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自语

半路出家,不要嫌我老矣,但愿还有余热发光,秋末凉意已去,寒冬悄悄走来,我喜欢梅花的骨气,不媚,不艳,不俗,不娇,一片白雪几点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骂美国最凶的中国人,为什么赖着不走》

(2018-12-22 17:46:03) 下一个

《骂美国最凶的中国人,为什么赖着不走》

原创:楠木 (自由撰稿人)

于洛杉矶

12-22-2018

五毛的困惑

近二三十年,怀揣着玻璃心的中国人,移民美国的还真不少。这些人一边骂美国,一边大剁龙虾,螃蟹,享受着美国各种福利,享受着自由空气,享受着民主权利。这些人就是被海外华人称之为五毛。

 

这些五毛之所以在美国有滋生的土壤,因为美国有自由的环境。不过,在美国生活久一些人都明白。这些五毛实际上是患上了一种新移民“水土不服”的焦虑症。

大家都为这些五毛处境感到悲哀,也觉得他们挺可怜的。因为每一天他们都生活在矛盾和心理撕裂的焦虑中,回中国怕被人笑话,这个人没本事,在美国混不下去。在美国生活嘛,对美帝国主义一套,又恨的咬牙切齿,真是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新移民斑斑血泪史

这些人患上了焦虑症,都可以归结为新移民问题。新移民问题永远超出五毛们的问题。

笔者通过分析新移民进入美国的途径,以及在美国生活所面临的困难,剖释为什么这些新移民中,出现五毛现象占比很小,而绝大部分新移民,都秉持中国人的安分守己的保守主义思想,”既来之,则安之“。

在中国沿海一个城市流传这样一个顺口溜,”七溜八溜,不如留在福州(家乡)”。这句顺口溜道出离乡背井的艰辛与苦楚。如果,观察新移民家庭或个人,几乎每一个新移民都可以写一本斑斑移民血泪史。

回首自己的移民经历,也看看身边朋友所走过的移民路。无不感慨万千,每一个新移民家庭都充满着艰辛与泪水。每当我们在一起聊到过往的移民经历,没有一个人眼里不闪着泪光。

的确,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路。但是,当我们聊到,大家是否后悔走这移民路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回答,“不后悔”。

我来美国近三十年了,当年三十出头的小伙子,如今已经是两鬓斑白的老人了。在这漫长岁月中,我接触过的移民家庭数不胜数,虽然,每一个新移民“遭遇”都不一样,但是,所吃的“苦”,所流的“泪”都是一样的。

如果把托尔斯泰的话做一些改动,或许更确切表达新移民的心情。“受苦的移民都是一样,不幸的遭遇各有不幸”。

当我看到一个又一个移民家庭在美国扎根,生长,开花,结果。我们可以印证了中国一句老话,“吃得苦中苦 ,方为人上人”。如果没有做过一场又一场的移民恶梦,可以肯定,没有一个新移民可以圆美国梦。

 

移民美国是一条不归路

回顾中国人移民美国的历史,应该从十九世纪“卖猪仔”开始。不过,真正意义上的移民应该是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开始。

先是港澳台移民,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才出现中国大陆移民。最近二三十年,中国大陆移民美国进入了高峰期。每年都有十万八万家庭移民美国。其人数远远超过港澳台移民人数。

随着新移民来多了,各种新移民的问题也随之多起来。除了身份问题,工作问题,生活问题以外,婚姻问题,孩子教育问题,亲子关系问题,以及对外交往,邻里关系,文化融合,语言表达等等,一大堆的事情如雪崩一样压在新移民的头上,真是应接不暇。也有个别新移民在一场场“雪灾”中倒下了,为移民付出惨痛代价。

当然,更多的新移民都能够在一场场“雪灾”中重新站立住,勇敢面对现实问题,改变观念,努力适应新环境,成功地走进美国社会,成为美国社会的一员。

 

新移民面对的残酷现实

新移民是一个广义概念。最早是留学生,学成之后,留在美国生活;接着有一些,利用旅游,考察名义来了美国之后留了下来,成为新移民;还有以家属名义申请到全家移民。当然最惨的要算偷渡客,他们花了昂贵的代价,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美国。如果运气不好,被美国边防抓了,还要在监狱里呆上一段时间。这些通过各种不同方式,不同渠道进入美国,或取得身份,或没有拿到身份。他们都留在了美国工作(没有身份在美国打工是非法的)生活,这就构成近四十年中国大陆移民美国新移民大军。

这些第一代移民按照移民不同方式,基本上分为以下几类。

第一族群,公派留学生

留学生分为公派留学和自费留学两种。在七十年代末,也就是国内改革开放初期,国家出资派遣优秀学生赴美留学。这些留学生面临的问题相对比较少,至少,语言,学费,生活费不用担忧,主要压力在于学习的压力,工作的压力,以及后来家庭移民美国以后,家庭问题,孩子问题的压力。

