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道的魅力

道成了肉身,丰丰满满地有恩典,有真理,魅力四射,令我折服
正文

1. 虚心的人有福了

(2021-10-16 19:27:29) 下一个

1.  虚心的人有福了

祷告生信心,信心生仁爱,仁爱使你服事穷人。

——特雷莎修女

神最初带我们到莫桑比克,正是几十年的战争刚刚结束的时侯,人到处都在哄抢发放救援物资的卡车,洪水、饥荒和不可言说的痛苦笼罩全地。我们想,为主摆上我们的生命,没有比这更好的地方了。要见证神的国在地上建立起来,没有比这更合适的地方了。

1995年,罗兰和我来到莫桑比克,为的是见证福音,见证神的荣耀在黑暗中彰显。我们来为要使病人得医治,死人复活,以圣灵的大能驱逐魔鬼。我们来侍奉神而非金钱,为要使我们从今生的忧虑得释放,不再为吃什么、喝什么、穿什么而忧虑。我们来做耶稣的身体,寻找穷苦人,为的是得见公义、和平与喜乐。我们来是为了这些经历了世界上最深痛苦和磨难的人,这群饱受数十年战争、疾病、压抑摧残的人。我们来也是为了学习,向这些穷苦的人学习天国的道。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陌生的事奉里,假如没有神的同在,我们不会愿意继续下去。假如祂不是信实和可靠的,假如登山宝训仅仅是一纸空文,假如我们不能做比耶稣所做“更大的事”(约翰福音14:12),那么从起初直到今日,我们的服事就毫无指望。我们没有第二套方案,除祂以外,我们一无所有。

在富裕的国家,每到一处,我们都向人说,耶稣做事与世界恰好相反。这是我们与最贫穷的人一起生活时学到的,是他们教我们学习天国的道。耶稣喜欢先向软弱的人,向最无望、被世人遗忘的最卑微的人,展现祂的大能。

在非洲,我们看见耶稣这样做。之所以看见,是因为穷人吸引着我们过更加卑微的生活,带领着我们走一条卑微的道路,也是唯一的路,直到神成为我们每天的必须,没有神我们就成为濒死的人,就像他们每天没有食物就成为濒死的人那样。每次把国际访友从莫桑比克送走时,我们总是祷告,愿他们能把这些穷人的富足带回去,如同马太福音5:3说的,“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很多人问,为什么耶稣把神的国留给虚心的人。为什么在富裕的地方,人很少经历神迹和超自然的能力?

什么叫做虚心(“虚心”原文 “灵里贫穷”,或者“骨子里是乞丐”— 译者注)?穷人身上有神所喜悦的特质。他们心灵破碎,知道自己的需要。他们有什么能吸引神的国降临?答案全在他们的仰赖、饥渴、需要和处于绝境之中。

只依靠神

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神把我叫住,让我与穷人为伍。祂把我隐没在贫民窟中好些年,使我成为无足轻重,为要对付我的自足。祂堵死我的退路,完全毁掉我的“自己能行”的态度。如果你有那种态度的话,神会让你自己先试试看一阵子。

神确实让我自己先试,然后,祂把我带到穷人中间学习。穷人使我富足。在属灵事情的许多方面,他们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们找了那里最糟糕的贫民窟住下。住的地方没有电梯,回家要爬九层楼。曾经两回,警察上门来把我们的女儿克丽丝塔琳带走,他们认定她被卖为妓,因为根本不会有外国人愿意住在这种地方。那里条件实在太差了!然而,我们在亚洲住贫民窟的那些年里,耶稣每天都以穷人的面貌向我显现。

耶稣总是富足的。祂为我们死,让我们得为天父的孩子。我常用一句很棒的话作祷告,斯瓦希里语,Shika Baba,意思是“紧抓着父亲”。无论在痛苦还是患难中,我们可以信赖天父的爱。我听见祂呼唤我,把失丧的人带回到父的家中。在贫民窟里,我学着做这件事,并且完全依靠祂。我学着怎么抓住、依靠祂的心,不管处境有多难。学着去懂得,噢,我的父,你真的看顾我。

不留退路

自从踏上莫桑比克这片土地,我们就学着在每一件事上依靠神。假若神没有出现,我们早就死了。西方教堂里,我们装点圣坛,唱每一首美妙的诗歌,挥舞每一种旗帜。我们挂彩灯,洒烟雾,坐着舒适的椅子。这些可以是人类创造力的彰显,然而,它们却可以成为人自己的方案。我们最需要的,是完全地依靠神的显现。我们只需要祂同在。

在莫桑比克这泥糊的破棚子教堂里,我们只能仰赖神的出现,才会有新鲜的食物,否则没有人要来。大家不是为了教会的地毯来的,就算我们有地毯,上面也全是虫子和泥巴。大家到教会来跳舞,欢庆,唱歌,见神的面,来这里得医治,得释放!

