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邂逅相遇的日子(3)

(2023-11-11 03:03:41) 下一个

回到公司,我把手提包往办公桌上一放,便急匆匆去了茶水间,冲上一杯咖啡,拿上几块饼干,然后又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刚才忙的时候没在意,现在只觉得口干舌燥,肚子也饿的咕咕直叫。还好下午没有工作安排,在这里休息一会,便可回家,舒舒服服享受剩余的周末时光。

 

我打开自己随身的平板电脑,开始浏览起今天访客的信息。今天登记在册的共有四十多组访客,依过去的经验,像今天这种坏天气,能有十来组的访客已经算是不错了,但眼前的访客量要比往常翻了二番,这让我开始自鸣得意起来,料想下个星期来的人肯定会更多。

 

这时,我的目光不经意停在了Mary Cheng的名字上,在她名字的右边,还留有她的手机号码。Mary的形象又浮现在我的眼前,从她的举止、衣着、谈吐和带有口音的普通话来看,我可以断定她也来自上海。在这行干了二十多年,凡是从大陆来的新移民,我都能认出个六、七成,而从上海来的老乡,更可以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如果Mary确实是上海人,那么她的出现是否与林女士有关联?她的反常举动让我不得不产生这样的联想。

 

按我们往常的做法,我需尽快与今天所有访客取得联系,作个市场问卷调查。然而对于Mary,我觉的还是先不打扰她为好,等一等再说。一来我对她的情绪是否平复没有太大把握,贸然打电话给她,徒增不必要的麻烦,万一又是不欢而散怎么办?二来有这么多的样本在手,也不缺她一个。我只是很期待下一次房屋开放日能再见到她。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日子又来到了星期六。这天的天气特别晴朗,晴暖的天空不见一丝云彩,自从悉尼进入夏天以来,人们还是第一次尝到高温的厉害。

 

我比预定时间晚到了十分钟。我在林女士家对面的树荫下停好车,匆匆穿过马路,这时我发现有好多人等在林女士家门口的树荫下。他们见我疾步走来,也纷纷围拢了上来。我一边穿过人群,一边向等候的来人打着招呼。我的同事Lisa正焦急的等在门口,见我来了,便打开了房门,我跟在她身后一同走进屋内。我先对她说了几句抱歉之类的话,然后大家开始做各自的准备工作。一切安排妥当后,我们便开门迎接今天第一批客人。

 

通常情况下,第二次房屋开放日,来看房的人要比前一次的人更多,但遇上今天这种高温天气,那就很难说了。确实也是如此,今天的情况有点反常,来看房的人大多集中在开放的前半段时间,所以等到时间过去一大半,屋子里的客人只剩下那么零星的几个,与刚开门时那种热闹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人稍微空闲下来,便开始觉得无聊。不知怎的,我脑子里又出现Mary的身影,今天怎么没见到她呢?我满心疑惑的胡思乱想了起来,当然我可以有很多的假设,是不是上星期她看了房子之后,觉得不满意而不来,亦或者她上星期只是来凑个热闹,顺便了解一下房屋市场的行情,毕竟这些人的占比不在少数。然而我对Mary上星期的出现,更是从她的不同寻常的表现中去寻找答案。

 

上星期与Mary有一段并不十分愉快的交谈。她这个人至今像是笼罩在清晨的浓雾中,让人看不懂,猜不透,然而我对她性格还是有自己的判断。Mary是个情感丰富而又勇于表达的人,情感丰富我认为天生的成份居多,勇于表达的性格很可能是后来慢慢形成的,而这种率直在我看来更多来自于澳洲这块自由的环境,从这点来看,她在澳洲生活的时间应该不短。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人生中的光谱更偏向于多姿多彩。而一个勇于表达的人,生活中更容易引起矛盾和冲突。如果一个人兼有这二种性格,那么他的人生之路走起来常会伴随着风雨。生活当中这样的人不少,但不会引起人们多大的注意。然而小说里的主要人物,这种人格特征就显得十分重要,它能制造矛盾,化解冲突,引导剧情,左右剧情,推动故事的发展,让整部小说变得紧张有趣。所以Mary无论是外表,还是性格十分契合我小说中的理想人物,我很好奇她背后的故事,这也是我想再见到她的原因。

 

我踱到了门口,站在廊下四处的张望,看看是否还会有人临时赶来,其实这样做没有任何必要,纯粹是心里的不安在作祟。我总觉得她今天肯定会来,但在门口踟蹰了几分钟,失望的情绪有增无减。

 

正午的太阳像一只火炉悬在半空,烤的空气都能让人发狂。街上热浪滚滚,行人稀少,绿树成荫的街道偶尔有几辆车驰过,打破片刻的宁静。街对面有几棵高大的蓝花楹,树枝上的紫楹花睥睨烈日,迎风怒放,宁静的空气中像是弥漫着一层紫色的雾气。当我把眼光从树梢上移到树下,正好看到一辆黑色宝马SUV汽车开了过来,停在一排浓荫遮蔽的树下。车熄火后,从车上走下一位女士,朝我这边走来。我盯睛一看,来人正是Mary。怎么只有她一个人来看房?通常第二次再来看房的客人,大多是因为上次看房的满意度较高,于是邀上家人或朋友一起过来给点意见,寻找认同感是一般人作重要决策的前提,生活上凡事都一意孤行的人并不少见,但在买房这样的大事上,人们总是慎之又慎。

