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土

辛瘀成冰,乐积成土。
正文

记忆丛林 7 (流行乐小天王)

(2021-03-27 09:00:08) 下一个

第七章 (流行乐小天王)

 

   艾瑞克的电话开始成了墨蕊荌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墨蕊荌的那种对记忆研究的狂热激情开始渐渐退温,她在她实验室里呆的时间开始逐渐减少。

 

   已经有好几个月没有收新标本的墨蕊荌,这天突然拿到了一个她曾经非常想得到的研究对象,死者是有很大曝光度的大名鼎鼎的流行乐小天王价似金.壁可白。

   这年才26岁的价似金已经发行近十张专辑,售出千万张唱片,是世界上唱片最畅销的音乐人之一。他有无数首单曲登上过金曲排行榜榜首,更是在各种大小奖项里获奖无数。

   价似金死于他结婚不到一年的妻子开挂鸡. 不灵铛在曼哈顿的公寓,其实就在墨蕊荌公寓楼的旁边。价似金的助理眼辣娜一直联系不上他,到公寓查看时,发现价似金穿着睡衣,脖子挂在系在床头的绳套里。开挂鸡当时没有在那里。

   警察赶到时,价似金已经全身发凉、四肢强直,说明至少已死亡超过10个小时。室内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只是持续播放着的一首令人压抑的歌曲, 好像是一封遗书一样,告诉着他的死因。

... ...

 

I'm so lonely
Lonely

... ...

 

   墨蕊荌已经不只一次尸检过名人,但要解剖价似金这样的——拥有千万年轻粉丝的大明星,墨蕊荌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害怕价似金的那些被人称作壁厦的疯狂粉丝。

    好在有好几个警察在外面维护着秩序,把喧闹挡在了外面;解剖室内,更多的是寂静。在墨蕊荌面前的解剖台上,曾经那个无数次在舞台上劲歌劲舞、魅力四射、光芒万丈的价似金静静躺着,一言不发,一丝不挂。

   墨蕊荌从不追星,更不是壁厦,但她经常看到价似金在各种媒体或杂志上的照片,照片里的价似金阳光帅气、光彩照人。和照片相比,现在她面前的价似金简直判若两人,一头灰黄的头发,皮肤粗糙松弛,这哪是26岁的人?简直像是62岁。身上除了乱七八糟的纹身,更是针眼、脓疮到处都是。他的私处好像处于充血状态,有点夸张地大,尿道口有分泌物。墨蕊荌心想,若壁厦们看到这些,肯定会疯掉。

  根据眼辣娜的描述和警察的初步侦查发现,价似金像是死于缢吊,由于气道和颈部血管受阻而死。墨蕊荌重点查看了颈部,颈部的压痕和发现的绳套相符。因为缢吊是靠身体的重量,所以压痕只有在颈部对着地的一侧,可墨蕊荌觉得有些奇怪,这个绳套好像是可以随手紧松的那种,并且价似金的颈部一周都有压痕,很显然,他有被勒的迹象。

   一般来说,缢吊而死是属于自杀,勒死一般都是他杀。但有些时候,死者想勒死自己,但不成功(自己是不能勒死自己的),后又改做缢吊,所以两种伤痕都存在。

   面部青紫,喉壁肿胀出血,面颈部有很多出血点,这些都是颈部受压的常见表现,除此之外,墨蕊荌没有发现有其他外伤或脏器病变,她送了一些血标本做毒理学检查,便很快结束了尸检。她尸检报告的结论是:发现符合颈部受压、脑缺血而死,但尸检结果不能断定是自杀或是他杀。

   要搞清楚自杀或是他杀,那得需要警察和侦探等多个团队一起的努力。

   毫无悬念,价似金的新闻开始铺天盖地,各大媒体、报刊都长篇累牍地发表着各种对价似金之死的推测和评论。

   作为墨蕊荌“记忆丛林”里的一个研究对象,墨蕊荌也积极地搜集着价似金的各种信息,研究着他的人生轨迹,推测着他死亡的可能缘由。

 

