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文章分类
归档
正文

大脑、做梦和幻听幻觉

(2018-09-26 12:10:44) 下一个

最近因跟风小儿子看了两本他借的书《why we sleep》by  Matthew Walker 和《How to change your mind》by Michael Pollan。在此记录下自己的理解。

一个人所有的过往经历都存储在大脑的某处,比如看的电影,读的书,眼看到,手摸到,凡属通过感官接触到都能够在大脑的某处找到,甚至婴儿刚出生时通过母体的产道这样的体验也会被存储在脑中,只是平时不易提取。

大脑的成熟过程好比图书馆建立检索系统的过程,人的生存依赖于大脑按理性的方式将所存储的信息检索出来。比如看到一只老虎,大脑检索系统就会马上理性地联系到危险,或者1+1 就会联系到2。 人在生长过程中,大脑就不断地被按这种理性的方式训练,从而形成理性的检索链路。

在做梦时,大脑对外的感知开关被关闭,其检索系统也不再按照理性的方式运行。原来的A对应于B的理性检索通道,可能会变成A对应于C或D的非理性通道,而这个C、D可能是几十年前的某个经历。现代的脑部扫描技术(Magnetoencephalography)可以显示人体在做梦和非做梦睡眠下,脑内的电波量和路径大不相同。在非做梦睡眠状态下,电波量少,路径简单。在做梦睡眠状态下,电波量大,和清醒状态相当,但路径杂乱无章。

做梦和精神病的幻听、幻觉有相似之处,只是精神病人处于非睡眠状态,而做梦时,人是处于睡眠状态。在做梦状态下,身体的肌肉是处于麻痹状态,除了梦游特列外,人体无法动弹。按《why we sleep》的作者 Matthew Walker 的说法,这是人类几百万年进化过程中天然形成的保护机制,以免做梦中不合常理的动作伤害到做梦者,比如猿类或古人类在树上睡觉时,如果在梦中身体不处于麻痹状态,就很容易从树上跌落致死。

在《How to change your mind》by Michael Pollan中。 那些吃了psychedelic drugs,比如Psilocybin 蘑菇的人,也会出现幻听幻觉,犹如非睡眠中的做梦者。当你吃完那蘑菇,在镜子中看到的是自己的脸变成自己奶奶的脸的时候,你会做何感想?我的理解是那些迷幻药物让大脑出现做梦时的检索状态,A点(照镜子)本来应该联系到B点(眼中送来镜像),但用来迷幻药之后,A点(照镜子)却被联系到几十年前存储在大脑中的奶奶的脸。有的服用者甚至还能感受到自己刚出生时通过母亲产道的感觉。这种记忆相信绝大多数人不会记得,但它确实可能储存在大脑的某个区域中。某种怪异的大脑电波链路(比如由做梦或迷幻药物所致)可以把你带到那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