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荷冰语

用眼睛去发现,用耳朵去倾听,用心灵去感受,体验别样的人生。
个人资料
正文

为何美国政界人士还在使用 “武汉病毒“ 这个词?

(2020-03-10 06:31:18) 下一个

为何美国政界人士还在使用武汉病毒这个词?

 

KATIE ROGERS

2020310

《纽约时报·中文网》

 

华盛顿 - Covid-19是一个平淡无奇的学名,这正是世界卫生组织选择它的原因:为了避免对其起源地的污名化。但一个月之后,这个关于冠状病毒的推荐术语并没有扩展至政界的各个角落。

 

包括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在内,一些保守派政治人物和官员仍在使用武汉病毒。在病毒有官方命名之前,这个词被新闻网站和政治评论广泛使用。阿肯色州的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在参议院会议中频繁使用这个词,亚利桑那州的共和党众议员保罗·戈萨尔(Paul Gosar)在宣布他和几名幕僚曾在保守政治行动大会上接触一名检测阳性的与会者时,用的也是它。

 

我宣布,我和我的三名高级幕僚在CPAC上接触了一名后来因武汉病毒入院者,现正式处于自我隔离状态,戈萨尔在推特上写道我的办公室本周将关闭。

 

他的言论在网上引发一阵批评,称他是排外和种族主义者,将一个最初在中国武汉发现的病毒与地域捆绑起来,导致对华人的持续污名化。批评者包括加州民主党人刘云平(Ted Lieu),他在周一发推说,这样的用词正是导致病毒在美国传播的那种短视心态的表现

 

关于种族主义、冠状病毒与党派政治的争论越来越丑陋,这正是2015年发布更严格的命名原则以来,卫生官员一直试图避免的那种地缘政治争吵。

 

他们不想称之为武汉病毒,就是不想有这样的结果,耶鲁大学安德鲁·道尼·奥尔利克历史和医学史荣休教授弗兰克·斯诺登(Frank Snowden)在采访中说。

 

对于那些使用这个词的政治人物,他还说:我觉得这其实是相当挑衅的,充满政治意味,我想那些仍然在用这个词的人,是在用一种含沙射影的、有种族意味的方式去用它,据我所知主要是属于政治右派的一群人在用。这恰恰说明,用某种科学的、事实的方式去指称何其明智。

 

在全球卫生恐慌之下企图将罪责归于某个特定地方或人,是近代史上一直在发生的事,也是近年来公共卫生官员很警惕的现象。

 

1918–19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导致数千万人丧生,在此期间一些美国人错误地把传播病毒的罪责归给了德国——一个一战敌对国——一些社区称之为疾病中的德国佬,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布隆伯格公共卫生学院(Johns Hopkins Bloomberg School of Public Health)卫生安全中心医学人类学家莫妮卡·舒克-斯帕纳(Monica Schoch-Spana)在接受采访时说。当时谣言和讹传四起,包括有阴谋论说,一些支持德国的医生护士有意把病传染给马里兰州米德营的士兵。

 

西班牙流感本身就不恰当:疾控中心表示专家至今不确定这种病起源于哪里。

 

较近的例子包括2003年的非典暴发,它最早是在中国的广东省被发现的,在美国引发了对亚裔美国社区的广泛歧视

 

2009年的猪流感或者H1N1暴发始于墨西哥,导致了对拉丁裔社区的种族歧视指责。这种病并非通过猪来传播,但中国、俄罗斯等国还是禁止了猪肉进口。在埃及,卫生官员命令大规模屠宰数十万头猪,这些猪本身几乎完全是面向该国的基督徒少数群体的。

 

在这次暴发中,面对使用武汉病毒一词引来的批评,戈萨尔和他的国会幕僚一直在竭力反驳。他们还分享一些使用该词的新闻标题截图,其中许多是在病毒有了正式名称之前。

唯一对武汉病毒一词感到愤怒的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继续将疫情政治化,这位国会议员的新闻秘书本·戈迪(Ben Goldey)周一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的首要任务是确保美国人的健康和安全,而不是辩论武汉病毒一词的使用。

 

至于庞皮欧,国务院一名官员周一表示,国务卿正在用这种措辞来反驳中国共产党散布的不实信息。这和庞皮欧的公开言论是相符的,当时庞皮欧驳斥了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上周提出的说法,即冠状病毒可能并非起源于中国,并且将两者联系起来是极其不负责任的

 

在一系列采访中,庞皮欧正是这样做的。他还指责中国人在病毒传播和阴谋论泛滥时隐瞒信息,一些阴谋论声称该病毒实际上来自美国。

 

首先,中共说了那里是该病毒的起源地,庞皮欧上周五在接受《福克斯与朋友》(Fox & Friends)采访时说。所以,不是我说,是他们在说。到了周一,中国人开始直接攻击庞皮欧。

 

个别美国政客不尊重科学,不尊重世卫组织的决定,迫不及待地借新冠病毒对中国和武汉进行污名化,中方谴责这种卑劣的做法,外交部另一位发言人耿爽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国际社会自有公论。庞皮欧诋毁中国抗击疫情努力的企图不会得逞。

 

在这次疫情中,自12月下旬在武汉开始首次报道冠状病毒以来,卫生官员花了超过六个星期的时间才为冠状病毒确定一个官方名称。导致延迟的部分原因是关于选择的名字是否会对人、地区或动物造成歧视的争论。

 

我们必须找到一个不涉及地理位置、某个动物、某个人或人群的名称,并且该名称也要易读,并且与该疾病有关,”211日,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该组织确定疾病名字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命名很重要,要防止其他可能不准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名字被使用。

现在的担忧是,尽管有官方名称,在党同伐异的政治和媒体环境中,历史——包括辱骂、谣言和不实信息的散布——还会重演。

 

Lara Jakes对本文有报道贡献。

Katie Rogers是时报华盛顿分社的白宫记者,报道特朗普政府对美国资本等方面的文化影响。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katierogers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原文链接:

 

https://cn.nytimes.com/usa/20200310/trump-coronavirus-wuhan/?utm_source=tw-nytimeschinese&utm_medium=social&utm_campaign=cur

 

Happy Each Every Day !

Be Strong & Stay Healthy !

 

Referred by : XiaHeBingYu 

Date: 03-10-202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夏荷冰语 回复 悄悄话 沙特阿拉伯周一宣布了广泛的旅行禁令,禁止本国公民和居民往返14个国家,包括法国、德国、土耳其、西班牙、阿曼、阿联酋、科威特、巴林、黎巴嫩、叙利亚、韩国、埃及、意大利和伊拉克。该禁令是沙特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而实施的一系列严厉措施中的最新一项。(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03/10/2020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