在这一群新移民中,只有极少人成为五毛,因为中国与美国的政治环境差异,或者说,美国自由民主制度还是让他们感受到美国的好,中国还需要改进的地方很多。不管怎样说,这些公费留学生是所有新移民中最幸运的一群人。

第二族群,自费留学生

自费留学生,这一群新移民最早发生在八十年代。大量自费留学生进入美国是发生在两千年以后。这一大群留学生中状况相差很多。有一部分是富豪子女,对于这一小群体留学生而言。经济不是问题,主要面临问题在于如何学成归国,同时,如何既要学成,又要玩的开心。在这两者之间能够取得平衡的孩子不多。更多富豪孩子最后,在美国留学不成,而成为美国社会的垃圾被扫地出门,回国过那公子哥生活。

但是,绝大部分自费留学生,至少占留学生比重80%以上。这一群留学生,家底并不殷实,他们除了家庭有限资助以外,更多费用需要依靠自己打工应付庞大的留学开支,也就是过着勤工俭学的生活。他们的日子过的比较艰难。因为在美国学生签证不可以合法打工,所以,打黑工就成为这一群自费留学生必经之路。黑工机会少之又少,基本上局限在华人餐厅,装修,小旅馆等,或学校提供有限的工作机会。他们薪水比较低,除了交昂贵的学费,住宿费,所剩无几,看得出来生活捉襟见肘。

除了经济问题,这一群自费留学生,还面临着语言问题,很多自费留学生语言底子并不好,尤其是近十年进入美国的自费留学生更是如此。过语言关成为他们必须闯过第一道关卡。第二道关就是融入社会,过这道坎比第一道关更难。由于他们语言适应能力有限,他们的生活圈子基本上集中在华人区,在美国唐人街生活与中国大城市生活没有两样,因此,这更让一部分自费留学生愿意留在唐人街混日子。这就是很多国内父母把孩子送到美国以后,以为他们都过着美国式的生活,其实,他们的生活方式与中国没有差别,以至于相当一部分人在美国很多年了,语言关过不了,融入美国社会更是遥远的事情。

这一群自费留学生,大多数是八零后,九零后。他们在中国过着优渥独生子女生活,一下子离开父母的庇荫,生活就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成为这群新移民非常特殊的现象。比如酗酒,吸毒,玩枪,帮派,乱性,偷盗等乱象,在这个群体发生比率相当高。这一批人喜欢美国的自由,因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不违法。但是,他们讨厌美国的法治,不讲人情。

这一群人对政治保持比较模糊印象,或者说这一代人对政治的冷漠令他们不大关心政治。他们应属于崇尚实用主义者。从现实考量他们估计关心美国的人应该多过关心中国。因此,出现五毛的人还是比较少。

第三族群,通过旅游留下的一群人

这十多年来,每年前来美国旅游人数超过百万,其中,有一部分就留在美国生活成为新移民一族。

这一批新移民是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以后开始进入美国。两千年以后,因着中国经济走强,美国对华签证开始松绑。前来美国旅游的人数大幅增加。应该说在美国次贷危机之前,来美国旅游的人,大部分都会选择留下来。他们通过政治庇护方式,取得留在美国的身份,这种方式取得身份概率达到80%,即使现在川普反移民声浪高涨,通过政治庇护取得身份比率还达到68%。

这里顺便说一下在美国取得身份的途径。留学生一般学成以后通过H1B移民类别申请移民身份,时间差不多在5-7年。所以,一般留学生不管是公费还自费,学成之后,要想在美国拿到身份得花上十年左右功夫。

所以,有人说,美国人傻,政治庇护早期一年都拿到身份,现在差不多也就两三年,而这些莘莘学子,却要花上十年。为什么美国偏爱这些低学历的人呢?而对高学历人才那样苛刻呢?

这里与美国立国精神有关,人生而平等,政治庇护是因为这些人受到原国籍国家的政治迫害,美国有义务使这些人免受迫害,所以给予他们身份。这是一种特殊情况。其实,中国人申请的政治庇护绝大部分不真实,现在政治庇护已经被中国人滥用了。而那些高学历人才走的是正常申请身份的路。

还有投资移民,特殊人才移民,亲属移民,就不再这里讨论了。

前来美国旅游而选择留下的人,其状况非常复杂。也产生最多问题,其中,大部分五毛就从这个群体产生。

从年龄来看,有年轻人,中年人,有超过五十的准退休人。年轻人留下来以后,在这里生活相对而言,适应能力比较强,毕竟他们在中国一样面临着激烈竞争的生存挑战。

中年人,一般指年龄在四十岁左右,这一新移民,从年龄上看属于最尴尬的年纪。上有老,下有小。他们在中国都有过工作经验。不管工作情形如何,有人过得好,有人属于一般工薪阶层,但是,来了美国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对于工薪阶层来说,反正在中国一样卖体力,到美国卖体力赚的钱还多很多,因此这一族群的人,比较快适应美国生活。

