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穿一条牛仔热裤 与长夏道别

(2020-09-05 08:30:23) 下一个

Doctor:  You have 3 minutes to live. 
Patient:  Please play 《What a Wonderful World》
Doctor:  But it's 3 minutes and 40 seconds.
God:  It's OK.

在 ICU 的第五天, 他苏醒过来, 习惯性地伸手, 摸索摆放在床头柜的手机, 惊觉, 手无论如何都抬不起来, 奇怪, 自己的手竟然与自己的大脑失联.

用力地睁开眼睛, 正前方的墙壁上, 悬挂着一幅画, 蔚蓝色的海洋, 一条金眼洁白的小鱼悠悠畅游, 安祥动人; 左侧墙壁上的二幅画, 其中一幅好像是梵高的, 咦? 这是美术馆吗? 慢慢想起来, 自己从事美学视觉艺术, 有一间蓝晒 Cyanotype 创意工作坊.  

他试图起身, 蓦然发现, 动弹不得, 脑袋沉甸甸, 意识不模糊.

此时, 他听见了一种轻轻的声音, 像极了当年女儿高烧三日不退, 妻子在女儿床前的饮泣, 竖耳细细倾听, 却是规律性的 嘟 嘟 嘟 …… 应该是附近一台仪器发出的声音.

他渐渐理清头绪, 不是在自己的家里, 也不是在美术馆或工作坊, 大气中弥漫的各种药物与酒精的混合味, 刺激他的味蕾, 他感到咽干舌燥, 张嘴: 阿, 阿, 阿 ..…. 试图呼唤他的妻子阿雯, 可是, 愣是无法清晰发音.

“你昏睡了 5 天, 终于醒来, 你有一个非常在乎你的太太, 她每天都来陪你, 不愿离开”. 他的视线落在护士姑娘的脸庞, 又移向墙壁上的画, 她柔声告诉他: 这些充满诗意的画, 是药物在显微镜下的呈现, 那幅绚丽多彩颇有梵高画风的, 是巴比妥, 非那西丁和醋酸的混合物, 在显微镜下放大 35 倍; 那幅白色鱼儿的画, 是硫酸镁和酒石酸溶液蒸发后留下的晶体, 在显微镜下放大 50 倍. 她像哄小孩一样: 乖, 安心治病.


   
这个夏天, 一场病, 与岁月交手多年的他, 逆转回需要被全护理的婴儿期, 听的不是摇篮曲, 而是 “你要坚强, 你要勇敢, 没有翻不过的山, 没有过不去的坎 ……”

以后还能爬山涉水, 聆听夏天的蝉鸣, 拍摄花卉的流彩, 翠鸟的剪影吗? 他不知, 你不知我不知, 谁人可知? 

2020 的夏, 生病了. 

本来约好的澳洲之旅, 重游夏威夷, 统统泡汤, 想撒娇: I miss my holidays. 可是太矫情, 不, 简直是可耻的贪婪. 活着, 已然不易, 活得好好的, 实属幸运.

我穿一条紧身牛仔热裤, 携一只会飞的猫猫, 一起郑重地与长夏 say: So long. 祝愿我的亲人和朋友都看见翠绿的树, 蓝天, 白云. 且慢, 无诗何以谈情深? 于是, 借来《匆匆八月》. 谢谢诗的作者 Once-always. 

多么希望
这座城市的八月
是一台生了锈的机器
一不小心
卡在某个瞬间

而我
会心甘情愿地
陪你
留在凝滞的时光里

[ 打印 ]
阅读 ()评论 (33)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美好的音乐清澈妩润, 延绵起伏不休.
“高山之巍巍, 流水之洋洋”. 谢谢汤爷的厚爱.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先人说:文如其人;阅其文,便知其人. 我有一小老弟丹青说的更好:"读后有二,存下或放下;彼此存下,便成知己。" 已存下。盼续佳文,音乐绕耳。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谢谢汤爷分享一段不寻常的经历, 陷入沉思中 ... 眼睛潮湿了 ~ ~ ~

黑白影展配 Loise Armstrong 的音乐, 遐想一下, 那份怀旧的情怀, 多么令铃兰向往.

