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土

辛瘀成冰,乐积成土。
正文

边缘地带41 晨曦

(2021-09-06 09:16:24) 下一个

第四十一章  晨曦

 

    二月底的纽约依旧天寒地冻,没有一点春的迹象。

   墨蕊荌早上醒来,才凌晨4点多钟,但她再也睡不着。她挺着8个月的肚子,起身打开了灯。

   卧室里的一切一下子被照得通亮。

   墨蕊荌来到窗边,下意识地透过窗帘向外看了一眼,窗外漆黑一片。

   窗边的墙上有许多张罗马的照片,这个五官歪歪扭扭的罗马在墨蕊荌眼里像个天使。

   在罗马的照片的上方贴着罗马去年母亲节时送给墨蕊荌的礼物:一颗彩笔画出的心和他亲手写的“墨蕊荌姐姐,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母亲!”当时的罗马躺在病房里,正在接受白血病化疗后的骨髓移植。移植的骨髓是艾瑞克的。墨蕊荌和艾瑞克当时都很乐观,想着罗马有了治愈的希望。可没有想到的是,两个星期之后,罗马却因为真菌感染而死。

   临终离开的那一刻,罗马拉着墨蕊荌和艾瑞克的手,脸上是平静的笑容。

   丧失养子的悲痛,好像把墨蕊荌身体的生物节律打乱了一样,墨蕊荌的月经开始失调,她去医院检查时,却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时墨蕊荌已经41岁。意外的怀孕使墨蕊荌和艾瑞克都惊喜不已。

 

   墨蕊荌去了趟厕所,又去厨房里接了一杯水,坐在卧室里的沙发上。她面前的墙壁上贴着许多她母亲阿什兰的照片。其中有一张是墨蕊荌和阿什兰的合影,那是在两个月前的圣诞节,她们两人都挺着大肚子。

   阿什兰也怀孕了?是的,59岁的 阿什兰也怀孕了。  她怀的是爱润的孩子。

   爱润得了卵巢癌,虽然肿瘤已经被切除,并且接受了化疗,她的肿瘤已经治愈,但她没有了生育能力。爱润特别想要一个自己和汤姆的孩子,于是,决定用自己化疗之前冻存的卵子和汤姆的精子,找人代孕。但找人代孕的费用惊人,两人一打听,又犯起愁来。

   阿什兰知道后,觉得自己身体健康,可以帮他们试一试。阿什兰的代孕非常顺利,第一次植入胚胎就成功了。

   阿什兰比墨蕊荌早怀孕两个月。墨蕊荌怀孕后,经常和阿什兰聊天,交流怀孕经验,母女俩好像孕友一样,关系更加亲密。

   想到这里,墨蕊荌端起水杯,喝了几口,脸上掠过一丝笑意。

 

   但现在,阿什兰已经不在人世。阿什兰在生产爱润的女儿时,因多发器官羊水栓塞而死。

   墨蕊荌永远也不会忘记,那是元月四号的早晨,她还没有起床。爱润打来电话,哭着告诉她,阿什兰生了。墨蕊荌以为爱润是因为孩子激动的,赶紧说恭喜的话。可接下来爱润说的话却让她无法接受。

   “母亲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医生说她多个脏器羊水栓塞,病情危急。都是我把母亲害了,都是我把母亲害了。”爱润说着不停地责骂自己。

   墨蕊荌和艾瑞克赶到医院时,马汀、爱润、汤姆和艾拉都在,他们的眼圈都红红的,一脸疲惫。马汀看到墨蕊荌,说:“阿什兰一直在坚持着,我想她是在等你。”

   墨蕊荌赶紧走到阿什兰的床边,她看到阿什兰的脸苍白得像一朵经霜的茉莉花。墨蕊荌赶紧跪在地上,拉住阿什兰的手。这时的阿什兰只有一息尚存,听到墨蕊荌的叫声,她艰难地睁开了眼,看着墨蕊荌,用微弱的声音叫了一声“枫叶”,然后闭上了眼睛,与世长辞。

   枫叶是墨蕊荌的小名,除了失忆前的阿什兰,很少人知道。

   听到母亲叫自己的小名,墨蕊荌知道,她的母亲阿什兰在临终的一刻,恢复了失去的记忆。

   一向很少大哭的墨蕊荌再也抑制不住,她拉着母亲的手,放声大哭起来。

   墨蕊荌怎么也搞不明白,她花了数年的时间,不惜与前男友断绝关系,也不害怕坐牢,坚持用她尸检过的尸体的脑组织做实验,想破解人类记忆的密码,找回母亲失去的记忆,没有成功,然而母亲失去的记忆竟然在再一次的脑损伤时自己恢复了!但这一刻也成了她们的永别。

