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边缘系统 21 工作转型

(2022-09-24 15:40:45) 下一个

第二十一章 工作转型

 

   12月6号下午2点,在洛克菲勒大学的一个会议大厅里,墨蕊荌穿着一套深棕色的西服,在讲台上从容自若地讲着她的课题规划。这是她面试的最后一天,也是最重要的一项活动。

   在洛克菲勒大学,像这样的学术活动,在这么大的会议室内,上座率通常不到一半。但墨蕊荌的这个求职讲演却是个例外,这个能容下300多人的会议室内几户爆满。原因可能是海报上的墨蕊荌的头像太吸引人了,在这样的科研机构里很少能见到这样明艳的女子。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墨蕊荌演讲的标题—穿越人类的边缘系统 (Through the Limbic System of Human Being)—非常吸引人。

   墨蕊荌那一头棕黑色的长发自然地披散在肩头,她的手势不多,但表情轻松,大多时间都面向听众,像是在与他们亲切交谈。她从研究背景出发,很自然地过渡到自己的PhD课题以及自己当年的科研成果。接着她又开始讲解人类在记忆和情感上和动物的显著差别,顺理成章地谈起在这个领域用动物做实验的局限性。讲到这里,墨蕊荌话题一转,开始介绍自己的法医身份和自己曾经在这里的科研训练对自己现在职业的影响。她巧妙地列举了几个案例,来阐述她的观点,也就是说她以前科研的局限性可以很容易地被她现在手里的科研资源所弥补。她接着开始讲解她的课题规划,她科研的主题将是人类记忆和情感生理活动的分子生物机制与动物的不同,以及在各种疾病状态下人类大脑的这些功能区域(边缘系统)的病理变化。在这个主题之下,她详细地介绍了自己已经规划好的几个课题:人类记忆细胞亚类型的精确定位和记忆演变的分子机制及其在记忆障碍疾患中的病理变化,毒品对人类海马区域及海马旁区细胞的影响,人类应激后综合征中边缘系统的变化,调控谷氨酸受体的抑制性RNA的表观遗传学改变在老年痴呆症发病中的意义,多巴胺受体亚型特异性导向连接体蛋白的过度磷酸化在抑郁症发病中的研究。

   墨蕊荌的课题不仅有令人向往的前景,也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切实可行的实验步骤,她的演讲结束时,台下掌声雷动。其实这些课题不全出自墨蕊荌的推测和想象,有一部分是她已经做出的结果。

   墨蕊荌看到他的导师格瑞格在向她微笑,他脸上的自豪不言而喻;坐在格瑞格旁边的伍兹(Woods)教授向她伸着大拇指。伍兹是招募委员会的主席。看到他们这样,墨蕊荌心里有了些自信。

   接下来的问题五花八门,墨蕊荌都轻松应对。其中一个人问:“死亡也是记忆的消亡,对吧?你用死人的大脑做实验有什么意义呢?”

   墨蕊荌笑了一下说:“我同意你的观点,用活人的大脑组织做实验可能更有意义,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记忆作为一种非常复杂的信号活动,承载于分子、电子和质子结构之中,是一种相对稳定的信息,不会很快消失。所以我认为,死亡之时,正是我们可以开启一个人的“记忆大门”的时候。”台下又有不少赞许的掌声。

    结束这天的面试大概是下午4点20左右,墨蕊荌刚走到停车场,艾瑞克便打来电话,询问演讲和面试的情况。

   墨蕊荌告诉艾瑞克,自己觉得还不错,但结果一个星期之后才会知道。

 

   面试结束之后,墨蕊荌给自己放了一个星期的假。她不再读文献,也不再写课题,工作之余除了和艾瑞克聊天,就是听歌和去健身房健身。

   周四上午,她收到洛克菲勒人事部打来的电话,问她计划一个月在洛克菲勒工作多久,她现在的单位是否同意她的计划。

   墨蕊荌这几个月一直忙着准备课题和演讲的事儿,她还没有来得及和他们的头儿理查德商量去洛克菲勒兼职的事儿。她本想等拿到聘书之后,再去和理查德讨论,但那人告诉墨蕊荌他们必须在下周一之前得到答案。