主啊,你若不来,谁还会来?主啊,若不是你治愈我们的疾病,我们怎么可能活到今日?若不是神亲自拯救,魔鬼邪灵早就把人折磨死了。我们没有筹款方案,如果神不看顾这些孩子,不赐予我们日用所需,我们不能,也不会继续下去。

每一天,我们只仰望祂赐下当天的食物,来养育一大群人。我们把身心都托付于祂。在耶稣里有我们需用的全部。祂受死,使我们在祂里面富足有余。我们看见神倍增了食物喂饱众人,像耶稣把小鱼和饼分给饥饿的人一样。我们看见神感动许多人的心,将自己有的分给穷人。我们努力帮助所找到的每一位患病的,伤痛的,濒死的人。莫桑比克发洪水的几个月里,我们每天向数以万计的人提供食物。当教会里挤满了饥饿和绝望的人时,我们亲眼看见食物超自然地倍增。

一次,在奔巴(Pemba)有个毕业典礼,我们打算用鸡肉宴来庆祝。牧师们和各国来的学生异常兴奋,他们饿得不行了,直接走进饭厅,把几乎所有的鸡肉一扫而空。我来的稍微晚了些,这很平常,几个孩子跑到车跟前,哭着说,“外国人把鸡肉全吞吃光了,我们没吃的了。”我稍微有点恼火,走进厨房,要看个究竟。结果见厨师们守卫着两盒给自己保留的鸡肉。(穷人偶尔也会不够善良,也可能自私,为自己囤积,就像富裕国家的人那样。)

我让那几百个孩子和寡妇坐下。米饭已经吃光了,不过还有些新鲜的莫桑比克面包。我让厨师们把面包递过来,为将要成就的事向耶稣祝谢,然后,把泛着油光的鸡肉一片片撕开,分给孩子和寡妇们。我来到最后一位妇女面前,正好把最后一片鸡肉递给了她。耶稣又一次倍增了我们的食物。孩子们个个喜笑颜开,厨师们个个惊讶不已。

尽管穷人可能没有行神迹的信心,但神在怜悯中听见他们哀嚎,使他们得饱足。从孩子和穷人身上,我终于明白了神的国。他们让我懂得依赖和谦卑,懂得倒空其他一切,让神来充满。在神以外,他们一无所有。

我们知道自己没有半点能力。我们也没有幻灯片做宣传。要是偶尔来电了,我们都心存感激。没有精美的小册子,也没有精致的小物件。我们只有当地和国外来的同工,献上自己作神的器皿。感谢他们带来种种恩赐和天分。

即使我们的心尚未全然洁净,神仍侧耳听穷人的呼求。祂开我们的耳朵,让我们听见孩子们饥饿的哭喊,祂软化我们的心,让我们转向他们,去帮助他们。我们的信心,祂看为宝贵。我们迫切的需要,祂必要成就。神就是爱。

有祂足矣

神为什么在莫桑比克施展大能?因为他们是虚心的人。在这里,我们的非洲弟兄马夸人和马孔德人,在每周日早晨的聚会里载歌载舞,与来自世界各地的访客一同敬拜。在马可福音16:15-18,耶稣立下了祂教会的使命:

“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听。(万民原文作凡受造的)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就是奉我的名赶鬼。说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甚么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

为什么在富裕世界,我们鲜有经历这些应许?