   墨蕊荌想到这里,眼泪又迷糊了双眼。

 

   墨蕊荌用纸巾擦了一下眼泪,又喝了几口水。她的眼光落在她面前茶几上的一张字条上。

   “亲爱的,我走了。在我回来之前,露西会照顾你。请原谅我没有事先告诉你,但我实在没有办法再这样撑下去。我一定要在我们孩子出世之前,见到我的母亲,告诉她这个好消息,告诉她我的科研成果。请相信我,我很快就会回来。我到那里后,立即给你打电话或发信息。爱你!艾瑞克。”

   墨蕊荌知道,是自己母亲的死刺激到了艾瑞克。他害怕再也见不到母亲的感觉。

   墨蕊荌能理解艾瑞克,但她一直牢记着岛瑞斯临终时说过的话,对艾瑞克的希腊之行充满了恐惧。

   一个月前的那天早上,醒来时看到这张字条,墨蕊荌感觉有点天旋地转。她设法把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尽力往好的方向想——艾瑞克不会有事儿的!他很快就会回来!也许和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他的母亲塔利亚和他的弟弟亚历山大!

   但艾瑞克一去便没有了音讯。

   墨蕊荌报了警。根据希腊警方提供的信息,艾瑞克到达雅典飞机场时是下午1点多,从飞机场出来之后,便再无其他更多的行踪。

  

   墨蕊荌又喝了几口水,打开电视,搜到国际新闻频道。自从艾瑞克走后,墨蕊荌常常收看这个频道,她总是希望着能在这里,看到关于艾瑞克的新闻。

   电视里播出的是中东的混乱局势、英国皇室的动态、南非的大地震... ...正当墨蕊荌感觉无聊,想关掉电视时,一则新闻却令她心头一颤。

   “意大利皇室成员、美国著名房地产大亨奥尔夫家族的继承人里昂在洛杉矶一次赛车比赛中死亡,年仅26岁。”

   一个穿着红色风衣的女记者不紧不慢地解说着。一个镜头是燃烧着的赛车,另一个镜头是哭得像泪人一样的弗洛伦萨和卡斯帕夫妻。他们夫妻都面容憔悴、仪容邋遢,再也找不出一点王子和王妃的架势。

   此时,在拉斯维加斯即饮家的豪宅里,东京一个人正坐在宽大的客厅里,得意地笑着。

   “爹地,妈咪,巴黎,羽弦,你们在天堂里安息吧!我要让害死你们的人活着,生不如死地活着!”

   她的笑声阴森恐怖,听着令人脊骨发凉。在她面前的桌子上,她的两根肉色的仿真硅胶手指和一杯红色的香槟,在豪华吊灯的照耀下,在明镜一样的桌面上投射出一个怪影,像是一只泣血的怪兽。

   想到东京,墨蕊荌的心像被针扎着,酸楚难受。

   墨蕊荌穿着为孕妇特制的睡衣,走出卧室,走在空空的公寓里。她沿着客厅里的楼梯来到上层的大客厅。

 

   这个客厅的东墙上有一扇窗户。墨蕊荌来到窗边,拉开窗帘。

   东方的天空有几片硕大的乌云,在紫蓝色微微发亮的天际上飘动,看着令人压抑。

   墨蕊荌刚叹了口气,却见紫蓝色的天际闪烁出几道红光,那几片乌云好像是被镶上了金边,又像是被烧着了火。

   很快,东方的天际便云蒸霞蔚起来。绛紫、墨蓝、橘黄和火红掺和在一起,煞是壮观!

   朝霞透过玻璃窗照在墙上墨蕊荌的一幅肖像画。

   

在霞光里,墨蕊荌明艳、高贵、目光坚毅。

   在东方的天空里,火红和金黄渐渐成了主色调,一轮朝阳升了起来,带着万道金光。那几片乌云好像已被燃尽,成了灰烬,被风吹散,再也找不见踪影。

    一阵强烈的胎动,墨蕊荌感到了自己体内一股强大的生命力。她看着朝阳照耀下的大地,知道春天就要来了。

 

   墨蕊荌回头凝望着笼罩在朝阳里的墙上的艾瑞克的画像,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个强大的信念:艾瑞克还活着!他是一个好丈夫,也会是一个好父亲!他会回到自己身边,和她一起把孩子抚养成人,并会继续和她一起探索他们钟情的边缘地带。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