园丁大叔的自留地

花丛之中,无所事事,不亦乐乎?
正文

萱草百合,八月花园的主角

(2019-08-16 09:25:42) 下一个

萱草花跟我很有渊源。小时候,我父亲的工作单位从北京东城搬迁到了远郊山区。在六十年代,北京市和水利部在那里私下建了一群违规建筑。被国务院知道后,据说周恩来雷霆震怒,没收了大部分,转给了机械部下属的研究所,也就是我父母的单位。这个所说起来也出了不少人物,当时父母同事中,不少留苏留东欧的副博士,更大量的是新中国培养的哈工大,清华浙大的机电转业的毕业生。当中不少高干子弟,其中后来出了两个部长,一个国务委员。职工家属都生活在一个生活区大院里,坐落山脚下,十几栋楼沿着山坡而建,中间一条山沟分为东西两部分。同龄的职工子弟从幼儿园开始就互相亲密熟悉,整日嘻笑打闹在一起,沟东沟西有时还互相打群架。那时的孩子整天在外疯玩,后面的山上布满了我们的足迹,所以我的少年时代很多时间在荒山野林里度过。

每年春末夏初,山上野花开放。最吸引我的有两种,一是艳红的卷瓣百合,就是陕北民歌唱的山丹丹。另一个是浅黄色,带有清香的黄花,据说木须肉里的黄花菜就是这种干花。后来从人民画报上知道学名叫萱草,而且还有深红色的品种。当时我家是一楼的中单元,阳台外有一块地,父亲种了一棵玫瑰香葡萄,还挖了个菜窖。剩下的地面会撒一些跟邻居要的花种,每年会开出牵牛花,地雷花,指甲花等。我曾经从后山挖了萱草和红百合种到自家地里,百合从来没活过。后来明白深处的球根没挖到,光杆当然是种不活的。黄萱草却活了好几团,而且发现跟其它花不一样,根是不死的,每年都重新长出来开花。这个经历,是我对多年生草本植物的启蒙认知。

因为这些特殊经历,我对萱草非常有好感,在我上一个房子就种植了十余种。搬家时大部品种都挖了一团种在现在的花田里,近十年来发芽长叶开花调零消失,循环往复,从不让人失望。我也不需要伺候,偶尔清理下周围杂草,春天加点有机土,剪掉残花秆,这些就是所有的活了。

好吧,看图:

今年撒了一写一年生爬藤花种,牵牛和香豌豆花,到八月也开始现花了。

豌豆花的独特香气,可以说过鼻不忘。经常把她们剪回家,可以促进不断开花。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
评论
novint 回复 悄悄话 花园真不错。我也看看种点萱草。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