我们时常感到,自己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也痛苦地知道还需要走得更深。也知道主呼召我们花更多时间做祂的门徒,播撒更多美好的种子,直到树木长成,健壮,结出果实。

在莫桑比克,我们看见我们的王耶稣,把神的国向穷人敞开,日复一日。伴随着神赐下的一切祝福,我们经历了太多严峻的试炼,数不胜数。在服事中我们常说,除了磨难,我们没有别的问题。神却信实地保守着我们,救我们脱离凶恶,正如祂所应许的。

就在最近,一个主日的早上,有位妇女在教会做见证。她从前被污鬼附得厉害,巫医告诉她,若不吃掉全家人,病就治不好。她病得很严重,完全睡不着觉,甚至割手臂喝自己的血。

她来到教会时,我搂抱着她,祷告求神开她的心,让她明白耶稣的爱。之后,我们一个牧师到她的家里,烧毁巫医的一切迷信物件。顷刻间,她得到完全释放,被神的平安充满。她的脸焕发着爱的荣光,说“我再也不会吃我的家人了。他们现在是我的伙伴!”

另一位妇女给我们讲述了一段更为传奇的经历,见证神的恩典和大能保护着我们每一个人。她哮喘非常严重,已经患病十年了。更严重的是她被鬼附,比我们见到的任何人都要厉害。她丈夫认定她是妓女,要和她离婚。然而,她来到我们在莫桑比克奔巴的教会,哮喘好了,并且立时从污鬼的折磨中得了释放。成就这一切的是祷告,和一个满怀着耶稣慈爱的拥抱。

她丈夫也对她的改变感到吃惊,只是依然酗酒,暴怒,几近癫狂。在翻译她见证的时候,我请她重复回忆几个重要场景,我为她所述说的惊讶不已。她说,丈夫死了她会很高兴,因为恨他,多年的家庭暴力已经受够了,要是不用每天挨打该多好。随后,有一天她丈夫被鬼折磨,真的死了。

丈夫被医院宣布死亡之后,她决定为他祷告。一个小时刚过,他活过来,然后径直走进教堂,邀请耶稣进入他的心。当他从死里复活的时候,神也释放他脱离折磨他多年的邪灵。就在最近,他带着阳光灿烂的笑容,告诉我们,从那天起没再碰过酒。

另一个周日早晨,两个盲人乞丐来到教会,希望得到些什么。我吐唾沫在手指上,跟孩子们一起为第一个人祷告。他马上就看见了!接着另一个人走上前来。两天前,就是周五的时候,我和两个小女孩曾跟他在一起,为他祷告得医治。那天我让他面向太阳,问他能不能看见光。他什么都看不见。他的眼睛还是白的。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说“周日再来,你会看见的。”

现在他站在我面前,眼睛是空空的、白白的。再一次,我吐唾沫在手指上,手按他眼睑,跟孩子们一起,我祷告祈求一个再造的神迹。就在我们每一个人的面前,他的眼睛变成棕色,他看见了!全教会兴高采烈地涌到海边,施行洗礼。他也排在受洗的队列里,在耶稣里得到荣耀的新生命。

相互依存: 我们需要彼此

为什么神的国带着如此大能降临在莫桑比克的穷人中间?穷人相互依存,他们彼此需要。他们生活在一个相互依赖的社区里,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彼此分享。富有的人大多勤于积财,很少给予。穷人常常给予而不刻意纪念,接受而不会忘记。穷人在单纯的忠诚上实在富有。

我搬到莫桑比克时,没有一个拯救国家的行动计划,目标也不是带起一个复兴,没有领导成千上万教会的异象。我来是为了学习爱。今天,我仍然在这个旅程的起点,正在开始学习如何爱得更多,相信这就是我一生的目标。我要尽我一切爱神,并爱人如己。

神差派我到穷人中间,不是为了我能给予什么,而是要我在他们中间学习和领受。神在开始的时候没有教我怎样服侍穷人,而是怎样被他们服侍。特雷莎修女说:

今天很时兴谈论穷人;不幸的是,没人与穷人交谈。

我们需要跟他们交谈。穷人是我的朋友和我的家庭。比起富裕世界,村子里的生活简单。我喜欢在泥巴盖的村子里支搭帐篷,享受穷人的单纯。我们唱歌跳舞到夜间,敬拜我们荣美的耶稣。那里没有电脑、视频、CD机来干扰我们,也经常没有电。那里却有最质朴的忠心。