   九十年代中期的一个秋天,在加拿大的东北部,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来自美国亚特兰大的28岁的舒特.布拉带着女朋友在这里度假。

   舒特个子不是太高,但一身肌肉非常惹眼。他肤白发黑,前额饱满,印堂发亮,双眼又小又圆,乍一看,像只戴着假发的白狐狸。

   舒特出生于纽约,自幼爱打篮球,最大的梦想是当NBA明星,但他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作为一个收入不高但有很多孩子家庭的老大,他从小就得挨家挨户发传单,挣些小钱贴补家用。聪明又特别善于交际的舒特,在学校表现出色,高中毕业后顺利进入亚特兰大的一所藤校读书。刚入大学不到半年,舒特就厌倦了在校读书的日子,他开始在亚特兰大四处乱转,找机会挣钱。当时的亚特兰大黑白分明,黑人和白人都有各自的娱乐场所,互不往来。舒特是唯一一个游走于黑白两道的聚会和演出的召办人,当时颇有名气的黑人说唱歌手甲米.粽子看中了舒特这点,雇他为助理,为自己服务。

   舒特很快便在黑人音乐圈混得风生水起、颇有人脉。甲米当时的女朋友是天后级别的烂妮.爹可损,烂妮的哥哥卖酷.爹可损更是已经红遍了全球。在这里,舒特还认识了著名黑人说唱歌手乾坤.欠我操和他的妻子——真人秀女王和靠性爱光碟成名的金.臀卡大山。通过这些人,舒特看透了音乐及娱乐界的明暗规则及各种营销策略。

   正当舒特心里打着小算盘,想自己另起炉灶时,他却因为烂妮被意外解雇。在甲米的大院子里,一大堆音乐界的人物,在一起狂欢,舒特瞅准机会和烂妮搭讪,看着年轻并有一身肌肉的舒特,烂妮抛了个媚眼,独自离开party,进入豪宅。舒特会意。年近四十的烂妮依旧有着细腰、丰乳和肥臀,非常性感。不过对于舒特来说,像这样一位国际级的天后,只要长得比母猪强点,他都不会拒绝。

   房间外,音乐声震耳欲聋,大床上烂妮像蛇一样扭动着身体,娇喘声一声高过一声。舒特纳闷,烂妮以声线细弱出名,没有一首歌曲有高亢的声音,没有想到她的叫床声却如此之响,可见她根本没有把名气远远不如自己的男友放在心上。正在舒特下体积极干活,脑子胡思乱想之际,房门被踹开,甲米的母亲冲进来,对着舒特就是一巴掌。

   舒特赶紧起身,找到自己的衣服逃走,烂妮却躺在那儿没动地方,对着甲米的母亲挑衅似地轻蔑笑着。

   “真不要脸!”甲米的母亲骂了一声,夺门而去。

   第二天,舒特收到了被解雇的信,他心里有些烦,但很快就高兴起来,他觉得是该自己单干的时候了。为了弥补对他一直忠心耿耿的女友的愧疚,他带着女朋友来加拿大度假。

 

   舒特和他女朋友浪狈手拉手在宾馆后的树林边上散步,小路上落叶缤纷。这天是个周末,游人颇多,他们看到前面有一堆人,一向爱看热闹的舒特立即赶过去,原来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小白男孩在表演卖酷.爹可损的碧绿金,那童声婉转清透,那太空舞步也有板有眼。

   舒特眼睛一亮,心里一阵狂喜,他知道他要找的白人版的卖酷.爹可损找到了。

   这个男孩就是价似金,这时已经12岁的他还没有进入青春期,像个小不点。价似金的父母没有结婚,并且也都没有正式工作,在他2岁时,他父亲鸡波.壁可白离他们而去,他母亲麦子靠给旅馆打扫卫生度日,生活相当清贫。