 

Mary一进门,我直接就用上海话跟她打招呼,她也大大方方的用上海话作答。我先给Mary作了个登记,随后递给她一本宣传册。她连连摆手,说了声,谢谢!我懂她的意思,上个星期她已经拿过了一份。

 

Mary还是同上个星期一样,先是在下面的房间里各处转转。看到我在忙,她也不来打扰,只是碰上我的目光,她会轻轻的莞尓一笑。等我接待完最后一个客人后,发现Mary正从后门的平台拾级而下,来到了后花园。我出于好奇心,便走到书房的窗前,隔着明亮的玻璃窗看着她。虽然我知道这有点不太礼貌,但好奇的念头一起,也就顾不得那么多了。

 

Mary看上去很漂亮,头发还是扎着上星期的发型。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浅蓝色连衣裙,裙子上面印有一朵朵的小白花。她走在草坪上,裙裾飘舞,绰约多姿。她来到了树下,捡起几枚落在草地上的紫楹花,放在手心闻了闻,然后右手搭个凉棚,抬头仰望头顶上那满树的紫楹花。直射的阳光被树上的枝枝叶叶过滤后,留下大大小小的光斑,Mary连衣裙上的小白花也随着光斑不停的舞动。长裙飘逸的女子,满树的紫楹花,缤纷的后花园、蔚蓝的天空…… "一幅多么美的画面!"我在心里不由自主赞叹道。不知怎的,我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回头望了望墙上的那幅画,相同的画面,神似的画中人,眼前的一切都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这张拼图总算有了点眉目,Mary,上海人,动情的看房客,与房东熟识,画中人——后二者可能性极高。那么房东林女士又是个什么角色?那个画画的人又是谁呢?看来故事的情节越来越曲折离奇。本来我对周围的人和事比较冷感,为此还经常成为太太揶揄的对象。都是写小说的冲动给闹的,竟让我变成一个细致入微,婆婆妈妈的男人。我痛恨这样的角色,但又不得不静下心来做个观察者,做个记录者。看来剧情的发展方向才刚露出一点端倪,值不值得我为之而倾注笔墨还不好说。

 

我看了一下时间,差不多都过了看房的时间,于是我吩咐Lisa先回办公室,然后我站在客厅里等着Mary。今天我不想去打扰她,愿意在这里等她,只要她不太过分。

 

不多时,Mary从后院走了进来,一见到我,一脸的不好意思,还连声道歉的说:"真对不起,耽搁你时间了。"

 

"没关系。"我微笑的说:"如果需要帮忙的话,我很乐意。"

 

"那我走了,再见!"说完Mary转身朝门外走去。

 

我在她身后说:"如果你有购房意向,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祝你有个快乐的周末!"

 

这时,Mary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对着我说:"上个星期的事情,真是对不住!"

 

"上个星期啥事,我早都忘了一干二净了。"我还不住的冲着她傻笑,好像是在呼应我的话,又像是在告诉她,学会忘记是件多么开心的事情。

 

"既然你没事,我也就释然了,不过还是当面向你说一声抱歉为好。"

 

我觉得Mary对人对事都过于严肃认真,在很多人眼中,上次的一点龃龉根本就无足轻重。认真诚可贵,但认真一旦过了头,很多时候反而伤害的是自己。想到这里,我说:"不是我没事,你就可以释然,而是你自己要学会释然。其实这种事最不该讲的就是认真二字,只要不是有意为之,尽可以随心所欲,顾这顾那,可不像你的风格。"

 

"我的风格?你是怎么知道我的。"Mary露出一丝紧张的神情。

 

我笑着回答说:"放心吧!你全部秘密都写在你的脸上,还用得着人说吗?"停顿了一会,我觉的还是接上原来没说透的话题为好,于是又补充说道:"还有一个学会释然的办法,就是多关心一下你自己手头上的事情,找一个情绪渲泄渠道,这样可以弥补性格上的偏差。"不知怎的,我把上星期Mary说的一句话,原封不动地又用在她的身上。

 

"哈哈,刚才还说忘得一干二净,其实,我说的字字句句,你都记得清清楚楚。"她又调皮的笑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她一本正经地说:"做人口是心非了是吧?看样子我的尖嘴薄舌让你受伤了。"

 

我觉的自己说漏了嘴,连忙说道:"话是伤不到我,可有的时候笑能让人印象深刻。"

 

"谢谢你的忠告,说正经的,那天真是对不起!祝你周末快乐!"