穷人教导我,我们必须接受才可以生存。

记得当初神要我放下从前的一切,到莫桑比克过贫穷的生活。我就打电话给罗兰,他当时正在做博士论文。我问他现在是不是坐着,他说是,并稀奇我为什么这样问。我告诉他,神跟我说把一切都送出去,到莫桑比克,与穷人为伍。

我们原本打算卖掉在香港的房产,用那笔钱在莫桑比克建立孤儿院,并以为这是聪明的做法。

但是神有更好的计划,祂说把房产送人。

十七年前,我们拿着单程机票和三十美元,去印尼开始我们的事工。十七年之后,我来到莫桑比克,又是一无所有,坐在街角,没有住处,没有钱,几乎一个人都不认识。那时候,我绝对没有想“莫桑比克,我来拯救你了!”我们有一部老旧的卡车,非常贴切地叫它拉撒路,因为我们经常需要它从死里复活。

我求神使我能够理解穷人,祂告诉我去和孩子们在一起。我提醒神,我拥有系统神学博士学位,还对祂说“我不做儿童事工”。祂却说“你现在做。”

孩子般的信心

耶稣便叫一个小孩子来,使他站在他们当中,说:我实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回转,变成小孩子的样式,断不得进天国。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

—马太福音 18:2-4

孩子们有天国的钥匙,他们比成年人更信靠神。在大人教导他们不要愚蠢地相信看不见的事之前,他们都相信神迹。无论在何种文化里,四岁大的孩子都相信神迹,直到大人来教他们不要信。

穷人和孩子是我的良师益友,我从他们学到的太丰富了。透过他们,我深深感受到天父的爱和安慰。最近一次讲道旅行回来,前来迎接我的孩子们挤满了一辆四吨平板卡车,歌声在机场飘荡。机场到处是这些非洲孩子的身影,甚至造成拥堵,有的旅客表示出不满。这些可爱的孩子都是我的心肝宝贝,他们挂满了我的四肢和身体,叫我寸步难行。

孩子们和我们一起去村子里布道、服事,藉着孩子们的信心,越来越多的神迹发生。最近在德尔加杜角那一带长满灌木的村子里,数百人将自己交托给耶稣。我们的一位宣教士随后把一个耳聋的男孩带到孩子们中间,我们为他祷告,他立即得了医治。

这男孩的母亲做了见证之后,又有五个耳聋的被带到我们这里,其中还包括一位又聋又哑的妇女,更糟的是她的精神完全失常。孩子们和我按手在他们每个人身上,耶稣以极大的怜悯和仁慈,医治了他们每一位。那位妇女不仅能听能说了,精神也恢复了正常。没错,神的国属于小孩子们。整个村庄被搅动得底朝上了,很快我们就在这村里建立了教会。

我对耶稣的饥渴特别强烈,这个饥渴只有在找到更多孩子并把他们带回家的时候才得满足,是他们把天父的性情教导给我们。

最近我们又增加了三个宝贝,就是有三个孩子被带来,交给我们在爱里抚养。洛蒂(Lourdes)是其中一个婴儿,当看见我们的宣教士怀抱着她的时候,我感受到天父极大的喜乐。她妈妈去世了,洛蒂也快饿死了。她是耶稣送来的礼物。她的祖母把她带来的时候,枯瘦细小的四肢在风中摇摆着,饥饿、无辜、渴望、依赖。她来,用她完全的依赖,教导我们怎样去爱人。洛蒂是个宝贵的老师,但是现在她已经永远在天父的家里了。我们在 Iris(海蒂夫妇创立的服事机构名叫 Iris – 译者注)所有的人都为天父赐给我们这样一个宝贵的礼物而感谢,尽管我们拥有她的时间如此短暂。

我们在奔巴的总部,到处是泥土灰尘,那里聚集着几百名莫桑比克本地的牧师和学员,他们和新来的孩子住在一起。他们大多穿着褴褛,很多人没有鞋,但是我们可爱的圣灵日复一日来到他们中间,彻底改变他们的生命。

这些人的饥饿、谦卑、和迫切,极大地吸引我们的神。我在牧师毕业典礼上讲道的时候,可爱的圣灵降临,充满了我们单纯、向祂敞开的教会。当神的灵充满每个人的时候,没有一个牧师能够站立。在非洲我们实在没有安静的聚会、或标准的讲台呼召、或者传统式的毕业典礼。在这个日子,我们这些欣喜的谦卑牧师,都将被差派,把神的荣耀带到莫桑比克最黑暗的角落里去,他们学习神的话,迫切地要看见他们各自的省份被福音改变。他们教导我什么是真正的财富。天国属于虚心的人。

毕业之后,接下来是把孩子们献给主耶稣,然后是婚礼。与同工和孩子们共进晚餐之后,我们带着十个孩子回家住一个晚上。我看见耶稣把他们孤儿的灵变化成为儿子的灵,看见神从大街上和垃圾堆里兴起传道者和牧师的大军。这些孩子是我们在地上的产业。天国绝对属于孩子们!

