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打芭蕉

东一点西一点, 点点撩人
正文

她是冰冰 一切尽在不言中

(2019-04-30 16:22:42) 下一个

伟哥拍拍床沿: 这床垫特舒适, 像躺在白云里的感觉, 你坐这儿, 我同你说几句话.
小灵, 谢谢你照顾我大半天, 我感觉好很多了, 得等下次来才与你去吊桥同游了. 其实, 最想告诉你的是, 我为你的悲伤而悲伤.

灵芝略感惊诧: 为啥呢?
伟哥: 凯茵跟我说了.

何凯茵是在多伦多居住的同班同学, 小灵曾向她透露过自己的境况.

灵芝突然之间咽喉梗塞说不出话来, 强压住内心的硝烟弥漫, 生活这场战役已经在她的面前卸下了面具, 她直视过血淋淋, 却不想再睁眼看第二眼.

伟哥不解地问: 为啥不离开他?
灵芝深呼吸一下, 答: 女儿正值青春叛逆期, 他也死活不肯离, 也许心里还有我.

伟哥不屑地: 他不配!
灵芝一声冷笑: 谁配?

伟哥狐疑地问: 就不想开始新的生活?
灵芝摇头: 想与不想, 它都在天边; 眼前可触及的, 可不就是天下乌鸦一般黑? 

伟哥想解救她: 你想一想, 世界与人类, 人与人之间维系着恰到好处的平衡, 既然有磨难, 就必定有温巢. 生活应该有美好的一面.
灵芝终于低头呜呜咽咽: No. 不要看, 我宁愿色盲.

伟哥: 那生活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灵芝: 无好无坏, 无色无味, 不虚不实, 不黑不白, 给生活下定义是庸人自扰, 有勇气面对生活就是生活的全部意义.

伟哥连连叹息: 那享乐呢? 如今的你真让人心酸.
灵芝死撑着不甘示弱: 不必, 我有我的父母宠我爱我.

伟哥: 你令他们心疼.
灵芝: 不会, 他们不知道.

伟哥: 他们老了……
他话音未落, 灵芝哇的一声哭出来… 一如洪水暴发山泥倾泻… 在关心她懂她的人面前.

今时今日, 灵芝最亲爱的日渐衰老的父母已经无力接得住女儿流淌的泪水了.

伟哥不失良机地, 责无旁贷的抱紧了灵芝. 他灼热的身体裹包住她软绵绵的身躯, 任由她恣意地在他怀中如小梅花鹿一样的蠕动, 发泄, 释放... 他的脸藏在了她散发着淡淡檀香味的头发里, 轻拍她的背安抚着.

房间四周涂的是极有魅惑格调的色彩 mission brown, 俩人的情绪在升温, 搂搂抱抱所激发的原始欲望在迅速升腾, 失控, 他和她跌倒躺卧在那白色的如白云般舒适的床上, 他的下腹部以及全身每一个部位都似烙铁般的灼热, 火一般的灼热碾压碎她的骨和肉, 灵芝澎湃的心跳似海浪般拍打她的胸腔, 激流暗涌.  就在有请读者自行脑补一百字之际 ……

就在伟哥与灵芝高胀的欲火冲破克制的篱笆, 炎炎上升, 即将吞噬彼此之际, 毫无预兆的, 倏地, 空气中吱丫哐啷的开门关门声响起, 在寂静宽敞的空间显得格外刺耳, 灵芝下意识地搂紧伟哥的后腰, 低呼: 谁?! 随即又猛的挣脱他的怀抱弹跳起来.

悄无声息的, 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 站立在房门口.
伟哥瞥见忙说: 徐总, 这是小灵, 向您提过的, 我的同班同学.

两个女人四目对峙, 雍容华贵的徐总女王般高居临下的目光, 遭遇汗水沾湿发梢衣衫妆容凌乱的灵芝在狼狈之余眼眸依然射出宛如手术刀般的闪闪寒光.

与范冰冰撞面的徐总, 木无表情, 眼大无神, 脸部皮肤诡异地宛如鸡蛋壳一般的紧致, 不见一丝皱纹的前额僵硬地泛着亮光, 无法判断她的年龄.

徐总率先将目光挪开, 移至灵芝裸露的锁骨上, 灵芝倔强地昂首, 鼓动徐总的目光乱扫自己瓷白光洁的颈项和高耸的胸部, 内心默数: 1, 2, 3, 看够了吗? 她长发一甩: 你们聊, 再见. 旋即拽过外衣和手袋, 风一般向门囗飘去.

灵芝一踩油门, 车子一溜烟地驶入浓稠得不像夜的黑夜里, 心跳和海浪消失得太快, 代之以呼呼狂风. 

银河抛弃星星的夜, 月亮无法品味夜的芬芳.
不露痕迹的冷冷的夜, 静静寂寂的听得见大地在叹息听不见灵芝的饮泣声.

灵芝头也不回, 逝去的光阴不会回头, 岁月的光盘不能倒带和暂停.
次日, 灵芝收到一则长长的微信:

小灵,
我正在候机室等登机, 不奢望得到你的谅解, 但请你消消气.
徐总就是你看到年老版邓文迪的那位, 她的脸是我的手术成果. 此次北美旅游, 是她的安排, 她关照过我们医院很多生意.

虽然生活在国内和国外各有各的难, 但是我更加不忍心你承受国内种种畸形的难.
让你难堪我非常自责, 望着你淹没在黑夜里的背影我无比内疚.