   舒特把价似金和麦子叫到他的宾馆房间,说要把价似金培养成像卖酷那样的国际巨星,他们母子都以为舒特是在和他们开玩笑。

   两个星期之后,价似金和麦子收到了舒特寄给他们的去亚特兰大的机票和$1000的旅费,才相信舒特是认真的。舒特给价似金母子租了房子,同时还要付他们的生活费和价似金学习的各种费用。

   舒特还在做着给人承办各种晚会的工作,他极力给价似金争取演出的机会。尽管价似金卖力表演,但奔着自己偶像或大明星而来的观众们从来都没有把这个小毛孩子当回事儿。舒特也四处游说,想得到唱片公司的资助,让这些公司签下他的小苗子,但他却处处碰壁,自己几乎到了破产的地步。

   价似金15岁那年,麦子回加拿大照顾生病的父母,从此再也没有回来。价似金的一切都有舒特照管。这一年,舒特借钱花高价让著名音乐制作人斯猪儿给价似金制作了一首单曲《第一次心动》,这首单曲在网上发行后,立即引起好评一片。

   舒特知道,要想真正红起来必须得有主流媒体的曝光和吹捧,此时被誉为美国流行乐最重量级的天后帕蒂戴.拉贝扁安来亚特兰大开演唱会,舒特觉得机会来了。

   舒特带着价似金来到帕蒂戴住的宾馆,他让价似金演唱一首帕蒂戴的歌,这时的价似金个头已经和舒特差不多,只是特别瘦,还像个孩子。顶着一头金黄长发的价似金深情唱着,那婉转的歌喉、清亮的声音把这首歌唱出了不同的风味。帕蒂戴不停地晃动着大肥腰和那比价似金大腿还粗的胳膊,眼睛却痴痴地盯着价似金的脸。价似金唱罢,帕蒂戴当即邀请他去她的演唱会作演唱嘉宾。

   第二天,舒特从帕蒂戴的宾馆把价似金接回家时,价似金大哭,说帕蒂戴晚上亲他,还在他身上乱摸。

   “这个烂女人!”舒特骂了一声,赶紧转过身,掩藏住他的笑,他心想,这个女人真的和卖酷.爹可损有同样的癖好,道上对她的传闻果然不假。

   舒特转回身,噌的一声把价似金的裤子和内裤一下子退到膝下,他看着价似金发育的下体,笑了。价似金惊慌失措,赶紧用手遮住下体。

   “你操她了啦?” 舒特笑着问。

   “没有。” 价似金赶紧拉上自己的内裤和裤子,羞得无地自容。

   “好吧,今天晚上我给你找一个美少女,让你快活一下。”

   “不!不!” 价似金连连摇头。

   “记着,不要对这些女人动感情。”

   就这样,价似金的第一次给了一个美艳的脱衣舞女郎。

   也因为宾馆的陪睡,价似金拿到了和帕蒂戴在美国音乐节上同台表演和演唱他的处女单曲《第一次心动》的机会。价似金的知名度大增。

   价似金16岁那年,他的第一张专辑《你我的世界》由舒特和朋友阿佘.徒步惕(R&B著名歌手)一起成立的公司发行,专辑里多首歌曲都打入了金曲排行榜。一时间,16岁的价似金风靡校园,成了许多少女的梦中情人。

   17岁这年,价似金一边准备自己的第二章专辑,一边在全国巡回演出。这一站是拉斯维加斯,价似金特别激动,这里有他仰慕已久、也来自加拿大的歌后赛琳迪昂,他想着若能和赛琳迪昂同台,那该多好!