   墨蕊荌只好趁着中午有个空挡,硬着头皮来到理查德的办公室。

   “墨蕊荌,你是公认的我们这里最有天分的法医。你为什么要放弃?” 理查德刚听了两句,便非常吃惊地质问她。

   “不对,不对,您理解错了。我是去做兼职,不是辞职。你知道,我热爱法医工作,我热爱这里的工作环境,我怎么会放弃?我想问的是,我能不能抽出30%的时间去那里做科研?”

   理查德沉吟了片刻,说:“你知道,我也喜欢科研。我年轻时和你想得一模一样,但努力过几次都没能如愿。我会尽一切努力去成全你,所以我的答案是'可以'。不过你的工资也会减掉30%。”

   “多谢!多谢!”墨蕊荌说着,走上前给了理查德一个大拥抱。

 

   就像墨蕊荌预感的那样,一周之后,她顺利地拿到了在洛克菲勒兼职做科研的聘书。职位是助理教授,在格瑞格的团队中工作,开始日期是二月一号。科研启动基金两个月后便到位。看着不菲的科研启动基金,墨蕊荌心里非常满意。工资有点不起眼,但这不是墨蕊荌所关心的。

   艾瑞克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兴奋得要马上赶来给墨蕊荌庆贺。因为他再有一个多星期就放假了,墨蕊荌劝他不要来回折腾。

   墨蕊荌立即开始办起了多如牛毛的各种手续,同时她也着手申请她的课题的科研伦理委员会(IRB)的审批。

 

   很快艾瑞克寒假归来,两人见面自是不胜欢喜。艾瑞克故意喊墨蕊荌贝尔教授,他心里的那份为墨蕊荌感到的自豪,墨蕊荌看得清楚。像其他许多次从学校归来时一样,艾瑞克头发老长,一脸胡子拉碴,看着像个中年人。这样的艾瑞克和墨蕊荌一起走在街上,没有人认为墨蕊荌比艾瑞克年龄大。

   吃过晚饭,两人便迫不及待地同床共眠。

   墨蕊荌在她的假期到来之前还得上几天班,她害怕艾瑞克一个人在家无聊,所以事先借了一大堆电影碟片和小说。

   这天墨蕊荌回家时,看到艾瑞克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他旁边放着一本她母亲的影集。墨蕊荌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儿。她看到艾瑞克看到她回来时脸上强挤出的的笑,心里非常不是滋味。

   墨蕊荌知道,在我们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种对生育过我们的母亲的眷恋。这种眷恋就像是一条永不停歇的河流,时而细流潺潺,时而波浪汹涌,终点就是我们的生命回归自然的那一刻。河流的那本书把这种情感描绘到了极致,他的死又给这种情怀蒙上了一层厚重的悲剧色彩。墨蕊荌相信,艾瑞克没有从河流的影响中走出来。

   由于心中的恐惧,墨蕊荌一直选择避开这个话题,她突然意识到,这或许不是个好主意。

   墨蕊荌走过去,坐在艾瑞克身边,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轻声问:“想念她了吧?”

   艾瑞克低下头,没有说话。墨蕊荌看到了他眼里的泪光。

   墨蕊荌拿起那本影集,随手翻着,违心地说:“你母亲肯定在那里过得很幸福。你看,她一脸的笑容。”

   艾瑞克这时抬起头,望着墨蕊荌,眼里含着泪,笑了一下。

   “你继父家不让你们见你母亲,肯定是因为医生这么说了,他们怕影响你母亲的健康,可见他们是真心爱你母亲。”墨蕊荌继续违心地说着。

   “在我印象里,继父像个绅士,他肯定对我母亲很好。”艾瑞克使劲搜寻着他脑海里那早已模糊的记忆,有些高兴起来。

   墨蕊荌见状,赶紧岔开话题,说着晚上的计划。

 

   墨蕊荌想尽一切办法,逗艾瑞克开心。可她看得出,艾瑞克始终不能像以前那样高兴。

   这天在回家的路上,墨蕊荌一直想着让艾瑞克高兴起来的新发子。

   打开家门,墨蕊荌吃了一惊,艾瑞克唱着歌在家里打扫卫生。很明显,艾瑞克又回到了从前快乐的样子。

   “派盾要来纽约,我想让他和我们一起过节。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

   原来如此!

