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马克谈天下(63)从LSU 夺冠回看NCAA橄榄球的历史

(2020-01-15 08:09:17) 下一个

大学生的体育赛事在美国是一个非常受到关注,尤其是广大学生家庭(包括一些院校毕业多年的职场人士)关注的赛事,但是对于很多的非球迷来说,这个是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今天就从两天前的LSU(路易斯安娜州立大学)在2020年初的NCAA橄榄球总决赛中的夺冠讲起,给他们说一说有关NCAA橄榄球的历史,和它曾经发生过的那些有趣的事情。

本周一(1/13)晚上,排名第一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LSU) 完成了大学橄榄球历史上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赛季之一,从上半场的落后而反败为胜,击败了2020年大学橄榄球季后赛的第三名克莱姆森(CLEMSON)。 LSU的42-25胜利是Heisman Trophy得主Joe Burrow的完美结局,他打破了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个人赛季之一,打破了更多的NCAA纪录,这也是LSU自2007赛季以来首次获得全国冠军。 伯罗(Burrow)在49传中有31传成功,以463码结束比赛,总共进行了6次达阵(5次传球),没有失误。 他为传球和触地得分创造了新的冠军赛记录,在冠军赛中打破了德肖恩·沃森(Watson 现在NFL德州人的主力四分卫)的总码数记录,并在此过程中打破了NCAA单赛季的传球记录。

Image result for lsu clemson game 2020

现在我们看到的NCAA FOOTBALL的名校大多是一些不太具有高学术知名度的学校(比如LSU全美学术排名是134),但是我们回顾一下NCAA的FOOTBALL的历史就知道,其实历史上常春藤名校也曾经在NCAA的赛场上叱诧风云过。

那么,这一百五十年来,有哪些盛极一时的球队呢?

开天辟地

目前公认的第一场College Football的比赛发生在1869年的年底。新泽西州的两所邻居大学——罗格斯和普林斯顿(注:当时还不叫这名字,为了方便,下面所有学校都使用现在的名字)——为了一座大炮的归属问题而约了一场架。大概情况是这样的:

普林斯顿:这座炮是我们的,快把炮还给我们!
罗格斯:明明就是我们的,不给!有本事来抢啊!
普林斯顿:来就来,敢不敢干一场!
罗格斯:干就干,谁怕谁呀!

于是两所大学就干起来了。他们不是真的打群架,而是打了一场球。后来NCAA追认这场球为史上第一场College Football。虽然有这个追认,但这场球和现在的美式橄榄球相去甚远:球不是橄榄形的而是圆的;比赛场地大得出奇;比赛期间手脚并用;关键是,每个队都上了25个人......最后,罗格斯以六比四击败了普林斯顿。罗格斯因此自称是College Football史上的第一个全国冠军,虽然没几个人承认。

然后,大家发现这种游戏蛮有意思的,于是有一批学校跟在罗格斯和普林斯顿的后面,组建了『橄榄球』队。最早的一批组队的学校包括:哈佛、耶鲁、康奈尔、哥伦比亚、斯蒂文理工、塔弗茨、达特茅斯等等,总之都在东部。他们在一起自己组了联赛,互相进行校际比赛。比如那个学霸比球迷更懂的Ivy League(常青藤联盟),最早就是用来打橄榄球联赛的。College Football的序幕就这么拉开了。然后,赛界就涌现出了历史上的第一任『霸主』——普林斯顿。

常青藤的辉煌

普林斯顿的统治力疯狂到了什么程度?他们最初的240场比赛,赢下了210场,平了12场,只输了18场。这一方面是因为,当时的球队的确比较少,竞争比现在小得多。另一方面是因为,人家的脑子好使,毕竟普林斯顿的学生,智商都不是盖的,而橄榄球这种运动除了需要身体素质以外,智商也是必不可少的。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竟然开始请人来制定计划、分析比赛、组织训练。后来,橄榄球教练这个职位就这么发展出来了。

普林斯顿称霸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来终于来了挑战者——同样来自Ivy League的耶鲁大学。1875年左右,耶鲁的球队开始有所起色,后来在19世纪末成为第二任『霸主』,和普林斯顿分庭抗礼。最关键的是,耶鲁对整个橄榄球运动做出了极大的贡献。1888年,Walter Camp当上了耶鲁的主教练。他觉得当时的橄榄球规则太混乱了,简直就是打群架,没有观赏性。于是他拟定了规则,把每队的场上人数规定为11人,并且发明了Down的概念。现在我们熟知的4 Down进攻10码的法则,最初就是从Camp那里来到,虽然当时Camp拟定的法则是3 Down进攻5码。然后,Camp又说服学校建设了一个大大的橄榄球主场。这个球场修得跟碗一样,于是就叫『耶鲁碗』。这是美国第一个叫xx碗的球场。后来很多球场也起了类似的名字,而在那些球场里举行的季后赛就被称为『碗赛』。著名的美国春晚NFL『超级碗』的名字,追根溯源就是这么来的。

普林斯顿和耶鲁分别拿了28和27次全国总冠军(有时候是并列的),这样的记录至今没人能破。除了它们以外,哈佛偶尔也能插一脚,在上古时代一共拿了12次总冠军。所以上古时代的College Football总冠军基本就被这三队包揽了,人们把它们合称为HYP。再后来,宾大的橄榄球队也开始发光发热,和HYP合称为Big Four。当时要是哪只其它赛区的球队能哪怕逼平Big Four的任意一个,都会被视为大冷门。但宾大和哈佛的实力和运气都不及耶鲁和普林斯顿,因此它俩并不能算是霸主。上古时代的霸主就是普林斯顿和耶鲁两个。

到了19世纪末,当时美国的两大主流联邦军校——西点军校和海军学院——也开始追随潮流,打橄榄球,每年感恩节的时候会进行军校德比大战。结果军校的学生身体素质过于强悍且脾气比较暴躁,造成了比赛中大规模的伤病,甚至有撞死人的事情发生。美国人开始谴责这项运动,连美国总统和政府也开始公开反对大学举行橄榄球运动。College Football命悬一线。在1893年一场西点vs海军的比赛里,一名叫Joseph Reeves的海军学员在比赛前十分担心自己被撞死,但又不能当『逃兵』,于是他想了个法子:找个头盔戴上,保护头部。结果没想到,大家觉得这头盔戴得非常有道理。从那以后,美式橄榄球的比赛就有了头盔,伤亡大量减少,College Football也就没有夭折。

