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德痞废了

(2018-07-24 10:21:31) 下一个

我的工友德痞上周六被废了,在夏村。

他废于一场不是意外的车祸。像以往无数次得胜后一样,德痞豪情万丈地走在夏村的机动车大街上,头戴钢盔,上面的一盏灯闪闪发光,千里之外都能看见;左手拎着果汁瓶,右手握着棒球棒,腰里挂着一串还没用完的“屎尿弹”,正和“黑命贵”、“暗剃发”的战友们交流狠揍“红脖子”上访白人的经验。谈笑间,突然被一辆从背后高速驶来的疯狂轿车撞飞,在空中连翻了好几个筋斗,然后重重地摔在冰涼的马路上。当时灯就灭了,破碎的“屎尿弹”流了一地,连同果汁瓶里的柠檬、椰子汁,臭气熏天。

在病房外,我没有足够的勇气看他的惨相,只是胆怯地对着纱布缠身的他叹了一口气。听白人医生说,拜美国医疗水平之赐,命是捡回来了,脑子因为被屎尿短暂污染,能不能恢复正常就看造化了。

德痞是个节俭的好人,在工友圈里是有口皆碑的。一叔曾以赞叹的口吻说:德痞家马桶一天只冲一次,是个过日子的好把式,发家致富指日可待!而我对他的印象也一直很好,因为有次在餐馆洗碗时,我被一个叫“企鹅”的肥肥的胖子欺负时,德痞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把他打得满地找牙。自此企鹅到现在见了德痞还是会咬牙切齿,因为缺了半个门牙的企鹅到现在还没有找到媳妇。

德痞以前是个很随和的人,常拿自己的老婆开玩笑,也敢自黑,有时也吃吃大妈们的豆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好像自从结交了一个叫“聪明”的损友后,听进了不少杂音,就变了一个人。他在同乡聚会时,总会对国家大事侃侃而谈,特别是针对川普的时政新闻总有新颖独到的见解。比如我们爬梯时只是聊现在什么行业最挣钱、房价是涨了还是跌了、孩子应该爬藤还是不爬藤、后院的收成怎么样、哪个明星又出轨了等世俗话题。他却对此不屑一顾,横插一句“美国人民给川普这个局外人一个机会,实际是给不要脸一个机会。” 有的同乡不同意,争了起来,德痞就痛心疾首地大声疾呼:“同志们要认清自己的阶级!” 看看大家实在不愿意听他的,他就来一句“川普女儿和后妈关系肯定不好”,终于又把话题转到了川普身上。

德痞不是那种只会空谈政治的人,虽然他只有初中文化,生活水平低下,但做起事来却是大胆果断的。我记得去年一连串“黑命贵”打砸抢事件期间,他在餐馆打零工。他打来了电话,让我在网上搜索下当天的新闻,然后是很兴奋地说,他上了报纸的头条。我立马在新闻的图片中见到了他,在游行队伍的最前沿,手里举着一张用白纸黑字写着抵制新纳粹的牌子。这是一张正面照,他愤怒的表情格外引人注目。在电话中他最后说,那天砸了五辆警车,十家店铺,全部是稀巴烂,并恶狠狠地骂道“让这帮狗腿子还敢欺负黑人了”。

听到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前两天送外卖时,一伙黑人抢了我的外卖不付钱,还揍了我好几拳。我本打算上警察局报案的,现在看来警察叔叔也是泥菩萨过河,我只能考虑买把二十响的盒子炮了。

事后我才知道他那几天根本没有上工,向老板请了几天假,专门去参加“黑命贵”游行的。因为有工友也在同一家餐馆,他们都骂德痞是猪 脑子,放着一天二百美刀不挣,非得去砸车。第二天我把这事讲给他听,让他安心挣钱;政治的事让搞政治的专业人士去搞,我们小老百姓还是安心挣钱养家糊口最好。他当时说我思想觉悟不高,他的壮举都被主流媒体一致叫好。

挂完电话后我才发现原来固执的爱心大叔已经变成了满腔热血的左派粪老。

上个周六一大早,德痞告诉我要去夏村打一个漂亮的歼灭战,有大巴接送,还有盒饭,全免费,可能还有津贴拿。对方只有百来号“红脖子”上访白人,是为一个什么姓李的将军的雕像鸣冤叫屈。

我说人家的示威是在官家登记过的,合法的;你们虽然人多势众,但是没有事先申请,警察叔叔会抓的。
他说不怕,州长和和市长和他们是一伙的,警察会听市长的调遣,不会为难他们的;再说还有主流媒体拉偏架的。

我提醒他说,兔子急了也会咬人,千万不要逼人太甚。。。

他豪迈地哈哈大笑,挂断了电话。

后来。。。

唉,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川普也知道了,也作了评论。不知德痞还能想得起来?还能对川普评论再作评论吗?

等待奇迹发生。。。因为德痞是个好人,尽管名字有点吓人。。。

 

写于 2017-08-17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
评论
清漪园 回复 悄悄话 您这支笔真厉害,比一叔可损多了。不知那个没头脑的德痞现在好点了没?
风水纵横 回复 悄悄话 太损了。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