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正文

疫情中的感恩节火锅聚会

(2021-10-11 14:06:02) 下一个



昨天一共九个人在我家里过了一个别开生面的感恩节火锅聚会。虽然还在疫情中,但人们的心态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回归常态——一来大家基本上想打疫苗的都已经打全了,二来人们逐渐厌倦了隔离在家、远离社交的生活。

我头一天冒雨去采购了很多食物,昨天中午就开始洗菜、切菜。我自己调制的火锅蘸料就用了几乎一整瓶麻油,此外还用了大量橄榄油、豆瓣酱、葱、姜、蒜、香菜等等。

先到的几个人喝了爱尔兰百利甜酒。这酒乍一喝以为是巧克力饮料,谁知越喝越上头。后来我网上一查,这就论酒精浓度高过啤酒和红葡萄酒,论热量也是奇高,所以不能多喝。

火锅一开,大家兴致勃勃地开吃时候,我却因太辣无法下咽而自己悄悄热了杯牛奶,吃了一个muffin。在座的俩老外都丝毫不怕辣,吃得津津有味。

天津朋友绿度母是个刀子嘴菩萨心的人,虽然有时候说话不中听,爱抬杠,但是昨天带来了一大包吃的,有李子、甜点、红薯、瓜子、燕麦、南瓜面、干果、水饺,几乎把她家冰箱都掏空了,此外还带来两瓶葡萄酒。英国老朋友彼得带来了三盒熟食,排骨、叉烧之类的肉食。河南朋友梁女士带来了意大利面食和沙拉。天津老朋友建丽带来了自己烤的天津火烧一大盘,热气腾腾,大受好评。

建丽是人世间少见的好人,早年命运多舛,中年后病痛缠身,她来一趟纯粹是为了朋友们。因为减肥,她自己没怎么吃,望着大家赞不绝口地吃着她烤的烧饼,她心里顿时涌起一股暖流。

英国彼得是多年老友,我习惯叫他的姓——威尔金斯。这个人的灵魂世界几乎一尘不染,看不到贪、嗔、痴、慢,没有愤世嫉俗,没有满腹的戾气;中国社会与他同龄人广泛存在的毛病他统统没有。当然,缺点也是有的,但是都无关紧要。

绿度母当即邀请大家十天后再次聚餐。这绿度母眼看奔五了,孤身一人,我行我素、特立独行。修佛研易不说,还学唱歌,学弹吉他,学烘焙,最近又要做自媒体。

客人们散的时候我基本上厨房也收拾差不多了。虽有洗碗机,但是也要先简单手洗一下。现场两位女士称我家里太干净了,问我是不是洁癖?我回答说,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倒谈不上“癖”。之所以她们会觉得“洁癖”,是因为大多数华人家庭的卫生标准比较低。售楼的经纪人常年看房子,西人家、日韩人家,华人家,他们心里都有数。当然肯定也有例外的,但是房子看多了,都有了个大概其的统计。

我又举例说,家里打扫卫生,灯的开关你们擦过吗?油盐酱醋瓶底你们擦过吗?这些都是做卫生应该做的,而不是“洁癖”;如果没做,只能说是卫生标准偏低而已。

[ 打印 ]
阅读 ()评论 (0)
评论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