然而,发明了头盔的西点和海军并没有打破Ivy League对冠军的垄断。那么,是谁把不可一世的Ivy League从神坛上拉下来的呢?是史上的第三任『霸主』——密歇根。

进入二十世纪

密歇根其实老早就开始玩橄榄球了,但早期的他们也就只能欺负一下周围的学校,然后一年一度的压轴戏是和芝加哥大学约架。约着约着,密歇根和芝加哥就约成了美国西部地区的双子星(那时候美国的疆域西界刚推到大平原,所以密歇根和芝加哥都算是西部边疆的学校),虽然比不过耶鲁和普林斯顿,但在遥远的西部边疆还是很有面子的。

但是有个学校不服,那就是俄亥俄州立。俄亥俄州立和密歇根是世仇,因为它们所在的两个州之间本身就是世仇。为什么呢?因为那场『托莱多战争』,大概是这样的:

密歇根:托莱多(五大湖边的良港)自古以来就是我们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俄亥俄州立:你瞎啊!自己看地图!
密歇根:那是你们州1836年非法占的!
俄亥俄州立:滚!不滚抽你!

密歇根计划中的校园所在地就这么丢给了俄亥俄,被迫搬到了安娜堡。总之就是两家见面就撕逼,不见面也在心里撕逼。看到密歇根做大了,俄亥俄州立心里痒,就去抽密歇根,结果反被密歇根揍了个八十多比零......赛后,一位悲伤的俄亥俄观众写下了一首歌,这首歌就是现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校歌Carmen Ohio。

从这场比赛之后,密歇根自我感觉变得超级良好,然后和芝加哥一起,学着Ivy League的模式,拉了个赛会联盟,就是Big Ten,把西边的一些靠谱的学校组了组团,一起玩。有了稳定的赛事和赛程,密歇根的实力就更加提高了。然后,有个叫Fielding Yost的神人当了密歇根的教练。Yost刚一到任,就放出狂言,说Ivy League的时代马上要过去了,密歇根要拿全国冠军。

本来大家是以呵呵的态度听的这句话,没人当真的,毕竟普林斯顿和耶鲁俩『霸主』已经把持朝政三十年了,不是说推翻就推翻的。结果密歇根在Yost的指挥下,1901年到1904年实现了全国冠军的四连霸。这期间,密歇根厉害到什么程度?听听他们当时的外号:Point-a-Minute Team(一分钟得一分队)。这四年间,密歇根一共获得了2326分,而他们所有对手加起来才得了40分。1902年第一届玫瑰碗,密歇根只用了三节,就把斯坦福打得直接认输。

顺带一说,玫瑰碗后来成为了一年一度的季后赛,也就是目前各种碗赛的鼻祖,被誉为美式橄榄球的第一碗。没有它的成功,很可能就没有后来的College Football系列碗赛,甚至也没有『超级碗』。

自从密歇根崛起,Ivy League的辉煌就成了明日黄花。1901年到1904年,密歇根四赛季保持不败,且只平了一场。这场平局说来有趣。1903年,Yost带队远征明尼苏达,路上口渴了,就花两分钱买了个棕色的水壶去接水。结果比赛里,明尼苏达的防线状态出奇地好,逼平了密歇根。Yost很生气地走了,结果把水壶落在了明尼苏达的客队更衣室里。明尼苏达的队员们捡到了水壶,声称是『战利品』。从此,College Football就有了trophy的传统。所谓trophy,就是两支球队(一般是死敌)之间有一个战利品,每次比赛之后,谁赢了谁就能保留它,直到下一次比赛。现在的trophy五花八门各式各样,但是它们的鼻祖就是这个原本只值两分钱的水壶。

密歇根在1905年被死敌芝加哥击败,金身告破。从此,他们的统治力开始缓慢下滑,直到被下任『霸主』取代。密歇根成绩下滑后,耶鲁和哈佛有过短暂的复兴。同时,NCAA也正式成立了,大学间的College Football比赛有了更好的组织。之后,西海岸的俄勒冈、俄勒冈州立、南加州和伯克利四支球队组建了一个太平洋联赛,也就是后来的Pac-12,拉开了西海岸橄榄球发展的序幕。

然后,宾夕法尼亚州几乎同时崛起了两支互为宿敌的球队——宾州州立和匹兹堡。首先表现亮眼的是宾州州立。1911年,新入主球队的教练Hollenback带队赛季不败,且只平一场,拿下全国总冠军。1912年(大清亡了...),宾州州立更是高歌猛进,不仅赛季全盛,卫冕全国总冠军,而且整个赛季只有一场比赛未能零封对手,而那场比赛的对手康奈尔也仅仅完成一个Touchdown而已。

然后崭露头角的是匹兹堡。1915年,神奇的Pop Warner担任主帅后,匹兹堡赛季不败夺得全国冠军,且整个赛季他们一共得了247分,而所有的对手(包括宾州州立)加起来才在他们身上得了19分。1916年,匹兹堡卫冕成功。其中,在客场对阵海军学院的比赛里,匹兹堡乘坐的列车严重晚点。球队在一晚上没睡的情况下,在客场逆转海军。球队里有一堆队员最后入选全明星阵容。1917年,匹兹堡虽然未能卫冕,但仍旧保持赛季不败。眼看着匹兹堡的王朝走向了辉煌,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几乎让College Football停摆。十一月恢复赛程以后,匹兹堡仍然状态不错,可惜最后一轮败给了克利夫兰,最后和短暂复兴的密歇根并列获得全国冠军。同时,在这个时期,橄榄球的规则进一步细化,很多今天拥有的规则(比如越位规则、犯规阵型、向前传球规则等)都是在那个时候形成的。

