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牛年吹牛逼,风险性好像比较大

(2021-03-07 18:51:06) 下一个

小时候,也不听谁说过,就是“什么年尽量别做伤害那种动物”的事儿,比如兔年尽量少干狗撵兔子的事情、龙年尽量不吃龙须面,就那么个意思吧。这都是老年间一些个老人的叨叨,我一直不大以为意,因为什么年你想猥亵老虎的屁股都是找死,不一定非得说虎年才不能摸,对吧。

可是,今年,牛年,刚过了几天,我突然发现,老人们的老话还真有些个道理,因为牛年吹牛逼明显风险甚大。

这话就得从那个“和亲”专家陈教授说起了。

按道理说啊,咱不该以貌取人,不是有那么句话吗“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但是呢,老百姓还有一句话叫“相由心生,嘴歪眼斜心不正”,而且曾文正公国藩还写过一本《冰鉴》,据说就是一部涉及“相人的经典文献”。所以,我琢磨,“人不可貌相”应该是在正常范围内的说法,一旦某人的样貌突破了底线,则其必为妖孽,“相由心生”之说就可能合理了。

陈教授骨骼清奇、骨瘦如柴,咱实话实说,这个形象真有点儿对不起祖国,跟咱强大的经济实力严重不匹配。咱人民的生活水平一直不断提高着,吃喝早就不是问题了,你说你非把自己长成个非洲饥民的样子,你究竟什么动机吧?天天吃香的、喝辣的,然后死活不肯长点儿肉,那也是一种没良心。反正我们小时候好多家大人都是这么数落孩子的,因为这样的孩子相当于黑自个儿家。

也有一说,人如果脏心烂肺坏肠子,吃什么都白搭。这应该属于老百姓的瞎说。

可是别看陈教授像火柴棍儿搭的一样巧夺天工、清橛苗条,但是他肺活量大,那家伙吹起来,遮天蔽日、飞沙走石、伸手不见五指。2000人民币比3000美元幸福;用华夏女人和亲招揽全世界的人才……

然后不就有那么首童谣吗:为什么天空这么黑?因为有牛在天上飞;为什么牛能在天上飞?因为有陈桑在地下吹。

话说这陈教授也吹了好些年了,所谓“为人不识陈教授,阅尽A片也寡陋”,电脑上、手机上陈教授的视频那是满目疮痍,可陈教授照样是复旦的“绝代双叫”之一。

可是,今年,陈教授貌似折了,刚吹了一句“我在美国的现代化新家”,窟叉,人设塌了,连他多年的老粉丝们都炸了……

您瞧,这就是犯忌了吧,早说了,牛年不能够再做伤害牛的事情,都吹那么些年牛逼了,你好歹歇过“本牛年”不行吗?不听老人言,果然吃亏在眼前。

另一个牛年吹牛逼倒霉的,是茅台。

茅台本来就是个酒厂,甭管什么原因吧,风云际会也好、因缘巧合也罢,反正是当上了华夏白酒的瓢把子,能跟伊稍微比比个儿的,也就五粮液一家,剩下的,价格上都让伊甩了好几条街。

可是再怎么着,咱得有自知之明,说出大天去,咱也就是个“大烧锅”,咱真跟科学沾不上个毛儿的关系。

然而这些年的“成就”,让茅台也有点儿飘了,也开始吹,先是说那酒里有1000多种微量元素,亲呀,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里一共才多少种元素?披个床单跳狮舞-----你这不耍的太大了吗?

这还不够,还真把自个儿当高科技企业了,非要把自家烧锅的总工往科学家的人堆儿里头塞,要当什么院士,说要是有个“华夏工匠院”,咱弄个院士当当不为过,问题你申请的不是“工匠院”的院士啊。

而且,赶的年头儿还不对,牛年,这个牛一吹,小脚儿老太太跳芭蕾-----肯定崴咕。

不但说你这个1000多种微量元素的吹牛遭了笑话,而且网上那些个大神还带挖坟的,几十年的老牛磕儿人家都给抖落得稀碎。

说茅台获得过巴拿马博览会金奖,现在人家说是假的,论据如下:1916年,巴拿马博览会中国代表团团长陈琪主编了一本《中国参与巴拿马太平洋博览会纪实》的书籍,里面明确记载:中国有三种酒参加了展览,分别来自直隶、山西、河南。既然没有贵州的酒参展,你茅台如何获奖?

说开国第一宴用的是茅台,人家也说那是假的,因为1949年10月1日举行开国第一宴时,贵州还处于国民党统治下。直到10月22日,解放军才从湖南邵阳出发,一路向西,拉开了解放贵州的序幕。在11月4日,茅台酒厂所处的遵义才解放。在这种情况下,怎么可能千里迢迢地从贵州运送茅台酒到北京来?而且,直到1950年,“偌大一个北京,竟没有茅台酒出售”。所以,那一次宴会用的是汾酒。

再有就是所谓的“少女踩曲”了,这个,有人算过,按茅台的年产量,如果真是“少女踩曲”的话,一天得有8万多个少女光脚丫子。

而且咱琢磨琢磨,少女的脚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咱这到底是酱香型还是脚香型?

再说了,至少到大清中叶之前,女人的小脚还是一种“性器官”,明清时期男子择偶第一标准就是看女人的脚够不够小。明末清初那阵子,最花的花酒就是“金莲杯”,也就是客人把酒杯放在陪酒女的鞋壳勒里,连鞋一起端起来喝,你说那小鞋是不是比现在的胸罩还金贵?

而且早年间最不矜持的妇女,她可能在街边给孩子喂奶,但打死也不可能在外边脱鞋。你琢磨吧,不同的部位谁更隐秘。金庸写《倚天屠龙记》,在井底,张无忌脱了赵敏的鞋,既是威胁也是惩罚,赵敏是又羞又怒,然后就芳心暗许张无忌了,你要是不知道古代女人脚的重要性,恐怕还真看不明白这里头的逻辑。

茅台据说也是几百年的老烧锅了,那时候,女人能光着小脚儿帮你踩曲?那可比“无上装酒吧”的罪过大多了,县太爷要是不扫你的黄他都没法跟知府交代。所以,古代踩曲的必须是男人,说古方少女踩曲那肯定是瞎说八道。编这瞎话是因为他一点儿不懂古代的风俗。

所以有人说了,“如果茅台是古方酿造,那总工就没什么大用;如果总工很有用,那就说明茅台酒用的不是传统秘方”。

因为这个思路,有人又扒出来这个:

这要是真的,那特么可忒坑人了,花一、二千块钱就喝芥末姜汁?

这次啊,茅台的总工笃定是当不了院士了,而且茅台的光环还跟着暗淡了不少,这又是牛年不宜吹牛逼的实例。

所以呢,真有那不爱说人话、不会办人事的,在这牛年里,你们尽可以继续扯王八犊子或者弄那些个狗怂事,但千万注意别再吹牛逼,因为牛年吹牛逼,太容易现。而且来说,十二年轮一回,都吹了那老些年了,赶上个牛年,你们就算发发善心,好歹让牛歇一会儿。

 


作者: 花间阅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sandstone2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dream_pillow' 的评论 : 是很幽默的!
dream_pillow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