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when Chinese meet America
一个在美国读高中的女生,和她的妈妈
个人资料
正文

OB(界外)——女支行长( 十六)大BOSS来了

(2021-02-27 07:27:48) 下一个

      今天全行中层干部会议,是总行何行长上任后首次来广州分行调研。大会议室布置得喜庆又庄重,主席台前的巨幅显示屏上, 满屏红色上用黄色楷体写着大大的字热烈欢迎总行何行长莅临广州分行检查指导工作,主席台上布置着大丛的鲜花。会议室已经坐得满满的,各分支行长早早地已经到位,男士们齐刷刷地长袖衬衫打着领带戴着腕表,女士们无论穿着什么都外套一件或黑或白的小西服,西服领子上别着各式各样的胸针争奇斗艳。BC银行不要求穿行服,一般开会都是姹紫嫣红,这样的着装就表示非常庄重严肃了。

        行长还没来,大家都在背景音乐下交头接耳。前一段时间风言风语,大家都不知道广州分行的BOSS会不会动,有人忐忑不安,有人暗自盘算,暗流涌动,就有些紧张。现在大BOSS来了,会上肯定会看得出一个态度。当然大多数人都认为来了已经是态度了。

        这时一阵骚动,办公室黄主任急步走进来,大声说:大家欢迎何行长到来。耳语声停下,所有人站立起来脸朝大门,只见何行长笑容可掬地昂首走进来,高行长在侧后半步的位置伸着右手做着请的姿势,六个副行长跟在后面鱼贯而入,全体鼓掌,直到何行长走到自己的座位前,对着大家笑着点点头坐下,高行长伸出右手做了个动作,大家才停下鼓掌纷纷坐下。

        何行长五十开外,身材精干,头发浓密,非常干练又和蔼的样子。高行长今天穿着裁剪贴身的黑色西服,白色衬衫,打着灰蓝色领带,笑容舒展,显得非常精神。欢迎辞致得热情洋溢,中气十足,凌云觉得他有几分人逢喜事精神爽的样子。果然何行长高度赞扬了广州分行过去几年的工作,期望大家在现在的行领导班子的带领下,在系统中做好排头兵,在同业中更进一步,为当地经济建设做更大贡献。掌声雷动,凌云虽然早就知道,听了还是觉得放下了心。

        下午是业务座谈会,高毓民事先已经跟凌云说过,让她到时候把房地产信贷的事情说一说。参会的人除了分行领导,就是经过选择的分支行长和分行部门总经理,总共不到二十人,在一个有椭圆形会议桌的小会议室,显得紧凑亲切。何行长说,找大家座谈,主要是想了解一下大家在开展业务中有些什么想法,有什么需要总行支持的,大家畅所欲言。

        高行长和各副行长都简短地发了个言,何行长说,我们把时间留给基层的同志们吧。按安排好的座位,高行长坐在椭圆形桌首,两边一致排开是高行长和各副行长,凌云坐在紧挨着副行长的下首。凌云有点吃惊,因为今天参会的还有下面二级分行佛山惠州珠海分行的行长,按惯例,应该是他们坐在前面,她作为同城支行长位置是在他们之后的。凌云心中已经有所猜测,其他人心中当然也有些猜测了。BC银行虽然不如四大行等级森严,平时大家和分行长们交往也比较轻松随意,可是在总行行长主会的时候,一定是会依规矩的。

         看大家都静默,凌云知道按座次轮到她发言了。她微笑着面向何行长:尊敬的何行长,我是高新支行的凌云。何行长说:壮志凌云的凌云?凌云说是,何行长就笑着说:好名字,我们就是需要多些壮志凌云的支行长啊。领导这么平易近人, 大家就都轻轻笑起来,高行长跟着介绍说,凌云以前是分行公司部的总经理,轮岗到支行。

        何行长说:那肯定是政策业务都熟悉的,你有什么想法?

