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原点出发

每个人或许只有一个故乡,家却可以无处不在。亲人在的地方是家,心安定的地方也是家。。。。。。
正文

忆东瀛:美国空军横田基地的生日派对

(2021-11-27 19:31:49) 下一个

二战后,美国在战败国设置了军事基地。在德国的曼海姆,我和朋友散步时曾与美国大兵的车队不期而遇。我的德国朋友立马绽开笑容,向车队挥手致意,对方也热情洋溢地还礼。这一幕情景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几年后,我来到日本,了解到离我住的地方开车不到一个小时的横田驻扎着美国空军,而我的儿子就读的幼稚园里就有很多来自横田基地美国大兵的孩子。

这个近在咫尺的军事基地到底是什么样子呢?日本人对于美军基地的态度如何呢?

没想到,很快我就得到了一个机会一睹基地的真容,为此我曾写下一篇文章作为纪念。

。。。。。。。。。。。。。。。。。。。。。。。。。。。。。。。。。。。。。。

2006年9月底的一天,我的儿子收到了一份生日派对的邀请函。他在幼稚园的小朋友N快要过四岁生日了。N来自美国,他的父母在美国空军驻日本的横田基地服役。他们将为儿子的生日在基地举办一次大型的派对。

对大多数日本人而言,横田基地是个庄严而又充满了神秘感的地方。那里简直就是个国中之国,一个位于日本国土上的美国。没有特殊许可,一般人不可以随意出入。普通老百姓若想亲临基地一睹其风采,可谓机会甚微。

人的心理很奇怪,对越是难进的地方,好奇心越重。因此当幼稚园的孩子们收到N发出的邀请时,孩子的妈妈们显得比收到邀请的孩子们还要兴奋和激动,更有一种获得殊荣般的自豪和骄傲感。尽管生日派对将在两周以后才举行,受到邀请的孩子们的妈妈们已经在奔走相告,相互约定派对当天碰面的时间了。也难怪她们如此激动不已,近五十个园儿中,只有十个孩子获得了如此的青睐。

1 办理许可证进入国中之国

派对定在N的生日那一天,十月十四日举行。这天恰巧是星期六。十月中旬的东京,炎热而粘稠的夏季终于走到了尽头。太阳光不再刺目,而是变得金属般明朗。清新又怡然的秋天来了。清晨起来,只见蓝天白云下,住地那些率先变成了淡黄色的阔叶林已披上了一层闪烁的金光。真是开派对的好天气!

与儿子同样受到邀请的H的妈妈A热情地邀请我们乘坐她的车同往基地。我欣然答应了。派对将于中午十二点开始,但是我们必须在十一点赶到基地的入口管理处。9.11之后,基地加强了对出入人员的检查。同时取消了外来人员可以在基地内停车的许可。所以我们必须将车停在基地附近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走到基地的入口管理处,在那里接受繁琐的检查。A说一个小时的时间并不富余。她和N的妈妈很熟,去过基地几次,因此显得十分有经验。

我们一行人上午十点出发。从我居住的东京都国立市向西北方向行驶大约四十五分钟,便到了基地附近的福生站。我们就近停好车,然后朝基地走去。一路上时常与一些操美国口音的白人和黑人擦肩而过。街道两旁也时不时出现一些美式商店。走过一条街后,即看到对面的路口两侧分别耸立着一座白砖砌成的丰碑。丰碑中部呈桔黄色,上面用白漆书写着英文和日文“U.S Air Force Yokota 横田飛行場”。丰碑的后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平川。

哇!终于来到了赫赫有名的基地了。

基地入口管理处的门口十分热闹,进进出出的人员络绎不绝。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轮到我们办理手续。我好奇地环视了一下四周。管理处的外围竖立着一人多高的铁丝网,铁丝网沿着基地的边缘纵深。想象中的荷枪实弹的卫兵并没有出现。守在基地大门口的是几个身着蓝色制服,头戴同色圆顶帽的工作人员。