接在匹兹堡之后的新一轮『霸主』是圣母大学。

圣母大学这间以上帝为信仰的学校,怎么会玩上橄榄球的呢?原来,当年密歇根和芝加哥每年都要约架,去客场的时候,双方都要路过圣母大学所在的南本德。结果某一次,密歇根的球队在南本德休息的时候,教会了圣母大学的几个同学玩橄榄球。然后橄榄球就在圣母大学传播开了。后来圣母也成立了大学球队,开始了College Football的征程。密歇根完全没想到,他们这是养虎为患。青出于蓝胜于蓝,密歇根的中西部头号劲旅的名誉,就葬送在了圣母大学的手上。

圣母大学的初次崛起,和传奇主帅Knute Rockne的贡献分不开。他入主圣母的第二年,就率队获得了校史上的第一个全国总冠军。然后,他发掘出了一个超级组合——『圣母大学四骑士』。『圣母大学四骑士』,就是指在1922年形成的由四分卫Stuhldreher、左侧半卫Crowley、右侧半卫Miller以及全卫Layden四位球员组成的进攻组合。只要有他们在场上,圣母大学就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而场上己队的其余7位球员,则完全失去了存在感,被戏称为『圣母大学七骡子』。总之,圣母大学从此成为了豪门,Rockne一共率队拿到了6次全国总冠军。密歇根在中西部呼风唤雨当老大的日子就过去了。

在圣母试图称霸的同时,也有别的学校向其发起了挑战,形成了和『霸主』对抗的『割据势力』。它们包括在西海岸率先崛起的南加州和伯克利、以及代表整个Ivy League走完回光返照的康奈尔。它们在各自的区域内形成了较大的优势。其中康奈尔的三个(并列)全国冠军以及伯克利的四个(并列)全国冠军确实很高光,似乎可以跟圣母分一杯羹。不过总的来说,它们在那一段时间的成绩虽然很好,但论影响力、赛程强度以及对College Football的推动,都是无法和圣母大学相提并论的。

那圣母大学的王朝是怎么结束的呢?姜还是老的辣,出来混迟早要还。把圣母打回原形的,是再度复兴的密歇根。这时候,密歇根的主教练换成了一位难得的奇才Harry Kipke。为啥说Kipke是奇才呢?因为他最初是密歇根大学的篮球运动员,还入围过篮球全明星阵容,退役后在密苏里大学担任棒球教练,后来回到母校密歇根当起了橄榄球教练。就在大家觉得他可能是个外行的时候,他率领密歇根拿下了Big Ten联赛的四连冠,完成了复兴,随后又在1932年和1933年连续获得全国总冠军,让密歇根重回巅峰。

继密歇根的二度称霸之后,另一支Big Ten的球队登峰造极,当上了比密歇根还厉害的『霸主』,那就是曾经和密歇根抢水壶的明尼苏达。这是一段被人遗忘的历史,为什么呢,因为按照目前明尼苏达的实力,没翻过历史书的球迷根本想不到,明尼苏达竟然称过霸。然而事实就是,在Big Ten的球队里,如果说哪支球队历史上的王朝最辉煌的话,就非1934年到1941年的明尼苏达莫属。

这8年间,明尼苏达都有什么成绩?5个全国总冠军以及6个Big Ten联赛冠军。当时的明尼苏达绝对是全国范围内独一无二的『宇宙队』,不仅有名帅Bernie Bierman坐镇,还有海斯曼奖获得者Bruce Smith以及Dick Wildung和George Franck等全明星阵容球员领衔。在同一时期,南加州和匹兹堡实际上也都是表现不俗的,然而在无敌的明尼苏达面前,它们的成就都不值一提了。

二战后的大变局

明尼苏达的辉煌因为二战而终止。二战期间,College Football赛程混乱,很多小赛区都停摆了,大赛区也没有按常规进行赛事。这一期间可以算领衔的是复兴的圣母大学以及在Crisler治下的密歇根。二战以后,短暂称霸的还有西点军校(三连冠,称霸一时的T-Formation阵型)。同时,College Football的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首先,Ivy League表示,我们要好好学习,橄榄球我们不想和你们玩了。所以Ivy League从此彻底退出了顶级强队的视野,摇身一变成为了学霸联盟。Ivy League并不是完全放弃橄榄球了,球该打还得打,这之后还出现过很多好玩的梗,特别是哈佛和耶鲁之间的,以及没有橄榄球队的MIT从中作梗放火箭之类的。当然这是另外的故事了,就不细说了。总之,从此之后,Ivy League的橄榄球(以及其它大部分项目)的水平和影响力都大不如前。和Ivy League有同样想法的还有一些别的学校,包括芝加哥等。作为Big Ten的创始成员以及拥有第一座海斯曼奖杯的球队,曾经的豪强芝加哥退出了Big Ten联盟,主动降级到了第三级别的联赛。

其次,前面一直没有提到过的南方地区的球队们,因为对黑人球员政策的逐渐放宽,要准备开始崛起了。实际上,南方球队的历史也很悠久,还有很多十分传奇的故事。比如早在1892年,奥本和佐治亚就进行过一场比赛,奥本主场作战。比赛中,奥本被佐治亚压制,防线摇摇欲坠。这个时候,一只老鹰飞到了球场上,一边盘旋,一边悲鸣。比赛快结束的时候,奥本终于打出了一波反击,绝杀佐治亚,逆转取胜。就在这时,那只老鹰突然坠落在球场上,力竭而死。从此,奥本大学认为,这只老鹰是他们的保护神,所以直到现在,奥本的橄榄球队都还有放飞老鹰的仪式。再比如,1918年,名帅Wallace Wade带领的阿拉巴马大学客场挑战老牌的宾大,并力克对手,全国的新闻都震惊了,没想到南方还有这么厉害的球队!各大报纸头条把阿拉巴马形容为“南方来的红色潮水”。从此,阿拉巴马获得外号“红潮风暴”。从这些小故事中,我们能感受到南方球队同样也是有很深厚的历史积淀的,不过因为种族隔离等客观原因,在二战以前,南方球队都没有获得应有的尊重。