   墨蕊荌知道,艾瑞克的这个表舅其实比艾瑞克还小两个月,两个人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像双胞胎兄弟一样。

   派盾和艾瑞克一样,拥有高挑的身材和一张帅气的脸,远远看去,他们确实像是双胞胎,但近看,两个人的长相却有很大的不同。艾瑞克有着深棕色的头发,饱满圆润的额头,深棕色的双眉,灰绿色的大眼睛,直而精致的鼻子。他的面部骨骼对合缜密,皮肤看不到一丝凹痕和纹皱,像是一块浑然天成的美玉。派盾天生的发色橘红,双眉棕黄,嵌在深深的眼窝里的一双大眼睛碧蓝碧蓝,白白的脸上有几片雀斑,面部骨骼线条分明,鼻梁高挺。墨蕊荌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他是做模特的料。后来一问艾瑞克,果不其然,派盾在一个大模特公司(Q)做模特。靠着浑身上下十足的骨感和脸上的雀斑,在一众长腿靓丽的模特里,派盾也个性十足,颇有知名度。他的公司总部在洛杉矶,在纽约也有分部。他这次就是来纽约分部参加一个活动。

   转眼圣诞节就到了,派盾一身休闲装来到墨蕊荌的公寓。他下身穿着宽松的深绿色防水运动裤,脚穿一双平底白球鞋,上身穿着宽松的黄色的粗绒线毛衣,头上戴着一顶乳白色的鸭舌帽。墨蕊荌心想,这样的衣服也只有像派盾这样的模特能穿,大多数人穿上这样的衣服都会成为小丑。

   派盾进屋后,给艾瑞克和墨蕊荌分别来了个拥抱,然后拉着艾瑞克,摸着艾瑞克的肚子说,真羡慕你这里的脂肪,自己要能这样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怎么吃就怎么吃就好了。

   “你嘲笑我胖啊?”艾瑞克笑着反唇相讥,“看看你脸上的深沟,我真可以叫你老舅了。”

   两人不停地相互取笑打闹着,像两个孩子。

   第一次见派盾时,墨蕊荌觉着他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没有想到和艾瑞克在一起,他也有说不完的话。

   墨蕊荌给他们拿来几瓶饮料,让他们喝,他们这才意识到冷落了墨蕊荌。

   派盾抬眼,盯着墙上墨蕊荌家的全家福照片,问:“墨蕊荌,这是你们的全家福照片吧?你们一家人都好美啊!”

   “墨蕊荌刚被聘为洛克菲勒大学的教授,那里可是出诺贝尔获奖者的地方。”艾瑞克怕派盾的问话引出墨蕊荌的伤心事,赶紧岔开了话题。

   “真的吗?墨蕊荌教授,太了不起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世界上竟有能长得这样的教授。”派盾说着,在墨蕊荌脸上扫了一下,又赶快把眼光移开了。

   墨蕊荌看派盾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自己倒有些尴尬,她赶紧找着话题:“派盾,我小时候也走过T台,不过没有坚持半年就放弃了。对我来说,那太难了。”

   “艾瑞克也做过呢,他告诉过你吗?”

