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阴差阳错出国门(2)

(2023-12-04 02:32:44) 下一个

为了帮淑君物色如意郎君,大姐使出了浑身解数。一来这是母亲的一块心病,淑君有了对象,成了家,她老人家就能于心方安,母亲苦了一辈子盼的就是儿女的归宿,儿女的平安,在母亲眼里女儿的嫁人远比女儿的幸福来的更有份量,原因是什么?只有她那代人才能理解。她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是婚姻好比是船上的锚,只有下了锚,才能在船上睡得安稳,至于睡得是否香甜,那只有睡了之后才知道。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女人一旦随了"鸡",随了"狗",又有了鸡仔、狗崽,女人的安稳就等同于甜蜜。五千年来,这一招打败过无数中国女人,让她们过上"幸福甜蜜"的生活。还有一个原因是大姐觉得淑君是个性格内向,不善交际的人,虽然她在各方面都非常优秀,但不主动帮她物色对象,保不准还真得会拖成一个老姑娘,这种例子在上海滩可谓是司空见惯。女人这段美好时光本来就不长,如果自己再不闻不问,任意消费这大好年华,那么再好的脸蛋都经不起岁月的折腾。

 

然而淑君对这事并不特别着急,她觉得婚姻讲究的是缘分,而良缘应该是水到渠成的自然而然,没有水,渠修的再漂亮,都是白搭。所以她对别人帮她做媒总是不那么热心,但对于大姐热心张罗的介绍对象,她还得强打起精神来应付一下,可她大姐隔三差五就会冒出个张三或李四来给她介绍,这让她好生尴尬,这不才过了一个星期,大姐又来给她介绍对象,而这一次竟然是那位便衣警察。

 

淑君从心底里佩服她的大姐。大姐生性好客,善于同生人打交道,与他们说话时的那股子亲热劲,旁人还误以为他们是认识多年的朋友。淑君与大姐的性格完全不一样,有时她真怀疑自己是否是父母亲生的。那天,大姐背着淑君特意与便衣警察聊了聊,不但知道那人名唤冯子健,比淑君略大几岁,还要了他的电话号码。在这之后,大姐又与冯子健电话联系了多次,知道冯子健至今还没有女朋友,所以大姐特意出面请客,一来是为了答谢冯子健的见义勇为,二来是想让冯子健与淑君正式见见面,迂回曲折的介绍对象是上海人玩的烂熟的方法。

 

几天之后,淑君便按时去赴约,她头扎马尾辫,身穿一件淡绿色的亚麻衬衣,一条紧身牛仔裤,看上去时尚美丽。在饭桌上,淑君得以近距离观察冯子健这个人,除了他们上次见面时留下的印象外,这次又对他添上了几分好感。饭桌上的冯子健一副老实本分样子,有些话说的简直让人好笑,譬如,他说儿科医生工作舒服,原因在于孩子的病简单,无非是发烧、拉肚子、跌倒烫伤。还有什么孩子的用药等于成人用药量的减半,诸如此类的话说了一大堆,不知他真的是无知,还是有意说笑闹着玩的。当然淑君对他的家庭背景更加的满意。冯子健的父母都是教师,家中还有个妹妹,经济条件不错,在静安寺还有一套婚房。他本人中学毕业后进了一家工厂当工人,后来上海公安扩编,通过亲戚关系调入公安系统工作。他除了文化程度之外,其余的都不比同龄人差。

 

淑君与冯子健见了这一面之后,两下里都有了意,便开始了交往。冯子健除了被淑君的美貌吸引之外,还有淑君的高学历,外加医生这份光鲜的职业,这些既能满足他的虚荣心,也能弥补他在文化程度上的短板。有时人们不得不承认外在的面子要比内在的美德更加的重要。

 

淑君性格内向腼腆,狭窄的人际关系让她难以自如地选择男朋友。读二医大时,淑君曾梦想过找个同行男生,可那些同行的择偶对象要比她宽泛得多,不限于非得娶个同行回家。后来淑君也谈过几个对象,但都无疾而终。再加上母亲在家里的整天唠叨,姑娘的年龄又与择偶的条件成反比这个事实,这使她不得不对现实低头。经过几年的寻寻觅觅,淑君找对象的标准不断进行微调,就像是洗一次缩一次水的衣料,现在再回头看当初的梦想,简直是来了个大反转。按照现在淑君的想法,结婚对象只要相貌过得去,作风正派,有份铁饭碗的工作,来自双职工家庭,当然家中一定要有结婚的婚房。