欺骗与谎言不仅浸透抖音, 也泛滥于网络和现实世界, 而你还是从前那样, 大小姐没变, 一个眉梢眼角都透着坦城, 懂得分享的女人. 喜欢你的摄影, 虽不专业却藏着灵魂, 你的文字如行云流水般卷起你的思绪. 

只是, 你没有把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很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曾说过 "唯认真的心可留住我".
请相信, 我悲伤着你的悲伤, 快乐着你的快乐.
保重.

二周后, 灵芝收到妈妈的微信:
你托欧大伟带给爸爸和我的羊毛衣, 强力骨胶原以及 8 千元人民币收到, 毛衣合身. 以后不要麻烦别人, 我们什么都不缺, 钱也足够, 用不完. 大伟很有心, 百忙中抽空带我们去白天鹅酒店食自助餐, 你记得多谢他.

怕冷又怕热的唐灵芝需要静一静, 不让雨丝飘入心窗地睡一觉. 
假如擦肩错过, 那是命.
假如山水相逢, 那是运.
委屈伤心山穷水尽也无法阻止灵芝在湍流中, 先睡一觉.

Wind of the night. 等你醒来.

---- 迷你小说 (下集) ----
 

她是谁  让我陪你到天明   (上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234/201904/30684.html

[ 打印 ]
阅读 ()评论 (19)
评论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好的好的! 亲爱的周末愉快!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糟了, 这个故事已经分上下集写完了, 没有了 : (

七月, 等有空再另写灵芝和他的故事, 好吗?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是的入迷了。还有没有续集呀?翘首以盼中。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狮子羔羊' 的评论 :

灵芝头痛呢, 需要静一静, 睡觉去了 : ))
狮子羔羊 回复 悄悄话 伟哥好有爱心哦,灵芝怎么想?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Rolfemom' 的评论 : 谢谢若芙姐.

伟哥和灵芝是我虚拟出来的故事里的人物, 恰好令你动心的这一段最有铃兰的影子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好吧, 按照你的指示, 写东西时掌握好尺度, 做人呢, 表面酷酷的, 内心柔和热乎的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Once-always' 的评论 :

哎呀, 我的脑海曾经闪过 OA mm 坐 metro 上班时看手机的画面, 然后我想, 自己所写的东西是否应称为 手机小说 呢?

那些钱是灵芝托伟哥带给她父母的, 伟哥断断不敢也不会 “侮辱” 小灵 : ))
Rolfemom 回复 悄悄话 铃兰妹妹的故事读完让人回味无穷。最令我动心是这段, "欺骗与谎言不仅浸透抖音, 也泛滥于网络和现实世界, 而你还是从前那样, 大小姐没变, 一个眉梢眼角都透着坦城,?懂得分享的女人. 喜欢你的摄影, 虽不专业却藏着灵魂, 你的文字如行云流水般卷起你的思绪.?"
qun0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铃兰听风' 的评论 :
谢铃兰的介绍和耐心地解释这么美妙的歌曲。你的博文把我一次又一次地引领到那美妙的音乐世界。我学习了,我感动了。
作为众人瞩目的知性美女铃兰还是应该表面心狠些,但内心不为人知地心软些比较好。
铃兰还是应该按既定方针把握好尺度界限,我宁可看不到那些我想看的情景。但我想经常看到你啊。:)
Once-always 回复 悄悄话 上班路上读到下集,俺怎么觉得铃兰mm心太狠,关键时刻棒打鸳鸯呢?灵芝应该不顾徐总的存在继续啊。:)还有那个伟哥用钱去补偿灵芝的父母俗了,虽说是善意,但对灵芝其实是一种侮辱。唉,我要是男人,早就把女人哄得团团转了。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亲爱的, 你是不是看入迷了 : )))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哈瑞' 的评论 :

“乌鸦一片, 凤凰难求”, 哈哈, 不得不严重认同.

活在小说的世界里, 天马行空, 潇洒自由; 活在真实的世界里, 光影交错, 律动曲折; 这就是织彩云与织布匹的区别.

内心富沛可以尽写情与爱的吉光片羽, 心静如水可以织一匹柔滑丝绸 : )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只是, 你没有把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很是出乎我的意料. 你曾说过 "唯认真的心可留住我"." ~~ 又一个伏笔。 我很想知道灵芝和“他”的故事, 为啥要刀子架脖子上? 为啥这个貌似不认真的心也让灵芝留下了? 期待下篇。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qun0' 的评论 :

这是 Alison Krauss 唱的 “When you say nothing at all”
事实上, 我心太软, 有时需刻意提醒自己不可太 nice : )

不要遗憾, 等有机会, 铃兰写一篇激情四溅, 欲罢不能的; 只是不知编辑大人的尺度界限, 若然为此封杀了我, 你就看不见我啦.
铃兰听风 回复 悄悄话 回复 'PeonyInJuly' 的评论 :

七月说 “非常喜欢” 我便知道, 写得收放自如, 没有失控 : ) Thanks.
哈瑞 回复 悄悄话 凤凰当然不是乌鸦配得上的,乌鸦一片,凤凰难觅。 灵芝完全可以在小说的世界里活得潇洒自在!
qun0 回复 悄悄话 铃兰的文笔了得,写得够精彩,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作为小说,故事中有遗憾才会感人。歌曲不错,谁唱的?
但是你的心够狠,你就不能发发善心成全人家千载难逢的幸福时光吗?哪怕再给人家几分钟也好啊,唉,遗憾啊。:(
PeonyInJuly 回复 悄悄话 哇!铃兰妹妹是编故事的高手啊!非常喜欢!
登录后才可评论.