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以诗的名义 老王与小姐姐幽会

(2020-09-02 08:17:31) 下一个

生活除了眼前的苟且, 还有远方的诗; 诺大的世界, 不能没有安静写诗读诗的地方.

云城好山好水, 纯净的空气一旦吃过, 一辈子不忘; 才子佳人荟萃一堂, 各派团体恒河沙数, 其中已经成立 15 年之久的 “樱繁诗苑” , 在城中一所坊间戏称的土豪餐馆, 每月聚会一次, 每次吃得都不豪, 不定期在诗社各会员的家里, 进行艺术交流, 以诗词歌赋为主.

鼠年疫疫, 自四月份以来, 樱繁诗苑已经停止实体聚会. 小俊是诗社的新人, 仅参加过 6 次活动, 就  Zoom 了. 小姐姐有一个小秘密: 惜才如命. 她清楚自己的国学底蕴薄弱, 诗社里多数是旧体诗词爱好者, 她享受每次读诗所带来的愉悦. 未 Zoom 之前, 最后那次聚会是在会长孟莹姐的家中, 由诗社元老级的老王, 负责讲授《醉翁真意 北宋欧阳修》.

老王与小俊, 认识时间不长, 然而颇为合拍, 同是性情中人, 不喜欢装腔作势. 例如, 问: 女人为什么结婚? 大伙儿答: 因为爱情. 小姐姐笑笑: 为了拯救可怜的男人, 或者, 为了一张长期饭票呗.

这一天, 从 Zoom 出来, 老王抚触自己的胸肌, 发现被小俊糯软的嗓音粘住了, 水到渠成的, 从嘴角溢出这几句: 爱似青苔, 不经意地偷偷蔓延, 竟将我心覆盖. 他轻叹一口气, 不知冠球病毒何时才滚蛋, 不然, 诗苑开会, 总有机会接送小俊, 当一回柴可夫, 好运的话, 可能 N 回, 听听她微风般的细语, 看看她秋水般的双眸. 

老王的脑海, 被披着流苏印花围巾, 风姿绰约的小俊占据, 心想那怕见见面, 一起喝杯热咖啡, 也好, 不握手不拥抱, 没关系. 微信是个好东西, 发出的邀请或请求, 对方延迟回复, 双方都不至陷于难堪. 

他写: 我的诗集《一缕芳尘谁与度》已出版, 遗憾不能第一时间让你过目.
她秒回: 恭喜! 可惜不能开发布会, 作者读者见面签名之类的, 中华文化中心十分乐意提供场地.

他问: 你想看吗? 我可以送过去.
 20 秒钟的空白之后, 她回复: 那多不好意思, 的确想一睹为快.

老王按照约定的时间, 以及小俊给的地址前往, 一幢位于  Downtown 的高层公寓, 小俊住在 19  楼, 从落地玻璃窗眺望远方, 北岸延绵的雪山一览无遗, 室内香醺醺, 静悄悄.

情生诗, 诗催情, 诗, 它就不是个东西, 俩人读着聊着, 一阵阵热风暴席卷而来, 上窜天灵盖下达腹股沟, 来不及也躲不及, 老王的下体过度膨胀, 帐篷撑了起来, 小姐姐的小可爱背心被扯掉, 慵慵白鸽, 兢兢玉兔, 床单不滚, 如何对得起湿呢 …… 

细泽的香汗, 温存的床, 老王根本不想起来. 但, 他有一个他不想离开的家. 他凑近她, 耳语如风: 我 … 我 … 得走了. 小俊气若游丝: 好, 我够了. 小心开车.

他匆匆穿好衣服, 驾车疾驰而去, 天空灰蒙蒙, 早秋零星的落叶匍匐在大地上, 呜呜咽咽. 到了家门口, 发现找不到家的钥匙. 拿起手机, 对着小俊的头像, 犹豫了一下, 还是按下去.

小俊没接电话, 她正在浴室淋浴, 热水喷洒, 伊人象牙色的胴体被水雾吞噬.

一切都是湿惹的祸. 
18 世纪法国剧作家 博马舍 一语中的: 人是不渴而饮四季发情的生物. 

情欲有多简单? 二个字: 我要. 爱情也简单, 三个字: 我愿意. 
“我要” 可以反反复复地说;  “我愿意” 有人一生只说一次, 有人一生说不止一次.

---- 手机小说 ----

[ 打印 ]
阅读 ()评论 (24)
评论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汤姆爷爷' 的评论 : 好的, 铃兰不孤寂了, 谢谢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拜托怜香惜玉呵.
周老大 回复 悄悄话 Armweak 2020-09-02 19:10:09 很可惜,俺一个老男人,大半辈子过去了,下雨打伞之日,既没有听到和也没有说起“我要”或“我愿意”。
——————
叫兽,你搞反了。你这是捧着金饭碗讨饭啊
汤姆爷爷 回复 悄悄话 从今往后,再也不敢怠慢了铃兰朋友文中配乐,读文赏乐去也。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拿铁咖啡' 的评论 : 谢谢 拿铁 mm 的喜欢.

