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邑

中国新闻事业编年纪事
正文

重游镜泊湖

(2020-10-28 13:19:07) 下一个

­

重游镜泊湖­

(作者:郎伦友)

镜泊湖是牡丹江上的一串宝珠,是中国著名的风景区。我生于牡丹江畔,长于牡丹江畔,一直工作在牡丹江流域。牡丹江水构成了我的血液,牡丹江水教会了我游泳。牡丹江里的鱼虾、牡丹江畔生长的五谷杂粮、山珍野味,为我的生命提供了无尽的营养。无论何时,我都忘不了我故乡的生命之河 --牡丹江!

今年6月,我和老伴从加拿大回国探亲,应朋友之邀一同去游镜泊湖。这已是我第三次来镜泊湖了,头两次都是我在职时陪同客人来玩。同我18年前第一次来这里相比,变化自不必说:景区建起了园门,游人要买门票才可以进入,各项基础设施也更加完善了。但我总觉在湖边上,游人目所能及的地方建那么多的楼堂馆舍,似乎反倒破坏了景区的自然之美。

­

 

对我来讲,这次来镜泊湖,最大的收获莫过于终于亲眼看到了吊水楼瀑布。镜泊湖是一个由于火山喷发形成的堰塞湖,长约45公里,最宽处9公里,最窄处只有 500米左右。半个世纪以前,由于流域上游森林茂密,植被良好,牡丹江水量充沛,镜泊湖出口的瀑布常年可见。丰水季节,江水在陡峭的环形峭壁上,从三面奔腾而下,发出雷鸣般的吼声。与加拿大的尼亚加拉瀑布相比,除了落差外,其气势毫不逊色。

然而近些年,由于流域上游森林过度采伐,耕地面积急剧扩大,水源严重匮乏,所以镜泊湖只有在短短的丰水季节才可以见到瀑布。我前两次来时,都没有看到瀑布,一直心存遗憾。现在景区的管理部门采取了一些技术措施,通过调节江水流量,每天可以出现两次瀑布景观。因此,现在的游人比过去增加了很多。­

 

在我们刚到镜泊湖景区时,一位饭店的女老板盯上了我们这伙“财神爷”,主动为我们引荐导游。乘船游湖一周后,她又主动建议我们去看看瀑布。我们八个人中,有七个到过瀑布口,但都没看到过瀑布。6月不是丰水期,按老经验是不会有瀑布的。为照顾第一次来的,七个人主张去,那一个人说,既然没有瀑布,去不去都行。就在我们犹豫的时候,女老板过来告诉我们,现在每天都有瀑布,而且还有跳水表演。于是我们留了下来,买票乘巴士到瀑布口。

起初,瀑布很小,分成三股向下跌落,当地人管它叫“三股流”。总算看到镜泊湖的瀑布了,尽管不大,尽管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遗憾。快到两点时,瀑布开始变大了,很快就把正面的峭壁全用水帘遮挡起来了。原来的“哗哗”声也变成了“轰轰”的奏鸣。瀑布上沿在阳光下是一道直直的亮线,中间有一块不大的黑色石头,刚好露出水面--这就是天然的跳台。­

 

两点整,表演准时开始了。只见一个穿着红色泳裤的男子,沿着瀑布上沿涉水来到那块石头上,挥手向游客们致意,游客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表演者扬起双臂,游客们屏住了呼吸。只见他猛然向下一蹲,然后双脚用力一蹬,纵身从瀑布上方一跃而下,游客们齐声惊呼。我在他挥手致意时就按下了数码相机的录像键,完整地纪录了他跳水的全过程。

 

刹那间,只见瀑布下的深潭里溅起一团高高的、平时见不到的水花。镜头中看不见了跳水者的影子,我忙关了录像,直接在翻滚的深潭水面上搜寻。不大一会儿,隐约可见在瀑布里面有一个红色的动点,那就是跳水者!观众们的掌声和着瀑布的轰响,为他喝彩。

 

他逆着瀑布疾泄的水帘,重新爬上瀑布上沿。人们齐声呐喊:“再来一次!再来一次! ”

­

他果真又跳了一次。人们不再惊呼了,但掌声更热烈了。我和大家一样,希望他再表演一次。但当他挥手与大家告别时,大家都很理解,这瀑布跳水,既危险又耗费体力,不可勉强,还是适可而止吧!

在景区的门票上或各个公示牌上,都没有瀑布的观赏时间和跳水表演的介绍。若不是那位饭店老板,我们很可能就白白错过了这精彩的旅游项目。我想,这个景区的管理者们是不是该在这些方面做些什么呢?

饭店的女老板本可以在我们不打算去看瀑布时,趁机拉我们去她的饭店的。可她却建议我们看瀑布和表演,执着地等待,直到下午3点来钟。我对国内餐饮业拉客的做法一直是很反感的,但这次我们大家很感激这位老板。作为答谢,我们到她家开的饭店来了一顿湖鱼宴。鱼是天然野生的,全然没有鱼塘人工饲养的那种土腥味。想当年,柬埔寨的国王西哈努克到松花湖,吃的也就是这种湖鱼。当然价格不菲,国内旅游点的物价奇高,这跟加拿大是不同的。

我们八个人带着满足的心情离开了镜泊湖。但我还有一个心愿,一定要在丰水期看看镜泊湖最壮观的瀑布胜景。

 


 

 
切换到完整写信模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