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哪扯到哪

随翻随摘随忆 能感受得到 , 那块绕在南院上的云,又来了,看着厚。
正文

读胡兰成杂记

(2020-10-29 04:48:53) 下一个

读胡兰成杂记

 

读胡兰成,读到字了,词了,句子了,读到见识了。

 

这样的卖相,不上市,很难。

 

都说他花。他花的本钱,几个有?花的水准,几个够得上?

 

花到自个儿认不出自个儿,真的难理解吗?

 

什么样的政府不“伪”?不“奸”的汉,有几个?

 

五四,辛亥革命,民国,抗战的“帅”,胡兰成写出来了。旁人,门儿都没有。

 

胡看张,心尖抖着看,不一定准,可点到的,都没法仿得真。

 

宁读《山河岁月》被帅呆,不读范文澜《中国近代史》被训傻。

 

龙应台《大江大海1949》,和《山河岁月》比,哪哪得不及。虽然都说不上是好东东。

 

手边《史记》。宛如尊师,看胡兰成信口雌黄不驳,赏其词章华美;看龙氏装大一笑,“要你切实也难”。

 

中国之于胡兰成,不过就是一玩。他并不觉得,从而玩而不滑,玩得不歇。由是得罪了天下的“正经”。

 

也不喜欢这玩,但也不致一声“渣男”就结了。倒时常觉得,正经很烦。近日满网的“朝鲜战争的真相”,好多liter 要和中共对簿公堂的凛然之气。一瞥,就想,标个价码就有点意思了。却偏“70年了,还在骗”地嘟囔。

 

从来一个调:“抗日”。那脸唬到现在。就冲这,也愿意读胡兰成。

 

读到胡兰成一九四五年组织政变,都要生敬意了:这政治可是玩到一定程度了。

 

一点都不讨厌他和日本人的交往。那时和现在,选择和日本人交往,起码学不会碰瓷,不捞白不捞,活着就是胜利。纵然受气,憋屈,可都是些吃人嘴软,拿人手软的应当。

 

胡兰成在《山河岁月》里说叨出的抗战情景,至今独立成章。“沦陷区”里,买卖依旧,歌舞依旧,文学依旧;寓在租界里的鲁迅和张爱玲,都在写着留传至今还是能读的文章。

 

对日本的第三只眼,胡兰成有;反观中国的第三只眼,他似乎也有。追随汪精卫而不随蒋介石,起码是“玩点别的。”

 

“汉奸”“汪伪”,明明得扯,偏扯成一片,几个中国人不被扯得龇牙咧嘴。

 

胡兰成不。他用它混名混利。读到他组织政变未遂,亡命日本,才知道他的从政是动了真格。由是,有了对他的尊敬。

 

《山河岁月》里读不到深刻,读到不同;读不到学问,读到趣味 ;读不到研究,读到玩味。

 

而且,品相不在低属。

 

《今生今世》《禅是一支花》《山河岁月》《中国文学史话》,放在书架上,不翻翻,挺可惜。可翻可不翻的什么茅盾巴金曹禺,却被翻了又翻。

 

很恨“汉奸”“汪伪”的扯,害得这么晚才去读胡兰成。甚至会认为,“伪”出个胡兰成,不算太糟。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姚顺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yanlan' 的评论 : 他说禅,不是悟什么,倒像是甩机灵。几如他说中国的历史。 学识,好像从一而终的婚姻,喜不喜欢,咬住了。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不是子多可爱,是子多可靠。花男女,讲故事行,道学问,哪哪地扯。 君以为何?
yanlan 回复 悄悄话 胡兰成见识里有中国的禅,非实非虚。而且,他蛮会玩的。

就台湾从龙应台和三毛等,写出来的东西太浅,关键是根断了。因为见识来自根。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