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自语

半路出家,不要嫌我老矣,但愿还有余热发光,秋末凉意已去,寒冬悄悄走来,我喜欢梅花的骨气,不媚,不艳,不俗,不娇,一片白雪几点红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正文

《走进中美冲突的大视野》

(2018-12-20 21:32:46) 下一个

《走进中美冲突的大视野》

原创:耀楠 (自由撰稿人)

于洛杉矶

12-20-2018

1978年12月16日,这一天不仅对中美两国人民而言是个大日子,对全世界人民来说,也是重要的日子。

正是这一天,中国开启了与美帝国主义正式交往的大门。

正是这一天,美国拥抱了共产主义中国。

正是这一天后的第两天,1978年12月18日中国召开了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这一天标志了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第一步。

这是历史的巧合,还是历史的偶然。这已经不重要。

中美两国走过的历史,本质上说是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爱恨情仇的历史。因为其中还夹杂着中华民国。

有充分理由推断,中美关系的历史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

但是,四十年后的这一天,中美各国之间并没有举行盛大庆祝晚会,也没有看到中美两国最高领导人之间互祝中美建交四十周年的行动。

四十,在西方社会里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数字。四十天,或四十年常常比喻为人类改变历史的时间节点。圣经记载了,以色列出埃及走了四十年的路程,这一段历史是西方国家价值观的基础,然而,美国选择了四十年后的今天,与中国全面对抗。

这是历史的偶然,还是历史的巧合,没有人知道。

抗美援朝结下中美难解的仇

如果要全面了解和回顾中美建交四十年的历史,必须追本溯源。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开始,1949年在中国大陆执政近三十年的中华民国政府退居台湾。蒋介石作为中华民国总统,高举着反攻大陆的旗帜,取得美国政府全面支持。同时,以中国共产党为核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苏联的支持下,全面统治了中国大陆,并与苏联建立国际共产主义联盟。

至此,世界按照不同价值体系分成两大阵营。一个以美国为首西方资本主义阵营,另一个是以苏联为首的国际共产主义阵营。中国加入了后者。

随着韩战爆发,中国人民解放军加入抗美援朝的行列,直接在朝鲜土地上,展开与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军作战。这场战役死伤人数超过百万,中国人民死伤人数五十余万,美国人民死伤人数十五万左右。虽然,一年多以后,朝鲜停止协议在三八线签署,但是,中国与美国从此结下不解之仇,一直埋在中美两国人民的心底。

以金日成为首朝鲜人民军之所以固守住北韩,直接原因就是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有着直接关系。也因此,中国与美国结下了不解仇恨,正在影响后代中美两国人民。中国人民历来视美国为帝国主义,霸权主义。这些带有明显的贬义词深入中国人民的心中,一代又一代地传承下去,至今,虽然有钱人,有权人大量移民美国,但是,大部分没有机会到美国的中国人,在骨子里依然留存着敌视美国的因子。

作为世界头号大国,美国也是把中国纳入苏联阵营看待,意识形态的严重对立,导致了中美两国断绝了交往,即使在1960年,中国与苏联交恶,甚至在1969年中苏交战于珍宝岛时,都没有看见美国送来橄榄枝。之所以出现这样情形,应说与中美意识形态相冲突有着直接关系。

美国联中抗苏,中美成为密友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美苏两个世界大国,正在世界各国时不时产生严重冲突。尤其是古巴导弹为危机,让美国真正认识到苏联的强大直接挑战美国价值体系。美苏关系有可能从冷战转为热战,于是美国开始研究摧毁苏联共产主义阵营方法。这时候,美国出现一个智慧人,这人就是后来被称之为中国人的老朋友-基辛格博士,那时候他是尼克松总统任内的国务卿。

1972年,基辛格秘密访问北京,开启了中美接触与交流的新开端。这是一个历史性时刻。也是中国走向改革开放的前奏曲。可以说,没有基辛格秘访北京,就不可能有中美建交,没有中美建交,中国改革开放至少还要再推迟若干年。

基辛格秘访北京这是这一件超乎寻常举动,因为在美国主流社会仍然大部分人对中国怀有敌意,视中国为美国的敌人。那时候,美国主流也好,民间也好,他们还没有从韩战的阴霾中走出来。

因此,基辛格到访北京,之所以敢于冲破了意识形态重重屏障,在于当美国国家利益受到超过意识形态领域威胁的时候,美国人在以国家利益至上的理念中,包容不同的意识形态比树立更多敌人来的更加符合美国利益,因此,美国精英自然选择前者,而暂时放弃后者。暂时放弃不等于永远放弃。

