿耿于怀。

美国警察省心吗?他们好像是世上最不省心的警察啊,时时可能有人朝他们放枪玩,每座城基本都有一片犯罪区,在那里杀人比杀鸡不会引起更大的惊扰与震动。枪支泛滥,极贫亦泛滥,是美国暴力事件多的根本原因。这样的地方,警察会省心??

让我们希望那些以害人, 排斥屠杀“异教徒”为了的人全都早日消失,这世界会一天比一天更好!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