二战之后,平权运动的脚步声渐渐接近,战争年代的袍泽情谊也逐步淡化了种族矛盾,这为南方那些拥有黑人球员的球队的崛起提供了机遇。第一个『站起来』的南方豪强是俄克拉荷马。神级主帅Bud Wilkinson把俄克拉荷马打造成了一支奇迹球队。从1948年开始,在之后的十年内,俄克拉荷马107胜8负,完成4次不败赛季,豪取11个Big Seven(现在的Big 12)联赛冠军和3个全国总冠军。其中,从1953年到1957年的47连胜,是目前NCAA橄榄球的最长连胜纪录。俄克拉荷马的这次王朝可以说是整个College Football里,统治力至少前三强的超级王朝。俄克拉荷马此后还有几段小高潮时代,但和1950年代的巅峰相比,后面几次的起落都黯淡不少。仅就凭借1950年代的这段高光的历史,俄克拉荷马就能入选整个College Football历史的前五大豪门。

其实当时还有一个球队也很优秀,但生不逢时被埋没了。那就是密歇根州立。密歇根州立一直被同州同联赛的老牌球队密歇根当作Little Brother,但在1950年代,这个Little Brother不仅首次全面超越密歇根,而且还拿到了四次并列的全国总冠军。 Biggie Munn和Duffy Daugherty两任优秀主帅先后带队,把密歇根州立这个长期处于同州宿敌阴影下的球队带到了舞台中央。要不是俄克拉荷马实在太强,这一阶段的『霸主』很大可能是属于密歇根州立的。这可谓是密歇根州立校史上最伟大的一段时期,这几年的Dantonio时代也算不错,但还是远远比不上1950年代。只可惜既生瑜何生亮,当年最好的密歇根州立遇到了更加无解的俄克拉荷马,只能当绿叶了,这都是命运,没办法的事儿。

在这一时期,大学橄榄球已经形成了早期的体育产业。大量的球队,不管是强队还是弱队,都开始有了大量的拥趸及季票持有者。也就是说:大学橄榄球开始赚钱啦,这就吸引了更多的大学加大了对橄榄球的投入。当然在商业化的早期,还是发生过很多令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比如1946年,南卡大学和克莱姆森要进行同州德比,比赛前,有两个骗子印了许多假票出售,结果导致许多买了正规球票的观众无法入场,引发了大规模的球场混乱。虽然早期的商业化过程很曲折艰难,但正是这一阶段,为大学橄榄球之后迎来黄金时代奠定了基础。

群雄混据

俄克拉荷马之后的这段时期,很难评出新的『霸主』。为啥呢,因为NCAA越来越庞大,参与比赛的球队越来越多,赛程规则也越来越细,最重要的是,有好几个强队同时在不同区域(甚至同一区域)崛起。

其中,这一时期最有名的强队是Woody Hayes治下的那支恐怖的俄亥俄州立。俄亥俄州立被死敌密歇根欺负了很多年,终于在1950年等来了救世主Hayes。这之前,俄亥俄州立因为前任主帅的战术失误,在大雪中输掉了对密歇根的比赛,拱手让出了已经十拿九稳的冠军(这场比赛被称为“雪球大战”,雪大得看不清球在哪,地滑得站都站不稳,双方得分完全靠蒙,原本这场比赛可以取消,而且取消之后俄亥俄州立直接夺冠,但是俄亥俄州立提议要坚持比赛,并且在比赛领先的时候拒绝使用合理的拖延战术,导致输球)。随后,Hayes就接手了球队。威严极高的Hayes不负众望,三年之后成功改造球队,不仅把走在下坡路上的密歇根打得找不到北,成功地复了积压了半个世纪的仇。当年你不是揍我八十多比零吗,当年你不是在我家球场的剪彩仪式上不给面子吗,现在风水转了,看我一遍一遍地虐你。除此以外,Hayes还接二连三地拿联赛冠军和全国总冠军。虽然没有了全国『霸主』那样的优势,但说Hayes建立了一个统治Big Ten联赛的王朝,还是毫不为过的。

在Big Ten之外,当时还有至少四支可以叫板俄亥俄州立的球队,分别来自四个不同的区域。一支是中部大平原上崛起的内布拉斯加(当时还不属于Big Ten,而是在Big Eight,就是现在的Big 12的前身),第二支是西海岸蛰伏多年的南加州,另一支是中西部再一次恢复生机的圣母,还有一支是南方崛起的新豪强阿拉巴马。

内布拉斯加完全是乌鸡变凤凰。曾经的内布拉斯加名不见经传。1962年,Bob Devaney的到来改变了一切。他来到后的第二个赛季,内布拉斯加就拿到了Big Eight的联赛冠军。然后他们完成了惊人的四连冠,这是以前内布拉斯加的球迷做梦都没想过的。短暂降温了两年后,内布拉斯加迎来了第二波冠军潮。1969年到1972年,内布拉斯加在4年里再度联赛四连冠,并且拿到了两次全国总冠军,成功跻身一流强队之列。

和内布拉斯加不同,南加州在前面虽然没当过『霸主』,但已经以挑战者的身份出现过几次了。这一次,他们终于来到了聚光灯下。传奇教练John McKay于1960年来到了南加州,在他执教南加州的16年里,球队拿到了8次联赛冠军、5次碗赛冠军以及4次全国总冠军。虽然这些冠军南加州以前都拿到过,但在如此长的时间里密集拿奖杯,拿到手软,这还是头一次。

但是南加州的这几次全国总冠军都不是白给的。他们受到的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内布拉斯加,也不是俄亥俄州立,而是三度崛起的圣母。圣母和南加州虽然地域隔得很远,但却是一对不折不扣的死对头。这么大老远,它俩怎么结的仇呢?有这么个传说。那还是在1925年,内布拉斯加和圣母打了场比赛。当时南加州的教练正带着妻子在内布拉斯加度假,观看了这场比赛。圣母的攻势把南加州教练的妻子看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大概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南加州教练妻子:你看那个戴金色头盔的队好酷,我要看你和他们比赛!
南加州教练:我勒个去,那是圣母呀,离得太远啦!
南加州教练妻子:不管不管,我就要看!
南加州教练:好吧,我去找圣母谈谈。
圣母教练:啥事儿?
南加州教练:要不,我们之间啥时候比比?
圣母教练:握草,太远了吧!
圣母教练的妻子:可是他们是南加州诶,我想去加州晒太阳!
圣母教练:那好吧,比比就比比。

