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ucker

喜爱发烧音响、摄影和阅读,更爱美丽的大自然
正文

曾经出手不凡震惊四座之事

(2020-05-28 05:49:28) 下一个

在我老家当有人出乎意料的做成某事时,朋友们会诙谐的赞道:你是盖被子不盖脚露了一手。我想世上人人都应该有自己不盖脚露一手的事情,那是人们心中难以忘却的美好记忆。这里我就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在过去的人生中三次露一手之事。

第一次初露风芒。那是在正式工作后不太久的九十年代初,我们单位通过投标获得了一个在国内首次开发的全自动环型锻件生产线的项目,该生产线要求必须达到当时国际最先进的德国生产线水平,为此在复杂的液压系统上所有重要元件均采用德国名声显赫的力士乐的产品。我在该项目中担负生产线连线两台辅机的机械设计和整个生产线辅机的生产服务和安装调试。在顺利完成了辅机设计和生产制造服务的工作后与课题组其他有关技术人员一起到现场进入安装调试工作。一切工作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可当生产线主机,大型锻造液压机,进行调试时发生了严重问题,压机不能快降只能缓缓地下降远远达不到要求的速度,液压系统和电气控制技术人员检查了系统设计以及所有的元器件都正确无误可压机仍然是慢慢吞吞。当时大家虽然都无比的心焦可当着用户面仍然装着胸有成竹的工作样子。为了以防耳目组里决定晚上加班调试,可连着两个晚上仍然没有查出原因。如果问题再得不到解决用户必然知晓,本来用户对国内技术不放心想全部引进,是国家有关部门为了提高国内技术水平而强制要求国内招标使得用户对我们很有成见。如果他们一旦得知这个重大问题,我们势必更加坐蜡。为此组长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群策群力帮助排查。虽然自己以前在其它项目中也参与过一点液压系统的技术工作,但作为一个新手人微言轻,自己对问题的疑问都被液压负责人简单否定。尽管如此我仍不放弃,仔细查看系统设计确实没问题。根据现象毫无疑问应该是回程缸排油管路有问题,而专家们数次查找都未结果。我反复琢磨问题应该是管路上那个可调节流阀。当我置疑这个阀有问题时,液压专家们强调他们都考虑到了也检查过,这是德国进口阀门,都是严格按照说明书进行的安装和调节并已将阀调到最大,绝对不会有问题。我仍不放弃就找来说明书仔细看,似乎是没问题,但一想如果调反了,最大就是最小正好与出现的问题一致。再看说明书讲:在对阀进行调节时面对阀顺时针旋转调节螺母是调大反之调小,但它没讲面对阀的那一端。我又询问我们的专家,他们都嘲笑我不懂,说都是顺着液压流动的方向,我说如果是反的呢?他们讲这是世界行规,德国更不会错的。可我始终感觉这个阀的问题可能性最大,然后我单独找项目组长告诉他我的分析,并提出反正这个阀能调节,为安全着想我初次把它调到当中,咱们再试试看效果如何。总头也是液压系统的专家,想想就同意了我这个新手的建议。我在小心亦亦调好再试,啊,棒极了!多日的问题立刻化为乌有。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在重大场合崭露头角,自己高兴的心情难以言表。但其他人都认为我是冒打乱撞而不以为然,无倒歉感谢之类,这事也就悄然无声的过去了,在一个论资排队严重的国有企业这也是常态。但偶然性存在着必然性,我在液压系统上天性的优势在以后的工作中就逐渐体现出來。