由此可以看出,美国坚持意识形态理念,不过是美国人生活的准则与为人处世的基本价值观,当国家利益遇到挑战的时候,意识形态之争完全有机会成为牺牲品。这有一点像中国人的哲学,放弃小我,成就大我。

对于中国而言,坚持意识形态仍然是国家发展主旋律,即使,那时候中国经济进入崩溃边缘,一样在所不惜。无论中国处于何种目的接纳美国,有人说是经济利益,也有人说处于联合美国对抗苏联,不管什么理由,终归中国一样放下意识形态之争,拥抱美国。

当中美关系逐步开始正常化以后,中苏关系再也没有机会走上合作的道路,直到苏联解体为止。

这时候,中美合作找到了共同点,那就是国家利益之间的合作大于意识形态之间的竞争。

1978年12月16日中美正式建交,中美成为朋友,中美成为合作伙伴,中美建立起来的友谊,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四十个春秋。这期间,虽然经历一些风浪,比如,发生在北京的八九年六四学生运动,因为当时中国政府强力镇压学生运动,而一度引起中美紧张关系。不过,在邓小平第二次南巡以后,中美关系坚冰逐步融化了。因为中国巨大的市场已经开始发力,中国就像一个巨大磁铁吸引无数国际资本,美国作为世界最大资本大国,自然不甘落后,民间更不愿意看到这么大一块饼摆在眼前,而失去机会。

这里我们再一次看到美国在意识形态方面再一次让位给国家利益,这时候国家利益不是出于国家安全利益,而是国家经济利益。

中国加入WTO,中美冲突的开始

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不断深入,中国进出口贸易成为引领中国经济大踏步前进的主力军,到了2000年中国进出口贸易额占当年GDP51.31%,超过国民经济一半依赖于进出口贸易,其中,与美国进出口贸易占GDP比重达24.98%,与美国发生贸易额最高年份是在2011年,那一年与美国进出口贸易额占GDPD的30.88%。由此可见,维持中美合作关系对中美两国多么的重要。这里必须指出,中国GDP有超过三分之一依赖于一个国家,这不是一种合理,健康的经济结构。

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美国国会设置了专门针对中国的贸易优惠条款,称之为最惠国待遇。如果中国要享受这个最惠国待遇,每年都必须经过国会批准。那几年,美国国会几乎,每年都把改善中国人权当作附加条件,令中国政府颇为恼怒。虽然,有时候国会保守党经常阻扰批准给中国最惠国待遇,但是,年年难过,还是年年过。

从这里也看到,美国提出所谓人权议题,就是西方价值观与中国价值观之间存在标准不一的现实问题。而在最惠国待遇问题上,美国最终还是把人权(价值观)让位给经济利益。

2001年12月11日中国正式成为WTO会员国。这是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在国际上取得最大的突破,也是中国经济腾飞的里程碑历史时刻。

因为中国加入了WTO彻底解决了中国进出口受制于美国国会有关最惠国待遇的条款。通俗地说,叫作卸下所有包袱,轻装上阵,从外贸总额连续十多年大幅增长,并于2013年超越美国成为货物贸易世界第一大国。外贸总额从2001年的5098亿美元上升到了2017年41043亿美元,增长800%。这些数据一再说明了加入WTO对中国经济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加入WTO至今17年,全球经济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日本经济因为“广场协议”之后,一蹶不振将近三十年,史上称之为“日本失落的三十年”。欧盟28个成员国,在2008年美国发生“次贷危机”拖累,从希腊开始出现债务危机,蔓延到西班牙等国,整个欧洲经济陷入衰退。美国更是经历了次贷危机重创以后,大伤元气,从1979年到2009年三十年来第一次美国GDP出现负增长,下降2%。

此时,中国经济依然强劲,虽然美国次贷危机波及中国出口贸易,但是,中国四万亿救市措施,给全球病态的经济,打上一剂强心针,让中国经济躲过一劫,2009年GDP依然保持着高速增长的态势,达到11.08%。

无疑在2001年到2017年期间,中国经济增长速度一直保持全球第一,成为带领全球经济的火车头。虽然,中国GDP总量与美国相比还只有美国的63.12%(2017年),差不多六成多一些,但是,美国精英和美国民众已经开始担心了,部分人出现“恐中症”,他们担心某一天,中国经济,科技,军事超越美国以后,美国怎么办?世界怎么办?