结果没想到这两队从此就干上了,每年必须要分出个胜负。和圣母五行相克的球队有很多,包括海军、西点、波士顿学院、密歇根、甚至普度,但圣母最大的宿敌非南加州莫属。1964年,圣母在一帮全明星的带领下势如破竹,眼看全国总冠军唾手可得,结果最后在洛杉矶客场翻了船,败给了南加州。两年后,新仇加旧恨,圣母把原本如日中天的南加州屠了个五十多比零,成功登顶。接下来这十来年中,圣母大学基本保持在全国前10的位置上,并拿下了3次全国总冠军。

阿拉巴马同样在1960年代迎来了校史上的第一个黄金期。这个黄金期是怎么来的呢?第一当然是黑人球员更多了。第二就是著名的『大熊』Paul Bryant到阿拉巴马当了教练。实际上严格来说,阿拉巴马初步崛起的时间比前面提到的南方劲旅俄克拉荷马更早。在1920年代末到1930年代初的几年里,阿拉巴马在Wallace Wade(就是前文说到的客战宾大的那位)以及Frank Thomas的带领下连续赢下过3次玫瑰碗冠军,也尝到过全国总冠军的滋味。然而当时的阿拉巴马尚处于传统豪强密歇根以及圣母的阴影下,且所在的南方也受到歧视,没得到应有的尊重。但这次在1960年代,Bryant让几乎所有人闭上了嘴,臣服于阿拉巴马的红潮风暴。球队连续赢下SEC的联赛冠军,并且三次赢下了全国总冠军,其战绩足以和前几只队相提并论。

然而在1967年,阿拉巴马在棉花碗输给德州农机之后,Bryant的王朝黯淡了下去,战绩又暂时恢复了平庸。反观Hayes在俄亥俄州立的王朝,他的势头并没有减弱的意思。整个Big Ten似乎都拿他们没办法。然而接下来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改变了整个格局:Hayes的得意弟子Bo Schembechler转投死敌密歇根,然后率领密歇根对自己的恩师反戈一击。俄亥俄州立的Hayes王朝失去统治力,和密歇根展开了『十年战争』。这精彩的『十年战争』让College Football的战术水平以及影响力大幅度提升,标志着College Football走向了一个新的高度。【这段历史有另一个答案很详细:体育史上有哪些著名的「反目成仇」? - Shan Ye 的回答。】

Schembechler拥有伟大人格,当然也是个好教练,但说实话他的水平还是比不上Hayes。虽然他让Hayes失去了统治力,但他并没真正推翻Hayes的王朝。他和Hayes之间是互有胜负。后来Hayes因为在短吻鳄碗被绝杀后,怒打对手克莱姆森的球员,造成了恶劣影响,被俄亥俄州立解雇。俄亥俄州立的这一王朝随之崩溃,而此后Schembechler也没有率领密歇根重建王朝,只是让密歇根保持在区域一流的水平。

俄亥俄州立和密歇根杀得正嗨的时候,Bryant的阿拉巴马再度崛起了。在1971年以后的九年里,阿拉巴马拿下了8个SEC的冠军,以及3个全国总冠军。1960年代的那支无所不能的阿拉巴马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中。但阿拉巴马并不是这一时期的唯一『霸主』。他们也遇到了很强的挑战,而这挑战来源于同样重新崛起的俄克拉荷马,以及俄克拉荷马的宿敌——德克萨斯。

德克萨斯和俄克拉荷马的仇跟前面提到过的密歇根-俄亥俄州立之间结仇有异曲同工之妙。话说这两所学校分别所在的两个州其实是邻居,中间隔了一条河叫红河。

俄克拉荷马:红河北岸是我家的。
德克萨斯:红河南岸是我家的。
俄克拉荷马:咦,河上边儿怎么有座桥?肯定是我家的。
德克萨斯:瞎说,明明是我家的。
俄克拉荷马:傻逼,墨西哥人。
德克萨斯:滚蛋,印第安人。

两个州的居民都挺彪悍,撕逼哪里过瘾,大家抄起家伙就上了,史称『红河大桥枪战』。那么作为代表双方的大学球队,这两家之间就结下了解不开的梁子。

德克萨斯当时的教练是不久前刚去世的Darrell Royal。Royal在1959年刚入主的时候就带着德克萨斯小小地兴起过一回。而德克萨斯真正强势崛起成为全国级别球队的标志是1969年那场和阿肯色之间的经典大战,然后又在棉花碗里击败了圣母。接下来的几年里,他们获得了Southwest联赛(现已解散)的六连冠,并斩获两个全国总冠军。这段时期之后,德克萨斯也基本一直保持在了较高的水准上。

差不多同时,俄克拉荷马也恢复了元气。1973年,教练Barry Switzer接任俄克拉荷马,然后开启了外挂模式。他在俄克拉荷马呆了16年,拿到了13个Big Eight联赛冠军和3个联赛亚军,以及3次全国总冠军。四大传统碗赛里,他赢下过圣日碗、橘子碗和砂糖碗,只有玫瑰碗没拿到。此外他还拿到了同样很有分量的太阳碗。那段时间里,俄克拉荷马拥有全国最好的攻击组以及可以排到前十的防线。Switzer的球队是想输球都难。当然,这除了要归功于Switzer的英明指导以外,他的前任Fairbanks打下的良好基础也是不容忽略的。

虽然狂热度不及『十年战争』,但俄克拉荷马和德克萨斯之间的『红河之战』在竞技水平层面上完全不熟给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立,甚至还可能略高一些。大多数情况下,俄克拉荷马和德克萨斯交手的时候,双方都是排在全国前25位的位置上,状态正佳,谁胜谁负殊难预料。有了『十年战争』和『红河之战』两组超级对抗,以及Bryant治下的阿拉巴马,1970年代是College Football最精彩的年代之一。

