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喜爱发烧音响、摄影和阅读,更爱美丽的大自然
正文

《红楼梦》书名对吗?

(2020-05-31 19:42:13) 下一个

在红学研究上素有“红楼梦”“石头记”书名之争,我以前看都是各有千秋,前段时间就有红学爱好者的城友撰文提出“石头记”更符合书名的论据。要说"石头记"作为书名道理多多,书中故事就是从石头开始且纵贯全书,还在一些关键时刻起到起死回生的作用,书名与故事一致不会误导人,但书名土里土气不符合书中文字艺术优美的风格也不宜流传。而红楼梦则高大上,给了丰富的想象力符合书内写作风格但与内容不符易误导人,使得我入梦多年不醒。可这部书怪就怪在凡读完此书的人都会忘了最初书名的含义,不去追讨书名对错而认可了此书名。而如果水浒、西游记或三国用红楼梦作为书名,估计人们断不会认可,那这是为什么?答案还是在书里!在我最近又一次几乎是一字一字认真读完前八十回后找到了答案,在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里,宝玉梦游仙 境时警幻将《红楼梦》十二支演拿来演唱,为怕宝玉(其实是读者我们)不重视,专门让小丫鬟拿出原稿,且看在在这红楼梦原稿的引子里的最后一句是什么:“因此上,演出这悲金悼玉的《红楼梦》”,在这里作者隆重推出了红楼梦这三个字并着重说明红楼梦就是整个故事的名字,也就是说作者曹雪芹就是要用这三个字来作为书名,而书中前面提到的的《石头记》《情僧录》《风月宝鉴》《金陵十二钗》都是平等的是虚写,而待读者看完了全书就都会认可了这红楼梦十二支曲完整深刻的演绎了悲金悼玉的内容,因此人们也就从根本上认同红楼梦这个书名,这也是作者寓意所在。而石头或玉石只是作者借其说事,玉石其实可是任何一个东西,明白了这点一切疑团也就迎刃而解了。总之我认为红楼梦应该是这本书的书名,而这也与贾雪芹的要求一致的。而悲金悼玉也说明故事结尾应该是黛玉必死而宝钗仍活,在这点上高鹗还是没有越界。

我第一次看红楼梦是在刚上初中时,那正是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有天傍晚天下大雨不能出去玩,小小的一间屋子就是家,没办法只好赖在床上发呆。后来在床上看到有本红楼梦上册,实在无聊就拿起翻看,想看看这红楼里到底作的是什么梦,真是看着看着就觉的爱不释手了。后来在中学同学家看到石头记这本书便借来阅读,那是我争一次看到和知道本书在成书时还有人在每章里和章后进行注解和评论,使我很多疑惑得出了答案。红楼梦这本书确实是挺奇特的,看进去了就入梦了,也就是忘了红楼也忘了梦,直到看完也没出梦。待若干年后在红学研究上看到有关书名的讨论时才恍然出梦,那时才想:对啊,这书名中的红楼在哪、那梦是哪个梦啊?

我这次当开始读八十一回时马上有与以前同样的感觉,那就是感觉这书一下次被抽了魂似的,无论在修辞、人物以及故事情节处理上与以前的水平截然不同,后四十回的文学艺术水平只能讲普普通通。无论白先勇先生如何強调后四十回如何好续的水平如何高,我认为这如果是他的真实看法,那他的文学欣赏和写作水平也不会好到哪去。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前八十回那是文学美的享受,不但故事情节曲折生动跌宕起伏,人物塑造各个特色鲜明有血有肉,那文字和用词是恰到好处,既普通又高雅且有变化,让人读起来朗朗上口又觉得新奇与众不同既无卖弄文字标新立异感觉又不觉唐突,比如鸭雀无声用的是“鸦没雀静”、而昼思夜想用的是“昼悬夜想”等等举不胜数,这高超的艺术表现在八十回嘎然而止,这就我的第一感觉。因为是为了文学艺术欣赏这本书,而后四十回已无任何吸引力来吸引我再读下去,因此阅读也就到此为止。

其次在书中人物的名字中我也有所新的发现,甄家丫鬟娇杏(侥幸)、冷子兴(能自兴)、贾芸舅舅卜世仁(不是仁)、大夫名叫张有士(张有事)等,也许自己孤陋寡闻不知以前已有人发现,如果这样在此抱歉。

书中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前一个毫无疑问是贾珍和秦氏,而后一个我认为应该是秦氏与贾蔷,这在第九章有较为明显的暗示,到后来贾蔷这么个较有影子的人居然无影无踪,从书中辈份职位和出场时间以及处理事务方面看也应该是他俩,也暗合了““家事消亡首罪宁”的指控。

在第五十七回,紫娟要薛姨妈作媒,薜姨妈也说賈母必喜欢可为什么没有下文呢?而本回中薛姨妈求贾母作媒成了,薛姨妈应该去作这个媒才对,而且是她自己提出的这两个人很般配,事情应该是肯定说薜姨妈讲了但贾母王夫人和凤姐不同意才在理。

在书中第一次发现作者写的没着落的东西即在第三十五章,湘云与大丫环之间很好亲如姐妹,还专门带来给包括給金钏的戒指,但金钏那时已出事,书中再也沒提给金钏的戒指着落。

总之,经这次再看并仔细研究红楼梦后感觉今后不会再看它了,看完觉得虽然写作非常精致完美,可以说是至善至美,但主题没任何积极意义。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