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居斋

后疫时代应对人类面临的问题探索
正文

四哥直耿(三)

(2021-11-04 13:10:30) 下一个

四哥直耿(三)

 

四哥到四川宝兴县,那曾经是红军长征翻雪山之途。小小县城一条老街,夹在青衣江源头和西岭雪山余脉间。

四哥在这山水间,遇上四嫂,一个和延安医疗界老干部家有关女子,后述。

四嫂的第一胎出生,需要老妈前去帮忙。我那时小学毕业太小,年龄不满11岁,上中学不合规定,(规定后取消,才有少年大学生),才作伴陪老妈去宝兴。

记得沿青衣江上游,穿过灵鹫峡谷。巨石之间,水声轰轰,白浪滚滚,我们得沿水边的小道行走。

一队解放军野战部队,拉着架上野战炮的战马,跨越水溪的行军,仍在眼前。

那时,雅安到芦山宝兴公路没通。我和老妈两揹兜,揹两锑锅,里面装了路上吃的饭,步行到芦山。半路上就在小路边,田坎草地上,吃泡菜和饭。

晚间住芦山小鸡毛店,破旧被子,居住在如农家楼上,不分男女单间。

第二天又步行穿过灵鹫峡谷,到达双河场小街镇。

第三天,四哥得我们消息,骑自行车,翻越灵关镇旁垭子口山头,在半路接到我们。

四哥工作是电话线外业工作,四嫂在机房接线,一家还佷好。

四嫂乔姐姐,是革干家庭,带头响应知识青年,志愿支援落后山区,这是首次知青到到农村去运动。到了宝兴,后下到灵关。

她家在成都宽巷子,那时高干住的四合院里。在文革期间,家里经常有一帮老干部,躲在一起打麻将。在他家里饭桌上,听他们谈过邓大爷。大爷那时常在成都,可能也一起打过牌。

下到边远山区人少,知青更凤毛麟角。这样有缘,自然走在一起。

 

在邮局电话接线服务,好些机密都知道。四川省头头李井泉让粮票作废电话通知,他们知道后,赶忙把地方粮票换成全国粮票,让家里也赶快处理,少饿了点肚子。

 

自然灾害,饿肚子,在山区还好解决。寒假暑假,我都会去他那里打秋风。他搞外业野食多。公路修通,他和四嫂就分在两地,小侄女长到三四岁,还送上跷碛,同她董老子住(邮电局女同事)。

 

四嫂二胎到雅安待产,和老妈住一起。先带两块腊肉到雅安,但粮票迟迟没到。

我们全家一起喝粥,马上就断粮,幸好六哥大学放暑假,带回一月粮票,家里才没断粮。

四嫂受大嫂家挑拨,嫌坐月粮食不够,吃不饱,闹到搬去同大嫂住。气得老妈把挂的腊肉取下,扔了给她。

 

后我上大学,暑假到宝兴,四嫂已经在邮局分点;“盐水井”,几户人家的小居民点。四哥要我和山区邮递员,步行去跷碛,看看风光和小侄女。

第一天住四嫂处,因为时间还早,四嫂把她工作服给我穿,替我洗了一身臭汗衣服,晒干。第二天,换上干净衣服,四嫂给我了15元,那是她半月工资。我又随邮递员远行。

 

这一路原始自然风光,特别难忘;穿山洞瀑布在阳光下直泻;汉白玉样锅巴崖;穿洞子石板道;红军过的偏桥,木栈道.......。沿途可遇见稀少的藏民。特别色彩服装,带红黑色的脸面,在山野里特别美。

夹金山下的跷碛,一大片石矶的河滩上的小集镇。长短十字交叉的小街,在原木小桥的河滩上,风光绮丽。

 

小侄女在街外山坡上,迎接我,头上野花,使她如朵野花......

 

其实他们在闹离婚,我被瞒了。两地分居,问题复杂,乔姐姐受人男人干扰,不能自拔。四哥忍受难言痛苦,没告诉家人,当然我不知道。他知道四嫂给我了钱,托人如数还了。

 

 

2021/11/11 

    窝居斋记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