大西洋风暴

1970年代末到1980年代初,Hayes打人被解雇,Switzer和Bryant先后离任,德克萨斯也神奇不再。密歇根虽然成绩稳定,但也无法更进一步加冕全国总冠军。西部山区,摩门教徒建立的杨百翰大学短暂地兴起了。在这以前,杨百翰唯一的亮点就是和犹他大学之间的争斗,因为这两家既是地域死敌,也是宗教死敌,它们之间的比赛被称为『神圣之战』。但在1970年代诸强逐渐褪色,新的『霸主』们尚未加冕的这个真空期,杨百翰脱颖而出。教练LaVell Edwards(2016年刚去世,喜剧的是他毕业于犹他大学...)改进了杨百翰的进攻体系,在WAC联赛成了无人能敌的强队,并最终在1985年拿到了全国总冠军。

Edwards在杨百翰执教,一直到2000年,球队在WAC联赛也保持着绝对的领先地位。但WAC毕竟不是实力雄厚的主流联赛。杨百翰在真空期的亮眼表现,很快就被别的球队盖了过去。而这别的球队,主要是指两支大西洋沿岸,确切的说是佛罗里达州的球队——佛罗里达州立和迈阿密(特指佛罗里达州的迈阿密大学,而不是俄亥俄州的迈阿密牛津大学)。

迈阿密的崛起是在教练Schnellenberger执教球队的时候。1983年,迈阿密拿下了全国总冠军。这个赛季,除了揭幕战输给了佛罗里达以外,迈阿密摧枯拉朽地获得全胜,其中包括对圣母和西弗吉尼亚两支状态正佳的球队的血洗,以及绝杀夺冠热门内布拉斯加等精彩场次。而在此之前,迈阿密几乎从来没有出现在『强队』这个概念的讨论范围内。(插播一句,1983年还有一场记入历史的传奇比赛,是密西西比州的德比大战,密西西比大学对阵密西西比州立大学,这场比赛进行到一半,场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最后是风向决定了比赛的胜负,被称为“风之战”,和1950年那场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立之间的“雪球大战”合称为大学橄榄球历史上最诡异的两场比赛)。

之后任教的Jimmy Johnson以及Dennis Erickson让球队保持在了全国前十的水平,在十年间四度拿下全国冠军。加入Big East联赛后,迈阿密也迅速成为了冠军常客。在经过Butch Davis的短暂调整后,迈阿密的王朝得以延续,到了新世纪初的Larry Cook时代,他们再度获得全国冠军,并包揽了Big East的联赛冠军。然而自从他们从Big East跳槽到ACC联赛,他们的王朝就结束了,这次跳槽堪称史上最烂的跳槽计划。从那以后,辉煌了二十来年的迈阿密消失在了College Football的强队集团里。

佛罗里达州立的王朝,是由超级名帅Bobby Bowden带来的。Bowden接手前,佛罗里达州立的战绩可以用惨不忍睹来形容,输的球比赢的球多。Bowden于1976年接手佛罗里达州立,然后开始了对球队的改造。由于佛罗里达州立的基础太差,Bowden的改造无法一朝一夕完成。直到1978年,Bowden的这支球队开始出现在争冠集团里。1979年,他们连克强敌,最后杀进了全国前十,只是在碗赛里输给了俄克拉荷马。1980年,虽然输给了如日中天的迈阿密(又是一场经典比赛,迈阿密踢出了一脚惊为天人的任意球,杀死了比赛),以及再度被俄克拉荷马击败,但他们在其他场次里出众的表现让他们历史性地打进了全国前五。随后几年里,他们稳定在了全国前五的位置,Bowden王朝已经奠基完毕。

1992年,Bowden带领佛罗里达州立加入了顶级联赛之一的ACC联赛,从此正式开启了自己的王朝。进入ACC联赛的头15年,Bowden率队拿下了13个联赛冠军以及2个亚军,并两次加冕全国总冠军。碗赛方面,传统四大碗里的砂糖碗和橘子碗,Bowden各拿了3个,而且还有2个同样很不错的短吻鳄碗。从1978年到2000年,佛罗里达州立一直处在顶级水平,在佛罗里达州也和迈阿密平分秋色。College Football的球员流动性很大,像佛罗里达州立和迈阿密这样长时间的保持强盛,真是自从上古时代的普林斯顿和耶鲁以后,非常少见的。值得一提的是,1984年,这两支球队之间的直接对话,是大学橄榄球历史上第一场ESPN电视直播的比赛。

这一时期,除了佛罗里达州立和迈阿密以外,也有一些其它球队有比较不错的表现。比如同样在佛罗里达州,还有个学校叫佛罗里达大学,他们在1983年到1986年间,以及在1991年以后,有着不俗的表现,展开了于佛罗里达州立以及迈阿密的对抗。他们在Spurrier的带领下,在豪强如林的SEC联赛里拿下了几次冠军,并且在1996年加冕全国总冠军。再比如,阿巴拉契亚山区的西弗吉尼亚,以及宾州州立,也一直是冠军争夺者。特别是Joe Paterno率领的宾州州立,在1982年和1986年两度加冕全国总冠军。1986年宾州州立和迈阿密的那场决战是一场超级经典的College Football比赛。

1993年到1997年期间三度夺得全国总冠军的内布拉斯加也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几乎同时终结了迈阿密和佛罗里达州立的王朝,一度有成为『霸主』的趋势,但可惜这次辉煌只是昙花一现。总的来说,这些球队的稳定性和统治力都不如佛罗里达州立和迈阿密,因此1980年代到1990年代这一时期,可以归纳为佛罗里达州立和迈阿密平分江山的时代。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NCAA橄榄球的体系在这一段时间内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碗赛联盟』在1992年成立,而『碗赛冠军系列』(BCS)在1998年正式确立。College Football的商业影响力和吸金能力大幅度提升了,电视转播的覆盖面也得到了明显的提高。

二十一世纪

千禧年之后,College Football的格局再度发生转变。这以后的格局,可以归纳为『一超多强』,也就是说,全国范围内有一支『超级队』,但也有数支其它强队能对它构成挑战。第一支『超级队』是2002年以后的南加州。

