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华的世界

这是国华对读过的书, 看过的电视/电影, 听过的音乐, 访游过的地方, 经历过的事物, 和时事的感想或点评.
个人资料
正文

布莱尔:西方优势可能终结

(2022-07-28 06:59:06) 下一个

英国前首相布莱尔(Tony Blair 下图 TONY BLAIRE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在16日一年一度的迪奇利演讲中表示,西方社会需要结束国内政治中的“疯狂”,要恢复“理性和战略”。布莱尔认为,乌克兰战争表明,世界正处于一个历史转折点,可以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或苏联解体相比:但这一次,西方显然没有处于优势地位。布莱尔在题为“继乌克兰之后,西方领导人现在应该吸取什么教训”的演讲中说,随着中国大陆在几个世纪以来最重要的转折点之一与俄罗斯结成伙伴关系,“我们即将结束西方在政治和经济上的主导地位。”根据在伦敦西区迪奇利公园举行的支持美欧联盟论坛上的演讲稿,布莱尔说:“世界将至少是两极的,甚至可能是多极的。”“本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变化将来自中国,而不是俄罗斯。”

俄罗斯乌克兰危机(下图 BusinessToday)已造成数千人死亡,并引发了自1962年古巴导弹危机以来俄罗斯与西方关系中最严重的危机,当时许多人担心世界处于核战争的边缘。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表示,西方已经通过制裁孤立俄罗斯经济来宣战,克里姆林宫表示,俄罗斯将求助于中国大陆和印度等大国。实际上俄罗斯也的确与中国大陆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布莱尔说,乌克兰战争显示西方不能指望中国大陆“以我们认为合理的方式行事”。

布莱尔回顾了中国大陆的迅速崛起 -- 1979年时,大陆的经济规模比意大利还小。但在对外国投资开放和引入市场改革后,中国大陆如今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特别是在许多技术领域赶上了美国,甚至还在一些21世纪的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如人工智能、再生医学和导电聚合物(下图 Harvard Business Review)。预计中国大陆的经济总量将在十年内超过美国,成长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他注意到了北京与世界的紧密连接:“作为一个人口远远超过欧洲和北美的人口总和、经济与美国接近、在过去二十年中与世界进行了积极和成功的接触并建立了密切联系的国家,大陆是一个即使是传统的美国盟友也极不愿意放弃的国家。”(Over the past two decades, it has pursued an active and successful engagement with the world, building connections in respect of which, as I can witness, there is deep reluctance, even on the part of traditional American allies, to yield up.)

布莱尔承认中国大陆的和平崛起:“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是正常和正当的。它并非又一个苏联”(So, China’s place as a superpower is natural and justified. It is not the Soviet Union)。曾在1997年至2007年担任首相的布莱尔指出,这是现代历史上东方第一次能够与西方平等。在此之前,西方民主基本上处于上升趋势。更加糟糕的是,中国大陆的盟友包括俄罗斯和伊朗,其政治立场显然迥异于美国和西方民主国家(下图 CSP FORUM)。那么西方国家应该如何应对中国大陆崛起带来的挑战呢?

布莱尔呼吁西方国家共同制定一项连贯的战略,以应对中国作为“世界第二超级大国”的崛起。他表示,西方应该在多个领域应对来自中国的竞争,需要增加国防开支保持其对大陆的军事优势,避免让北京在军事上超越。作为一名曾经游刃有余地混迹于老牌帝国不列颠政界的前首相,布莱尔明白真理在大炮的射程之内,对亚里士多德“Mighty is the truth and it shall prevail”之说深信不疑(下图 wikiquote)。他说:“我们应该增加国防开支,保持军事优势。”尤其是北京毫不掩饰地想要将台湾重新收回的雄心暴露无遗的时候,美国及其盟友“……应该具有足够的优势,能够在所有领域应对任何可能发生的或类型的冲突。” 当然布莱尔并非想要与中国大陆面对面对抗,这位前首相呼吁西方应当在美国率领下对北京采取“实力加接触”(strength plus engagement)的政策,同时通过与发展中国家建立联系来扩大西方的“软实力”。布莱尔认为西方在软实力方面比中国大陆更有机会:“发展中国家更喜欢西方企业。他们对与中国签定合同一事现在比十年前更持怀疑态度。他们对西方体系的钦佩超越我们的想象。”(Developing countries prefer western business. They’re much more sceptical now of Chinese contracting than a decade ago. They admire the western system more than we realise)。

