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飞翔

在这里跟大家交流我对教育的思考
个人资料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美国东西两岸的教改风-project-based learning, design thinking (3)

(2020-01-16 19:20:00) 下一个

之所以这个系列起名“东西两岸”,是因为东西两岸实践这个教学理念已经有些年了,甚至这个理念在慢慢成为常识,但是在中西部,就得碰运气了。比如我女儿的小学,是两个我所在文理学院的毕业生,出于对教育的热情、理念的相似,一起从头开始办起来的。我女儿的一年级也是他们办这个学校的第一年,一共14个学生,现在已经慢慢发展成一个一年级到八年级的学校,每个年级估计有10-20个学生,学校的声誉靠口口相传。另外一个体现个性化的是他们按照学生的程度分班而不是年龄,比如一个孩子8岁,本应上三年级,但如果数学较超前,会在数学课时间到五年级的数学课去上课,其他时间则回到三年级的小伙伴中间。大家可以点击这里看看他们的教学理念:http://creatinglandscapes.org/school/philosophy.html

 

当初选这个学校前已经在小镇的一个教会私立学校定了位置,对他们的教学理念也不是太理解,记得后来给朋友推荐这个学校,朋友的评价是“硬件太差,连电脑都没有”。确实,学校是借教堂办起来的,教具是我的文理学院解散教育系时创办人自己花钱买的,可以说破破烂烂。下定决心是跟其他家长谈了,尤其在网上读了读有关教育的文章,传统教育是适应工业革命标准化作业兴起而现代教育应该个性化的说法打动了我。

 

在西部,圣地亚哥公立学校系统的改革是这个教学理念大规模实践而成功的例子,有个纪录片Most Likely to Succeed大家可以去看看。 Elon Musk给自己孩子办的学校 - 只对Space -X员工开放- 也是这样的教学模式,只是他们资源更丰富,更奇思怪想。看起来这个理念适合小学到高中,因为好像有效地让孩子们感到上学的有趣,其实大学尤其是顶尖的大学也在尝试这个理念,比如Stanford的Design Thinking 学院,MIT的Media Lab, 到了大学,就更偏重发挥创造性,让学生动脑动手做出一个新的东西。就连Swarthmore学院,教语言的老师与化学老师合作,带学生去台湾参观茶园,茶博物馆,茶店,最后可能学生自己开个茶店,从在茶园种茶、采茶开始。

 

有读者问 1. 是不是这只适合智商较高的孩子;2. 不知这样训练出来的孩子成就如何。对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样训练出来的孩子绝对是problem solver,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其实,这个理念与蒙特梭利教育(Montessori Education) 注重explore的观念一脉相承,有学者指出Google, Facebook等科技公司的创办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小时候都是接受的蒙特梭利教育。 至于是不是只适合智商较高的孩子,我没有证据所以不好说,不过圣地亚哥公校系统什么孩子都收的,另外孩子的脑子可塑性是很强的,给A样的教育得到的是A 样的思维模式,给B样的教育得到的是B样的思维模式,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