 

他们俩开始了交往,起初还有点谈的来,冯子健给她讲些外面听不到的秘闻趣事,还有社会上形形色色的人,各种各样的怪事,这些对淑君来说简直是个全新的世界。淑君以前是二耳不闻窗外事,象牙塔里啃书本。后来就是在医院里没完没了的给病人看病,生活要么是书本,要么就是病人。现在从冯子健那里听到尽是些闻所未闻的社会新闻,是自己聪明的脑袋瓜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么的引人入胜。然而这些趣闻一开始听起来蛮新奇,可久而久之,淑君就觉得厌烦,因为尽是些人与人之间的互害互斗,人性的堕落和丑恶,本来已经够糟心的生活,现在又添加上苦涩的味道。淑君要他谈些别的,但说着说着又扯上了他的工作,于是他们干脆变得少说话,少碰头了。

 

随着交往时间越久,他们的约会也越来越像是个例行公事,约会之前与约会之后的心情一样的心平气和,即没有激动人心的一幕,也没有令人期待的下一次。而等到下一次再见面时,往往上次约会的细节早已忘的一干二净。在他们的约会中雍雍穆穆取代了亲亲热热,彬彬有礼又代替喁喁细语,倒像是在谈什么生意买卖似的。看到别的情侣勾肩搭背,淑君就想为什么我们没有这种亲密无间的感情呢?看到别的情侣亲昵聊天,淑君又想为什么我们没有那样灵魂上的窃窃私语?

 

人生有许多的悖论,自己喜欢的人,往往在择偶的硬指标上不达标,而那些达标的人,却又偏偏是自己所不爱的,但很多时候人们的内心往往屈从于这些硬指标。尤其是那些恋爱中的女人往往自信的过了头,她们深信指标是死的,而人是活的,可以慢慢去改变。可一旦结了婚,却发现自己当初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既然无法改变对方,那就改变一下自己吧,这样就变成了人是死的,标准却一降再降,这也是许多女人抱怨婚姻不幸的原因。其实社会上大多数的女人都抱着差不多的标准,既不想廉价的嫁人,也怕把自己熬成个老姑娘。

 

从恋爱到结婚,历时二年,被众亲友形容为一场快乐的爱情短跑。结婚一年添了一个男孩,这又让冯子健脸上增添了不少光彩。对他来说拿得出手的炫耀可真不少,出身教育世家,虽然腹中无诗书,但书香之气还是沾了点边的,只要他不开口说话。令人骄傲的还有他在政府衙门上班,最近还升了职,调入分局办公室工作。同样傲人的是娶了一个穿白大褂的漂亮老婆,还生了一个大胖儿子。他觉得自己就像是"跨上凤,乘上鸾"那样的前程似锦,这些都是他在别人面前趾高气扬的本钱。

 

像任何事物都有一体二面一样,冯子健同样有不乐意的地方,其一是文化程度不高,谈吐枯燥乏味,拉三扯四还行,上了台面说话,就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连一句完整的句子都表达不出。这似乎与他的教育世家出身格格不入。当然他可以把这归咎于那个"读书无用论"的年代,但知识贫乏这口锅还得自己来背。还有一个是自己的老婆,在别人面前他可以应付自如,而一旦老婆在身边,他那张嘴就变得笨嘴拙舌了起来,归根究底还是自卑感在作祟,而自卑感也会像野草一样疯长,渐渐的他对老婆爱的成份少,仰视的成份多,恨不得把老婆当活菩萨给供起来,来满足他仰视的快乐。

 