这是南加州的第二次巅峰。他们在这段时间里可谓是众星云集。教练Pete Carroll在招新方面做得非常好。从海斯曼奖球员Palmer开始,他们的进攻组一直保持在全国顶尖水平,防守组也很厉害。Palmer在自己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带领球队血洗爱荷华拿到了橘子碗冠军。第二年,失去Palmer的南加州在赛季前期不利、输给伯克利的情况下,后来以一系列连胜闯进玫瑰碗,然后力克密歇根拿到了玫瑰碗冠军及全国总冠军。

2004年,是南加州登峰造极的一年。这一年赛季伊始,在季前预测排名上,南加州就被排在了全国第一。然后南加州不负众望,整个赛季一直处在全国第一的位置上。最后的玫瑰碗决赛立,球队大比分压制排第二的俄克拉荷马,获得全国总冠军,完成了从头到尾一直排在榜首的奇迹。可惜这个全国总冠军后来因为丑闻而被剥夺了。

2005年,南加州几乎复制了2004年的奇迹。从赛季的季前预测到常规赛最后一轮,南加州都非常稳定地出现在全国排名榜首的位置。当赛季状态出色的亚利桑那州立、UCLA和圣母等都对南加州挑战失败。只是在最后的玫瑰碗的最后20秒,南加州被当时排全国第二的德克萨斯绝杀,最后拿到了全国的亚军。接下来的几个赛季里,南加州一直保持了非常好的状态,几乎包揽了Pac-12联赛的冠军,全国排名没跌出过前四。直到2009年赛季结束后,Reggie Bush贿赂事件东窗事发,才让南加州的王朝结束。

这八年里,能长期对南加州构成威胁的强队主要有这么几支:Jim Tressel麾下的俄亥俄州立,Lloyd Carr麾下的密歇根,Urban Meyer麾下的佛罗里达,以及Nick Saban麾下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先说俄亥俄州立和密歇根这对死敌。Tressel是Hayes的徒弟,Carr是Schembechler的徒弟。师父之间杀了半辈子,到了徒弟这一辈还要继续。两队的敌对情绪到了第三个世纪了也没有减弱。最后在2006年,两边打了那场『世纪之战』。『反目成仇』那个答案写到这场比赛就停住了,估计是因为不想破坏那篇答案全文的气氛。其实『世纪之战』是有后话的。俄亥俄州立险胜密歇根,拿到常规赛全国第一,进了全国决赛去对战佛罗里达;密歇根小负之后去了玫瑰碗,对战南加州。结果这两支队有多大脸现多大眼,分别被对手打得毫无脾气。从此Big Ten也背上了外战外行、名不副实等标签。

第二年,密歇根希望卷土重来,也被视为夺冠热门。结果一开赛就爆出了史上最大冷门——在主场被当时低两个级别的阿巴拉契亚州立击败,从此密歇根陷入长期的低迷,直到现在还没完全缓过来。俄亥俄州立稍好,密歇根没谱了,他们就找Paterno的宾州州立玩,两边进行了『新十年战争』。结果到了2010年,俄亥俄州立违规纹身被禁赛,Tressel也因为丑闻辞职。又过了一年,宾州州立爆出助教Sandusky的性侵丑闻被罚,球队几乎被摧毁。

再说Meyer的佛罗里达,他们总算把两个超级强邻的时代熬过去了,可以自己出头了。Meyer在2005年接手球队,第二年就进了总决赛,把常规赛的头名俄亥俄州立按在地上摩擦。然后歇了一年,Meyer再度带队夺得总冠军。Meyer在球队呆到了2012年,这期间佛罗里达一直成绩不错。然后Meyer去了俄亥俄州立,接任Tressel,把俄亥俄州立从滑落的边缘救了回来。这个等会儿再说。

再要说的就是Saban的路易斯安那州立。原本这支球队,除了在上古时代(19世纪末)有过一点小辉煌以外,别的时候都不是什么传统强队(小辉煌指的是1896年的那个不败赛季,从此学校被人和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南北战争在南方名将李将军麾下的Tiger Rifles雇佣兵团相提并论,并获得Fiting TIgers的绰号)。2000年,Saban到这所大学担任橄榄球教练,从此一切都不一样了。在列强环伺的SEC联赛里,Saban带领路易斯安那州立杀出一条血路,于2001年赢得联赛冠军。到了2003年,他们继续连克强敌,以毫无争议地优势挺进了决赛,又击败了俄克拉荷马,拿到了全国总冠军。由此,路易斯安那州立成为了一支新兴的南方豪强。Saban在夺冠后,去了NFL。接任Saban的是Les Miles。Miles是Schembechler的学生,他延续了Saban的霸业,在2007年击败俄亥俄州立,再度夺得全国冠军。

Saban去了NFL以后,过得并不开心,因为他还是更适合执教大学球队。于是在2007年,他返回了College Football,入主了阿拉巴马。两年后,南加州因为Reggie Bush贿赂丑闻而受到严厉的处罚,一蹶不振。从此,College Football进入了现有的格局,阿拉巴马成为了新任的『超级强队』。

自从Bryant时代过去之后,阿拉巴马冷了很长时间了。Saban到来之后,迅速证明了自己的价值。随后就是大家熟知的最近几年了。Saban最成功的就是招新,让阿拉巴马稳定在了顶级水平,且甩开了SEC的其它强队。2009年到2016年,阿拉巴马七年里四次拿到全国总冠军,五次拿到SEC联赛冠军。

最近几年和阿拉巴马并存的其它强队包括:Meyer的俄亥俄州立、Gus Malzahn的奥本、Chip Kelly和Mark Helfrich的俄勒冈(其实基础是Bellotti打下的)、Dantonio的密歇根州立、当然还有本赛季的新科冠军克莱姆森。