 

"周末快乐!"看她一副释然的神情,我也开心的笑了。

 

然而这种高兴注定是空欢喜一场。后来的二个星期的开放日,我再没有见到过Mary,直到房子拍卖的那天,她也没有出现。这事要是搁在平时,实在不足为奇,但发生在Mary的身上,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至于是什么地方不对劲,我也说不清。我有个预感,这件事不该这么早就划上了句号。

 

原创作品,未经许可请勿转载。多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6)
评论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可能成功的P' 的评论 : 问好可可!我意欢写些有趣的对话,虽然现实生活中的我并不是这个样子。谢谢可可临帖留言!
可能成功的P 回复 悄悄话 果真是画中人啊,我猜对啦?两人对话很有意思。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的评论 : 问好蘑茹!看完接下来的二篇续片,你的这种联想就会改变。其实,我很想把Mary塑造成小说《飘》中Scarlett这样的人物。一个从上海走出来的医生,来到澳洲这个陌生的国度怎样自强不息,脱胎换骨的过程。当然Mary没有Scarlett显赫的家世,更没有Scarlett那种的率真,自私,骄横的性格。我尽量想把Mary写的温柔些,一个十足的中国女孩,主要把她那种奋斗精神给写岀来。本人文字功底一般,真怕写的虎头蛇尾,最后变成一堆"烂尾"的文字,所以还得烦请蘑茹多多的批评指正。谢谢蘑茹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鼓励!祝周末快乐!
混迹花草中的灰蘑菇 回复 悄悄话 Mary不再出现了,蓝山兄写起来张弛有度啊。很奇怪,读蓝山兄这篇小说,老让我想起那本“第二次握手”:)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momo_sharon' 的评论 : 问好墨墨!再过几天,我们可以欣赏墨墨写的蓝花楹诗作,十分的期待!以后每逢看到蓝花楹,便会情不自禁想起这首诗。谢谢墨墨的鼓励和支持!
momo_sharon 回复 悄悄话 写得很细腻。上一篇看到蓝花楹就想起我写过蓝花楹的诗词,今晚发抖音,过几天发到博客来。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麦姐' 的评论 : 问好麦子!现在就安排Mary和林女士的重逢,似乎有点太早。还是留下一个想像的空间,让大家去思考。其实我们生活中也常遇到类似的问题。旧友重逢无疑是一件人生乐事,但二地相思又何尝不是一种美好呢。这仅是个人愚见!谢谢麦子一如既往的鼓励和支持!祝周末快乐!
麦姐 回复 悄悄话 原来美丽的Mary可能是画中人。“今天Mary打扮的很漂亮,头发还是扎着上星期的发型。穿着一身剪裁合体的浅蓝色连衣裙,裙子上面印有一朵朵的小白花。她走在草坪上,裙裾飘舞,绰约多姿。她来到了树下,捡起几枚落在草地上的紫楹花,放在手心闻了闻,然后右手搭个凉棚,抬头仰望头顶上那满树的紫楹花。直射的阳光被树上的枝枝叶叶过滤后,留下大大小小的光斑,Mary连衣裙上的小白花也随着光斑不停的舞动。长裙飘逸的女子,满树的紫楹花,缤纷的后花园、蔚蓝的天空…… "蓝山兄观察细致,文字优美。
神秘的Mary,还得重逢。祝蓝山兄周末愉快!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水星98' 的评论 : 问好水星兄!你说的对!Mary就是自己不想折腾些事,我也不会放过她,哈哈哈。谢谢水星兄一如既往的鼓励和支持!祝周末快乐!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梧桐之丘' 的评论 : 问好梧桐兄!梧桐兄也有同感,我们真是不谋而合,握手!谢谢梧桐兄一如既往的鼓励和支持!祝周末快乐!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歲月沈香' 的评论 : 问好沈香!我写东西喜欢带着情感来写,写的好坏不重要,至少文章中那份情感还在,就像人生一样,生活的富贵贫贱那是命,但我决不过潦草的人生。谢谢沈香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鼓励!祝周末快乐!
蓝山清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菲儿天地' 的评论 : 问好菲儿!世界因女人而变得多姿多彩,对Mary完全应该好好用点心思,多费点笔墨来写。这部小说中的小说还剩下二个篇章,在这以后小说便进入了正文,是以第三人称来写,所以在最后的一篇里,我想把"我"与Mary的对话写的更加精彩一点,希望你们喜欢!谢谢菲儿一如既往的支持和鼓励!祝周末快乐!
水星98 回复 悄悄话 蓝山兄的小说越读越有意思了,喜欢!我估计Mary一定还会多次出现的,而且还会出折腾出更大的动静。
梧桐之丘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都是写小说的冲动给闹的,竟让我变成一个细致入微,婆婆妈妈的男人。我痛恨这样的角色,。。。”说得极是,写小说的人会不自觉地仔细观察人的言行,不断地积累印象,写作时就成了随手拈来的素材,加工成自己喜欢的故事。
歲月沈香 回复 悄悄话 蓝山写得很好,故事情节有曲折,引人入胜,我也感觉在Mary 身上还有故事,不会就这样划上句号。“一个情感丰富的人,人生中的光谱更偏向于多姿多彩。”喜欢这句话。我也喜欢陈瑞的歌,非常有女人味。继续跟读蓝山的精彩小说,顺祝蓝山周末愉快!
菲儿天地 回复 悄悄话 小说中的小说,画中的画。"我"和Mary的对话非常有意思。蓝山兄的文字细腻优美,Mary的美跃然于纸上。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