   “没有。艾瑞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墨蕊荌揪了一下艾瑞克的耳朵,故作生气地说。

   “我和你一样,也做了不到半年就放弃了。”

   “唉,幸好你们放弃了,不然的话,真是一种智能资源浪费。”派盾说着打开了一瓶矿泉水。

   说开了之后,派盾很快便和墨蕊荌也熟络起来,不断地开玩笑。

   吃过午饭,他们三个又瞎聊了一会儿。

   派盾说,他在拉斯维加斯一个活动上见到过即饮,即饮还给了他几张他们演唱会的门票。他觉着即饮很酷。

   派盾知道艾瑞克一向对他父亲非常抵触,看到艾瑞克没有什么反应,他在艾瑞克背上拍了一下说:“艾瑞克,不要太贪心,我要是能像你一样,有一个愿意认我的父亲就开心死了。”

   派盾从来没有见过他的父亲,他母亲岛若告诉他,他还没有出世,他的父亲就死了。

   正坐在沙发上依偎在艾瑞克怀里的墨蕊荌听派盾这样说,赶紧起身,走过去给了派盾一个拥抱。派盾则显示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说:“我很好呀。早已习惯了。一点没有难过。”

   晚上他们一起去墨蕊荌的母亲阿什兰家,和他们一起庆祝圣诞,并共进晚餐。他们赶到阿什兰家时,是傍晚6点多种。阿什兰家的房子从门口、窗外到屋内的角角落落都精心装饰过,彩灯闪烁,流光溢彩,一派浓浓节日气氛。

   见他们三人过来,阿什兰一家四口都热情地迎上来。马汀头发已经花白,明显显示出老相,比他大好几岁的阿什兰倒没有太大变化。他们的大女儿艾拉已经上大学,现在在读大一,老二爱润也已在读高中。两女孩都长得甜美清秀,不过可能遗传了马汀的矮基因,个子都偏矮。

   寒暄之后,他们互换了礼物。

   艾拉和爱润好像特别兴奋,吃过晚饭,她们两个都拿出手机不停地给墨蕊荌、艾瑞克和派盾照相,后来又要和他们合影。艾拉拉着艾瑞克的手和艾瑞克照了合影,嘴里说着:“我要让汤姆看看我姐姐的男朋友有多帅。”汤姆是艾拉的男友。接着艾拉又拉着派盾照合影,一副倾慕的样子。爱润还没有男朋友,她也和艾瑞克、派盾照了好多张合影,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我那几个好友肯定会羡慕死了。”

   墨蕊荌和阿什兰坐在一边,看着她们两姐妹瞎闹着,都笑个不停。

   墨蕊荌心里想着,自己的母亲如果记忆尚存,想起自己当年因迷恋外表出众却薄情寡意的西蒙,落得个未婚先孕、学业未成、受尽贫寒和冷落的境遇,现在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知会作何感想。想到这里,墨蕊荌突然觉着特别想念自己以前有着完整记忆的母亲。她又一次深深地意识到,她的那个母亲早已不存在了。

  离开阿什兰的家,回到墨蕊荌的公寓,已是夜里11点多钟。墨蕊荌改造过的公寓只有一个卧室,一张大床。派盾说他可以回到他公司给他订的旅馆。

   艾瑞克笑着说:“走什么?就睡在这里客厅地上吧,不要忘了,以前在我姥姥家里,我们俩经常这样。”

   派盾当真起来,说好,就睡在这里客厅里。

   其实艾瑞克的父亲即饮的公寓就在墨蕊荌公寓的上层,有三个卧室,尽管经常没有人住,也需要人管理,一个月的管理费就8百多美元。

   得知派盾要来,艾瑞克已经拿到了钥匙。

   派盾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他们三人一起去健身房健身,一起逛街,一起去百老汇看剧,一起去餐馆吃饭,一起去打网球... ... 算是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节日假期。

   过了元旦,派盾便匆匆赶回了洛杉矶。一个礼拜之后,艾瑞克也回了波士顿。

 

   墨蕊荌又立即忙碌起来,她每天下班回家,就忙着整理她的实验室,计划着怎么将这些东西全部搬到她将要拥有的在洛克菲勒的新的实验室里。

   还有她的“边缘系统”——这个只有她一个人知道的秘密地带。这里有她多年的心血,她得把它好好地掩藏起来,好好地加以利用。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绿珊瑚 回复 悄悄话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