问题最多的反而是那些在中国生活不错的新移民,我们看到一个现象。那些在中国获得越成功,在美国越难适应。当然,这里说的成功,不是指富豪类。这些人往往放不下自己曾经的“成功”架子,由于他们的语言限制,绝大部分中年新移民语言是最大障碍。当他们(她们)在做一般性体力活的时候,抱怨,怨恨情绪经常令他们无法与老板或同事相处。也因此,每一份工作都很难做的持久。工作不稳定,又不愿意放下“成功”架子,让他们对美国产生说不出的苦,发不出的怨。而这种苦与怨,时常表现为对美国国家的恨。“美国有什么好”,“美国就是一个地狱”。

但是,当你问他,美国这么苦?那你为什么还是选择留下来呢?往往他们不愿意回答。因为他们已经回不去了,中国的一切都改变了,现在是吊在空中。回国吗?有人笑话不说,离开了好几年了,到了中国还要重新开始,更辛苦。因此,这群人在万般无奈中选择继续留下来。我们所说的五毛,大部分出自这一个群体。

那些过了五十岁的新移民中,女性多于男性。究其原因,估计与工作机会有关系。女性因为语言不畅,甚至,根本就没有英语基础,所以,比较多女性选择做家庭照顾工作。这里看到,那些不乏在国内有相当高学历,公务员,或者公司高管等人,一样和普通新移民成为保姆。

这一群人抱怨不多,一般在来美国之前,多有一定思想准备,也知道美国这口饭不好吃。大部分人都以认命作为自我安慰。但是,由于他们长期在国内意识形态环境中成长,生活,因此,还是有一部分人有着强烈的民族主义情节,身上有着很深爱国烙印。这部分人也是五毛的来源之一。

第四类族群,偷渡人员

这个族群比较特殊,他们多集中在福建广东省份。一是他们来美国时间比较早,从八十年代初期,就有人通过偷渡方式进入美国,偷渡潮最鼎盛时期发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二是偷渡方式多样性,有使用假护照,换人头;有通过第三国转道偷渡入境美国;有乘普通货船从中国直接抵达美国。在1993年6月偷渡船“金色冒险号”在纽约皇后区搁浅。一百多个福建人,经过海上航行几个月,终于抵达美国了,由于,海水寒冷,有9个人在海中溺水身亡,当尸体摆在纽约港沙滩上,通过全国电视转播,全美国震惊程度不亚于受恐怖攻击,连时任总统克林顿,都发表电视讲话。

总之,偷渡一群人是花了巨额资金,冒着生命危险来到美国。

一般来说,在偷渡客里面,绝大部分人在美国都有姻亲关系,而且,这些人基本上来自于农村。他们的信念就是勤劳致富。因为在他们的姻亲里面,先到美国的人每一个人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在中国农村,随着改革开放深入发展,农村已经没有地可以耕种了,外出打工所得远远不如到美国打工来的报酬多。因此,他们宁愿花巨大代价,不在乎通过什么方式,只要能进入美国,他们就算成功了。至于背负巨额债务,他们并不担心,因为、花上两三年打工,一定可以把债务还清,然后,再计划创业。这种新移民模式,在福建广东一带非常流行。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这种模式的确也培植了许许多多的成功企业家。尤其在餐饮行业,福建广东人几乎主宰了美国所有的中国饮食业。

偷渡人员一样面临着身份问题,他们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通过申请政治庇护方式取得身份。之前已经谈过,这种方式取得身份成功率非常高。

当他们拿到身份以后,接着就开始申请家属移民。对于这些新移民家庭,大部分有老婆,孩子,或者父母。

他们对孩子教育不是太重视,他们仍然沿袭着中国农村传统教育孩子的方式。父母打工,孩子自己照顾自己。即使,年迈父母移民美国,这些老人也都会体谅孩子的辛苦,偶有生活不如意,也是忍气吞声,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

这个族群不太关心政治。尽管他们在美国生活很辛苦,但是,因为他们对美国梦的期望不高,因此,比较容易满足,幸福度比较高。

他们大多对美国保有比较好的印象。他们不太关心政治,因为在他们眼里,钱就是成功的象征。官当再大,学位再高,不能为家族赚钱,在中国家乡不能盖大房子,都是没有面子,都不算成功。

也许你会认为,他们很俗,但是,在美国这片自由的土地上,各人有各人的选择,美国本来就是一个万花筒式的社会,何必强求他们呢?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