对美国人而言,这里有一个非常严重心理问题。美国在过去的一百多年里,一直把自己扮演成世界的救世主角色。因为他们相信,只有美国人持守的价值观才是引领世界走向繁荣富强的基础,经济不过是外表而已,就像一个人,身体胖瘦不是人幸福的标准,正确的价值观才是开启人通往幸福之门。

美国从2001年,也是就是中国加入WTO那一年。小布什发动了攻打伊拉克战争,再一次把美国拖入战争泥潭。战争需要大量花费,拖垮了美国经济。次贷危机出现不是偶然的。那是多年来美国忙于应付全球反恐战争,无暇顾及经济,导致经济出现崩盘的结果。

次贷危机再一次给美国社会精英和民众上一堂反思课。反思的结果令人吃惊,那时候就有一部分美国精英们认为,自从中国加入WTO以后,中国所有在WTO框架内的承诺都没有按时对现。这些人还发现WTO组织,根本没有办法约束中国违反国际贸易规则的行为。

尽管,那时候,这种反思的声音还很小。也由于,奥巴马任内,重心放在提振美国经济,无心重视这种反思的声音,可是,这种反思的声音在学者专家中,在某些智库里,还是逐步在增强。

到了川普当选以后,川普特立独行的行事风格和他提出的“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口号,点燃了美国精英和民间反思的怒火,川普执政后就把藏在抽屉里“让美国再次伟大”的理想搬上台面。

川普执政团队更是把反思领域不断地扩大。在经济领域,川普强烈要求中国缩小贸易顺差;在技术智慧财产权领域,他强烈指控中国盗窃知识产权,他指控中国政府强制外国公司技术转让;在军事领域不断挑战南中国海和台海安全;在意识形态领域,他指控中国输出共产主义思想。

在川普执政的两年里,中国已经成为美国瞄准的唯一的敌人。美国人反思的怒火已经烧到中国。

美国全面遏制中国的战略已经走在路上了。

未来中美冲突只会加剧,不会停歇

在美国生活久的人,都有这样感觉,美国人很单纯,朴实,正直,公义。更多中国人认为美国人死脑筋,或一根筋,不懂的圆融与转弯。当一件事情摆在面前,美国人认为可以做的时候,他们会毫不犹豫去做。当他们认为某一件事不可以做的时候,他会坚决不去做,甚至还会动员周围人不要做。之所以有这样的逻辑思维,这是由价值观取向决定的。美国人在为人处事中,是非,黑白界限比较清晰,很少有思维的灰色地带。

这里有两件事需要说明。

  • 在美国,爱国情操首先体现在每一个公民守法方面,守法在这个国家是天经地义,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地方;
  •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上至总统高官,下至黎民百姓,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
  • 信誉在美国乃至西方国家犹如生命一般的重要。在现实社会中,有一些法律管不到的地方,道德约束就成为社会治理必要补充。在美国道德如法律一般,是至高无上的。当一个人不遵守承诺,也就是不守信用,那它在美国将无立足之地。

插上这一段话,旨在说明,在美国人的思维中,情与法这是不可调和的两件事。在美国并不是没有讲情,更多的时候情是表现在爱他人之中,体现在对人的关心与关怀上。

当美国主流精英和民间对华观念发生了逆转以后,这將是一个长期观念转变的过程。这将是未来处理中美关系所面临最为艰难的地方。

今年以来,在中美贸易战升温之际,川普指责前几任总统对华采取了绥靖政策。在过去二十年中,白宫精英们有一种理论认为,帮助中国发展经济,隨着中国中产阶级逐步增加,中国就会加快民主与自由的政治改革步伐。但是,美国精英们这种想法,现在看起来落空了。

另一方面,在贸易谈判中,川普团队对华提出严苛的条件,令中方谈判代表认为,美国在漫天要价,中方根本不可能做到。

在G20川习会上,表面上看起来,谈的是贸易壁垒,谈的是保护知识产权,谈的是国际规则,但是,这背后存在着谈判代表之间有着根本不同的价值观,由此引申了谈判的逻辑思维之间的差异,导致了谈判过程南辕北辙,你说你的,我说我的,很难谈到一块儿。

基本结论:美国等西方国家已经关闭了对华开放的窗口,无论是经济,技术,军事等领域都是如此。未来中美关系不要期望有太多的合作机会。即使有某些地方合作,那也是在心照不宣中,你防我,我防你的心态中的合作,中美冲突将成为常态化。中美关系的重新调整,将会倒逼中国走自力更生的路,别无选择。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