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请注意,这里的东部不包括东三省与福建,但是包括台湾。西部嘛,不是我偏心眼,主要指新疆老大难。也不针对东西南北中已经看明了纷繁世事的人们。为啥这样说?允我沏好一壶暗香飘逸的和田药茶,放有豆蔻、姜黄、肉桂、干姜、玫瑰、丁香等上好药材,按西域古老配方配制,敬请慢慢品,听我一一道来。 1979年有位老人在南海边画完那个圈,几乎一夜间,深圳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3-02 08:16:02)

从前,在雪山脚下空旷的草原上,有位美丽的姑娘与英俊的青年彼此相爱。他们每天一起骑马牧羊,雪山草地倾听他们的歌声,五彩山花点缀他们的帐篷,他们以为可以幸福到永远。草原上的魔王盯上了姑娘,垂涎她的美色,把她掳去关在魔宫,她拼命逃出,在恶魔的追赶下不幸坠入深潭。闻讯赶到的青年为她报了仇,守在山崖边悲痛欲绝,泪水模糊了他的双眼,似乎听到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2-27 17:57:43)

前言 一篇短短的美文描绘出那个天外之地的独特,素净、出尘,天边的童话一般,带着孤独。孤独的人、孤独的心境,去看孤独的景,憧憬心目中的浪漫,沉迷于蓝天下绒帽似的雪屋顶,及遥远的星空。作者留恋着那块宁静的土地,也迷恋南国的海边。可能两全? 重访禾木 大易道长 人与某个地方也有缘份,恒慈就与阿勒泰有大缘分,立誓要在阿勒泰修一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言 在收到iCurious老师传来的海量专业大片的时候,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感激之情。这些照片是老师在八十年代历时六年、行程十一万四千里单车骑遍全中国、走访各地风土人情的珍贵记录,而在新疆的部分就用了整整十二个月。做为最早一批勇于辞去铁饭碗的专业摄影师,孤身一人闯荡于山水荒滩,有时也需风餐露宿,每到一处,除了采访各族居民,他还去当地的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2-21 16:11:39)

故乡基本上见不到河,人们也常说没有河。河滩公路却实打实地车来车往、川流不息,令现在的孩子们一脸问号:没有河怎么叫河滩?其实乌鲁木齐有河,还不只一条。曾经流淌在河滩公路上的乌鲁木齐河自古就在那片土地上由南向北纵穿而过。 “乌鲁木齐”这一称呼是蒙古语,指的是丰茂的水草所形成的优美牧场。牧场在同属于天山山脉的红山与雅玛里克山之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狐朋狗友们相聚分外怀旧,白的红的推杯换盏,一张张久违的脸还能依稀辨认出青春的从前。我不合时宜地提醒:年龄不饶人,悠着点儿,能少喝就少喝。可似乎他们都要一醉方休。我也想醉啊,后天一早的飞机,不知下次相见是何年。前锋把玩着酒杯,就像把玩他的篮球,不抱希望地对我提议:挤出一个上午吧,走省道101上的百里丹霞,去看岩画,看三千年前先民的模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10 04:58:22)

刚看完春晚里的四朝华服《年锦》。感慨啊,这两天恰好写和田(《把和田放心上》),看了多少与其相关的照片!似乎又回到了和田博物馆目睹汉唐荣华,有穿越时空的感觉。视频里的服装设计忠实于中华传统,不矫揉造作、不标奇立异,难得。没搜到歌词,于是按视频笔录如下,精品推荐中国传统纹样创演秀《年锦》: 茱萸青如山伏起千里妆 庆云随风扬舒卷泛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24-02-09 15:25:27)

和田让我放心不下。那里的空气不透亮,不知道指数是多少,空中漂浮的沙尘像给蓝天蒙了层毛玻璃,看不清天边泛白的那一片到底是不是云。走在两边都是黄沙的公路、小路上,飒飒风沙迸人面,可和田人若无其事地说现下不是沙尘暴季节,没沙尘。匆匆忙忙的两天时间,鞋、包尽显风尘仆仆。探寻中,被历史埋藏的故事不知已经消散了多少,茫茫沙海里残留的古迹也不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24-02-02 16:04:45)

有一条河,从喀喇昆仑山的冰川雪域出发,沿途携卷昆仑山的大量冰雪融水,气势汹涌地在险峰峡谷中一路奔腾,冲出山谷后,前面豁然开朗,顺势分成许多或宽或窄的分支,渐趋平缓地散布在土地宽广的冲积扇上,滋育出一方绿洲,然后执着地汇聚成一条大河,不管前方是否会被黄沙埋没,毅然决然地一头扎进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向北纵穿而去,哪怕水流越来越弱也要奔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24-01-26 16:47:20)

“你是风儿我是沙 缠缠绵绵绕天涯”。 琼瑶不愧是古文功底深厚的煽情高手,一部《还珠格格》单凭这句缠绵的歌词就令人泪眼婆娑,也成功地把其实生活安稳、平步晋升的香妃编排成了被皇后所嫉、被太后所厌、胆敢行刺皇上、险些为情身亡、最终逃离深宫与意中人放飞天涯的悲情、执着女子。偏偏扮演香妃、受观众怜爱的刘丹两年后不幸香消玉殒,令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