基地很大,一眼望不到边。号称是空军基地,却连一架飞机的影子都看不见。所见的只是大片大片的空地,想必是机场的跑道。其中夹着众多的草坪。引起我注意的是一些星罗棋布的巨大的,呈半圆体状的建筑。这些建筑均呈密封式,让人看不到里面。猜想这就是飞机机库了,里面一定深藏着那些结构精良,技术高超的战斗机了。正在感叹这里的广阔无垠与日本的狭小拥挤是多么地不相称时,听到有人招呼可以进去了。

一对年轻的美国夫妇自我介绍他们是L和J, 作为N家人的代表前来迎接我们。在他们二人的引领下,我们一行大人牵着各自的孩子得以进入基地入口管理处。管理处十分狭小。里面原已有些等待办理手续的人,加上我们这支庞大的队伍,顿时变得水泄不通。

我们被要求递上各自的证件,并依次序拍了大头相,然后退至角落等候领取出入证。手续办理比想象中要简单,而且里面的工作人员均为清一色的日本人,态度比较温和,但是等候的时间不菲。

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我们终于拿到了出入许可证。那是一张明信片般大小的薄纸片。上面印着出入者和邀请人的姓名,并注明进出的时间。纸片的右下角则印着刚拍好的大头相。我出了一口长气,看看手表指针正指向11点45分。心中暗自庆幸我们能准时赶上派对啦。然而我高兴得太早了点。后来才得知,从基地门口到N的家还远得很。

2 热闹的生日派对

前来迎接我们的美国夫妇各开了一辆中型的面的和一辆小车,汽车行驶了大约十五分钟后,路旁才显露出一片住宅区。住宅区的楼房大都为两层高,外表漆成淡淡的黄色。楼与楼之间有着巨大的空地,也均绿草如荫,参天大树比比皆是。我们终于来到了N的家。

在两排楼房之间的草坪上,支着一个巨大的蓝白相见的帐篷。帐篷下是一长排桌子和长条凳。木制的长条桌上铺着迪斯尼图案桌布。上面依次摆放着彩色的锥形帽。长桌的另一端堆满了五颜六色的礼品,紧挨着礼品的是一个大型的蓝色容器。日式面条和中国饺子也出现在桌子上。引人注目的是夹在其中的生日蛋糕。蛋糕的造型为一辆红色的汽车。据说是N的妈妈自己动手做的。

见客人们均已到齐,主人便开始准备午餐。N的爸爸打开长桌上那只蓝色的容器,里面装满了火腿肠和肉饼。他又拿来一只盛满圆形和条形面包的塑料袋和一大摞一次性使用餐具。人们见状纷纷上前帮忙用这些材料做成汉堡包和热狗,然后一一端放在长条桌上。

妈妈们招呼着孩子们来吃饭。兴奋的孩子们此时正玩得开心。帐篷背后的充气式大滑梯吸引了不少的孩子们爬上滑下。在妈妈们的招呼和推搡下,孩子们终于聚到了桌旁。

站在一边的妈妈们顾不上饥肠辘辘,个个忙着拍照录像。她们不仅给孩子们拍,也相互拍着合影。N的妈妈以及另外几个前来参加派对的基地家庭也被热情的日本妈妈拉了进来一起拍照。的确,这是一次难得的经历。平日里只能心仪和远眺的美国空军基地,如今就在我们的脚下。多么不可思议!

N的爸爸是个飞行员。听说他负责运送生活物资到美军在世界各地的基地。想不到吧,基地所用的生活用品均来自美国本土,甚至牛奶,鸡蛋和蔬菜水果之类的新鲜食物也由飞机每日运来。他的身材很高大,已略微发福。此时他既像是电视台的主持人,又像是一场球赛的解说员。他召唤吃饱了的孩子们聚在一棵大树下。

只见N 的爸爸腰间缠了一个塑料袋,他指挥着孩子们排好队。然后变戏法似地从腰间摸出一根棒球棒,他挥舞着这根球棒对准吊在半空中的紫色五角星,狠狠一击。接着他对着孩子们说,来!像我这样,击中目标,就有奇迹等着你们。