在绝望中需要神

反倒在各样的事上表明自己是神的用人,就如在许多的忍耐、患难、穷乏、困苦、鞭打、监禁、扰乱、勤劳、儆醒、不食、廉洁、知识、恒忍、恩慈、圣灵的感化、无伪的爱心、真实的道理、神的大能;仁义的兵器在左在右;荣耀、羞辱,恶名、美名;似乎是诱惑人的,却是诚实的;似乎不为人所知,却是人所共知的;似乎要死,却是活著的;似乎受责罚,却是不至丧命的;似乎忧愁,却是常常快乐的;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

哥林多后书6:4—10

穷人用他们的饥饿教导我什么是在绝望中需要神。想到绝望,我想起安东尼奥,他身体畸形,严重残废。我的助手莎拉开着一辆路虎满载着高声歌唱的孩子们驶过奔巴市中心时,安东尼奥正在街上的灰尘和泥土里爬着走,手上套着破烂拖鞋。莎拉停下来,把他带回我们的圣经学校。

后来我们为他盖了一间泥屋,安排车载他来圣经课堂,但是在这之前,他每一天都用手爬上数小时。后来牧师们为他祷告,他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耶稣。莎拉把他背在背上,来到海边为他施洗。他爬到哪里,就把福音带到哪里。

就像保罗所写的,一无所有,却是富足,因为他们有神。特雷莎修女用她所写的诗句,帮助我们清楚地向耶稣所爱的人传达祂的心肠:

渴求爱,祂望着你
渴望善,祂祈求你
赤身露体而盼望忠诚,祂期待你
患病被囚而需要友谊,祂向往你
无家可归,需要在你心里得庇护,祂恳求你
你是祂所需要的那一位吗?

我们能在穷人那里找到神的面容:

“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 他们也要回答说:主啊,我们什么时候见你饿了,或渴了,或作客旅,或赤身露体,或病了,或在监里,不伺候你呢?王要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这些事你们既不做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不做在我身上了。”

马太福音25:40, 44-45

我们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祂,是在耶稣里,藉着耶稣做的,是与耶稣一起,向着耶稣做的。我们时刻等候主的差遣。哦,把生命献给爱,是何等的喜乐啊!

富足与贫穷

虚心(“灵里贫穷”,或者“骨子里是乞丐”— 译者注)的意思就是经济上贫穷吗?我相信,耶稣所说的灵里贫穷是人心的一种状态,统统献上,完全依从,彻底绝望地、全然地、唯一地依靠神。主的意愿是叫所有人,甚至包括富人和中产阶层,都成为虚心的人,且知道他们全然需要祂。

神经常把我从最穷的穷人那里,带到经济宽裕的人中间。在某种意义上,我觉得自己是把穷人的财富带到富有的教会里,这些教会太需要单纯了。

最近神告诉我要扩展祂的工作,祂想要兴起一支大军,一支放下一切、全心爱神的大军。他们每个人,为了爱的缘故、和事奉祂的缘故,丢弃万事,要将神的荣耀带到地极。耶稣对我说到一个极大的、由学生志愿者组成的宣教运动,把福音,就是神倾倒出来的真爱,带到世界的每个部落、每种语言中间去。我得到一个在常春藤学校服事的异象,接着神把我带到哈佛大学,美国当初的大复兴就在这里发端,大觉醒的运动在当时带动了整个国家。

在哈佛大学的纪念礼拜堂里,我呼召那些感觉自己活着像是孤儿的人。天父对我说,祂的心愿是要医治美国的年轻一代,就像祂医治莫桑比克的孩子们一样。学生们在过道上向着讲台涌流,当我们拥抱他们的时候,圣灵触摸他们的心,他们开始哭泣。过道上挤满了流泪的大学生们。有些人得救了,有些人身体得了医治。而最重要的是,耶稣在哈佛大学的中心接受敬拜!