似乎觉得, 当心贴近生活的内核时, 一些东西, 将会渐行渐远.

我好珍惜生活中能让我呢喃不休的, 一些人一些事一些文字.
拿铁咖啡 回复 悄悄话 喜欢你的冷爱情体小说。。冷爱情里全是冷笑话:)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Armweak' 的评论 :

你太谦了呀, 写得活色生香, 也好好笑, 倒是铃兰不知天高地厚; 不过, 挺开心俺抛砖引来大哥的玉 : ))

“书中自有颜如玉” 第一次听, 是儿时外婆告诉我的. 我敬佩读书人的情怀, 从小到大一直没变过.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对, 是这首歌, 好多年前在温村的一个演唱会上听到的, 谢谢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OA mm 给的 99 分, 比我过往拿过的 100 分, 更让我心花怒放 : ))
Armweak 回复 悄悄话 情欲有多简单? 二个字: 我要. 爱情也简单, 三个字: 我愿意.
=========
铃兰mm神来之笔,言简意赅。:) 很可惜,俺一个老男人,大半辈子过去了,下雨打伞之日,既没有听到和也没有说起“我要”或“我愿意”。要么,一切均在不言中,要么,修辞用词勇猛精彩得多,犹如猛龙过江。:)

诗词乃催情之物,现代人用诗词谈情说爱偷情乱性,古人更是。最经常的是诗人词人和青楼名妓之间的卿卿我我勾勾搭搭,一方以诗词换情买性,另一方得诗词青楼卖唱招揽顾客。最精彩的大概是宋朝周邦彦和李师师。一日,周邦彦正在李师师闺房,就象老王在小俊的住所,向其展视新作。可周邦彦却没有老王的福气,两人一倚一卧,一伞一湿,正准备云雨之时,皇帝宋徽宗来访。老周只得收伞,并卧匿床下。老周虽没有艳福,却因荷尔蒙作俑小手冰冷小脸变绿,使得精虫上脑,大大加快脑电波传输速度,从而诞生了后人传颂至今的千古绝唱: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老王和小俊云雨之后,“他凑近她, 耳语如风: 我 … 我 … 得走了。 小俊气若游丝: 好, 我够了。 小心开车”。徽宗师师完事以后,相比之下,师师却更加体贴柔肠: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顺便说一句,现代人追求性的刺激,常以3P或多P的形式共赴巫山。追根究底,3P之根,难道始于李师师,周邦彦和宋徽宗? :)

在俺看来,当今华人以古诗词吸引异性求欢,成功的概率会越来越小,小概率的程度不亚于耄耋老男人老杨以诺贝尔奖为招牌,觅得娇柔嫩妻。用古典诗词和诺贝尔奖求偶最后成功,最终还是归结于老中华霉气烘烘的文化: 书中自有颜如玉。:)

看了铃兰mm的文字以后,手痒痒,便多敲上几个字,算作东施效颦,滥芋充数。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查了一下,歌名《泥路上》。歌词很不错,可惜粤语没感觉。还以为是你灵感激发呢。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铃兰mm这篇,打99分。赤橙黄绿青蓝紫都有了,差个背影,扣一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changchunhua' 的评论 :

华姐好, 不瞒你说, 传闻那些黄到蚀骨的书, 例如, 金瓶梅, 玉蒲团, 风月梦, 桃花影, 觉后禅等等, 我真的一本都没有读过, 你的铃铃很纯洁的, 也许应该说没文化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五谷不分' 的评论 : 谢谢, 一首忘记了歌名的歌, 好像就是这样唱的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是呵, 这二年余, 你几乎读了我的每一篇博文, 想必你觉得我很可爱有趣, 谢谢阿海, 情义无价 : ))
changchunhua 回复 悄悄话 天啊!铃铃的黄色烧烤真是色香味俱全。
文学城的金瓶梅top写手就是你啦!哈哈。
五谷不分 回复 悄悄话 好文!

“爱似青苔, 不经意地偷偷蔓延, 竟将我心覆盖”——— 好句,湿情画意。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俺当然读得懂啦,欣赏了两年有余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切, 啥叫 “以小说的名义, 写咸湿的文字” ? 你读了我二年, 不会不清楚阿兰个性坦然.

这篇手机小说, 俺自己喜欢, 结构精巧, 情绪曼妙, 你读不懂, 雪梅姐读得懂 : )

给小姐姐另取一个名字, 这个建议好, 欣然接受.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雪中梅' 的评论 : 谢谢雪梅姐. 楼下的二个男人只聚焦文中的一点二点, 讨厌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酒后真言' 的评论 : 干嘛介么激动 : ))
雪中梅 回复 悄悄话 哈哈哈,笑死俺了,太有才了,太逗了。欣赏了,平安是福。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以小说的名义,写咸湿的文字 :)
小俊听着像男生,取个更适合的名儿。
酒后真言 回复 悄悄话 俺的天啊 !热辣辣的沙发,咋没湿呢? :)))
登录后才可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