从恋爱到结婚,再让淑君审视这段感情,谈不上美满,也谈不上失落,只能用平平淡淡一词来形容。冯子健是个不错的丈夫,从早到晚忙里忙外,做得多,说得少,尤其是嘴巴不太会哄人,这在淑君那里并不讨喜,但在外面却赚得一个"好丈夫"的美名。其实最让淑君受不了的是冯子健的变化,过去还有些老实本分的特质,可自从这份差事干久了之后,三教九流的习气沾上了不少,还学会了喝酒,抽烟,讲粗话。不仅如此,他在精神上缺乏追求,既平淡庸俗,又沾沾自喜,自视甚高;既安于现状,又精于持家,什么都能量化成人民币。除了小家庭之外,他对一切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更让人无法容忍的是,他的小家子气简直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他一进菜市场,二只眼睛就如同雷达那般的锐利,先在各个摊位巡视一番,然后什么东西便宜买什么,可买回家的不是缺胳膊少腿的,就是蔫头耷脑病怏怏的样子。为此淑君跟他吵过无数回。淑君经常用这句话怼他,说:"你又不是缺钱花,为什么非得把自己弄成一个弄堂里的大妈似的。"俩人伴过嘴之后,冯子健最多收敛十来天,过后又故态复萌,依然我行我素,然后又是轮番上演同样的戏码。过去他们经常为这种事争吵不休,现在淑君也懒得再说,有时想想"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这句话还真有点道理,至少淑君此时的心境已经一半埋在了泥土里。

 

生活上冯子犍对淑君百依百顺,呵护有加。淑君除了上班之外,其它什么事情都无需操心。空闲下来读读书,逛逛街,上电影院,要么带着儿子上公园。好在精神方面的需求,在淑君的小姊妹(闺蜜)张佳丽那里可得到些补偿。

 

淑君和佳丽是从小玩到大的玩伴,佳丽的家刚好住淑君娘家的对门,她们二家窗户隔开个弄堂遥遥相对,借用佳丽的话就是:"小窗南北遥相望,丽君倚窗度韶华。"从小到大,她们就隔着这四米宽的弄堂,站在窗前说着悄悄话,或者拉着嗓门大喊大叫,欢歌笑语回荡在杂乱的弄堂里,邻居们都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知道两个疯丫头又在"发神经"了。自从淑君出嫁之后,过去的形影不离变成了隔三差五的打电话,以发泄各自心中的委屈。

 

原创作品,未经允许请勿转载。谢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0)
评论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问好可可!是啊!世上最难断的就是夫妻那档子事,没有对错之分。但小说又不能回避情感的表达,而且越有冲突,越是让人津津乐道,小说也就活色生香了起来。写淑君的这段婚姻,其目的是为她以后的情感冲击作铺垫。谢谢可可的临帖支持!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唉,这种恋爱和婚姻看起来后面波折不少。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问好梧桐!这种样子的夫妻关系在上海很普遍,这与上海女性地位的提高有莫大的关系,而它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很多男孩把娶妻生子视为危途,单身现象越演越烈。谢谢梧桐兄的支持和鼓励!祝安好!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这个小冯很具象,特别是上海那个地方,我大嫂是上海人,与她的家人有来往,看到的男人多多少少都有冯的影子。蓝兄人物描写细致,把一幅肖像画推在我眼前,活灵活现的冯让我心领神会。这对夫妻好popular,淑君好无奈哟。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人参花' 的评论 : 问好花花!夫妻间一方要想改变另一方确实很难,除非你自己先妥协让步,去适应对方。所以婚姻中找个与自己相似的,比找个完全不同的人,要来的更加的长长久久。谢谢花花的跟读和鼓励!祝开心每一天!
人参花 回复 悄悄话 好看的故事。真得不能再真了,生活中这样的夫妻很多。等续集。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黑贝王妃' 的评论 : 问好王妃!你说的对!世上的一切感情的维系都得靠平等相待和真诚的互动,夫妻之间尤为如此,所以这也是淑君最后走出家庭,来到澳洲的原因之一。谢谢王妃的临帖和鼓励!写到澳洲的篇章还烦请你多提些意见,你也是属于澳洲华人的老前辈了。
黑贝王妃 回复 悄悄话 这样不即不离的婚姻最难维持,估计会出事儿!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这一章我想用六个部分来写,主要是写是什么阴差阳错的原因,让淑君放弃医生职业来到澳洲留学,所以淑君从恋爱到结婚的节奏写得有点快,好看的故事在后面四个部分。谢谢沈香的支持和鼓励!祝快乐每一天!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没有想到淑君这么快就结婚生子了,看来又将是一个失败的婚姻,很同情淑君,本来想图个平平安安的婚姻,结果夫妻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了。“ 淑君找对象的标准不断进行微调,就像是洗一次缩一次水的衣料”,喜欢蓝山这句话,比喻很恰当:)蓝山很会写故事,非常好看。期待下集…祝蓝山新周愉快!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