有个年轻学生,真是个灵里贫穷的人,尽管在世人眼里他拥有丰富。在聚会里他走上前来说,“我想要遇见海蒂所讲的上帝,但我的头脑太强势了。”我们就为他祷告,求神使他的心比他的头脑还要大。我叫来一位教会的带领人去拥抱他,因为天父要拥抱他。之后我看见他双手举向空中,热情地敬拜耶稣。他说“我感觉到上帝了!我感觉到上帝了!祂是如此大能的神!”

灵里贫穷是心的状态,而不是经济地位。从哈佛到莫桑比克,神造访那些渴慕祂的人。我知道神要释放这支强大的军队,这支由顺从主、被主差遣的年轻人组成的军队,从莫桑比克的孩子到哈佛的大学生,个个成为福音的战士,不爱惜自己的性命,以至于死。我记得吉米艾里奥(Jim Elliot)的名言“献上无法保留的,以换取永不失去的,这样的人不是傻瓜。”

然后我从哈佛大学的大理石地面和常春藤的荣华那里,飞回我们在莫桑比克的一个寒酸泥屋,与那些最穷的穷人一起聚会。就像在哈佛一样,神以奇特的方式降临。我祈求圣灵在人群中运行,神如旋风一样临到。人们开始旋转,纷纷倒在地上。那一夜,数不清的人被神医治,甚至不需要为他们按手。

那一晚聚会结束后,我跳上卡车的后车厢准备回家,这时几个男孩跑来,要我为儿童中心新来的一个年轻人祷告,他是个盲人。神的同在临到他,他立即看见了。真是难以置信的祝福。

男孩们高兴得大喊,“就知道神一定会这么做!”这些男孩,灵里极度贫穷,渴望他们新来的弟兄能看见,神就以慈爱开了他的眼睛。

向所有人的呼召:每个人都被邀请

我还相信,虚心(“灵里贫穷”,或者“骨子里是乞丐”— 译者注)是一个选择,一个我们都必须做的决定,就是降卑,再降卑,最后仅仅依靠这唯一可依靠的主。

神按照我们每个人的信心和饥饿来回应我们的祷告,以成就祂在创世之前就为你定下的计划。神想要祂的儿女们活在祂那样的怜悯和激情里,而不是退后到不信的地步。不论富有或贫穷,如果你厌倦了,不想再回避这世界的问题,如果你愿意与神的性情有份,把生命带给死亡的世界,那你有耶稣就足够了。我们需要神,也需要彼此。

神呼召我们与祂合一,也彼此合一。在奔巴,我们有从世界各地来的宣教士,与莫桑比克当地的同工组成团队。近来我们听到好消息:在一个福音尚未传到的地方,当地的穆斯林组织在斋月里用广播宣告,“我们输给了Iris(海蒂夫妇的宣教机构),无法与他们匹敌。”还说,“他们喂饱穷人,抚养孤儿,使死人复活,使盲人看见,使残疾人行走,叫聋子听见。我们输了。”

荣耀的君王把爱、喜乐和欢笑倾倒给非洲的穷人和受苦人,而今天,神呼召我们所有人,无论富有或贫穷,安息在祂里面,呼召我们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祂,并爱人如己,因为耶稣为我们死了。祂要求我们纪念穷人的需要,把我们有的分享给他们。

我们都巴不得看见神的荣耀遍满全地,好像众水遮盖海洋一样(哈巴谷书2:14)。我祷告祈求耶稣更深、更深地吸引你,使你放下、献上、并交托一切给祂,使祂可以将一切托付给你。当你被兴起,复兴就要临到,整个国家要来到祂面前,脸伏于地,敬拜祂。神用祂的眼光改变我们,我们就不再惧怕把自己投在祂怀中。

 

虚心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

 

默想

在加尔各答、南也门、或其他这类地区,人的需要被减少到只要有衣服御寒、或一点米饭充饥、或任何一点东西,只要能够显示他们被关爱。我想教会的工作,在发达富有的西半球,要比在这类地区困难得多。在西方,穷人的问题要深得多,问题在于他们内心深处。

— 特雷莎修女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