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惊心动魄:俄乌战争前,美国为制止战争作出的努力

(2022-09-26 17:56:23) 下一个

俄乌战争暴发以来,俄方一直指责美国是导致战争发生的根源,对此,我们很少看到美方的解释。并不是他们没话可说,而是他们知道,俄方的这番言论是说给特定对象听的,除了这些特定对象外,并没有人把这些话当回事,无须反驳。

好比你发条微博称某个绯闻男星没有小鸡鸡,他看都不会看你一眼;但你如果指着李莲英说他没有小鸡鸡,他非跟你玩命不可。

在这些特定对象的头脑里,下面这个结论是不证自明的:战争的起源是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国家的阴谋,是美国发动的一场代理人战争;发生后美西国家不遗余力地拱火,妄图肢解俄罗斯。

可以肯定,在特定地域内,这场战争将以这种定论写进历史书,20年、50年、100年后,学生学到的就是这样的历史。这就是我时常劝诫朋友们不要相信历史的原因。

谢天谢地,我们正在见证这场战争,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

8月18日,《华盛顿邮报》发表了一篇文章《2月24日俄罗斯入侵前,拜登政府如何与各方互动的内幕》,详细介绍了美方自2021年10月确认俄罗斯将会入侵乌克兰后所采取的努力措施。
遗憾的是,所有的努力都以失败告终。华邮这篇报道和所有西方的报道一样,写得乱七八糟,毫无文法,让中国读者读起来头大如斗。

下面我将文章中的信息根据中国读者的阅读习惯整理如下。

2021年10月的一个早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里召开了一个小规模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拜登、哈里斯、布林肯、奥斯汀、米利以及国家情报总监、中情局局长。

会议的组织者及主讲人是白宫安全顾问沙利文,他的任务是全面解读俄罗斯的意图。沙利文在拜登的办公桌前安了一个架子,加子上是俄乌局势地形地图。借助于地图,沙利文结合卫星图像、截获的通信资料和人力情报来源,介绍了俄罗斯在边境的军队、坦克数量和部署情况。

米利将军概括说:“我们评估,他们计划从多个方向同时对乌克兰进行重大战略攻击。”

会上还提到了2021年7月普京发表的一篇文章《论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历史统一性》。正是这篇文章引起了美国人的注意,开始研究分析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可能性,并让拜登于8月27日授权从美国武器库中提取6000万美元的防御性武器送往乌克兰。

具体来说,俄罗斯的进攻将从北部、东部、南部三个方向进行。在北部,一支部队将通过切尔尼戈夫向基辅东部移动,另一支部队从基辅以西面包抄,通过废弃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的“禁区”和周围沼泽地之间的空隙向南推进,对基辅形成钳形攻势,并计划在3、4天内占领基辅。另外特种部队“斯贝茨纳兹”的任务是抓住泽连斯基,如有必要就杀死他,然后建立一个傀儡政府。在东部,俄军推进到第聂伯河沿岸,并由来自克里米亚的部队接管乌克兰东南海岸。然后这两个方向作短暂的停留和重组,之后向西推进,并从摩尔多瓦往北边白俄罗斯方向挺进,将大部分乌克兰领土包抄进来,仅在西部留下一个由“不可救药的新纳粹恐俄分”(普京语)组成的残缺的乌克兰。这就是俄罗斯的计划。

虽然与会者表示很难理解,但不得不承认这些都是事实。

美国应该如何应对呢?

拜登的决心是:必须阻止或者对抗普京,且美国不能单独行动。

但问题是,拜登在竞选时曾承诺不让美国卷入战争,美国在北约国家中的可信度也很微弱,北约在应对俄罗斯的问题长期意见不一,尤其是美国在阿富汗糟糕的撤军让美军的能力看上去不再强大。拜登最后再一次发问:你们真的认为普京有可能出手吗?所有人的回答都很确定:是的。他们唯一不能确定的,就是普京究竟会在什么时候扣动扳机。

美国的智库专家认为,普京知道西方对他的军事行动会有巨大的愤怒,但仅仅是愤怒而已,实际的惩罚会很有限;他可以利用石油和天然气来分裂西方,他的数千亿美元储备也可以帮助他挺过必将出现的严厉制裁。

所以,美国的任务不再是证明入侵将会发生,而是入侵发生后怎么办:既要阻止俄罗斯占领乌克兰,又要避免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

会议研究了四项对策,后来的事实证明,美国人完全按这四项对策行事。

第一项:美国及北约军队不与俄罗斯之间发生热战;第二项:将战争控制在乌克兰的地理边界内;第三项:加强和维护北约的团结;第四项:赋予乌克兰力量,给他们提供战斗手段。他们的结论是:基辅可能不会像俄罗斯人预期的那样迅速沦陷,但它终究会陷落。

