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岸彼岸随笔

生活是美的,只是需要一双能够发现美的眼睛;生活里有爱,只是需要一颗能够感受和孕育爱的心。
正文

找一个陌生人说说话

(2021-07-30 10:37:07) 下一个

找一个陌生人说说话

 

蓝天,无云,天气闷热,上海梅川路上的一个六部公交车停靠的车站,我坐在候车的条凳上等车。正逢下班时间,路上车辆繁忙,车站上挤满了等车的人群,人们都翘首朝着车驶来的方向探望,若从远处驶来的那部车是自己要乘坐的,立即挤到前面,以便快速上车,下班高峰时段,坐位是肯定没有的了,但至少可进到车厢中段稍稍空一些的位置。我要乘坐的那路车我是看着它开走的,不想加快步伐,所以没有赶上。这路车的间隔较长,下一班车还要过十分钟以上才会出现,于是不急不忙找个位置坐下,一手握张报纸当扇子给自己的脸部降降温。

 

远处走来一位妇人,七十来岁的年纪,手中握着一个每个家庭主妇都会有一个的无纺布购物袋,看上去里面东西不多,提着不是很重的样子。走到我旁边,見位置空着,一屁股坐了下来。

 

"上班的人真是辛苦,工作一天下来,还要这样挤车"她面朝我说。可能是因为周围的人不是低头看手机,就是抬头朝公交车驶来的方向张望,没有人有空搭腔,而我看上去不急不忙。

 

"是啊,退休真好,不赶时间,不用和他们抢,上不了车就再等一部好了"这是我的真心话。一年一次回上海,坐坐公交车,到处闲逛逛,闻闻久违的乡土气息,就喜欢笃悠悠地享受这种慢生活。

 

"退休也不一定会轻松,我刚退休时帮着带孙子外孙,比上班还忙。现在孩子们大了,我也帮不上忙了,他们的父母身上担子可重了"她开始诉说现今社会养个孩子多不容易,她的一个孙子还没有上幻儿园,就先去早教,一个月得付9000人民币,后来上了幼儿园,就开始到处去上各种班,钢琴班,画画班,英语班,五花八门,一堂课费用400元,有的更高,这样高价的投入为的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她的外孙去年考大学,父母帮他请了各科的家教复习,考试那几天,还专门订了一个离考?近的宾馆房间,说是让孩子可以更好的休息。

 

她的抱怨让我回忆起我们的小时候,那时候读书,从未让父母操心过,家中姐妹好几个,父母要保证我们的生活所需已经够忙的了,再要为我们读书操心,他们根本顾不上。他们能做的就是开学时把学费交到我们手上,学期结束,我们拿回成绩单,学习成绩好的,父亲会发给奖品。我是家里的领奖专业户,一本新华字典,一支金笔都会让我兴奋好几天。

 

我还在继续着我的回忆,老妇人却已经转变话题,开始数落起现在年轻一代化钱的大手大脚。她说她的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赚钱都不少,但从不懂得什么是节约,从来不喝白开水,只从网上订了大瓶矿泉水送上门,平时一点点路都不肯走,一出门就要开车,却化上几千元买了一年健身房的健身卡,一周也只去个一,二次。我劝老妇人说,时代在进步,现代人的生活方式当然不能和几十年以前相比。

 

对于我用这种陈词滥调为年轻人辩解,老妇人不以为然,却开始怀旧起来:"我们年轻的时候,早上起来烧一壶开水,把家中的二个暖水瓶灌满,喝水泡茶也就够了,水烧开了喝还健康,暖胃,比喝凉水舒服多了。" 我并不赞同她的说法,喝开水喝凉水没有对错,各人喜好而已,我这么想。但是和一个陌生人争辩,犯得着吗?我没有吭声。

 

"锻炼身体也不一定非去体育馆呀,我们小时候,踢蹋毽子,跳跳绳照样玩得很疯的"老妇人接着说。

 

老妇人的话勾起了我对小时候的回忆,在我10岁以前,不但踢过键子,而且喜欢做了键子发给几位小伙伴大家一起玩。

 

做一个键子需要找二个铜板和一根鹅毛管,在鹅毛管一端顶头竖着剪上几刀,插入铜板中心的方孔,把剪开部分扒开放平,下面再压上另一个同样大小的铜板,叠合的铜板上下二面各铺上一层厚布,上面那层布的中心需开个小孔让鹅毛管伸出并向上直挺,然后将二层布的边缘按铜扳大小剪裁合适后沿边缝合,这便是键托。