   可舒特给他的邀请的演唱嘉宾名单却令他大失所望。

   “家伙盾.死秘鸡 ?他既不会唱,也不会跳,要他来干吗?” 价似金愤愤地说。

   19岁的家伙盾靠着非常有名的老爹威尔丝.死秘鸡已经和国际功夫巨星一起主演了一部电影,也算有了些知名度。

   “价似金,你听着,虽然家伙盾一无是处,但他爹威尔丝在这个圈子里可颇有神通,和他合作,威尔丝可以帮我们。”舒特看着一脸不高兴的价似金,赶紧开导。

   “还有,家伙盾两眼总死盯着我,有一次他还摸我大腿,特别讨厌。” 价似金说着一脸厌恶。

   舒特一听大笑,“家伙盾唱、跳和演都不行,但长得还不错,让这样一个人给你吹箫也不会太恶心吧?你如果有火儿,可以操他屁股。” 舒特说着,笑得前仰后合。

   “他如果要攻击我,咋办?” 价似金满脸疑虑。

   舒特把拳头在价似金面前晃了晃,“要是那样,就给他这个。记着,你是小天王,他只是个平庸的星二代。”

   “我可不想操黑屁股。”看舒特一直在笑,价似金也说了个玩笑话。没想到他话音刚落,就被舒特一巴掌打翻在地。

    “我这一巴掌就是要你记牢,你可以打记者、随便操女人、超速驾驶、公共场合下撒尿,这些我都容易给你摆平,但千万不能说出有种族歧视的话,那样的话就很难翻身。”

   家伙盾在价似金的整场演唱会上只说了几句不伦不类的说唱,晃了几下还算丰满的屁股。在宾馆的那一夜,两人有没有身体交流,无人知晓,但大家都看到了两人在第二年初格莱美上的表演,可见威尔丝确实神通广大。

   价似金18岁那年,舒特的公司又招来几位新的艺人,有一位叫阿坠日男.鸽软蛋的和价似金年级相仿,且身材娇小,面容清秀,声音甜美,价似金觉得自己爱上了她,总找机会和阿坠单独相处。舒特知道后,对他一阵大骂,告诉他不准和自己公司里的人谈恋爱。

   舒特很快给价似金介绍了一位另一家公司的艺人,色力拉.够卖。色力拉比价似金大三岁,也是童星出道,演、唱俱佳,是公认的演艺圈的小公主。不过价似金一点也不喜欢她。

   “她的知名度不在你之下,和她谈对象,成不成、认真不认真都无所谓,重要的是对你的事业和知名度有好处。”舒特不断开导价似金。

   就这样价似金和色力拉半真半假、断断续续谈了三年,两人分分合合,赚足了娱乐新闻的头条。

   不断出新歌,不停地全世界巡演,二十多岁的价似金已开始觉得疲累,他经常靠兴奋药才能完成一场演出。缺乏睡眠、酒精、药物、病毒和那些女人们把价似金的免疫系统彻底搞垮,他身上毛病不断,经常看医生。

   价似金突然特别怀念他幼时和母亲在一起的自由时光,他告诉舒特他想结婚,想找一个像他母亲那样的女人结婚。

   舒特很快便给他找来了结婚对象:开挂鸡. 不灵铛。不灵铛家族在娱乐界可为望族,开挂鸡的父辈三兄弟在影视界无人不知。才21岁的开挂鸡本人跳过舞,据说是因为闪了腰,后改作模特,又据说是因为腿弯,后改做真人秀,可其收视率比臀卡大山家的娘们又差了老远。

   一听是这种货色,价似金当即骂了两句脏话,说不会和这种人结婚。

   “价似金,你已经不小了,应该明白,婚姻其实就是一场交易,情是靠不住的东西,我们能把握的只有金钱和利益。”舒特又开始给价似金洗脑。

   “除了不灵铛家族的人脉,开挂鸡也颇有些资产,若将来你们离婚,你也不会损失太大。若找一个像你母亲那样的,一旦你们分手了,你的一半心血就没有了。我可不想这种事儿发生在你身上。另外,我也观察过,开挂鸡心胸豁达,心性善良,你和她处处,若不喜欢她,我们再找。”