最后,会议决定先采取两项措施:一是警告俄罗斯,二是将情报分享给盟友。被派往莫斯科的是伯恩斯,被派往布鲁塞尔(欧盟)的是海恩斯。

11月2日,中情局长伯恩斯来到莫斯科,与正在索契度假的普京通了电话。听完普京一贯的抱怨后,伯恩斯表示,美国知道你在做什么,如果入侵乌克兰,将会承担什么什么后果。普京没有否认入侵乌克兰的情报,伯恩斯留下了拜登给普京的信。然后,伯恩斯会见了普京的顾问帕特鲁舍夫。(顺便八卦一下,这段时间梅德韦杰夫的老婆斯维特拉娜正在和梅总闹离婚,表面的理由是梅总经常酗酒,真实的原因是她有一个小12岁的帅相好,这个帅相好就是帕特鲁舍夫的儿子。)伯恩斯的结论是:“我的担忧程序上升了。”

与此同时,布林肯在苏格兰和泽连斯基面对面坐着,前者将美国的判断告诉了后者。布林肯后来回忆说,泽连斯基的态度在信与不信之间。泽连斯基回应说:你可以说一百万次,“听着,可能会有一场入侵”。好吧,可能会有入侵,你会给我们飞机吗?你会给我们防空系统吗?“好吧,你不是北约成员”。哦,好吧,那我们在谈论什么呢?他还担心,如果乌克兰发生恐慌,经济就会崩溃。因为美国人也判断不出来,入侵会在什么时候发生。

两个星期后,乌克兰外长库列巴访问美国国务院时,一位美国高级官员给他们端来咖啡,说:“伙计们,开始挖战壕吧。”

战争暴发后,乌方抱怨美国人没有给他们具体的情报,而美方则坚持给了。其后美国改变了政策,和乌克兰分享关于俄军行动的信息。

接下来,美国计划将该情报与他们的盟友分享。10月底,在罗马举行的G20会议期间,拜登将情报和结论告诉了英、法、德。

11月中旬,情报总监海恩斯在布鲁塞尔北约一个大礼堂里作了发言,公布了相关证据。但只有英国和波罗的海国家相信,其他大多数国家表示怀疑,根本不相信这个疯狂的计划,正如80年前斯大林不相信希特勒会进攻苏联一样。

法国安全问题资深顾问海斯堡不以为然地说:“美国情报部门不是一个天然可靠的来源,它容易受到政治操纵。”其他人也都认为普京不会如此疯狂,他只会在“乌克兰这个苹果上再咬一口”而已。

为了让盟友相信,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向盟友们论证并提供最新情报,终于有一天,他们脑海里的电灯泡突然亮了起来(指太量的情报令他们恍然大悟)。

知道坏事即将发生和阻止坏事发生是两码事。但所有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在努力着。法、德认为仍然存在外交机会,而美英则不抱任何希望。

于是,我们看到马克龙一趟又趟地往莫斯科跑,朔尔茨也在做无谓的努力。前者是想让法国在欧洲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并提高法国的地位,后者则是俄罗斯能源在欧洲的最大买家。他们还有一个共同的想法,就是法、德应该在欧洲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美国的手伸得太长了。美欧现在的这种关系都是拜特朗普所赐。

12月7日,拜登和普京进行了视频通话。普京说,北约东扩是他决定采取行动的原因,俄罗斯是在保护自己的利益和领土。拜登说,乌克兰不会在短期内加入北约,双方可以就美国在欧洲部署武器系统的问题达成协议(表示美国可以在这个问题上让步)。

而乌克兰人,他们相信会有局部冲突,但他们无法想象会是如此大规模的战争。泽连斯基的幕僚长叶尔马克事后回忆说:“制造恐怖是俄罗斯人的惯用手段。想象一下,如果恐慌提前三四个月就开始,我们能像现在这样坚持5个月吗?”

2022年1月初,美国副国务卿舍曼在日内瓦对俄外长亚布科夫提议在安全领域进行会谈,以降低俄对乌的军事威胁。对此次会见,美方专家认为俄只是在进行外交表演。美国安会发言人霍恩认为“他们甚至不怎么认真(表演)”。

在寻求外交途径的同时,美国也在部署保卫北约的部队,向波兰、希腊、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和波罗的海三国增加兵力和武器装备。将美国在欧洲的驻军从7.4万人增加到10万人。4个空降战斗机中队变成了12个,水面战斗舰艇从5艘增加到26艘。同时,美国还建立了一条从乌克兰军方到美国欧洲司令部的直通线路。拜登政府也开始向乌克兰运送武器。但是,拜登的每一步都非常谨慎,以避免美国直接卷入军事冲突为前提。