布莱尔在演讲的最后强调了形势的严峻,以及西方国家必须立即行动的紧迫性:“我们自己的政治疯狂必须停止。我们承受不起沉溺于幻想的奢侈。……我们需要必须立即行动的紧迫感(The craziness in our own politics has to stop. We can't afford the luxury of indulging fantasy. …… And we need to do so with urgency)。唯有如此,西方才能在中国真正崛起后保护我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 ”(to protect our values and way of life in the era of China not rising but risen) (下图 Page Six)。

1992年,政治学者福山《历史的终结及最后之人》(The End of History and the Last Man 下图 Dinmerican)一书风靡全球。福山在书中提出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的最高社会型态,所有国家政府的唯一形式。30年后的今天,曾经的日不落帝国,现在的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前首相布莱尔大谈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面临政治和经济上主导地位的终结。历史是否开了一个大玩笑。其实,各位看官大可不必过于较真。政治学者和政治家如此语不惊人死不休,不过就是为了博大众眼球。学者福山得让他的书流行大卖,就得整出点耸人听闻的料来,要不哪来的名气和银子。过气政客布莱尔也需要警醒世界方能显现他“举世皆浊我独清,众人皆醉我独醒”的高瞻远瞩,让东主感觉值得投资他的《托尼·布莱尔全球变化研究所》(TONY BLAIRE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

客观来讲,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今天依然是世界的主要力量,仍然处于可主动出击进攻对手的强势地位。看看美国为对付中国大陆所释出的那令人眼花缭乱的种种虚虚实实的围防封堵,绝非布莱尔口中所谓面临主导地位即将终结的衰落国家有能力为之 – 虚的有AUKUS(美英澳)、QUARD(美日印澳)、Five Eyes(五眼联盟)、IPEF(印太经济框架)和I2U2(美以印阿);实的有东海、台海、南海自由航行,美日、美韩、美菲安保条约,环太平洋军演、对台军售和高官(包括很有可能成行的佩洛茜议长 下图 Guardian)访台,以及对大陆高科技禁售。这些战略战术,招招都让大陆疲于应付。

有人会说美国这都是最后的高光。但看看那些在美国鞍前马后追随附和的国家非富即强(三哥自认很强且会越来越强,是取代大陆的不二候选国),和美国在科技、金融、军事、政治和话语权上的优势,都表明美利坚一时半会儿不会走下山巅,仍然要做世界灯塔。对这些布莱尔心里跟明镜似的。所以,他才可以带着昂撒人骨子里固有的自信,不无傲慢地以裁决的口吻说:“中国作为超级大国的地位是正常和正当的”(China’s place as a superpower is natural and justified),或许他说的早已不是新闻。那布莱尔口中的中升西降呢?嗨,这丫又在忽悠了,不知谁会替他买单。

参考资料

Faulconbridge, G. (2022). Ukraine war shows West's dominance is ending as China rises, Blair says. REUTERS. 链接 https://www.reuters.com/world/europe/ukraine-war-shows-wests-dominance-is-ending-china-rises-blair-says-2022-07-17/

The Guardian. (2022). Tony Blair urges western powers to stand up to China. 链接  https://www.theguardian.com/politics/2022/jul/16/tony-blair-urges-western-powers-to-stand-up-to-china

Blaire, T. (2022). After Ukraine, What Lessons Now for Western Leadership? TONY BLAIRE INSTITUTE FOR GLOBAL CHANGE. 链接 https://institute.global/tony-blair/tony-blairs-speech-after-ukraine-what-lessons-now-western-leadership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Hazmereir 回复 悄悄话 布莱尔依然是明智的政客,的确在终结中。
俄罗斯,中国,伊朗抱团,都是地区大国,欧美怎么对付。
从单极走到多极是趋势。
那夜的雨 回复 悄悄话 中国人要当真,就上当了
童谣 回复 悄悄话 东方升了吗?
Firefox01 回复 悄悄话 一种担忧而已,it is just a concern.
zhirui 回复 悄悄话 布莱尔那种过期的政客说话谁听啊?? 他在位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political legacy。
ZJNB0507 回复 悄悄话 天朝人口都负增长,加上烂得不能再烂的政治制度贏,还谈什么优势,活下来再说吧
大号蚂蚁 回复 悄悄话 西方的优势在重新扩大。虽然总增量在缓慢,但是东方更糟。问题在西方在优势扩大,总量缓慢下,内部矛盾越来越成为主要矛盾。即全球化大资本和各国各州中产小资本的斗争加剧。中俄只是这种内部斗争的外延。
viBravo5 回复 悄悄话 西方优势终结,国际子午线要从伦敦移到北京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