 

键托完成后,一帮孩子们就会穿街走巷地去找寻昂首挺胸骄傲的大公鸡,然后冷不妨一把摁住公鸡的翅膀,迅速地在公鸡的大尾巴前面那一部分蹭蹭地拔下一把鸡毛就跑,回到家中,将鸡毛插入键托的鹅毛管中,这样一个毽子就算做好了。

 

会玩的孩子们可以把毽子踢出各种花样,最常見的玩法是用右脚内侧往上踢,根据毽子掉地前踢的总数比胜负,也可用左脚内侧往上踢,或右内,左内交替,右内,左外交替,有玩得好的,当中还可加一道转身跳起用右脚的脚底往上踢。更绝的是,可以将大腿抬起蹋起键子,再用脚背接住继续蹋。现在想来,这还真是一项很好的全身运动呢。但是现在到哪里去找铜板,鹅毛管和鸡毛来做毽子呢?

 

图片来自网络

 

还没有想出办法如何才能重拾童趣,我要乘坐的那路车来了,我站起身准备上车,想着老妇人应该也是坐这路车,因为其它几路车都已停靠过,她都未上,所以招呼她上车,她站起身,没有上前,只是朝我挥挥手,一边说着回家了,一边沿街往前走去。

 

我这才明白,她并不要坐车,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找谁呢?大家都忙,儿子女儿忙工作,还要忙他们的孩子,现在的邻居们都是各归各,互相都不来往,路上碰到只是打个招呼,你想要说说话聊聊天那只是你的一相情愿,人家可没有这个时间。和熟悉的朋友打电话吧,没有几次能接通的,既使接通了电话,刚说上几句,对方就会来一句:对不起,正好还有事,我得走了。

 

老妇人经过车站,看我闲着,试探下来看我并未嫌烦,于是有了上面的一番闲聊,心里憋了很多的话要找人倾诉,对方是个陌生人又如何?牢骚发完了,彼此一转身,谁也不认识谁,不用担心什么。

 

在这个大千世界里要想找个人说说话,难吗?对不少人来说,很难,难到可遇而不可求,就象上面故事中的这位妇人。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昼夜思想 回复 悄悄话 我前几年回国的时候也遇到一位老人,她坐在公车站的椅子上,看见我示意我坐在她身边,然后就开始聊天,告诉我她有几个孙子,几个孩子,我夸她有福气。她却说,现在老人没人理睬了,每个人都很忙。我们聊了一阵,车子来了,她也不动弹,我招呼她抓紧上车了,她才朝身后的房子一指,说她家就在车站旁边。
格利 回复 悄悄话 老到无人说话生活就很悲催了,有时候我们每一个人莫不如此。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若敏' 的评论 : 谢谢若敏来访。願意化点时间陪老人说说话也是做好事,也是一种善良。现在慢慢地体会到了这一点。
若敏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分享!以前我每天早上去走路,都遇到一位老太太,她要看见我,就拉着我边走边说。做义工是好方法,如果身体可以的话,写作爱好就更好了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海风随意吹' 的评论 : 谢谢海风来访。我也觉得手中有笔想写就写,又有博友可以交流真是幸运,写作不受年龄限制,我们可以一直写下去。
海风随意吹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好文,看来无论海内外,老人都孤独,难怪我发现几位刚退休的单身朋友,原来沉默寡言,现在变得滔滔不绝。我们真是幸运,人家不要听的话,可以写进博客里,有没有人看,其实与我们无关了,说出来就好。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狗2014' 的评论 : 老年孤独是一种社会现象,我周围有一些上了年纪的人,已经遇到这个问题,我下个星期会再发一文讨论。
雪狗2014 回复 悄悄话 我也发愁以后老了和谁说话
此岸_彼岸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无法弄' 的评论 : 做义工是个很好的主意,另外交几个年龄相近的知己好友,经常保持联络,再加有几项自己喜欢做的事交替着做,就不容易寂寞了。其实写作就是一种很好的交流方式,没有年龄限制,可以一直写到老。:)
无法弄 回复 悄悄话 这岁数大了,以后没人说话可咋办啊?不能这么上街找闲啊,做义工去得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