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和Vivian 《霜叶红过二月花》

(2021-09-14 04:20:35) 下一个

Vivian 《霜叶红过二月花》

 

维娜斯,看为止。却又看不止。由此,见到古希腊人审美的厉害!

 

只看过《茜茜公主》。昨,Vivian 使知姓名罗密.施奈德。用德文说罗密(Romy),始于小舌卷音,和叫罗马(Rom)一样很风情。一直有个猜,“浪漫”,应当和Rom 有若干关联。

 

不大信,一个人可“很多风格”。因为种种,做了给人看,才“风格多样”的。施奈德苦于别人只认她《茜茜公主》,是小姑娘美腻了,要去“臭美”了。以为。看Vivian 贴的施奈德剧照集锦,像看孙悟空十八变,仍是回到《茜茜公主》。

 

罗密施奈德,就是巴尔扎克笔下的所谓“在巴黎的街头,不小心就会遇上”的那个“维娜斯”。可以和她打招呼的,她也会回招呼你,不定还会向你眯一只眼”;“这么漂亮啊!”你惊叹!她听到了,一摆身,让你看;是高干家的高楼小姐,也是张嫂李姨的囡,那裙子,看到的女娃都想有;她把由衷笑出来了,把女娃的咬耳朵闪在眉眼盈盈处了,把豆蔻的清香不知顾忌地泼啊泼啊….. 一直记得看《茜茜公主》之后,脑前脑后就是那张的笑脸:去掉了所有女娃小算盘的敞开,满满的一点假也没有的高兴,我美丽我聪明我心很软地写在颊左颊右。

 

除此之外,自己怀里好像还有种“怎么会想到其他”的初见火星表面图似的正经!在卢浮宫面对维娜斯,对,这正经又回来了。

 

后来,看了郝本的片子。郝本的风格,真得去她演的片子里去找。这女娃,学理论物理,也会让△ E=△mc2 平生绚丽的!譬如,总觉得在《罗马假日》里,看到她了。可《窈窕淑女》看完,全乱了。这女娃让全世界眼花瞭乱,不乱才怪。

 

可也是只想到看。

 

心眼活,累人。所以喜欢一眼看中,而且也不大变的。从没想过找《茜茜公主》以外的施奈德去看看。施奈德平易,施奈德不让你去找。好久好久,一想到女孩的美丽,就她。隔一会儿才会想到维娜斯,郝本。

 

大陆演员里,喜欢看周迅。

 

周迅眼里的小算盘,一眼就看得出。那个年代里长大的人,没它,怎么活!但周迅拨打出别的味:戳戳的聪明。《像雾像雨又像风》看过,没法忘了。女鬼谷子啊!那回头一瞥,好个女学霸的n次方!

 

另外,不怎么觉得她在演。她演得很过日子:一个小女孩,见谁都你好你好地招呼,见谁都爱笑不笑;嗓音不胡同,挺里弄;是自己觉得第一个会说话,会坐的女娃。

 

也是,止于看。

 

有个私心,如是这般的女娃,别婚!天赋,太少了。进了人间烟火,可惜死掉!让她们演戏,让天之赋,漫漫地铺!

 

派克,阿兰.德龙,李亚鹏,唉!啥个东东!耽误天赋的魑魅。

 

女人的美也是女人的私。可一直让私陪着美厂的女人,几个?

 

这三个女人的遭遇听到些。总觉得,那几个男的,见到她们的美了,也见到些她们的私了。可架不住她们的私和美融融一体的女性!开溜了。

 

派克,那儿不花?阿兰.德龙,古老小鲜肉;李亚鹏,掩不住的街头巷尾气。怎么弄,偏是他们!

 

其实也是错怪。许仙之遇。

 

美如斯的女娃,总觉得她们的使命:让人认识美!不是算颜值。

 

另,告诉男人,审美!别抖“审美疲劳”的小机灵!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