第一个上来的是N,今天的小主人。因为他今天满四岁,所以先原地转了四圈,然后再用球棒打击五角星。N的爸爸时而维持着队伍的次序,时而为孩子们击中目标而大声喝彩。他的鼓动也同时感染了在场的家长们。于是每一次孩子们的打击都会引起众人的惊叹,孩子们亦愈加兴奋起来。好像自己在做着世界上最伟大的事情。

就在孩子们不断击中目标的时候,N的爸爸不失时机地从腰间口袋里掏出糖果撒向天空。色彩缤纷的各式糖果如一阵彩色的雨落在了草地上,哇!奇迹出现了。孩子们似乎猛然惊醒,顿时欢声雷动,忘乎所以地扑向糖果落下的地面,争先恐后地抢着,捡着。

游戏在孩子们的欢呼声中结束。接下来该对付那个大得如同一张案板样的生日蛋糕了。人们高声唱着生日快乐的曲调。歌声一结束,N就迫不及待地吹熄了蛋糕上四根蜡烛的烛火。大蛋糕瞬间被分成小块,消失在大人和孩子们的盘子里。

3 谁送了什么礼物

正在想玩也玩了,吃也吃了,该是曲终人散的时候了。忽然见N的父母在草坪的另一侧铺上了巨大的彩色塑料布,心想又有什么新花样了。只见原来堆放在长桌上的礼品统统转移到了彩色塑料布上。N正兴奋地坐在堆成小山似的礼物中摸摸这摸摸那,不知先拆那个才好。N的妈妈手里拿着纸和笔,一边指挥孩子们拆开包装,一边每拿出一件礼物便报出送礼人的名字,并记录下来。

中国人总是在客人走了以后,才会背着人悄悄地打开礼物;而美国人却是如此地大张旗鼓。两相比较,东方和西方真是有很大的差别。

住在N隔壁的是一家华裔美国人。女主人此时也带着一双儿女前来助兴,见我脸上诧异,便热心地告诉我,记录下来什么人送了什么礼物,是为了将来好还礼。听了这话,我不禁噗哧地笑了起来。刚才还在想,中国人和美国人多么地不同。其实,不同只是形式上的不同而已;本质上来看,并没什么不一样。

不是吗,我们中国人虽然没有将谁送了什么礼物记录下来,但在心里却有着一笔帐。大略知晓在适当的时候送还什么样的礼。如果说有什么区别,那只是美国人做在明处,有着西方式的张扬;而我们做在暗处,体现了东方式的含蓄。

派对结束了,我的思绪却停不下来。回去的路上,N的妈妈手拿纸笔,唱票式地报出送礼人的名字,并记录下来的场面,始终在我的眼前挥之不去。

总结

对于先进的西方,我们大多数人都愿意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学习和适应,因此即便因文化差异产生了心理上的震动,也能调整自己的情绪,从而坦然接受。但是对于落后的民族和地方,哪怕他们曾经有过辉煌灿烂的文化,一般的人多会选择退避三舍,而不愿意去做进一步的了解。

比如我们对穆斯林有什么了解。我们只知道他们与我们不一样。我们看不惯他们的种种行为:女人将自己包裹得那么严实,以致于只有一双眼睛露出来;还有他们的种种忌讳,不吃这,不吃那;斋戒期间连吃饭的时间都得推到日落之后。因为不了解,便视其行为古怪,从心理上排斥他们。

细究起来,大到国家,小到个人彼此之间的矛盾,争斗乃至战争,似乎都因对对方的不了解或者误解而产生。

国家大事超出了我们这些小民百姓的控制范围。仅就个人的生活而言,亲友邻里以及同事之间,如果能抛弃成见,多从对方的角度思考一下,想必会减少一些冲突和矛盾,增多一份理解和宽容吧。

愿我们也像派对上的孩子们那样,忘却种族和肤色,尽情享受生活的乐趣。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原点MM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BeijingGirl1' 的评论 : 说的是呢,有点像“租界”。谢谢光临!
BeijingGirl1 回复 悄悄话 非常好的介绍。 军事基地, 有点象“租地”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