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的世界

这是国华对读过的书, 看过的电视/电影, 听过的音乐, 访游过的地方, 经历过的事物, 和时事的感想或点评.
个人资料
正文

艾利森:台湾、修昔底德与美中战争

(2022-08-11 06:59:44) 下一个

哈佛大学政治学家、《修昔底德陷阱》一书作者艾利森(Graham Allison)8月5日在《國家利益》(The Nation Interest)上发表了题为“台湾、修昔底德与美中战争”(Taiwan, Thucydides, and U.S.-China War 下图 The Nation Interest)的文章,评说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台对美中关系的影响。兹将文章翻译如下,与感兴趣的读友分享。

促使美中间发生一场血腥战争的捷径就是台湾。如果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不合时宜的访台引发的中国大陆强力军事反应导致中美军舰或飞机相撞,即使是一次偶然“事故”的火花也可能引发熊熊大火。正如没人建议费迪南德大公(Archduke Franz Ferdinand 下图 THE JERUSALEM POST) 1914年6月访问萨拉热窝一样,五角大楼在佩洛西议长成行前并不赞成她访台。没想到的是,就在费迪南德大公访问萨拉热窝期间,他被暗杀了,并由此引发了一场毁灭性的大火 – 战争。历史学家据此而创建一个全新的类别:(第一次)世界大战。

幸运的是,美国和中国大陆政府都知道热战对双方都将是一场灾难。两国政府中任何一位有思辩能力的人都不想打仗。不幸的是,历史提供了许多战争被强加于人的例子。这些例子显示,尽管敌国领导人不希望战争,却不得不做出决定国家命运的选择,要么接受他们认为不可接受的损失,要么采取增加战争风险的行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发生便是一件经典案例。一名与塞尔维亚政府关系暧昧的恐怖分子暗杀了奥匈帝国皇帝储后,帝国皇帝判定他必须强力惩罚塞尔维亚。作为奥地利的唯一盟友,德国别无选择,只能全力支持奥匈帝国。而俄罗斯则感到有义务支持其塞尔维亚的东正教兄弟(下图 Google Images)。正是这种行动和反应的恶性循环,在五周内一步一步地把整个欧洲引入战争。

在历史这幕大画布上,当一个快速崛起的大国的威胁严重到要取代一个正处于统治地位的主要大国时,双方的竞争往往以战争结束。在过去的500年里,这种修昔底德(Thucydides)式的竞争已经发生了16起,其中12起导致了战争。在这12起战争中,战端启因包括偶然事故、非受迫性错误或做出选择后的意外后果 -- 即争端的一方实施了增加风险的言行,心想这样可使对方退让。但在竞争双方这些交锋后面,其实是修昔底德所谓的潜在结构性驱动因素 – 正是这种因素使古希腊的两个主要城邦在伯罗奔尼撒战争(Peloponnesian War 下图 historyforce)中相互毁灭。修昔底德写道:“正是雅典的崛起和它在斯巴达所灌输的恐惧使战争不可避免。”

今天,美国和中国大陆正在进行‘山羊’(英文“历史上最伟大的”缩写)之争,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竞争。在这场斗争中,台湾战争不可避免吗?历史记录表明,战争的可能性更大。但50年历史表明,美中间并非必有一战。50年前的1972年,当尼克松和基辛格与中国大陆建立外交关系时,美国和中国大陆在台湾问题上的分歧肯定是相对立的(下图 BILL OF RIGHTS INSTITUTE)。但这些政治家们证明,相对立的并不意味着无法管理。他们创造了一个战略模糊的框架,为我们提供了50年的和平时间。在这50年中,海峡两岸的公民在收入、健康和福祉方面的增长超过了他们历史上的任何时期。

今天美中两国在台湾问题上对峙基于三个残酷事实。 首先,习近平、中国大陆政府领导层和整个国家都坚定地致力于阻止台湾成为一个独立的国家。如果必须要在接受一个独立的台湾和一场摧毁台湾和中国大部分地区的战争之间做出选择的话,习和他的团队肯定选择战争。

其次,温斯顿·丘吉尔(Winston Churchill)所谓的国内政治“致命潮流”(deadly currents),如今在美国和中国大陆都很盛行。美国政治的一条基本公理是,决不让一个重要的竞争对手涉足国家安全问题。因此,共和党和民主党的政治家们正急于展示谁对中国大陆更狠。如有望成为总统候选人的蓬佩奥(Mike Pompeo)就呼吁美国承认台湾独立。鉴于共和党人的动态,这有可能成为共和党2024年总统竞选纲领中的政策核心之一。在台北,民主党议长佩洛西宣布了美国的“支持保卫台湾的庄严誓言”。8月上旬,外交关系委员会民主党主席梅内德斯(Bob Menendez)和国防问题共和党领袖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 下图 reason)提出了《台湾政策法》,将台湾指定为“主要非北约盟友”,并承诺提供45亿美元的军事援助。与此同时,由于习正在任期安排政治活动,成为打破先例的第三任总书记兼实际上的终身皇帝。由此,他背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大的压力,要求他必须勇敢面对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保持强大地位。

第三,尽管大多数美国政治家尚未承认,但自上次台湾危机以来,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在四分之一世纪内发生了变化。两岸的力量平衡已经决定性地向有利于中国大陆的方向转变(下图 The Nation Interest)。正如我去年在《国家利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所述,美国有可能会在台湾问题上输掉一场与中国大陆的战争。事实上,正如前国防部副部长沃克(Robert Work)公开表示的那样,在五角大楼多次最接近实际的模拟和最需谨慎对待的战争游戏中,如果冲突仅限于台湾的话,冲突双方得分为18比0。重要的是,这18比0中的18分的并非美方。

如果美国在台湾问题上打一场局部战争,总统很可能面临一个对未来有着重大(负面)影响的选择,那就是要么接受失败,要么将局部战争升级为一场美国可占上风的范围更广的战争。尽管中国大陆在军事能力上有了巨大的飞跃,但美国仍然主宰着海洋。中国大陆依赖海洋来进口其所需的能源和出口其生产的制成品。当然,这场范围更广的战争还可能进一步升级至全面战争,包括使用核武器。

毫无疑问,在核领域方面,美国可以将中国大陆从地图上抹去。同样毋庸置疑的是,中国大陆会以牙还牙,对美国进行核打击进行报复。中国大陆的核报复将致大多数美国人于死地。由于中国大陆现有的强大核武库,这就创造了一种冷战者称之为MAD的条件:确保相互毁灭(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 下图 salon)。在一场核大战中,美国和中国大陆都不可能在摧毁对方的同时自己不被摧毁。在那样的一个世界里,就如前总统罗纳德·里根所说,“核战争没有赢家,因此决不能打。”的确,没有理性的领导人会选择打核大战。二战后历史表明,在冷战双方的许多对抗中,(美国)领导人宁愿承担更大的战争风险,也拒绝接受苏联占领柏林或在古巴部署核导弹。

如果美国和中国本屆政府最好也只能做到治国如常(statecraft as usual)-即是我们过去一周看到的状況-那么我们应该予期历史如常(history as usual)。悲催的是,历史如常意味着一场可能同归于尽的灾难性战爭。

参考资料

Allison, G. (2022). Taiwan, Thucydides, and U.S.-China War. THE NATIONAL INTEREST. 链接 https://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taiwan-thucydides-and-us-china-war-204060

[ 打印 ]
阅读 ()评论 (4)
评论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台湾比乌克兰还是侵略者的坑
cn_abcd 回复 悄悄话 45亿是融资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正反都有理,打与不打,各有各的道理。
modems 回复 悄悄话 下跪吧,这样才能活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