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他的爱,我如何带?

(2020-06-22 17:28:34) 下一个

两年前的六月,我准备去希腊旅游,礼节性地问一下公司唯一的一位希腊裔同事科斯塔,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从希腊帮带回来的东西。科斯塔说,欧,没有什么需要带的,请把我的爱带给我的国家。我一时懵圈,这…..我怎么带啊?就笑了笑,没答也不知该怎么答。

下班时,他递给我一张字条,上面两栏分别列着到希腊优选的吃和喝。我谢过他,就去休假了。

 

↓科斯塔在脸书上的头像。托举下巴的手势,是从年轻时保持过来的

 

↓科斯塔在脸书上分享的他的撩妹小鲜肉时代,拍照保留动作——托下巴。

 

希腊游归,上班见到科斯塔,还没等我汇报他给我的吃喝打卡情况,他已抢先问候并急问,怎么样?希腊怎么样?我如实回答,非常好啊,我太喜欢桑托利尼….他接了话头说,“你知道吗?我16岁离开希腊,16年后第一次回去时,当我一下飞机,脚踩到地上,我就跪下来哭了…..”

说这话的那刻,科斯塔的眼里噙满泪水,眼圈满屏红,我尬站着接不下去。稍顷,他缓过劲,哽咽着说,我是那样地爱我美丽的祖国。

这是我第一次面对一个谈到祖国就如此激动的人。同为异国游子,我虽没有他那样深切的感受,却也被他感染着。

进公司的最初几年我对科斯塔不熟,因为部门不同平时交集不多,他是公司几十年的资深员工,几乎和公司同成长,故老板对他颇敬重,圣诞集会搞活动都会给他一个发言的机会,他也从不浪费时机妙语连珠还顺便夸一下老板,我才对他渐有印象。后来发生了改名事件,又对他多了一点了解。

大约是三年前的某天,他忽然对大家宣布,他要改名了,当时他的名字叫丹尼而不是科斯塔,他对每一个跟他打招呼的同事说,我改名了,请叫我肯斯坦天奴斯(Constantinos),丹尼不是我的名字,它是我来这里时的英语老师给我取的,我现在要改回去了。

我当时觉得很好笑,叫了一辈子丹尼了怎么到临退休了才想起改名?但是他的那个名字实在太长,尽管他在桌上摆了一个粗体字的桌牌,还是有很多人叫不上来,连老板也磕巴着有时还是叫丹尼,难怪当年老师要给他改名!后来有人问他,那你妈妈怎么称呼你呢?他说,叫科斯塔,于是我们大家每天都像他妈妈一样叫他。

自我从希腊回来开始,科斯塔就很自然地跟我熟了,经常问候,还从家里带些自产的凶柿黄瓜给我,入秋后的一天,他带给我一束绿叶的玩意,说是他国家的植物,说了个希腊名^&#*+%,我没记住。那束绿叶散发着芳香味道,闻着非常舒服醒神。几天后我顺口问他,你还有那种植物吗?我还想要一束。他忽然来了精神似的问我,你家有太阳房吗?我很疑惑地回答,有啊。可跟那植物有什么关系?他说,我正想把那盆植物倒掉,因为冬天要来了,它不适合室外生长。每年我都会再买一盆。

哦!这样啊?嗯,那好吧,尽管我是十盆九死一枯萎的摧花手,可他的热情也不好强拂。第二天一早我刚到公司停车场,科斯塔已在那里等候了,小心翼翼搬出那盆绿植,帮我放进车里,告诉我开一寸车窗保持空气流通,那架势好比托付一个孩子。

此后的每次问候,几乎少不了问候一下他的植物,似乎来自他国家的东西都充满着他的关注与爱,即使我只是去过希腊玩,但他也因此而对我多了关心问候。

领养了他的植物我便不敢大意,用照片在网上查到这种植物名叫香叶天竺葵,尽量按照这种植物的养育方法来伺候,还换了大盆添了新土,如今也长得高高大大了!是我有室内养植物史以来最为出色的记录。这种植物还可以剪枝插花瓶水养,点缀房间各处都很相宜。我也时不时带给科斯塔一束绿叶,现在他退休了,我在脸书上发照片给他看,让他放宽心!

 

↓科斯塔托付的植物,希腊名字^&#*+%,中文香叶天竺葵,旁边小盆是分出来的子代了

 

↓香叶天竺葵的叶子插水瓶中可活数月,还会生根,很漂亮的装饰

 

科斯塔是去年12月底退休的,我们为他举行了很隆重的欢送会,祝贺他享受退休生活。这个16岁由他姐姐担保过来的少年,在异国开始了满怀热情去展开未知画卷的生活。学英语,读书,工作,然后结婚生子,有二子一女,孩子们结婚了他却和太太离婚了,但依然快活地当上了四个孙子女的格兰趴。现在的他住在一栋年代很久的老耗斯里,陪伴照顾着他95岁的妈妈,上午去健身,下午打理他的前后院子,做每一顿饭,享受每一刻自己的时光。

 

↓科斯塔分享的他的前后院子,折射了希腊老农民的劳作精神嘻嘻。看他家的国旗!

 

从16岁翩翩少年,到65岁慈祥格兰趴,人生的各种经历都尝试了,科斯塔依然在这个纷乱的世界里热情地生活着。祝福他。

 

2020,06,22 (删了重发的,因为实在没弄清选项)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