   就这样价似金和开挂鸡谈起了恋爱。价似金很快发现他和开挂鸡确实有许多共同之处,他们都有对娱乐圈的厌倦和对小家庭生活的向往。几个月之后,他们便结了婚。

   一心想生儿育女的开挂鸡婚后很快便失望起来,尽管两人有着频繁 的房事,开挂鸡却怎么也怀不上孕。到医院检查发现,价似金有一种自身免疫病,可能没有生育能力。绝望的开挂鸡又开始外出,参加各种社交活动,寻欢作乐。

   墨蕊荌觉得价似金死于自杀无疑,可警察的调查结果却向着相反的方向。

 

   开挂鸡公寓楼里的监控视频显示,眼辣娜早上6点钟就到了价似金的房间,但她8点钟才报警,其行踪非常可疑。

   眼辣娜立即被逮捕,在警察局里,眼辣娜说出了事实的真相。眼辣娜是舒特给价似金雇的服务员,是“全方位”服务的那种。价似金死的那晚,开挂鸡在洛杉矶参加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价似金打电话给眼辣娜,让她买一些性用品,包括那个绳套。价似金拿到这些东西,就让眼辣娜走了。眼辣娜本以为价似金会让她陪睡的,结果这样,她心里有些烦,就去了一个夜总会狂欢,等凌晨回到旅馆时,她看到了无数个阿坠日男发给她的信息和电话留言,阿坠日男让眼辣娜赶快赶到价似金住的地方查看。待眼辣娜赶到那儿时,屋里一片狼藉,那场面更是污的辣眼,价似金光着身子,身子下有几片精液,床上还有女人的内裤和胸罩,大屏幕上放着奇奇怪怪的性交场面,价似金的手机停留在和阿坠日男通视频的界面。价似金脖子上绕着紫红的毛绒巾和那个绳套,舌头外伸,相当吓人。

   眼辣娜非常害怕,赶紧给舒特打电话,舒特听后沉思半晌,告诉眼辣娜清理现场,制造一个价似金自杀的假象。

   真相终于大白,价似金是因为玩性窒息失手而死,看着他死亡的是他曾经非常喜欢的阿坠日男。

 

   此时的舒特已是音乐制作行业的大鳄,在他的旗下,除了老牌歌星乾坤.欠我操和阿佘.徒步惕,三天两头进戒毒所的小天后大米.露哇透,经常换男友的小天后阿坠日男.鸽软蛋,还有众多成长中的小歌星。

   在一个电台的访谈节目里,主持人问舒特:“价似金的死是不是对你打击很大?”

   舒特说价似金的死对他的事业没有影响,他只是为失去了一位亲人而感到伤心。

   “亲人?你的产品吧?”主持人极具嘲讽地说。

   “你胡扯什么?产品是我们的好音乐。”舒特当即辩解。

   “那你的艺人就是制造这些产品的工具吧?”主持人并不轻易放过他。

    “你又在胡扯。这些艺人都有成为明星的梦想,我的工作就是帮着他们实现他们的梦想。”舒特停顿了一下,转脸面向台下的观众,“其实每个美国人都有一个梦想,我的下一个人生目标就是要帮助所有的美国人实现他们的梦想。”

   舒特说这话时,声音铿锵有力,表情坚毅,像足了一个政治家。

   “你是要竞选总统了?”主持人又用嘲讽的口吻问。

   “那会是若干年之后的事儿,现在我要竞选乔治亚州的州长。”舒特说着,站起身向台下的观众挥手。

   大屏幕上是舒特那张脸的特写镜头,他微笑着露出一口洁白坚利的牙齿,他那一双又小又圆的眼睛炯炯有神,他的印堂亮得照人。他的胡须有些白,看起来比年轻时更像一只白狐狸。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xy_731 回复 悄悄话 这些艺人都有成为明星的梦想,我的工作就是帮着他们实现他们的梦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