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我真的不是抬乌抑俄

(2022-09-24 16:44:33) 下一个

在俄乌战争开战200天的日子里,对自己跟踪研究作一个简单回顾。

自开战到今天,我写出上百篇短评,文字量近20万。其中,最大误判是认为不会发生大规模战争,理由或逻辑在于人类文明发展到今天,已经超越了弱肉强食丛林法则,尤其着眼版图的战争行动必将付出道义乃至国力成本的代价,这样的代价甚至需要几代人承担,有些代价永无挽回机会。

或者说化解矛盾存在很多战争之外的方式手段的情况下,大国没有理由也不应该发动大规模战争,结果判断失准。反思后认为是价值观的原因,而非逻辑问题。

既然不认为逻辑有问题,故开战后的所有文章和点评沿袭既有逻辑。或许缺乏站队色彩和政治正确,受到许多亲俄人士的批评,说我对“盟友”俄罗斯不够友好,属于政治不正确。

梳理发文受质疑和批评的若干观点,最受批评攻击的是提出俄罗斯选择了一条被人类文明淘汰的大国道路,其中一个观点是俄若败将迅速倒向西方。

这里在原有观点逻辑基础上再强调两个必然。一个是西方扶植起来的政权必须符合其标准和要求。乌方高层最新说法是战争最终目标是俄罗斯去帝国化军事化,这实际上是说瓦解甚至肢解俄罗斯。这其实就是开战之初英美提出逐渐演化为整个西方国家的意志。比如,乌军反攻势头强劲之际,俄罗斯国内开始争论是否向乌克兰发射战术核武器,以阻止乌军进攻。对此网传拜登强势回应,只要俄罗斯动用核武,西方将强势接管俄罗斯政权,同时军事打击莫斯科。

另一个是俄罗斯若政治生变,必不会延续现政权的政治思想,而是进行颠覆性改变,结果同样倒向西方,这是基本逻辑,故无意外和悬念。

还有被拉入的两个有见识人士组成的群,若干人批评我把泽连斯基和乌克兰抬得过高,认为俄罗斯被国际孤立不客观,结合起来认为我“坐姿”不正,也就是政治不正确。我清楚质疑批评者中很多人基于历史记忆与某种血缘情感而来,这其实也是误读和自作多情,借网上一句感慨,“人家都不保尔了,我们仍然在柯察金。”今天的大国关系早非冷战之前,观念必须跟上时代发展步伐,要么主动,要么被迫,无出其外。

综上,我们需要直面一个问题及其内含的道理,站队重要还是揭示事物本质和规律更重要。忽悠和接受忽悠符合国家利益还是反之?这是当下无法绕开的问题。

因为核心问题的存在,我才多次以不同方式解释,真的不是对俄罗斯不友好,也不是因为俄领导人曾否认与中国结盟而心存芥蒂,只是以一个学者的天职尽可能客观分析,以求拿出更接近本质的能够予人启发的思想成果,这与情感和站队没有关系。假如说考量利益的话,那也是基于国家利益分析问题,基于人类文明前进方向考量问题。

实话实说,我的分析文章基于舆论氛围等方面的原因,已经非常克制,可谓笔下留情。比如,开战初期在相关文章中透露,写了一篇长文,深度解读俄罗斯,认定其有几块永远无法补齐的短板。有朋友催促发出,考虑到亲俄人士的承受力,也基于舆论环境的考量,至今未发出。当然该文终将发出,因为这涉及到我们通过俄乌战争获得更多教益或启示,以求进一步完善对策措施。

俄乌战争一定涉及到利益关系和价值观问题,但对于真正的学者来说,必须接受内在规律和逻辑的规范,否则利益关系超越本质,价值观颠覆逻辑和规律,那不是真正学者所为。

借机提出一个严肃的问题,作为普通大众,特别是关心国家利益与未来发展的爱国者,你究竟喜欢某些公共而又权威平台上的评论员进行宣传式评说,由此引来短时亢奋和自嗨,还是喜欢那些认真思考的专家学者基于逻辑规律与时态作出冷静分析,拿出一些与你的情感站队不吻合的结论,但更符合走势和结局的言论成果,这是一个值得当下人们认真思考的问题。相当程度上这也反映和折射出一个国家或民族的理性和成熟,人文素养和包容宽容度。

 

 

作者:公方彬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