美国军方有人认为,如果当时美国给乌克兰送去足够多的武器,入侵也可能不会发生。但他自己也承认,运多少武器“是门艺术,不是科学,没有一个清晰而简单的数学公式……”

当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取得效果后,美国人想出了一个办法:白宫不顾情报部门的阻止,决定在2021年底前公开这些信息。公开的原因还有一个,他们发现了俄罗斯策划的“假旗行动”,就是他们攻击自己的军队,然后指控乌克兰人。美国人成功了,俄军2月24日入侵时没有提供这样的借口。

说干就干。

2021年12月初,美国公布了卫星照片及分析人士绘制的地图,称俄罗斯计划调动100个营级战术群,兵员达17.5万。并且一旦有新信息立刻公开发布。

1月下旬,英国公开指责俄方正在基辅建立傀儡政权。

2月初,美国披露俄方正在考虑拍摄一场假的乌军对俄方进攻的宣传处,连假尸体和悲伤的吊唁者都安排好了。美国官员说,披露情报的目的是剥夺普京使用假信息的能力。

1月12日,伯恩斯到基辅告诉泽连斯基,俄军将在基辅郊区的霍斯托梅尔机场降落,并从那里开始进攻基辅。他还说俄罗斯的暗杀小组已经在基辅等待指令,泽连斯基和他的家人都在危险之中。伯恩斯还建议乌克兰政府撤离基辅,但泽连斯基拒绝了。

1月19日,布林肯来到基辅,再次向乌克兰人发出警告。他表示:无论你想做什么,我们都会支持你;我们建议你们(将政府)搬到乌西或者波兰。泽连斯基再次拒绝了这个建议。此时,他开始怀疑,西方让他撤离是为了让俄罗斯建成一个傀儡政府,从而与俄谈判和解。当时的泽连斯基这样想完全正确,他担心乌克兰被西方出卖。事实上,如果他当时撤离到乌西的利沃夫或者波兰,结果一定是这样。历史,就这样被他改写了。

1月19日,拜登在新闻发布会上称俄罗斯会入侵乌克兰。他(虚张声势)地说:“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已经准备好,让俄罗斯和俄罗斯经济付出巨大的代价。”他预测,普京下令入侵将被证明是俄罗斯的一场“灾难”。

1月21日,日内瓦。布林肯对拉夫罗夫说,如果普京有合理的安全顾虑,美国及其盟友愿意讨论这些问题。但是如果入侵乌克兰,西方的制裁将是快速和无情的,会瘫痪俄罗斯的经济,会向乌克兰提供大规模的军事援助。“如果有一个俄罗斯士兵或导弹触及北约的一寸领土,美国将捍卫其盟友。”

会后,布林肯和拉外长单独关在一个房间里,布林肯问:“谢尔盖,告诉我,你们真正想做的是什么?真的是关于俄罗斯的安全关切,关于北约对俄罗斯的安全威胁吗?还是普京有近乎宗教一样的信念,即乌克兰从过去到现在,都是俄罗斯母亲的一个组成部分?”拉外长一个字也没有说,开门走了出去。

2月11日,英国国防部长华莱士飞到莫斯科会见绍依古,问是否有谈判的余地,但绍依古没有兴趣。华莱士警告说俄罗斯的入侵将面临激烈的抵抗,绍依古回答说:“我了解乌克兰人,他们会战斗。”他还说:“我母亲是乌克兰人,这都是我们同一个国家的一部分。”华莱士提到了制裁,绍依古说:“没有人可以像我们一样受苦。”华莱士说:“我不希望任何人受苦。”最后,绍依古看着华莱士的眼睛说:“我们没有入侵乌克兰的计划。”华莱士回忆说:“这是一个多么大的谎言。”

2月12日,拜登再次与普京通话。

2月18日,拜登给北约几个国家领导人打电话,确认入侵一定会发生。这一天,乌克兰人终于也相信了。

2月20日,马克龙打电话给普京,要求他同意与拜登会面。在后来法国电视台播放的通话录音中,普京回答说:“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建议。”马克龙再次追问时,普京说:“讲真的,我想去打冰球。”最后他用法语向马克龙道了谢,使得后者和他的顾问认为事情出现了转机,甚至有一名顾问还高兴得跳起舞来。

21日,普京正式承认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两个“共和国”。

23日晚,白宫和基辅彻夜未眠。

24日凌晨,入侵正式发生了。

后来,美国情报人员承认,他们犯下的最大错误,就是高估了俄罗斯军队的效率。

 

 

 


作者: 吴老师醉后笑谈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neshershahor 回复 悄悄话 當時我也覺得俄國在準備入侵,但是圖片曝光之後我覺得“最起碼不會立馬入侵了”

我高估了俄軍統帥部的智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