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20-06-19 06:08:49)

按:福福兔才女的‘多收了三五毛’一文,深得叶圣陶原文的真髓,读来令人捧腹。笔者不才,狗尾续貂,以娱网友。 *       *        *        *        *       * 出了招募水军的微信群,众ID沾着口水,点数着各自的钱包。虽说每帖少收了三五毛,但集腋成裘,对以此为生的乡下曲辫子来说,已算是巨款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2020-02-20 10:56:52)

从此以后,吴判官两三天就来一次,两人更加融洽,经常同床而眠。老吴把自己的文章习作呈给吴判官看,吴判官拿起红笔批改一番,都说不好。 一夜,两人喝过酒后,老吴醉了,自己先去睡下了,吴判官还在自饮。老吴睡梦中,忽觉脏腑有点疼痛,睁开眼睛一看,只见吴判官端坐床前,已经给他剖开肚子,掏出肠子来,正在一根一根地理着。 老吴惊愕地说:“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20-02-18 20:07:24)

吴沃瑞,字莫愁,号美干,神州吴家庄人氏。八岁丧父,家境贫寒。 小吴年少时,常常与小伙伴们一起在地里劳作。有一天,在垄上休息时,小吴凝视远方,叹息良久,对大家说:“如果有朝一日我们谁富贵了,可不要忘记老朋友啊!”大伙嘲笑他说:“你就是个修理地球的人,哪来的富贵呢?”小吴长叹一声,说:"唉,燕雀怎么知道鸿鹄的志向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昨天半夜,玉凤同志托梦给我,说是文学城有个痴线‘川黑’女宣传干事,被一叔、老牛等同志善意批评了几句,竟然撒泼打滚,纠结起一帮川黑份子,和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打着迷兔(METOO)的幌子,以关博为要挟,主动放弃党的舆论阵地;还挑拨离间,企图分裂党、分裂男女城民。 树欲静而风不止。想在纪念堂里静养也不得安生,看来文学城有必要再来一次整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你想,戒备森严的加拿大P4实验室是这么容易渗透的吗?邱香果夫妇哪能这么容易就偷到了超级病毒?!就我这小餐馆,桌上的生抽、麻油,还有老陈醋,如果有人顺手牵羊,即使我没注意,摄像头可是不会打盹滴!所以肯定是美帝让加拿大的小兄弟故意放水。” “因为美国人充分了解到,中国人办事马马虎虎,不愿遵守规则。即便不用特务去释放,中国人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二月初的伦敦,阴风怒号;泰晤士河畔,浊浪拍岸。 我漫步在无数近代先哲曾经走过的大街上,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景仰;为这座城市到处弥漫着的文明气息所折服,而没有感到一丝丝的寒意。 不知不觉中,街上的中文招牌渐渐地多了起来。 哦,唐人街到了。我那诚实的中国胃,开始咕咕叫了起来。 不远处,一块‘李氏外卖’(MRLEEChineseTakeaway)的招牌,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20-02-03 21:25:05)

几年前,某次中央军委扩大会议(绝密)...... 包子:在我的第二任期内一定要解决台湾问题,成就千古一帝的功名! 总参谋部:不行,街坊军打不过美军,除非...... 包子:除非什么? 总参谋部:超限战! 包子:怎么个战法? 总参谋部:有位少将同志提出了‘海带缠潜艇、雾霾防卫星’的战法。我们研究后发现,力度不够大,最多可以迟滞美军的进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撒軍消息一公布,整个世界都炸开了锅! 叙利亚公路上尘土飞扬,美国大兵的军车在一片咒骂声中‘仓皇出逃’! 老实人川爷每天在白宫草坪上,面对排山倒海般汹涌而来的责骂,费尽唾沫,勉为其难地为自己辩护着。 全世界都在说,川大统领只是一个‘见利忘义’的‘无耻’商人。 川爷每每回到椭圆形办公室,拿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前一阵子,伊万卡怂恿路易威登来美国办厂。事成后,川爷赏了女儿很大的面子,亲自去德州剪了彩。 刚一转身,嘴里还在嘟囔着:“LV包包真特么贼贵,费了我好多白花花的银子……”就见伊万卡凑上前来耳语道:“爹地,今晚我要和夫君独享两人世界,安娜贝拉就交给你啦!” 川爷眉开眼笑:“好、好,宝贝外孙女今晚就和我住白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碧圆庄外,各路英雄正瞪大着眼睛,一边欣赏着九岳峰上飘尘一剑和九岳抖师太的巅峰对决,一边议论纷纷。由于距离不近,又是黄昏时分,景象有点模糊。 这个说:“我看一剑大侠的这招‘流星赶月’已经出神入化!” 那个讲:“师太这招‘翻山越岭’更是神奇!” 有位壮汉大声嚷道:“女的在前面跑,男的在后面追,这好事十有八九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