我时不时去一个叫 “格兰湖” 的地方转悠, 看风景, 买些不知名的艺术家的小作品, 听不知名的音乐人在户外演奏演唱, 布景是一片波光粼粼, 太阳是聚光灯 …… 听毕, 我默默的放下一张 $ bill, 放不下的是对音乐的喜爱, 以后对热爱音乐的人们的牵挂.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铃兰朋友且听我道来......
受朋友之托,让我在他的黑白照片展中,来点儿声音?我大惊失色告之,有,但大多以失败告终!成功经典的一次,我记得是一位没人知道、认识的长者,面前立着没有乐谱的谱架,拉着一把夹着弱音器的小提琴,发出嘤嘤的声音,大获成功!我问,还干(敢)吗??干!一阵眩晕之后,痛苦的答应了。
请教了音响大师的哥们儿,选定箱子,摆放位置,调好分贝(这是关键)挑了几首歌与曲,(其中就有这首,Louis Armstrong 版)。放到这首刚唱两句,突然身后飘来一阵homeless 的恶臭和一句恶狠狠的“fxxking this music!”
转头一看,
“有烟吗?” 一位背着吉它,拖着音箱的黑男人问我,
“不,不抽烟”,
又嘟怒着甩过来一句“fxxking……”,
惊得我还没缓过神,
“你知道什么是艺术吗?”
“......”
“fxxking……你知道什么是音乐吗?”
此时,我哥们儿反应过来,递来香烟,还没来得及抖出一根儿,大半包都被搂走了,
“有技巧有功底有感觉的才是艺术家,黑人的音乐没什么技巧、功底,” 好像觉得说的有点儿过,
“不过那些家伙的音乐确实还不错”.
这时我也回过神了说:能赐教一曲吗? “没空!明天下午fulton地铁站.”说完转身走了,“你小子的黑白片儿,还行!” 留下面面相觑,哭笑不得的我俩.
第二天下午我准时赴约,刚下地铁,就听见吉他声,看见我,冲我点了个头。美啊!居然是他改编的吉他曲《重归苏莲托》.
一曲作罢,他在摆弄什么,我也没在意. 一列地铁驶过,音乐前奏起,妈呀!他要干什么?是电影《sleepless in Seattle》里的louis Armstrong唱的:A kiss to build Dream on ,一张口,就知有没有
!真的是把Louis的魂儿唱出来了!唱间还撂我一飞眼,德行!不服不行啊!临走,朝吉他盒里扔了一张$20的票子,身后传来他的喊叫 “ wow !men ” 那时,竟然感觉眼睛有点儿酸......。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老大' 的评论 :

原来如此! 难怪他老是叫 "我要, 我还要". 让我想一想, 指不定那天写一个 《教授说 我要我还要》的版本 : )))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弱臂”的职业是“叫兽”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酒后真言 发表评论于 2020-09-05 20:19:43
回复 '周老大' 的评论 : 俺是说玲家女孩的热裤哦 :)
——————
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这个嘛,是看着热,其实凉。是个距离问题。你要靠近点,再近点......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对不起, 撩起汤爷的绵绵旧情 : ))
多情的人, 较难放下一些事一些人; 多与同心频的人一起听听音乐, 聊聊天, 或去户外, 踏遍千山万水.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大哥这回这么坦诚, 不怕暴露 “猥琐”的真面目么 : ))

这篇可不是什么标题党. 比短裤短点儿的叫热裤.

记得小说里的台词吗? 不是 “我要, 我还要”, 而是 “我够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谢谢, 你妹挺自信的, 不要说不相信有人比喻我狮头猪蹄, 就算有, 我也毫不在意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P33912' 的评论 : 我走捷径, 短文 + 音乐 + 照片 = 节省时间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我知道你觉得好热, 先将家里的冷气开足, 再饮杯广东凉茶?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edcheetah' 的评论 : Thanks. Have a nice weekend.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这是一首不管男女老小,何种风格,何种唱法,何种伴奏的极美的歌。谢谢铃兰朋友在这生了病的夏天带来的一丝清流,并撩起我往日的一次奇遇... 不好意思,有点儿长(七八百字),也怕放不下,算了。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五谷不分 发表评论于 2020-09-05 20:39:21
—————-
又说错话了。比喻不恰当不严肃。老土,热裤都不认识,被当做超短裙。这次,对不起和抱歉一起说。:)
Redcheetah 回复 悄悄话 beauty
AP33912 回复 悄悄话 挺好。有音乐+诗+小故事.......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穿热裤的妹妹给炎热的夏天带来一阵清凉,清爽。楼下弱臂兄把美长腿比喻成了“蹄胖”,有这么说话的? 看来是真饿了,饥不择言 :-)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热博+热裤=热力是没法挡 :)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老大' 的评论 : 俺是说玲家女孩的热裤哦 :)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看了文章题目,满脑子想的都是牛仔热裤和被紧紧包裹的臀部,但几乎通篇描写的都是沉重的ICU。直到结尾,眼前一亮,豁然开朗,超短裙里向下伸出两条细长、漂亮的大腿。这就好比,先前许诺,请客人吃红烧狮子头,最后端上桌的却是红烧蹄膀。:)

尽管如此,还是想看牛仔热裤。“我要,我还要。”:)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是的, 难以承受的沉重.

把握 / 珍惜数星星的好时光.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谢谢. 老男人 Louis Armstrong 是原唱, 这首经典之作从他沙哑温暖的咽喉流淌出来, 魅力无穷.

我用了 Susan Boyle 的版本, 她的音乐也许不完美, 但执着.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A mm 慧情诗心, 弱柳扶风, 铃兰怎能忘记你和你的诗文呢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你的面子真大, 老大专程二次光临铃兰小屋教你防暑绝招 : )

你宅家溜网就不会中暑啦.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周老大' 的评论 : 嗯, “生锈停转的机器” 是不美, 然而, 曾经美过.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好沉重的文哪!凡事都要小心。祝福平安。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听听老男人唱的同一首歌

https://youtu.be/A3yCcXgbKrE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能发现显微镜下的美,都是有心人。飞猫和背影, 夏日最后的双娇!谢谢铃兰mm还记得这首小诗,你不提我都忘了曾有过这么一段旧时光。:)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电介质饮料可以用gatorade之类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避烈日,避热风,补充电介质。轻度中暑我有绝招,无痛无痕,秒愈。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这里今天很热 !
113 度 !
如何防中暑 ??
哇哈哈 ……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生锈停转的机器,有何美感?
[1]
[2]
[尾页]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