第二次的出彩则更加精彩夺目,还是同样这条生产线在经过数月大量调试后终于达到投产状态,进入用户投产前验收的关键时刻,经过长期的共同调试耳闻目睹使我对整个生产线的液压系统更加了解和熟悉了。在技术领域有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越是重大的项目在关键验收时常常会出现故障而影响验收,可能是技术人员的心理压力越大越容易产生误判而作出错误的决定,我们这条线也不例外。验收决定在下午上班后进行,为此整个上午我们把生产线进行了多次运行检查,消除了所有隐患,确认万无一失后组长再三告诫大家不要再对设备、电器和计算机控制程序进行任何调整,维持原样,下午大家放松按正常操作就可,为防意外在中午休息时专派自己人现场留守以免有人破坏。下午上班后看到组长陪着验收组一到现场操作人员就开启了生产线的生产。可令人大失所望的是上午原本好好的压机在接触工件后竟然停在那不再向下压制锻件,顿时大家心里发毛立即迅速不显山不漏水的全面核查一遍,都正确无误。再试一次,还是同样的问题发生,人人都心乱如麻不知问题在哪。此刻我冷静分析压机接触锻件后不工作应该是主缸加不上压,而主缸加不上压应该是主缸排液阀没有关闭,不关闭那应该是这个阀的先导阀控制系统出问题了,再一想这个先导控制系统是一个由高压油泵单独提供控制油,应该是这个油泵有问题。想到这我告诉操作人员我去看看,然后悄然闪入泵房,一看果然这个泵的出口压力偏低,立刻调到额定压力并通知操作人员再试,当提心掉胆的看到生产线又有条不紊的恢复正常工作时,顿时心里乐开了花,大有力挽狂澜的感觉。待验收通过回到驻地,我一进门组长就开心的对我说今晚上无论我想怎样消费他都买单,然后就问我怎么回事,我就把我所想所见所作所为告诉了他,他立马问液压系统负责的老兄怎么会出现压力偏低,该老兄说上午下班时他想泵头压力还是低些更可靠些就调低了,他认为应该没有问题,所以下午检查时看到这个压力也没注意,没想到捅了这么个大篓子并对我表示感谢,感谢我救了他和大家一命,现在我想猪一样的队友真是可怕。从这次事件让大家开始对我的液压技术水平刮目相看了,本人也感觉特爽对自己倍有自信心。

第三次的精彩瞬间是真实实力的体现。那是九十年代末我以项目负责人的身份主持一个国内首个特殊锻造生产线的开发,我负责的是整条生产线的技术以及辅机设计,同时由于负责液压系统的设计人员较弱我得还时不时经常帮他以至于我对系统的情况比他都清楚。在压机第一次对这个特殊锻件进行试锻造时突然发生了模具不能脱模的情况,而炽热的锻件冷却快收缩快,若不在短短二十秒左右脱模锻件就会由于快速收缩抱死模具而使模具报废,更严重的问题是没有脱模的模具非常难以拆卸,我们部门就曾经有一个项目由于模具原因无法脱模而导致项目调试延长数月之久。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我第一反应就是脱模液压系统压力不够,二话不说冲上油箱(整个液压系统都在油箱上)立即调高该压力并顺手用工具顶住控制脱模的先导阀阀芯使其进入脱模工作状态,只听噗的一声大家齐喊工件出来了,此时我便知我成功了,避免了重大事故的发生。事后同事们对我敬佩有佳都说他们还没反应出来我已排除了故障了;而液压系统负责人说他都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多亏了我。可这次我也是为我自己作,因为我是项目负责人责无旁贷。

第一次救险时间允许以天计,第二次则以分钟计,而第三次只能以秒计,如此的巧合展显了我在液压系统技术上提高速度和档次。数次在关键的地点关键的时刻及时完美处理紧急事件,每每想到这些都使我感到无比的愉悦。可惜移民加拿大后由于语言的原因也有加拿大液压系统开发市场很小以致于没有能够在加拿大再续辉煌,这是对我对加拿大以及中国都是损失。当看到2010冬季奥运会在温哥华的开幕式上有个巨臂未能升起时感到这帮加拿大液压工程师水平真臭,如果我来搞此系统断不会让此事故发生而让全世界看加拿大的笑话,本人在人生中还有很多其它露一手得意之时,但都没有这三次来的精彩,在此就不再累叙了。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fleet 回复 悄悄话 厉害。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