        凌云说:我在支行时间不如在座的分支行长们长,还在摸索市场中,就谈谈碰到的一些问题和一点粗浅的想法吧。她说现在开拓市场中感觉非常拥挤,现行信贷政策下符合条件的新客户不多,老客户挖潜当然是一个办法,但也会带来业务过度集中的问题。在我们行过去不太关注的客户群去拓展,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比如房地产行业。 最后她说:我们也和总行信审信管部都有沟通,听说行里正在调整,我们很盼望政策尽快落地。说完了,凌云看看时间,正好三分钟,是她事先演练过的,这个时间不长不短,正适合这种会议。

        这时郑义青也接上来说:何行长您好,我是信审部的郑义青,关于刚才凌云所说的房地产授信,我们也深有感触。这些年中国商品房市场发展迅速,我们行却参与极少。我们作为分行风险把控的部门也很无奈,总行的政策很刚性,即使我们看好某些开发商某些项目,也不能支持业务部门。象凌云行长可能都对我有很大意见了。

        何行长轻轻一笑,微微颔首,说这个问题是要加快研究。高毓民知道何行长想推这块业务,可行里风控条线延续着过去对房地产业敬而远之的思维,正需要他们在下面发出呼声加把火。凌云和郑义青俩人的发言都是他事先打过招呼的。这个会议通报肯定会在全行内网首页上挂出来的。

        其他人一个接一个发言,何行长有时插几句话,高行长应对如流,大家时不时发出一阵轻笑,气氛热烈又祥和。凌云想,这个何行长还挺务实,过去总行行长来时,似乎从来没有找基层支行长开过面对面的座谈会,看来是个真抓实干的人。瞄一眼高毓民,他平常冷峻的脸庞上带着浅笑,她暗自叹道,男人果然是工作中的自如最有魅力。

        座谈会在何行长的表扬中结束,大家都站起来,等高行长陪着何行长走出去。经过凌云时,何行长停留了一下,望着她说:凌云吧,好好干,给你政策是不是就可以大展拳脚了?

        凌云赶紧说:好,给行长立个军令状,政策下来,我主动要求高行长给我把指标翻番。凌云今天穿着一件杏色的真丝长袖衬衫,荷叶边的小立领,配一件黑色七分袖小西服和半裙,显得清爽又稳重。她一头栗色的中长发微卷着披在脑后,感觉比实际年龄要更年轻。她半是玩笑的话语和表情,引得何行长笑起来,高行长也用满带笑意的眼神看了她一眼。

        行长们簇拥着出去了,剩下凌云他们一屋子人,边收拾边聊天。凌云自知今天太出风头,可她感觉是高毓民特意给她的机会。

         陈婉仪笑着对凌云说:讲得很好啊,看来政策很快就要下来了。颜苓收拾着手边的笔记本文件,面无表情地不做声。她今天安排在靠后的位置,前面的人说话时间长了点,到她那儿高行长已经叮嘱大家长话短说。

         接下来,高行长陪同何行长马不停蹄地拜访地方政府和银监会,内部网上头条不断刷新,全是何行长在高行长陪同下在各种场合的照片和指示。流言嘎然而止,大家都收心,照常跑业务。

        不知是不是错觉,凌云觉得走在行里,大家跟她打招呼都亲切些了。广州分行明年有一个副行长到年龄退居二线,这不是秘密。至于是谁补缺,当然一直都有猜测,行内中层干部中也有三四个人是有竞争力的,包括凌云和颜苓。当然不在行内提拔,异地调来一个也是有可能的,所以每个人的希望都是模模糊糊的。

        现在高毓民的位置明确了,他的态度就是最重要的,总行还是会尊重他的意见。高毓民已经跟她表明了态度,凌云知道自己必须做一个选择。这个选择是有附加条件的。

        再见到高毓民时,又到了周五。这一次他要她直接到他的公寓。凌云第一次到他的住处。这是一栋高档酒店式公寓,凌云按了门铃,高毓民打开门,他正在打电话,做了个手势让她进来。

        凌云走进房间,开敞的客厅,除了必要的沙发茶几等,没有一丝杂物。还真是他的风格,简直有一种禁欲的味道。凌云这么一想,自己都觉得无厘头。

        凌云看他还在打电话,就走远一点站在落地窗前,松软的地毯吸走了脚步声。楼层很高,下面的屋顶花园里花木和游泳池象一个个积木排在那里。他每天就是在这里游泳的?她思维游离着,没注意到高毓民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 打印 ]
阅读 ()评论 (6)
评论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laopika' 的评论 : 就是这个感觉
laopika 回复 悄悄话 一切尽在不言中:)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林向田' 的评论 : 是的,半推半就地走下去呗
红茶遇上卡布奇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哈哈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看到正紧张的时候停住了:)
林向田 回复 悄悄话 大BOSS来了, 凌云更没有退路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