如果没有Gus的奥本和Meyer的俄亥俄州立,Saban的阿拉巴马很有可能就是史上最牛逼的王朝。然而Gus和Meyer成功地搅了局。先说奥本,这支球队也算是一支有积淀有传统的强队,是阿拉巴马的同州死敌,两队之间的敌对情绪相当的大,他们之间一年一度的拉锯战叫做『铁碗』。2013年,新手Gus担任了奥本的教练。没想到他接手球队的第一年,就带领球队拿到了全国亚军(最后决赛输给了佛罗里达州立)。这一年原本大家看好的都是阿拉巴马,但奥本却在『铁碗』赛的最后一秒成功地完成了对阿拉巴马的阻击:常规时间结束之前,双方战平,阿拉巴马获得任意球机会。这球如果踢进了,阿拉巴马获胜,如果没进,一般来说会进行加时赛。然而,这球阿拉巴马没踢进,而且在底线附近被奥本的角卫Chris Davis抄截了。随后,得球的Davis迅速插向左路,沿着边线快速推进,奥本的队友也迅速反应过来,形成了Block,护送Davis高速冲入阿拉巴马的端区,完成了从端区到端区的长驱直入式绝杀。这一次得分不仅杀死了比赛,也杀死了阿拉巴马冲击全国冠军的希望,让人们看到阿拉巴马并非不可战胜。

继奥本之后,俄亥俄州立在第二年再度逆袭阿拉巴马。Meyer在 2012年加入俄亥俄州立之后,三年时间在Big Ten内部联赛没输过球。原本遭遇禁赛处罚的俄亥俄州立迅速走出了低迷。2014年,College Football改制成CFP以后,俄亥俄州立在不被广泛看好的情况下,先是在常规赛季最后一轮后排位超过了Big 12的冠亚军——贝勒和德州教会,然后半决赛逆袭了Saban的阿拉巴马,再次告诉人们阿拉巴马并非是不可战胜的,最后在冠军赛里击败了俄勒冈,拿下了史上第一届CFP全国总冠军。

阿拉巴马在2015年的半决赛及决赛里分别击败了密歇根州立和克莱姆森,重回全国第一。2016年(也就是本赛季),阿拉巴马几乎复制了当年南加州从头到尾一直在第一的奇迹。他们距离成功只差了一秒。从季前开始,他们就一直排在了全国的第一位。赛季过程中,克莱姆森、佛罗里达州立、俄亥俄州立和密歇根先后排到了第二的位置,但都无法撼动阿拉巴马的地位。华盛顿、德州农机、路易威尔和奥本等追兵也都先后出现失误,但阿拉巴马一直都很稳定。可是在全国决赛的最后一秒,当时排在第二的克莱姆森完成绝杀,让阿拉巴马功亏一篑。克莱姆森成功复了前一年的仇,成为了新科冠军,这也是他们史上第二次获得全国总冠军。

这大概就是College Football历任顶级强队的历史。当然了,还有一些球队,从来没当过盟主,但它们可以长时间稳定在一流和准一流的水平上,也算得上是传统强队。这样的球队包括佐治亚、佐治亚理工、爱荷华、斯坦福、南卫理公会、密西西比、田纳西、阿肯色、威斯康辛、德州农机、弗吉尼亚理工、南卡、科罗拉多、UCLA等等。尤其是像田纳西、德州农机、威斯康辛这种队伍,如果单看一些数据统计的话,还是很给力的。

综合这些历史(从二战后算起,因为橄榄球赛制在二战后才完全正规化),如果要我选NCAA橄榄球历史上前十著名的大学球队,我觉得是这样(不分先后):

  • 阿拉巴马(University of Alabama)
  • 密歇根(University of Michigan)
  • 俄亥俄州立(Ohio State University)
  • 圣母(University of Notre Dame)
  • 南加州(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
  • 俄克拉荷马(University of Oklahoma)
  • 德克萨斯(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
  • 迈阿密(University of Miami)
  • 内布拉斯加(University of Nebraska, Lincoln)
  • 佛罗里达州立(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十一到二十五,也就是第二阵容(不分先后):

  • 田纳西(University of Tennessee)
  • 宾州州立(Pennsylvania State University)
  • 佐治亚(University of Georgia)
  • 威斯康辛(University of Wisconsin-Madison)
  • 华盛顿(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 德州农机(Texas A&M University)
  • 匹兹堡(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 克莱姆森(Clemson University)
  • 路易斯安纳州立(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 佛罗里达(University of Florida)
  • 西弗吉尼亚(West Virginia University)
  • 佐治亚理工(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 密歇根州立(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 阿肯色(University of Arkansas)
  • 奥本(Auburn University)

美国的大学生体育是一个非常有群众基础的活动,而了解更多的大学生体育,也会对于职场人士,尤其是需要和客户打交道比较多的职场人士会有很大的帮助,希望本文能够做到这一点,抛砖引玉。

 

 

 

 

(本文大量数据和内容总结之网络)

[ 打印 ]
阅读 ()评论 (8)
评论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沔阳木匠' 的评论 : 评论非常到位,大赞一个
沔阳木匠 回复 悄悄话 Joe Burrow 的强项是长传的精准与创造性。徒弟成就了师傅,他把教练 Ed Orgeron 推到了职业生涯的巅峰。当然教练O 得到这份工作也因为 Les Miles 瞌睡或逃避了那一秒。Miles 扶贫去了 KU. 而 Urban Meyer 对大赛高度投入落下了偏头疼。
前一阵子在 ABQ 一家中餐馆里听一帮退休的 scientists 谈 Michigan, Seban, Trump, 颇让人感慨。
希望老中不要只局限于爬藤。
沔阳木匠 回复 悄悄话 谢谢博主详细的介绍。 光把这些内容敲进去就要花很多功夫。
College Football 对 campus spirit, recruitment, alumni networking, local economy 都有很大的影响。
kittencats 回复 悄悄话 赞!介绍得详尽!
Roll Tide, Roll!
st-watcher 回复 悄悄话 The best article on football in Chinese!
Thank you,

USC alumina
东边来个喇嘛 回复 悄悄话 如果是原创的话,大赞一把。写的不错!
喵儿爸 回复 悄悄话 Go Big Red! Thank you!
markyang 回复 悄悄话 马克的文章都是个人观点,尽量客观公正,不带入自己的个人喜好,希望大家评论时也是就事论事,不要发表太多情绪化的留言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